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不怕 申永俊X韓志雄 愛,過了

 
 
 
 
李成俊-姓氏自創
 
 
 
 
我從來沒有把你當作朋友…」
 
眼睛直視著對方,深怕自己一個眨眼就錯過了那僅有的一絲情感。不是不清楚韓志雄跟自己相處的這段時間,彼此因利益而聚集一起,但這句話真正從他的口中說出來還真是他媽的難以接受。
 
「你打啊!為什麼不打?!」李成俊知道對方下不了手,更是故意刺激他,哪怕他把手中的石頭砸在自己的腦門上一擊斃命。
 
為什麼你們都要這樣?讓自己一個人安靜地活著不就好了嗎?!韓志雄把石頭用力地砸在地上,忿忿地轉身離開。
 
 
 
李成俊認為韓志雄的背叛是為了保護申永俊,而申永俊就成了李成俊一夥的霸凌對象。為了拿回被搶走申永俊相機裡的記憶卡而受了重傷,在住院期間知道申永俊已經向學校辦理了退學申請,說什麼要去山上的學校。韓志雄心底在想一定是有人搞的鬼,待申永俊走之後沒多久就悄悄地離開病房。
 
「真沒想到你還敢來見我?」半躺床上的李成俊看著站在自己房內的韓志雄。這是第一次韓志雄主動來找自己。
 
韓志雄把李成俊往死裡面打的狠勁,就連李成俊本人都誤以為上了申永俊的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話快說吧…傷口痛的很。」其實傷口好得差不多了,但如果自己不先說些什麼,對方很可能就這樣一言不語站到天亮。
 
握緊拳頭,雙唇有些顫抖。「放了他…我…願意做任何事…」如果他自己能夠承擔申永俊的遭遇,他會毫不猶豫地去做。
 
「你有什麼資格來跟我說這種話?」一開始知道韓志雄過去的時候當下有種被背叛的感覺,但那還比不上他一次又一次的沒把自己放在眼裡,尤其是當他說出從來就沒有把自己當做朋友的那瞬間。
 
韓志雄咬了咬下唇克制自己不要衝動,現在是來找對方幫忙,這些羞辱還比不上申永俊所受的。
 
這不是李成俊所認識的韓志雄,那個自尊心極高,面對一群混混可以自己一個人解決,那個什麼都無所懼畏的韓志雄。「他媽的!你就這麼喜歡他?」衝上前揪住韓志雄的衣領朝著他大吼,試圖想要把原本的韓志雄給喚回來。
 
韓志雄的堅定眼神替他本人做了回答,李成俊忽然笑了笑並且把他推到床上。當李成俊壓上來的時候韓志雄抓緊身下的床單。
 
李成俊把被韓志雄背叛的怒意全都在他身上發洩出來。「難怪申永俊他會這麼喜歡你…我喜歡你現在的表情,如果被他知道的話,呵呵…」
 
 
 
原本以為這家廢棄的酒吧拆了之後自己沒有地方可以去,沒想到自己還會比它先離開。申永俊感慨的情緒替酒吧增添不少哀傷。身後出現了腳步聲,申永俊轉身看到來人笑的一臉溫柔。「你怎麼來了?傷口還痛嗎?」
 
韓志雄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人,想要把他看清楚一點,好讓他能夠在自己的腦海裡停留久一點。直到申永俊的手碰到他的額頭,韓志雄退後一步。「以後不要見面了…」低頭看著地上,不敢看向對方,深怕自己會被他給影響,那雙情深似海的黑色漩渦。
 
為什麼不看我看著我再說一次啊!」經歷過這麼多事之後申永俊知道韓志雄對自己的心意,為什麼會這麼突然說這些話。「哈哈,我就知道那時候你只是讓我別這麼難堪而已
 
韓志雄不想解釋,才剛轉身就被申永俊拉回來撲倒地,就跟上次在學校頂樓一樣,不過這次韓志雄拚命阻擋他,但仍阻止不了像是發了瘋的申永俊,直到自己的上衣被他打開之後的那瞬間,兩人好像被下了的咒語似的定格住了。
 
趁申永俊還沒回過神來韓志雄趕緊拉好自己的衣服,要推開他的時候候手還沒碰到對方的身體就被抓住壓在頭頂上。當韓志雄要喊出口之前就被申永俊低頭吻住了,像似要把對方給吃掉一般狠狠地撕咬著,當他的手伸進韓志雄的褲頭內的時候,韓志雄這時才拉回一點意識很勉強的把頭給撇開。
 
「不要…
 
剛剛使出全力也無法阻擋對方的韓志雄,現在嘴裡吐出輕到不能在輕的兩個字,立刻讓申永俊停了下來。心臟就像被一隻無形的手很狠狠掐住一般,難以呼吸。
原來愛情不是讓自己不怕,而當自己太愛這個人的時候被無所畏懼的勇氣給遮蔽,從來沒想過失去對方會變得怎麼樣…這時候申永俊才發現自己的愛很脆弱,脆弱到連保護對方的力量都沒有。申永俊就這麼趴在他身上痛哭起來。
 
韓志雄把對方的頭給抬起來,淺淺地笑著,「很吵。」言意之下要他不要哭,他沒事。
 
申永俊直接覆上之前不管自己怎麼要求對方就是不願意給自己的笑容,這次韓志雄沒有阻擋他。等申永俊在做完之後,韓志雄早就昏睡過去了,伸手抹去對方眼角的淚,躺在他身邊,把相機調整成自拍模式,記錄此刻。照片裡的韓志雄是熟睡,而靠在他旁邊的申永俊則是笑得一臉幸福。
 
申永俊在整理韓志雄的衣服時,有類似小紙片的東西不小心從外套裡頭掉了出來,那是往麗水站的車票,兩張。眼淚再次又不受控制湧出。
 
 
 
第一時間看到韓志雄走進來的時候開始,申永俊視線就沒有從對方身上移開。「好久不見,你過的好嗎?」
 
韓志雄只是簡單地回應嗯的一聲,打消了申永俊想要對方擁抱的手。這些年來申永俊他沒有一天不想韓志雄,保護對方的信念是支撐他一個人孤單地在外地生活下去的力量。學生時期因為外界的壓力讓這份愛,愛的很受傷、很沉重,如今幾年過去了,外界的壓力依然是存在,不過現在的申永俊已經有能力保護他所愛的人了,可是韓志雄看起來似乎不需要了,因為在他的眼神裡只有朋友之間的情誼。
 
喝了口咖啡,原本香濃滑順的口感變得苦澀,有點難以下嚥。這讓申永俊不禁懷疑那段時間只是自己的夢,兩人在一起很相愛的美夢。不過這樣也好,這樣韓志雄不會再因自己而受傷,也不會因為對方受傷而感到難過。褪去苦澀只剩下淡淡的香味,就好像他們一樣。
 
 
 
知道今天是韓志雄要跟申永俊見面,李英俊今天一整天沒有踏出房門一步,擺放在桌上的餐點沒有被動過的痕跡。韓志雄才剛進門,小弟立刻上前報告這件事。韓志雄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肩膀多了一件外套的重量,讓原本看著窗外夜景的李成俊回過神來看著鏡面裡的人。「你回來了啊…
 
韓志雄只是自己瞄了一眼,這幾年來他跟學生時期一樣,站在自己身後默默地帶著底下的人,現在申永俊回來了,看來自己要再找其他人了。「他過的怎麼樣?」
 
「沒有怎麼樣。」韓志雄皺著眉頭,伸手搶走即將被點燃的菸。
 
「我沒事,很久沒抽了,忽然想要抽也不行。」知道韓志雄在擔心他的身體,但他現在需要有個東西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把手放在冰冷的玻璃上。「去找他吧…有你的這幾年陪伴就夠了,謝謝你…對不起。」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難過。
 
李英俊道歉的原因是指跟他發生關係這件事,回想起來當時的自己還蠻幼稚,什麼對方的離開就等於背叛,於是把怨恨發洩在他身上。不過李英俊很清楚韓志雄留在他身邊都是為了申永俊。一個願意為朋友犧牲的人自願屈就於不被他當作朋友的人,自己還真是他媽的諷刺…
 
自從李英俊跟和韓志雄那次之後就再也沒碰過他了,需要處理的事情通常都是傳簡訊或者由其他人轉告,這樣的相處模式讓韓志雄落個輕鬆。有一次私下碰巧聽到有人在說他的閒話,本來想要轉身離開,但是他聽到李成俊為了幫韓志雄還清債務向他父親借了一筆錢,還有申永俊轉學的事情跟他父親交換條件,而他父親要求李成俊大學畢業後接管公司。因此李成俊開始把自己關在家裡,很努力地提早完成學業,提前為接手家裡的企業做準備。
 
身體不好的李成俊因此累倒了好幾次,其中有次韓志雄來看他,問過他為什麼要這麼幫他。其實還債的事李成俊是可以不用插手幫忙的。躺在床上打著點滴,臉色仍是略顯蒼白的李成俊回答他說就算你不把我當作朋友沒關係,我還是想要幫忙你,所以要韓志雄別在意。因為李成俊覺得他們兩個人很像,害怕孤獨且又害怕與人接觸,所以有真正知心的朋友少之又少,就讓他體驗一下幫助朋友沒有回報的感覺吧。李成俊說話的時候視線沒有離開手裡的書,頁面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可以進入到腦海內的可說是一個字也沒有。
 
然而韓志雄他怎麼可能不會在意,甩門離開。一發動車子後就像火箭一樣立刻衝了出去,在馬路上狂奔,油表的指數越趨向臨界指標,內心的複雜的情緒仍是得不到解脫,忽然在河邊來的緊急煞車,下車之後連車門都沒關上就直接在路邊狂奔,心臟和呼吸劇烈的活動,就像是快要窒息的壓迫感束縛著自己。韓志雄跌坐在地上,雨水般的淚水落在無力且頹廢的影子上。往後的日子不想要欠李成俊人情的韓志雄很盡職的把李成俊交代下來的工作做好,一直到現在,一直到現在李成俊要他離開。
 
 
 
菸味竄進鼻間,不容許自己抽菸,反倒他自個兒抽了起來。想要吐槽對方的李成俊在下一秒菸嘴就碰上自己的唇,一臉訝異地看著韓志雄。
 
這好像是你第一次為我點上…」這也是最後一次…張嘴把菸叼在唇上,深深地吸了一口,這支菸有了朋友的成分就是不一樣,想要再吸一口,把這味道記憶在腦海中的李成俊忘記自己太久沒有抽菸,一下子吸入太多而被嗆到了。
 
放心,我到哪裡找這麼好的工作。」把李成俊口中的菸給拿了回來自己抽。「不過你還是不可以抽菸。」從口袋裡拿出平時準備給李成俊吃的糖果放在他的手上。
 
玻璃上倒映著兩個人的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