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907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自創 天降的禮物


 
 
 
 
趙俊民會跟白嘉賢認識是因為遊戲,但趙俊民從來沒想到會跟他成為這種關係,比朋友還要親密些,甚至看到白嘉賢他跟別人好的時候自己會忍不住在一起來,明知道兩個男人在一起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但還是會想要跟他在一起。
 
趙俊民是北部人,有著俊俏的外表,溫柔的談吐,每次看到他在比賽會場的時候都是一個人,像這樣的小生在加上孤獨的氣息深深地擄獲在場的女性玩家的芳心。
 
白嘉賢是南部人,有著跟南部的太陽一樣熱的熱情,說話的時候總會夾雜著幾字國罵。當初在比賽會場上他是一個人自己來參賽的,至於在他身邊的人都是他到了會場的時候當下認識的,搞得好像他們是從小到大的死黨。情緒起伏很大的他竟然很有耐心地指導朋友們怎麼過遊戲的關卡,這只能說是遊戲的力量真是大啊。如果不大的話,他們也不會因為遊戲而
 
白嘉賢的毫不退縮強勢的遊戲風格,看似在亂玩的形況下,總是憑著他的意念通過挑戰的關卡,被玩家們封為天降之子,意思就是很多的好運都會在他身上發生。
趙俊民的遊戲風格是溫柔且令人驚艷的,常常能夠把不可能過關的關卡在他的技巧下順利的過關,被玩家們稱為華麗的魔術師。很具有話題性的兩人常拿來當作比較的對象,更甚至兩方的擁護群們也為了護主在網路上大打攻擊戰。
 
遊戲公司看他們的人氣如此的火紅,乾脆就讓他們開了一個可以現場直播的節目,由白嘉賢來擔任主持人,由玩家來主持這個遊戲再好不過了。剛開始白嘉賢沒想到還能夠當成工作,很開心地接下這份工作。
 
趙俊民則是有比賽的時候才會出現,現在偶爾會上白嘉賢的節目,所以碰到的機會比比賽的機率高出很多。
 
現在就在排演等等錄製節目的流程,趙俊民看著在角落拿著手機一臉很認真地玩著遊戲的白嘉賢。在別人的眼裡他的好運就好像為他而降的,其實不然,就像現在休息室裡頭髒話聲不斷。不過到了現場直播的時候他的好運又好到不行,不能當場罵髒話的他就只能用他那雙跟狗很像的眼睛直盯著你,表達他的興奮。那真的很具感染力,連自己也替他開心。等等,自己的情緒什麼時候被他牽著走了呢
 
錄影的時候通常都是兩人主持,偶爾會有三人一起,一個人玩其他人就在旁邊解說。最近工作人員發現很奇怪的現象,只要白嘉賢跟趙俊民兩人主持的時候,趙俊民的反應就會比較多,如果有第三人在場,他就會被晾在一邊,而且表情也會冷淡些,趙俊民只上白嘉賢的主持的節目。
 
白嘉賢有時候會待在家裡面用電腦跟線上的玩家一起開個視訊聊天室,跟玩家們一起玩遊戲。今天白嘉賢邀趙俊民來他家,果不其然因為有趙俊民的加入,線上會客室的人數比平常多出個兩三倍,而且都是女性玩家居多,這可是讓白嘉賢吃醋了抱怨玩家很沒義氣,平常都不出現,趙俊民來的時候全都出現了,因網路過大的流量也讓速度變得不穩。趙俊民則是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笑了笑。
 
趙俊民是來賓一開始就由他來挑戰關卡,白嘉賢的視線完全在對方的遊戲中,過關的時候驚呼連連,卡關的時候罵聲不斷,完全沒在注意線上有很多玩家在看他們。
怎麼會有人這麼單純啊?明明玩遊戲的人是自己耶,他怎麼比自己還要緊張,不過也因為有他在旁邊吵鬧,讓自己的情緒比較緩和。忽然間脖子出現一股熱氣,讓趙俊民的手稍微頓了一下。
 
「啊幹!你死掉了啦!這種鳥怪打你也會死喔!」
 
趙俊民當然不會對著白嘉賢說因為是你的關係才導致這樣的。「誰叫你都不練技能的…」頭一偏,一雙放大的狗狗眼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是你在恍神好嗎?這種程度你也會死…」哀怨的眼神瞬間變成鄙視。「換我換我,你先去旁邊休息喝飲料,換我來把你電到光亮。」
 
本來還想替自己說話的趙俊民看到對方躍躍欲試地舔了舔嘴唇,趙俊民覺得自己喉嚨有點渴了。
 
「看到了沒有!我第一名啦,不好意思啦,我都讓你們了,我還是贏了,哈哈!」
 
還以為你真的很厲害啊?要不是前面你快要死掉的時候哀求玩家們放水你會贏嗎?不過白嘉賢真的運氣很好,跟第二名玩家的排名時間只幾秒鐘而已。線上聊天室瞬間暴增一堆恭賀的留言,再回頭看一臉跟自己炫耀的白嘉賢,趙俊民心裡想說如果跟他見識的話,自己就輸了。
 
本來以為白嘉賢只邀了自己而以,沒想到還有邀了其他人,這在趙俊民的心裡面頗為失望的。白嘉賢把朋友拉過來鏡頭面前簡單地跟玩家們介紹,然後也讓他一起跟玩家們切磋一下。
 
那個人的手很自然地搭在白嘉賢的肩膀上,整個人像是從後面抱住他一樣,並且還在他的耳邊說話,彼此的距離只要白嘉賢一轉頭,兩人就親上了。幸好白嘉賢很快地結束遊戲站起來請他來挑戰新的關卡。趙俊民暗自吐了一口氣,正當要吸入新鮮空氣的時候被嗆得正著。這次會白嘉賢整顆頭緊貼在朋友的臉頰邊,教他如何過關,還時不時用狗狗眼看著他,完全沒有注意到趙俊民的咳嗽聲。
 
「你也讓一下啦,這樣對大家不好交代啦,各位,不好意思吼,他就隨便玩一玩就過關了,這也是沒辦法的吼,阿下次啦,我們下一次再一起來玩吼…」
 
那個,你的嘴角可以不要上揚的太誇張好嗎…連在旁的趙俊民都看不下去了。不過線上的玩家們氣氛還蠻熱絡,可見白嘉賢的人氣可不是一般。
 
「阿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喔…」
 
狗狗眼再次出現在趙俊民的眼前,只能說是狗的直覺真的很厲害。趙俊民沒有回答,白嘉賢又回到他朋友的身邊。趙俊民看到他朋友很熟練地輸入解鎖密碼進入手機的主畫面,雖然自己也會用白嘉賢的手機玩遊戲,但沒有熟識到這種程度,這一點讓趙俊民真正地感到難過。
 
「那你要不要先回去?我們可能會用到很晚。」
 
怎麼可以放任你們兩個在同一個房間!「沒關係,晚點還有車可以回去。」趙俊民臉上立刻堆起笑容,盡量讓自己的表情自然些。
 
一打開遊戲的話題三個人就沉浸在其中,時鐘上的長針不知不覺走了好幾圈。趙俊民很自然地用沒有車可以搭的理由留在白嘉賢的家裡過夜。
 
第一次在別人家裡過夜的趙俊民頗不自在的,更何況現在白嘉賢整個人抱著自己,熟睡的程度恐怕是打雷聲也吵不醒他。
 
手指輕輕地滑過對方的眼,給人溫暖又無辜的眼,接下順著鼻樑來到略為豐厚的嘴唇,常常把髒話當作口頭禪的他也會時時關心著身邊的人。這兩個在他身上發揮得很淋漓盡致。
 
「幹,不要亂,我要快贏了…哈哈,我就你跟說我會贏的吼!」
 
可能是白嘉賢夢到自己在過遊戲的關卡,緊緊地抱著趙俊民大叫。
 
 
 
 來參加趙俊民的生日聚會的朋友們都會問怎麼沒有看到白嘉賢,一開始趙俊民說他家裡有事沒辦法過來,隨著回答的次數越來越多,趙俊民有些不耐煩了。「幹嘛一直提到他啊?」
 
「只是好奇嘛…看到你們的感情這麼好,怎麼會在這個重要的日子他沒有出現…」
 
「他只是一起玩遊戲的朋友而已,也算是工作上的同事而已…」已經說得跟白嘉賢什麼關係都沒有,對方應該不會再過問了吧?
 
白嘉賢本來想說要給趙俊民一個生日驚喜,卻沒想到自己特地趕回來剛好聽到這些話,原來我們之間只有遊戲而已,甚至連朋友都談不上。白嘉賢忽然覺得自己的嘴角很沉重,但還是很努力地往上抬起。「大忙人,生日快樂!」
 
忽然有人出聲,讓正在談話的兩人愣了一下。「你不是說趕不回來嗎?」趙俊民開心的很,跟剛剛的語氣完全不一樣。
 
還真會裝啊,原來自己這麼好騙。「是啊,當作給你一個驚喜!我還有事,你們先忙。」白嘉賢知道自己不會演戲怕待太久會露出馬腳,其實對方也沒期待自己會出現,自己就像小丑一樣好笑。
 
 
 
那次趙俊民的生日聚會後,趙俊民感覺到白嘉賢對他的態度冷淡很多,除了公事上無法避免之外,其餘的時間都沒有聯絡。很少主動聯絡的趙俊民嘗試了幾次,但都被對方簡單地敷衍掉。
 
趙俊民受不了白嘉賢這樣的態度,往兩三個人聚在一起的地方走去。「我有話要跟你說。」
 
「我現在有事,改天再說。不好意思,剛剛我們聊到哪了?」
 
工作人員也覺得白嘉賢的反應有些奇怪,怎麼忽然對趙俊民這麼冷淡,平時他們幾乎是形影不離的。尷尬的氣氛瀰漫三個人之間,工作人員正要說下次再討論時,白嘉賢就被趙俊民給拉走了。
 
「幹嘛啊你?」背部撞到牆壁,刺痛的程度可見這力道有多大力。「我沒有話要跟你說——」想要離開的白嘉賢被拉了回來壓在牆上,趙俊民忽然間抱著對方的頭直接親吻下去。
 
「幹!你有病喔!」
 
「我喜歡你,之前那些話是誤會,是怕別人關心你、在意你,所以我才故意說的,只是沒想到會被你聽到。」
 
「我搞不懂你啦,你喜歡男的就去喜歡別人啦,反正吼我這種人跟你相處不來啦…」現在又是在演哪一齣啊?藉口還真是爛。白嘉賢說完頭也不會的走了。
 
隔天白嘉賢就被總經理叫去問話了,說什麼趙俊民要辭職了,要自己去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而且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把人給留住。一聽到趙俊民要離開,白嘉賢立刻衝到趙俊民的家裡找人。
 
「喂!你不做了喔?這工作有的玩又有錢賺耶,聽說經理說下個月要調薪耶…」一見面就拉著趙俊民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完全忘記要跟眼前的人保持距離。「你走了,我該怎麼辦?」
 
白嘉賢的狗狗眼中充滿著焦慮、不知所措,害怕自己拋棄他,正當趙俊民說還沒正式辭職的時候,白嘉賢補充下一句,「小黑又沒有你帥,這樣我的收視率會下降耶…」
 
趙俊民差點沒暈倒,他現在很堅定明天一定要跟經理提出正式辭職這件事。「沒有我也沒差不是嗎…」
 
「我又沒這樣說,是經理叫我過來看的,要不然我也不會來的!」雖然可以下班之後再過來找他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立刻跑過來了。
 
「你幹嘛緊張啊…」
 
「我哪有?」
 
把白嘉賢正在摸自己耳朵的手給拿了下來。「這是不是表示你接受了?」
 
「我、我不知道啦!我只知道你走了,我會很難過而已啦…朋友不都會這樣子嗎?雖然現在已經不是了…」
 
一直以來趙俊民跟朋友說話都是直來直去的,如果有人不開心的話,頂多就不相往來而已,這是第一次有人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就算那個人已經打算不跟自己來往了。
 
「那當情人好了。」
 
「幹!那我就直接回去跟經理說我不幹算了!」不行啊,說不定經理馬上要我走人怎麼辦?這麼好康的工作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地說不做就不做…白嘉賢說完馬上後悔。
 
看對方一臉糾結的模樣就覺得很可愛,但是感情的事畢竟是兩情相悅的,不像是遊戲可以按照自己的模式去過關,這時候就妄想著幸運會不會落在自己的身上。「工作的事你放心吧,我會再想想的。至於我們—」趙俊民忽然間眼前有個黑影壓過來,唇上被一股溫熱給碰觸著。
 
「你逃不掉的…你已經是我的了。」看著趙俊民愣住的模樣還真是好笑。
 
「你是說真的嗎?」感謝老天對他的眷顧,讓他們可以在一起。
 
「當然是假的。」以為趙俊民會一笑置之,沒想到他的表情很失落,看他這樣好像自己做了什麼壞事呢。「幹,你讓我騙一下會死喔!」
 
 
 
 
「哈哈!幹,我贏了,這次換你在下面了!爽啦!」白嘉賢看著遊戲畫面興奮地大叫。平常兩人都是用遊戲的輸贏來決定誰上誰下,白嘉賢常常受到旁邊的東西干擾而輸了,這次靠的是天降的幸運讓他以快到不可思議的時間過關,這讓趙俊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趙俊民進入遊戲關卡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已經來到中後段的關卡了。「幹!怎麼可能?你不要作弊喔!」這下子白嘉賢開始緊張了。在他旁邊大聲說話、故意撞他的手來阻礙他,但仍不影響趙俊民的通關速度。
 
「俊民你不可以這樣啦,就讓我一次咩…」白嘉賢在趙俊民的耳邊說著,手還往對方的下半身滑去,果不其然這招奏效,立刻就聽到趙俊民的叫聲,白嘉賢騷擾更起勁。
 
「不好意思,我贏了。」把遊戲通關紀錄放在白嘉賢的眼前,很滿意地看到對方的驚聲尖叫。
 
華麗的魔術師在最後的時候來的大反轉,這下子老天也幫不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