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M GS 手指


 
 
GiriboyXSwings
 
 
 
 
視線在舞台周圍尋視了幾遍之後最後還是不到人影,Swings一邊往出口的方向走去,一邊低頭跟其他人吩咐幾句。一路上連續問了好幾個人都說沒看到,不免得爆出髒話。經過經離舞台最遠的休息室的時候,腳步忽然停了下來,推開門,果然要找的人就在那裡。「你這小子,可讓我好找了,快點出來。」
 
Swings可以確定以他的音量是對方絕對聽得到的,但是對方仍是低著頭坐在沙發上無動於衷。Swings有些不耐煩翻了白眼,彩排都快要輪到他了,這小子是怎麼回事?上前拉起對方的手,沒想到反被他給拉了過去,回神後就從背後壓在沙發上了,緊接著後頸傳來一陣刺痛。「喂!洪詩永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現在的姿勢不太能使力,但Swings仍是想要把對方從自己身上給弄下去。
 
「給我…」
 
只聽到令粉絲瘋狂的迷人嗓音透著執意,還沒來得及看對方的表情就那雙曾經自己羨慕過的白皙且修長的手指,迅速地解開腰上的褲頭並探了進去,在屁股上以情色的方式愛撫、揉捏。微涼的指溫讓Swings不禁打個冷顫。
 
「你怎麼了?」Swings刻意地壓低聲音怕刺激到對方,他來找他可不是為了要讓他在這裡做這種事。
只是他沒想到這樣的關心口氣在Giriboy聽到的又是不一樣的感覺,像似安撫正在鬧彆扭的情人,讓原本不開心的心情好了許多,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另一種是帶著隱晦的挑逗。手指不受大腦控制地探進對方的體內,很顯然地Giriboy喜歡後者,儘管Swings沒有這個意思。
 
「等等!現在不行!」開什麼玩笑,讓他做下去還得了,自己也不用上台了。一把抓住對方想要在自己體內繼續前進的手。
 
如果Swings不阻擋還好,現在看起來就像是Swings主動拉著Giriboy的手在操他自己,視覺上的官感無非更加地刺激Giriboy。手指很熟練地找到某處,Swings咬緊牙根把聲音給忍住,「一次、只能一次…你他媽的最好給我快一點…現在就直接進來!」很不習慣對方的手指在體內的感覺,就好像是酷刑般緩慢地折磨,他寧願承受直接進來的疼痛。
 
「不行啊,哥,我就是要想要看你這樣,誰叫你跟那個趙東林的那麼好…」
 
他忽然變這樣子說到底是自己的錯?「我知道了…」反正只要迎合他就好了,還剩下不到一個小時就要上台的時間,這裡可以多快結束就多快。
 
平時都會跟Giriboy僵持不下的Swings這次很快地答應了,現在換Giriboy不開心了,他覺得Swings把他當作吵著要糖吃的小孩,只是在應付應付他而已。體內的手指不但沒有退出去,反而還多增加了一指,前面的性器也被另一隻手覆蓋著,在前後的刺激下,Swings很快的發洩出來。
 
Giriboy默默地把Swings的衣服給整理好,Swings慶幸他沒有做到最後,可是對方的下半身仍是鼓脹。
 
「不用了,我們快點出去吧…」避開Swings伸過來的手。Giriboy難得展現一次成熟,不過在Swing在眼裡對方彆扭的程度持續加重中。
 
跟自己瘦長的手指不一樣,短短、小小的手指無法完全包裹住性器,Giriboy心裡有種優越感,使得原本就不小的性器漲大不少。
 
外面傳來一陣尖叫聲,第一組的表演者已經在舞台上表演了,手裡的東西完全沒有要發洩的跡象,Swings乾脆直接低下頭來。跟剛剛不同的快感瞬間竄上腦門,Giriboy差點站不住腳。
 
兩人快步地走到舞台後方時剛好是輪到他們上場。Swings渾厚略沙啞的音色跟平常有些不一樣,尾句多了一點氣音,聽起來慵懶但頗具吸引力。到了Swings慣有吸吮拇指的段落,他忽然想到剛剛在休息室的事,眼尾不著痕跡瞄了Giriboy的方向,果然對方就像蛇一般地盯著獵物的眼神看著他,Swings立刻轉過頭去只是輕輕地舔過拇指,成功地引起台下觀眾的尖叫聲。比平常還要收斂許多的動作,反而更輕易地挑起男性粉絲的亢奮情緒。
 
Swings一下台之後就立刻被人給拉走了,直到最後的謝幕階段他們兩人的身影也沒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