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907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無心法師 無顧/張顧 過眼如煙


 
 
 
 
 
「快放開我!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枉費我對你這麼好,你竟然敢這樣對我!」被綁住的顧玄武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一口咬死對方。
 
「這可不行啊,好不容易找到你,你說我怎麼可能在放你走呢…」一步一步的逼近,顧玄武跟著後退,直到背部已經貼到牆壁上,張顯宗尚未停下腳步。
 
過近的距離讓顧玄武把頭轉向旁邊。「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沒有要幹嘛,只是想要你而已。」從小就在一起的張顯宗對顧玄武的敏感點可施是瞭若指掌。
 
想要再罵張顯宗的顧玄武因為對方咬上自己的耳朵,整個人縮瑟一下。「等等!你有話就好好說,弄成這樣是在幹嘛啊。」原本中氣十足的氣勢瞬間弱了下來。
 
表情豐富的他就算自己看了十幾年也不覺得膩,反而有越來越喜歡的傾向,不過前陣子來了一個叫做無心法師和一個叫月牙的女子,顧玄武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上面了。
才認識沒幾天就跟無心兩人一起洗澡,最後除了公事之外,其餘的時間跑的不見人影,問了手下,每個人無非說去無心法師那了。
 
「叫我跟你一起當官比較有前途有成就,我就跟你一起當;看我孤身寡人一個就叫我趕快成親,我就找個女的成親;要我納妾,我就納妾。現在我只是要你留在我身邊這個要求而已,你就沒辦法答應,你說你夠兄弟、夠義氣嗎?」
 
從來不知道張顯宗是這樣看待自己的顧玄武頓時無法接受。對不起是我不好,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張顯宗的表情軟化下來,顧玄武趁機會溜離他最遠的地方。「不過這個跟那個不一樣啊我是個直的、純爺的!我不、不是那種人!」
 
就說最瞭解的顧玄武的人是張顯宗,沒一下子他就被張顯宗給抱住,「我知道,我知道,小武,你別害怕,我會給你一些時間的。」顧玄武還沒回話就被打暈了。
 
現在是怎麼回事?怎麼屁股那邊痛得要死,好像有東西在那邊進進出出的。剛醒過來的顧玄武張開眼睛,看到壓在自己身上的張顯宗差點沒再度暈過去。「你、嗯啊…」才說第一個字後面的話變了調,顧玄武立刻咬緊下唇。背叛、憤怒、羞辱的情緒全都攪成一團,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醒了,痛不痛啊?」看到顧玄武殺紅眼的模樣更是亢奮。「我知道這是你的第一次,所以我才做兩次而已,再忍耐一下下就好…
 
持續一段間之後張顯宗發現顧玄武沒了反應就停下來抬頭一看,「別哭…你知道我最怕你哭了…」
 
「那你就出去啊…
 
抽抽噎噎的模樣只想讓人好好的欺負一番,「你還是繼續哭好了,你裡面一動一縮夾的我挺爽的。」
 
 
 
最近怎麼這麼乖啊?」
 
你要做就趕快做,別給我他媽的一堆廢話!」
 
「放心,我會做到你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不過…你可別給我耍花樣啊、嗯…」顧玄武的身體忽然變很緊繃讓張顯宗的尾句變了調。
 
「誰誰、誰會對你耍花樣啊?」
 
沉浸在性慾中的張顯宗沒那個心思繼續追究下去。果然隔天起來發現顧玄武不見了,狠戾的表情顯露在臉上。
 
顧玄武在街上躲藏了好些天,終於找到無心他們住的地方,一看到無心之後就暈了過去。
 
你說,他是不是撞邪了?」月牙把飯給端進來時,睡著的顧玄武好像夢到鬼一樣的驚恐。
 
他沒事,月牙你早點休息,別累著了。
 
無心先把月牙給打發走,如果不小心被她看到顧玄武身上那些痕跡,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況且好面子的顧玄武也不希望被人給發現。無心用毛巾擦拭顧玄武臉上的汗。
 
「不關無心的事…你別去找他…」忽然睜開眼的顧玄武抓著無心的手。「你想要我怎麼樣都沒關係…」接著手忙腳亂的脫去衣服,也脫起對方的。
 
「顧大人、醒醒啊,顧、」一下子被顧玄武吻了上來。應該是要阻止他的才對,不過當下卻猶豫了。他的死要面子、他的臭屁囂張、他的無賴威脅、他的喜怒哀樂、他的未來抱負、他顧大局的細膩、他的義氣、他的承諾、他的愛、他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讓自己一次又一次答應了他的請求,每次這時候月牙就會很氣憤地說自己怎麼那麼沒定心,最後都被他牽著鼻子走。這次也會不例外,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臟的部位怎麼會那麼痛,不是沒有心臟就不會痛了嗎?
 
 
 
看著張顯宗面不改色的擋在岳綺羅身前,說到底還是他還是自己人啊顧玄武趕快拉住無心的手,「無心先等等,他一定是被她操控的,不能殺了他。
 
無心甩開顧玄武的手,「你是瘋了嗎?你難道看不出來他是自願的嗎?」
 
快要控制不了無心的顧玄武乾脆對著張顯宗大喊,「姓張的,你不要命了嗎?快給老子讓開,好讓無心封印了她!」
 
小武,不能殺了她,她是我最愛的人,說了你可能不相信,我到現在還活著,命是她給的。
 
「你看我就說吧,他不是這樣的人。」這次連整個身子都纏了上去。
 
我知道你是重感情重義氣的人,可是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還是你還想要回到他身下,張開腿—
 
顧玄武臉色瞬間變得慘白,這些話從無心的嘴裡說出來,讓他差點站不住腳,原來他都是這樣看自己的。顧玄武放開了無心,掏出槍來對著他。無心的眼神沒有迴避直視著對方,雖然自己不應該這樣說的,可是情急之下就沒有遮攔,不過他一直護著張顯宗,光是這點就讓他覺得自己是對的。
 
小武。」張顯宗很開心顧玄武是站在自己這邊的。
 
槍聲一響,倒下的人是張顯宗,來不及反應的他臉上仍然掛著笑容。顧玄武的視線沒有移動半分,無心趁機會趕快封印了岳綺羅。
 
顧大人,你沒事吧?」
 
平淡地隔開無心的手,「我沒事,有你在他們傷不了我…
 
「對不起,剛剛我在情急之下說了那些話,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小的計較了。」
 
顧玄武嗯了一聲,沒有再理會對方,走到張顯宗倒下的前面半跪下來,摸著對方的臉。「好走」忽然激動地搖晃對方的肩膀,試圖叫醒他。「醒醒啊!拜託…張顯宗你不是說愛我嗎?你不是最害怕我哭了嗎?快點醒過來安慰我啊…」
 
看顧玄武那副痛徹心扉的模樣,那一個晚上恐怕只是自己的夢而已,無心默默的退開。算一下日子離那天也不遠了,再次醒來,這一切就會變的不一樣了。
 
 
 
二十多年來每天顧玄武固定時間出現在縣府的公告欄前,上面張貼的尋人啟事圖樣已經斑駁不堪了,那人在自己的腦海中也漸漸地模糊了,想要跟他說的話一個字也記不得了。剛轉身就看到熟悉的身影騎著腳踏車從自己面前經過,「無心!無心!」想要穿過市集的人並不容易,但顧玄武仍努力想要追上他。
 
無心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在叫他,應該是自己聽錯了,可是為什麼會感到悲傷?眼前的景象開始被水霧給遮擋住了,索性停了下來。
 
才相隔短短幾公尺的距離,怎麼再追也追不上,當顧玄武轉身的那一刻,無心正好看過去,錯失了相遇的機會。
 
 
 
「小心!」無心把一個小男孩拉到自己的懷裡,咬破自己的手指消滅了鬼怪。「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沒沒有
 
小男孩努力裝鎮定的模樣讓無心覺得很熟悉,讓他忍不住摸了摸小男孩的頭。樹林里挺危險的,可不能亂跑啊…
 
「無心!無心!」
 
兩人同時轉頭看像聲音的來源,一個小男孩慌慌張張的朝著他們的方向跑過來。
 
「張耀宗!我在這,我在這!」
 
「好巧,你的名字跟我一樣呢,我也叫無心。」
 
「都是我那個臭老爸,那麼多名字不取,偏偏取一個像女生的名字,還說什麼代表吾的心小小的臉蛋露出嫌棄的表情。
 
「顧吾心我跟你說過多少次別亂跑,很危險的知不知道?!」張耀宗把他給轉過來左看右瞧得確認他沒事之後才看向顧吾心身旁的人。
 
「張耀宗我跟你說哦,無心叔叔很厲害,是他救了我哦!」
 
張耀宗冷著一張臉對著無心敬禮,還要拉住要往無心靠過去的他。「嗯,我們回去吧
 
「別拉我的手啦,要是被其他女生看到,笑話我該怎麼辦?」
 
「不會的,我會跟他們說你在保護我。」
 
「那還差不多」兩人的對話隨著腳步漸漸離去,小小的身影在夕陽的襯托下顯得細長。
 
「你們兩個混小子跑到哪去了?!」顧玄武看著門外鬼鬼祟祟的人給叫了進門。
 
「爸
 
「你還知道我是你爸啊。」一個手掌正要往顧吾心的頭上給敲下去時,張耀宗擋在前面。「乾爹,是我不好,我沒有看好他,您要罰就罰我好了。」
 
張耀宗簡直跟張顯宗一個樣,自己出事的時候就自願跳出來受罰。這樣以後顧吾心還得了。看著他們兩個嘆了一口氣,「你們兩個沒事就好,先去洗洗手,準備吃飯。」
 
在吃飯的時候顧吾心聊起無心,顧玄武整個人的心思就像被掏空一樣,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經在樹林裡了。
 
不知道找了多久,太陽已快與地面水平了。顧玄武望向四周除了樹木之外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很失落地走回去,才剛一轉身,腳下一踩空,整個人往下跌去,這時有一隻手拉住了他,抬頭一看,腦海中的畫面不停地快速往前倒轉,回到最初的瞬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