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驅 燐勝/廉勝 背叛者


 
 
 
 
 
幸好出現的人不是他,要不然自己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抱著昏迷的出雲的志摩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沒有出手阻擋的寶內心想著。不過就當志摩轉身時不知道從來裡跑出來的奧村燐拿著俱利迦伽羅衝了上來,志摩迅速地把身體偏向旁邊,立刻舉錫杖擋了下來。該來的還是躲不掉…刻意不去看奧村燐身後的人,把奧村燐隔開之後繼續往回走。
 
給我回來…」很適合吟唱咒語的低沉嗓音,現在挾著怒氣、不可置信以及…微乎其微的哀求。
 
真是犯規吶,少爺…不由得腳步停了下來,轉頭向著他笑了笑。志摩很清楚地看到少爺很震驚的表情,但不會怪他,畢竟從小一起長大的自己變成背叛者,依少爺的性格當然是無法接受,不過現在也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了,少爺,請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向你證明的,我保證。
 
同樣的臉,同樣的笑容,為什麼會變得如此陌生。「志摩廉造!」
 
志摩這次沒有回頭,因為他怕看到勝呂為他傷心難過。閉上眼睛不讓站在飛機上的組員看到他眼裡的任何情緒。
 
「放開我!我要問問他!!」這一定不是真的…回來啊志摩…回來告訴我們這不是真的…你沒有背叛我們…
 
奧村燐把情緒激動的勝呂抱得死緊,直到看不到離他們而去的直升機為止。
 
「放開…」
 
確定勝呂已經穩定下來的奧村燐稍微放開自己的手,在那瞬間勝呂很用力地把對方給推開。那天起奧村燐就很少在課堂上看到勝呂,問了子貓丸,他搖搖頭只是嘆氣沒有多說什麼。
 
 
 
「我知道你現在很難以接受,不過這個時候你不應該亂來,等上面查清楚這件事情之後再來討論該怎麼處理吧…」這幾天的晚上同一個時間奧村雪男打開他辦公室的門。
 
「老師,志摩他不是這樣的人…」說到後面聲音越來越小,像現在這個樣子就連自己也說服不了,與其在學校等待倒不如直接找他問個清楚較快。「我會為他的行為負責的!拜託老師了…」
 
眼裡透著熟悉的執意讓奧村雪男想起自家的哥哥,「先進來吧,你真的了解他嗎?說不定這就是他的本意呢…」
 
奧村雪男的反應讓勝呂覺得有些奇怪,變得很陌生。「老師?」
 
回過神來的奧村雪男恢復原來溫和有禮的模樣,「你放心好了,有什麼消息我會立刻通知你。」
 
勝呂握緊放在身側的手,點了點頭。當他經過奧村雪男身邊時,忽然感覺氣氛變得不太一樣,抬頭一看去卻發現奧村雪男拿著槍對著自己。
 
「你是個聰明的學生,怎麼可以不聽老師的話呢?」右眼閃著不知名的光芒。
 
勝呂很清楚地感覺到奧村雪男的身體有惡魔的氣息。忍不住想要往後退,身體卻動不了。
 
「怎麼?順從自己有什麼不對嗎?那才是真正的志摩啊…」當奧村雪男的手指接觸到勝呂的臉那瞬間就立刻收回去,雖然指尖外觀完好無缺,但那種痛卻是熟悉的。「惡魔致死節嗎?之前有點小看你了…」
 
勝呂看到自己在心中默念的咒語有效就更加地努力,想要把附在對方身體內的惡魔給趕出去。
 
「別白費力氣了,你可別忘了這是奧村的身體啊…哈哈!」
 
體力耗盡的勝呂在倒下的那一刻感覺自己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勉強看到奧村雪男擔心的模樣之後就放心了,視線任由黑暗壟罩。
 
 
 
奧村燐想說趁晚上睡覺的時間去找勝呂,沒想到他不在宿舍,而且他的戰鬥用槍也不見了。奧村燐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想想勝呂會去哪裡。
 
已經掙扎了好幾天的勝呂最後還是放心不下,當他的手要在上面掛著梅菲斯特理事長辦公室門牌的門上敲下去的時候忽然被人給拉到角落。
 
「我不准你一個人去找志摩!」
 
勝呂甩開奧村燐的手後,腳步還沒踏到地上就被對方拉過來抵在牆上,這時候勝呂才正眼怒視著他。
 
他就那麼重要就算他現在背叛你…」
 
「他是我的家人!如果他是的話,我會親自殺了他,然後再自殺—唔!」
 
奧村燐一個拳頭打在勝呂的臉上,沒有防備的勝呂就因此倒在地上。奧村燐以為對方也會跳起來回敬自己,結果沒有,相反的對方眼底的執意更加地深。
 
「我不准你這樣亂來!因為、因為你的命也是我的!」
 
「滾遠一點,現在沒心情聽你在胡說。」
 
沒有得到預料的結果的奧村燐直接用行動表達他的想法,低頭強吻上對方,就算是家人也不能讓勝呂如此地上心,奧村燐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有這樣的感覺,反正就是不想要看到他為自己以外的人擔心。
 
勝呂有幾次要推開他卻推不動,忽然看到對方裸露在外面的尾巴,難怪自己會推不開。直到奧村燐感覺到勝呂的抵抗漸漸緩了下來才放開。
 
「你、你這混蛋、是想要殺死我嗎?!」勝呂以為自己會因為窒息而死。
 
「你不是想要自殺嗎?我在幫你耶…」
 
「你給我去死!」
 
「哈哈!現在好點了嗎?」握住對方想要推自己的手。
 
勝呂看著奧村燐愣了一下隨後把頭轉向旁邊,不讓對方看到自己的狼狽。
 
「你就是這樣固執…」奧村燐這樣說,勝呂馬上轉回來怒視他。「不過我很放心,因為你就不會離開我了…」溫柔地拭去對方的眼尾的濕意。
 
「你你、少臭美了…」
 
奧村燐的溫柔讓勝呂頗為不自在,把頭偏向旁邊,露出已經染上一層粉色的脖頸,引誘著他。不過當他用惡魔象徵的尖牙咬下去的那一刻,尾巴與尾椎的連結的地方忽然疼痛了起來。「哇啊啊啊啊!」
 
「我可是沒有同意你繼續下去啊…哼!」
 
奧村燐看著勝呂興災樂禍的表情,腦海裡忽然浮現想要征服他的衝動,不過當然不是現在。「太過分了,你不能連我都禁慾啊…」耳朵跟尾巴都很委屈地垂下去,原本氣焰高漲的青之炎也瞬間變成微弱的燭火。
 
「笨笨蛋、這種事以後再說啦…」
 
「遵命,我的公主,在這之前我會好好地忍耐的!」奧村燐一下子就復活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不要再壓上來—」了…回應他的是奧村燐在半空中開心搖擺的尾巴。
 
 
 
不是沒有遇過這種情形,如果自己先開口說些什麼的話,可能就這樣僵持下去。「對不起啊,少爺,哈哈…」志摩低下頭不去看那雙想要把自己帶回去的決心,如果再讓他失望的話,自己倒不如死了算了,被他揍死好像也還不錯…不過現在事情還沒結束,先在讓我完成任務吧…
 
盯著粉色的頭頂,勝呂想起以前種種的畫面,都是自己受不了志摩而生氣,然後他就像這樣地道歉,奇怪的是火氣也消了下去。當然這次的情形也是一樣,只是勝呂不敢再開口要他回來,怕再次地被他拒絕。
 
「少爺,如果你可以幫忙的話,或許我就能回來了…」還有一句話志摩沒說出口,不過從對方震驚的表情就看的出來他了解這句話的意思。志摩笑的很心虛,因為他沒去想過自己是否能夠全身而退,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不知道少爺會不會為了自己這麼做?
 
當勝呂信任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把對方當作家人,哪怕是那人是惡魔。自從少爺認識奧村燐之後就改變了許多,而且兩人默契也比以前好上很多,在戰鬥的時候就可以看的出來,不用說明就知道對方下一步的動作。少爺在內展開結界保護戰鬥中的大家,奧村燐就以他為中心對外展開攻擊,因為有了少爺作為後盾,奧村燐就可以心無旁鶩地全力應戰。
兩人雖然常常因為意見不合吵了起來,雖然吵歸吵但可以看的出來他們因為對方而變得更好,這可讓從小就和勝呂一起長大的志摩頗為在意。「嗨,奧村,你的速度還真是快呢…這麼快就找來了…」
 
「不是跟你說過不要亂來嗎?」奧村燐看了志摩一眼之後,要把勝呂拉過來,沒想到卻被對方給閃開了。「勝呂?」
 
「別亂來的人是你!」吟唱咒語,展開結界,對著奧村燐發動攻擊。
 
「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左閃右避地躲開火之炎,雖然自己是惡魔之子但並不表示他不會受傷啊…而且勝呂這樣做無非就是掩護志摩,間接地背叛。勝呂周圍凝聚著越來越大的火焰,逼得奧村燐不得不拔出具利伽羅。
 
勝呂的火之炎和奧村燐的青之炎相互接觸的那瞬間就可以看的出來兩人的實力差距,但是勝呂仍不放棄。
 
「少爺!停下來!」一道黑之炎打亂他們兩個。志摩衝上前去接住要跌倒的勝呂,果然抱在懷中的身體異常地高溫。表面上要跟奧村燐打,實際上勝呂內心排斥著。在吟唱咒語的時候,心如果有雜念持咒者會受到召喚力量反噬。
 
「對不起…回來好嗎?廉造…」
 
差點就把好這個字給說出口的志摩硬是咬著牙忍了下來。「少爺你這個笨蛋…我可不是因為你啊…」都是自己讓他變成這樣…竟然想要試驗少爺對自己的信任,這全都是自己的錯…沒有好好地保護他,反而還讓他因為自己受傷…
 
勝呂看到志摩愧疚的表情果然他沒有讓自己失望,「你開心嗎?」
 
「嗯,很開心…」可是眼淚為什麼一直掉下來?
 
「開心就好,別回來了…」伸手抱住對方,並在他的耳邊說我相信你這四的字,無非更是讓志摩愧疚。
 
「快讓開!」
 
勝呂想也沒想就直接轉過來用身體撲向奧村燐,好讓志摩有機會離開。「讓他走吧…」
 
「你到底在幹什麼啊?不是要他回來嗎?怎麼又讓他走啊?喂喂,醒醒啊!」奧村燐拍了拍勝呂的臉,這時才發現他的不對勁。
 
 
 
「雪男、你在嗎?快點幫我開門。」
 
奧村雪男聽到門外奧村燐很急的聲音,把門打開就看到他抱著呈現昏迷狀態的勝呂。「哥哥,怎麼回事啊?」
 
「等一下再說,先讓我進去。」
 
當奧村燐要把勝呂放在床上的時候,勝呂緊抓著他的衣服不放,「奧村…不要…」
 
勝呂的動作看在奧村雪男的眼裡變成是在推拒。「沒想到哥哥竟然對他…」
 
「你在說什麼啊?快點過來看看他怎麼了?」
 
奧村燐越說,奧村雪男的臉色越是難看。「哥哥,你先讓他喝這個,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喝下去,我先去跟上面的人說一下。」
 
把聖水的瓶蓋給打開之後,稍微捏著勝呂的下巴接著就往裡面倒,當勝呂嘴巴閉上的時候聖水就順著嘴角流出來,再倒一次還是一樣的情形,奧村燐只好自己先喝了一大口之後,低頭覆了上去,確定對方喝了下去才再餵下一口,直到把一整瓶的聖水餵完為止。就在奧村燐要退開的時候,勝呂的舌頭不小心碰到對方的,奧村燐整個人顫了一下,身體好像被著的火似的,熱得要命。這種熱度連自己都快要受不了了,更何況是人類的身體,這也難怪勝呂的體溫會這麼異常了。
 
奧村燐釋放出青之炎,試著把勝呂體內的火之炎給引導出來。紅色的火焰從淡藍色的火焰根部釋放出來,紅籃兩種顏色互相融合在一起的畫面煞是美麗。勝呂的體溫已經慢慢恢復成正常,奧村燐還不太想從勝呂的嘴裡離開,直到舌頭被對方咬了之後才不得不退出。
 
還搞不清楚情況的勝呂半瞇著眼睛看著像是做了壞事被自己發現而心虛的是奧村燐,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有點紅腫的嘴唇。
 
看著對方無自覺做出引誘的動作,奧村燐感覺到剛剛那一股熱一下子跑到下腹去。哈哈…一定是自己剛剛把火之炎給傳到自己的身體來的關係。「那個,你醒了啊…」
 
勝呂只是看了笑的很詭異的奧村燐一眼之後再度閉上眼睛。「對不起…」
 
「啊?哦,我沒事。」
 
「下次直接動手吧…」他希望如此,何必強求呢…轉過身體背對奧村燐。
 
「這不是你的錯—
 
「我知道!可是要不是因為我,他會變成這樣子嗎?!」
 
跟勝呂認識以來這個易怒的表情看不下百次了,不過這次卻是讓自己如此的心疼。那雙蓄滿淚水的雙眼掩蓋不了裡面的傷。
 
「別碰我…」
 
現在無論自己說什麼他都聽不下去了吧…奧村燐收回了被對方打掉的手,留下獨處的空間給他。
 
 
 
「大家好,各位好久不見了。」
 
久違身影出現在教室裡,待老師一離開後大家衝上去對志摩使出熱情的款待。勝呂一站起來,他的表情就像地獄修羅般的恐怖,大家就退開了。準備好接招的志摩等不到疼痛落下,而是被對方緊緊抱住,深怕他一放手自己就離開的力道。
 
「我回來了,少爺。」備受感動之餘,肚子遭受到攻擊。聲音很大,但不會痛。
 
「下次再這樣你就死定了。」凶狠的眼神泛著淚光,殺傷力瞬間降到低點,不過對志摩很是受用。
 
志摩抵著勝呂的額頭,用對方從來沒看過的認真的表情許下承諾,「我發誓。」
 
奧村燐垂下眼睛不去看那令自己沉悶的美好畫面,那是自己再怎麼努力也走不進去的空間。
 
 
 
 
藍色的火焰突然擋住自己的視線,勝呂仍保持原來的姿勢,沒有理會來人。
 
「你看得那麼認真,我可是會吃醋的喔…」志摩回來好幾天了,雖然相處就跟之前沒什麼兩樣,不過一直注意勝呂的奧村燐知道他還在掛心。「你相信他嗎?」
 
「就算嘴上說著不想相信,但是內心還是相信。哪怕他以後會再次的離開。」有了第一次之後就有抵抗力,甚至次數一多就麻痺了。
 
「如果是我呢…你會怎麼做?」奧村燐可是沒有把握自己會和志摩那樣得到勝呂的百分之百的信任。拜託!哪怕是謊言也好…
 
「我會讓你永世不能超生。」
 
「不公平!為什麼我就、」勝呂一個主動的吻讓奧村燐瞬間明白自己對他的重要。
 
「別忘了,我們也是…」惡魔之子當上驅魔師、明陀宗下任首領跟惡魔在一起,呵呵,我們都是家族的背叛者。奧村燐靜靜地抱住笑得比哭還要難看的呂,未來的路似乎很漫長。
 
「幹嘛又打我?」奧村燐摀著右邊臉頰,一臉無辜。
 
害怕被別人看到的勝呂手忙腳亂地扣上衣服的釦子,「別、別以為我剛剛主動你就可以亂來!」
 
「要是我真的想要的話,你阻止的了嗎?」把勝呂推倒在地上,覆了上去。
 
「你不會的。」勝呂的話讓奧村燐停下正在解開對方皮帶的手。「因為我相信你。」
 
奧村燐愣了愣之後就笑了,「你這傢伙真的是太過分了!」
 
「換成是我,你會怎麼做?」勝呂反問剛剛奧村燐問他的問題。
 
「我會把你一根頭髮都不剩地給吃到肚子裡面去!」勝呂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奧村燐,奧村燐接著下去,「然後帶到魔界把你給同化,我們就可以永遠的在一起了…」眼神充滿著期望。
 
「白癡…」直直地望著那雙溫柔的漩渦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