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驅 燐勝 惡魔契約


 
 
 
好厲害…這是勝呂第一次看到有人吟唱簡短的咒語就可以召喚出惡魔。那人就是四大騎士之一的雷光,路英萊特。
 
就像他所說的那樣,能在戰鬥中快速地吟唱咒語及召喚惡魔的話就可以不用受到別人的保護了。吟唱方面對於擅長記憶的勝呂來說不是難事,不過最重要的事是必須跟召喚出來惡魔打好關係,甚至訂定契約。伽僂儸是因為達摩的關係才暫時簽定的,而且在打敗不淨冥王之後也就結束了。
 
現在已經跟當初一心只想要成為驅魔師的自己不一樣了,雷光用隨意又灑脫的表情說出他只是喜歡這世界而已。是啊,時間從不停下腳步,身邊的人也不曾為誰停留,一心重建寺廟及恢復完整的家的想法也隨著時間過去而淡化了。請您收留我當徒弟,拜託您了。」當時腦海中一片茫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這麼做,一心只想要跟著這個人。
 
 
 
正在打坐的勝呂被一進門的人給打亂,正確的說法是那個人身上的惡魔腐敗的氣息夾雜了幾天沒洗澡所散發出來的異味。「髒死了快給我去洗澡!」
 
「喂喂喂,這是你對師父的態度嗎?想當初你還跪下來求我教你呢,哪像現在這樣子,早知道就不應該答應」一邊接住往自己身上飛的衣服,一邊碎唸。
 
「我怎麼會知道你會這麼髒,快去洗,要不然就不要進來。」
 
浴室門即將關上前還聽到雷光嘀咕著明明那是自己的房間。
 
「學的怎麼樣?」
 
「趕快去把身上跟頭髮的水擦乾,別弄濕地板了。」正在看書的勝呂拿起手邊的毛巾丟給雷光。
 
「我好像沒記錯的話你是我的徒弟,不是老婆—」這次丟過來的東西是剛剛勝呂正在翻閱的書。
 
 
 
「現在你都學得差不多了,只差最後一步了,還在猶豫什麼?」在指導勝呂之後,雷光道出他的疑惑。
 
「我不想要跟惡魔有關係
 
「伽僂羅也是惡魔啊。」
 
「那不一樣啊,它是明陀宗的使魔而不是」勝呂連自己也解釋不下去。
 
「跟他們訂契約又不是什麼終身伴侶之類的,可以跟好幾個惡魔啊,例如奧村」雷光一說到奧村燐,勝呂就立刻把頭給偏過去,很明顯地不想討論這話題。「你聽著,願意跟你契約的惡魔是不會在乎這這個的,只要你夠強大的話。」
 
勝呂垂著眼,語氣低迷。「我知道啊,只是害怕被別人說我背叛教宗
 
「就為了這點小事,你還是太嫩了。」揉了揉對方的頭,「那就做給他們看啊
 
嗯…
 
 
 
已經把經文背個滾瓜爛熟了,照道理說按照步驟去做是不會錯的。如果說是能力不夠召喚不出來高等的惡魔也就算了,現在連中等的惡魔也是,到底哪裡有問題?勝呂再度照著書本上的方法又試了幾次之後,還是不行,疲憊的臉上顯的挫敗。
 
你的內心有了人選了,你就跟他吧…雷光已經看不下去,忍不住勸導。不是勝呂召喚不出來,而是因為奧村燐的關係,他在勝呂跟別的惡魔簽訂契約故意在旁守著,害怕他的惡魔不敢現身,跟他差不多階級的惡魔也不會想要跟打起來。
 
勝呂不想要跟奧村燐的原因是因為雙方需要建立彼此的關係,互利合作,他給不了對方想要的,也不願意看到他受傷,更不想在每次戰鬥的時候都是他過來幫忙,雖然能夠很快地完成任務,這樣子自己會越來越依賴他的。奧村燐對勝呂抗拒很不以為然,仍是執意地要在勝呂身邊。
奧村燐毫不退讓的眼神讓勝呂的心動搖了,他想要他的真誠、他的強大的意念、他的勇於面對的精神,他想要他。
 
 
 
你確定嗎?」雷光在召喚儀式前忍不住再跟勝呂確認一次,而勝呂用跟第一次一樣很堅決的表情向他點了點頭。
 
雷光嘆了一口氣之後,魔法陣圖出現勝呂龍士跟奧村燐的腳下。「明陀宗末代的宗主勝呂龍士願意跟惡魔的私生子奧村燐訂下契約嗎?」
 
「我願、等一下,契約不是這樣說的吧?」差點就說願意的勝呂忽然踩了煞車。
 
「簡化你懂不懂?快點回答。」
 
有點難為情的勝呂小聲地回答我願意。雷光點了點頭,「好,那你呢?」轉頭看向奧村燐。「我願意。」只可惜勝呂沒看到對方溫柔的表情。
 
「很好,接下來親吻對方。」
 
一臉錯愕的勝呂才一抬頭就被奧村燐給吻住了。
 
「這樣就可以了。恭喜你們,等等可以洞房了。」說完,雷光鼓掌祝福他們。
 
勝呂頂著大紅臉推開奧村燐,「這也太亂來了吧,不是還有其他的方式嗎?」
 
「啊哈,好累,睡覺的時間到了。」伸個懶腰,往房間走去。
 
這可是我最寶貝的徒弟啊,你可要好好地保護他啊…雷光用不著說出口,奧村燐那雙充滿愛的眼神就已經回答他了。
 
 
 
有了這層契約關係之後,奧村燐就更理所當然地待在勝呂身邊,與其名說是要保護好契約者,私心也想滿足自己的慾望。看著緊閉著眼睛的勝呂跟自己接吻,「其實不用這麼勉強,如果只是為了要履行契約的話那就算了。」奧村燐退開。
 
不是這樣子的!勝呂趕緊抓著對方的手,整個臉比剛剛還要紅。「笨蛋,我要是不喜…歡你的話…就…就不會讓你這樣做了…」
 
把勝呂低到不能再低的臉給抬起來,「你知道嗎?不管我們之間有沒有契約的存在,我是要定你了。」
 
 
 
燐!眼看著怪物的爪子快要抓到自己,勝呂在心中大喊著對方的名字。一如往常的奧村燐馬上出現在自己眼前,不過不一樣的是這次倒下的不是怪物,而是奧村燐。
 
勝呂擔心的臉逐漸變得模糊,眼皮好沉重,想要摸對方也使不出力氣來。當奧村燐閉上眼睛沒多久就感覺到體內深處湧起一股能量,疼痛的部位也舒緩許多。
 
雷光趕來到勝呂的身邊,勝呂很平淡地說如果不這樣做,大家都會死的。這是勝呂在簽訂契約時的附加條件,在奧村燐無法戰鬥的時候,把他的力量轉移到自己身上,好完成任務。雷光曾勸過勝呂,萬一他的身體無法負荷,很有可能會被魔化,因為他所簽訂契約的對象不是一般的使魔而是撒旦之子,被魔化之後就不可能回復了,身分特殊的勝呂到時候一定會衍生出更多的問題,甚至挑起神界跟魔界之間戰爭也說不一定。
 
再見了,各位。勝呂看了所有人一眼,他沒辦法預計最後的結果,做了幾次的深呼吸之後開始吟唱咒語。
 
勝呂的身上燃起了紅色火焰,順利的把怪物給消滅掉。在場的每一個人看到他此刻的模樣都驚訝不已。呵呵,果然大家還是會在意啊…
 
奧村燐因為勝呂的關係,身體恢復大半了,便朝著勝呂走去。正當手就要碰到的時候剛好對方轉身走到志摩的面前,並對著他笑,接著就倒在他身上。
 
這就是少爺你原諒我的原因?背叛的比我還要更徹底…之前少爺來找自己說什麼不管發生什麼事,要自己一定要帶他離開。那時候就覺得很奇怪,可是無論自己怎麼死纏爛打,少爺他就是不告訴自己。
少爺,你難道就不怕我被你給嚇到之後就拋下你嗎?呵呵,不過不管怎麼樣你還是打從心底信任我不是嗎?志摩無奈地笑了笑,還是心疼地把勝呂給抱起來,消失在眾人面前。奧村燐沒有追上去,低著頭的他讓人看不到此刻的表情。
 
「不要回家…」懷裡的人閉著眼睛,臉上盡是痛苦。
 
「少爺你現在這個樣子還能去哪啊…」去哪都會被找到吧,他想。勝呂沒有說話。「知道了,再堅持一下。」
 
志摩把勝呂帶到京都,來到現在變成廢墟的寺廟,把後院的房間稍微整理一下,把勝呂安頓好之後就到外面去設結界。
 
剛來的這幾天勝呂的狀態很不好,時而清醒、時而昏睡,身上藍色及紅色的火焰也隨著變化。不知道要問誰,也不能問誰,這可讓志摩擔心不已,幸好到最後勝呂就醒了過來。
 
看著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靜坐的勝呂,現在的他已經可以把火焰隱藏起來了。「少爺你這樣做,值得嗎?」
 
「我不知道,不過這是我想要做的。」
 
「誰?」門外有個身影閃過,志摩拿起錫杖正要往外面追上去。
 
「別追了。」
 
「不是啊,少爺,如果不抓住他的話,我們的行蹤不就被洩漏出去了…」轉過身來看到勝呂落寞的神情就平靜下來。很少看到他這個樣子,第一次是在決定離開寺廟來到正十字學園,第二次是自己背對著他離開,第三次是因為奧村燐,「少爺你真的太善良了,善良到我都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了…」
 
 
 
勝呂回想到前陣子的夢,夢裡看到達摩在誦經,而小時候的自己就靠在他身邊,忽然間達摩停了下來摸著小時候的自己的頭,「龍士,放下吧…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回到他身邊吧…他比我們還更需要你不是嗎?」達摩這句話好像是對著身後的勝呂說的。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在這裡…眼角滑下淚水,勝呂此刻很想要伸手抱住自己無論做了什麼事他都是站在自己這邊,用他的生命來保護自己的父親。
 
 
 
志摩擋住來人的去路,「來了為什麼不進去看看?」
 
奧村燐抓了抓頭,「不用了,我看他過得很好就好了。」
 
「過的很好?你哪隻眼睛看到他過得很好!」一把揪住奧村燐的衣領大吼。「你都不知道少爺是怎麼熬過來的,你都沒聽到他忍受痛苦的時候是叫的是誰的名字?是燐、是奧村燐你的名字!這樣你還敢說他過得很好嗎?」
 
「對不起。」
 
「對我就省省吧,是我自己要跟著少爺的,而且他對我也沒那個意思。少爺他為了你可以做到這種程度,你、你…就看著辦吧…」奧村燐的痛苦也不少於自己,他們兩個之間的事自己也無法介入。
 
 
 
 
 
「這陣子辛苦了你了,雷光。」
 
雷光一打開的房間就看到梅菲斯特在裡面喝茶。「我很好奇,為什麼一開始你不阻止我不要讓他們簽下契約?」
 
梅菲斯特把茶杯放到桌上,身體往後靠在椅背上,雙手交叉相疊放在腹部。「你覺得呢?」
 
「哈哈,這種問題對我來說太難了。」
 
「畢竟他要殺了自己父親這件事,我是不會讓它發生,所以需要有人來牽制他。勝呂他會變成這樣,不是我們能預料的不是嗎?」幫對方斟了杯茶。「早點休息,晚安。」說完,人就隨著粉色的煙一起消失了。
 
雷光鬆開緊握拳頭的手,大力一揮,茶杯就飛撞到牆上,摔得粉碎。
 
 
 
自從勝呂走了之後奧村燐就呈現失控狀態,常常把任務搞得一團亂。梅菲斯特看他這樣就出面阻止,「如果你再這樣下去的話就禁止你參與任務了。表現好的話我就讓你去京都。」這招果然有效,為了可以見到勝呂,奧村燐在這段期間表現的很好。
 
奧村燐在雷光的陪同下來到了京都勝呂的家,正要進去的時候,身體就像是受到電擊般地疼痛,抬頭一看勝呂家的周圍設置了多重的結界。奧村燐不死心了試了幾次還是不行,甚至連具利伽羅也派不上用場。
 
「我們回去吧…如果他願意出來的話早就出來了。」再這樣下去就算是有惡魔的力量的奧村燐也是會受傷的。
 
「我是不會放棄的,勝呂!我知道你在裡面,我會一直等到你出來的!!」
 
原本想要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承受這一切的勝呂最後還是放不下心走了出去。
 
「勝呂…」奧村燐對著朝他走過來的人,衝了上去抱住他大哭。「為什麼要這樣做?!我還以為你被我給害死了…」
 
「快放開我,說你是個笨蛋你還不信。」把手放在奧村燐受傷的地方,簡單的動作讓傷口復原。「不過現在你也可以依賴我了。」惡魔象徵的尖耳微微地搧動。
 
勝呂自信的模樣看上去很可靠,但是奧村燐很清楚被人嫌惡的感受,自己的出生沒辦法改變只能選擇面對,看到勝呂為了自己變成這樣,心就好痛好痛。
 
「哭什麼啊?這樣我們不就剛好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好了好了,我們快點回去吧。」雷光整個人把奧村燐跟勝呂分開,並還摟著勝呂的肩膀,「這下子我就不用奧村你了。」
 
「不行!勝呂是我的,不准你拿他來做實驗!」
 
 
 
勝呂回到正十字學園之後變得有點悶悶不樂,常常一個人站在頂樓看風景。「害怕嗎?」奧村燐從後面抱住他。「梅菲斯特、啟明結社、還有大家…」
 
「你呢?」音調有點飄渺,對無知的未來感到無措。
 
「我?我不怕。」不,我害怕,害怕你受傷、害怕你愧疚、更害怕沒有你在我身邊。只要你還在,不管是多大的困難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
 
看到對方堅定的眼神便有了信心,「嗯,我也是…」
 
頭頂上的天空還是一樣的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