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Quiett X Swings 代理保母


 
 
 
 
平時都是跟The Quiett他約在外頭見面,會出現在彼此公司的次數以五根手指頭來計算還嫌太多。Swings挑著眉毛看著眼前的人,還有手上還牽著一個長得跟他有些相似的小男孩,看上去年紀似乎比燮兒小一點。
 
「這是我外甥,放假的時候過來我這邊這一段時間,剛好這兩天忽然臨時有事。」
 
聽不出來對方有請託的意思,不過喜歡小孩子的Swings沒有在意地點了點頭,走到小男孩的面前蹲了下來,把手伸向他。小男孩把頭轉向一邊,躲到The Quiett的腿後。The Quiett低頭看著平常最聽自己的話的外甥嘆了口氣,平常他是很乖巧、很善解人意,而且出門前也跟他說好了,怎麼到這裡就完全變個樣了?「俊佑不可以這樣子,快點跟文叔叔打招呼。」要把他拉到前面來,那雙小小的手緊拉著自己的褲管不放。
 
「先不要勉強他了,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想要一個人待在這裡嗎?」Swings攬著The Quiett的肩膀並拍了拍,「走吧,我們先去吃飯…」
 
剛剛走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什麼人,一走到了廚房,幾乎全公司的人都出現在這裡了。有個小小的身影衝了出來,往Swings身上撲了上去,Swings一彎腰就把他抱了起來在空中轉了幾圈,小孩被逗得很開心,嘟起粉嫩的小嘴在Swings的臉頰兩邊及嘴唇上各親一下。The Quiett讓俊佑坐在自己的旁邊,燮兒則是坐在Swings身上。俊佑看著Swings抱著年紀跟自己差不多的人,不禁露出羨慕的表情。
 
俊佑安靜吃著東西,看著舅舅跟其他人有說有笑的,他們應該不是壞人吧?忽然間眼前多了一塊炸豬排,是燮兒挾給他的。俊佑抬眼看了The Quiett一眼,The Quiett摸了摸他的頭說吃吧,要說謝謝。俊佑小小聲地道謝。
 
Swings低頭跟燮兒說了幾句,燮兒就跳離餐桌,俊佑的眼睛跟著他轉,不過他沒有跟上去,過沒多久燮兒帶了一個玩具回來,The Quiett忙著跟其他人說話沒有看他,兩個小孩子就在餐桌旁邊開始玩了起來。就連The Quiett跟他說他要走了,俊佑頭也沒抬地跟他說再見。The Quiett覺得俊佑會不會太容易被騙了,等自己回來之後再好好地教育一下。臨走時The Quiett把家裡的鑰匙交給Swings,如果在他下班之前自己還來不及接俊佑的話就讓他先把俊佑帶回家。
 
已經睡了午覺起來的俊佑,四處找Swings,當他看到Swings在辦公室跟別人說話就坐在門外的沙發上等。直到門被打開之後立刻跑到Swings的面前,「文叔叔,舅舅怎麼還沒來啊?」
 
原本應該在休息室睡覺的俊佑跑到這裡來,看一下時間,自己讓他等了很久吧,如果換成是燮兒的話早就衝進去搗亂了。「你舅舅是不是很厲害啊?」Swings把俊佑抱到自己的腿上,俊佑很用力點了點頭。「叔叔我也覺得他很厲害,舅舅沒辦法陪你是因為他去幫別人的忙,英雄是不是應該去幫助別人?」俊佑的表情有點遲疑,不過最後點了點頭。
 
「我們就要跟舅舅一樣幫助別人,那俊佑你願不願意幫助我、陪我一起等舅舅回來?」俊佑大聲地說好,然後就乖乖地坐在沙發上自己一個人安靜地玩玩具,陪著Swings工作,直到下班時間。
 
 
 
多虧平時有在照顧燮兒,Swings熟練地幫俊佑洗好澡、安撫他上床睡覺,可能是The Quiett不在的關係,所以到了睡覺時間俊佑還沒有要睡覺的意思,手裡還拿著玩具。Swings把他的玩具收起來,開始唸圖畫書,他把圖畫書的人物解說的活靈活現,同時還跟俊佑來上一段互動,等Swings唸完之後俊佑意猶未盡地要讓Swings再讀一本。Swings說這本說完就要睡覺,對方點點頭。他還不想要睡覺,自己可是快要睡著了,幸好還唸不到一半,俊佑的臉上已經露出睡意但他硬撐著要聽完,Swings答應他明天繼續唸給他聽,這時俊佑才放心地睡著。
 
牆上的時鐘已經過了十點了,Swings拿起手機撥打The Quiett的電話,對方沒有接通,總不能他自己回去把一個小孩子丟在家裡面吧。Swings不知道自己在沙發上睡了多久,忽然被一陣鈴聲吵醒,The Quiett說他還要處理一些事情,可能這兩天要待在那裡。Swings迷迷糊糊地答應了他的請託。隔天起來的時候,The Quiett沒有回來,這時候才想起昨天The Quiett好像有打電話給他,Swings拍了拍有點僵硬的後頸,深刻地體會到Vasco一個人帶小孩的辛苦。
 
 
 
「俊佑過來一下,舅舅想要跟你說話。」Swings用手蓋住電話,對著小小的背影喊著。俊佑沒有回頭,應該是昨天The Quiett沒有回來讓他鬧彆扭了。「你沒事吧?還好嗎?有沒有去看醫生啊?」
 
Swings說著奇怪的話讓電話那頭的The Quiett一時摸不著頭緒,正想要說話的時候就聽到俊佑吵著要聽電話的聲音。Swings把手機切換成視訊通話,背對著他的俊佑自然看不到Swings對The Quiett做暗示的動作。The Quiett馬上咳了兩聲,「俊佑,很抱歉,舅舅現在身體有點不舒服,等我好一點就馬上回家。」
 
小小的臉龐盡是擔憂,俊佑哽咽著要舅舅快點好起來,趕快回來。比起大哭大鬧的小孩,安靜地流淚更是讓人心疼。Swings覺得自己很像個壞人,一邊拍著俊佑的背,一邊吻去讓他有罪惡感的眼淚。看小孩子這模樣,The Quiett也很不捨叫他不要哭。俊佑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用小小的手抱著Swings的脖子,把整個頭都埋了進去,只剩下小小的身子微微地抽動著。Swings在通話結束之前要他工作結束之後早點回來。
 
「喔,這麼溫馨的家庭畫面,真是令人感動啊…」
 
「要不為了你,我還要拋家棄子嗎?你說你要怎麼補償我…」被周圍的朋友調侃的The Quiett順著對方的話反擊回去。
 
The Quiett一臉認真地要求賠賞,不禁讓對方露出驚訝的表情,「真沒想到不婚主義的你會說出這種話…」隨後是一種欣慰。The Quiett還來不及解釋,對方就被工作人員給叫走了。
 
 
 
「俊佑還好嗎?」連續兩天的工作及少許的睡眠的The Quiett認為自己的氣色已經很差了,沒想到對方的狀況比自己好不上多少。
 
「嗯,已經睡著了,你那邊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最快的話應該後天就回去了。」從工作以來都是一個人住的The Quiett,第一次家裡面有人等著自己的感覺很不一樣,這時他可以感受到朋友對家的眷戀。
 
「你怎麼不在房間?」Swings身後的背景是在客廳,The Quiett好奇地問。
 
「喔…想說等你一回來我就要走了…」用手背揉著疲憊的眼睛。
 
已經都讓他進到自己的家了,有舒適柔軟的床不用,跑去睡客廳?對方眼底下的陰影向他抗議著睡眠不足。「要睡覺去房間睡。」
 
The Quiett帶點命令的口氣讓Swings覺得很莫名其妙,不就是睡沙發嗎,幹嘛那麼小氣,而且他現在很懶的移動,拍了拍枕頭後躺了下來,一臉舒適。「不用了啦,睡這裡就好了,晚安。」還向對方調皮地眨眼。
 
用不著對方提醒自己家裡沙發的品質好不好,他想要的是當自己半夜到家的時候,看著他們躺在床上熟睡的模樣,而不是要他客廳等自己回來之後就馬上要離開。「現在立刻給我上床去—」睡覺…手機顯示已結束通話,The Quiett忍不住罵了一句髒話。再撥打一次,對方很快地接通,「如果你想要讓我上床睡覺的話你就他媽的早點滾回來。」也很快地掛掉。不知道是因為被對方過大的聲音給嚇到還是怎麼樣,The Quiett就這樣直愣愣地看著螢幕暗了下去。
 
「嘿,兄弟,沒想到你的口味這麼重,要一個大男人上你的床,換作是我,我也會馬上掛你電話…」本來想要開他玩笑的朋友看到The Quiett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說話也越來越小聲。另一個的朋友跳出來緩頰,「剩下的事我們來處理就好了,你要不要先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看著辦。」冷冷掃了兩位朋友一眼後就離開了。接下來的時間The Quiett沒有休息把他的部份給完成,留下一則訊息給他朋友說他先回去了。到了家門口之後車庫已經停了一台車,如果是家人或者是朋友的話都會停在路邊,把車子併排停放好之後,心裡想著是否要把車庫再擴大些。The Quiett小心翼翼的把門給關好,放輕腳步朝著亮著小燈的客廳走去,很顯然對方是不會照著自己的話去做的人。
 
微弱的黃光落在對方的身上,The Quiett可以感受到那燈光的溫暖,而不只是個單調的照明。原本想要把Swings叫起來進房間去睡的手快要接觸到他的時候,忽然在半空中停了下來,心裡想著如果他這時候醒來之後自己就對他道謝完之後看著他離開?還是照著自己的本意硬是拖著他去房間睡覺?The Quiett皺了皺眉頭,反正離天亮的時間也不久了,倒不如就讓他多待一下吧。
 
從客房裡拿出一件正準備替他蓋上的時候,發現另一個沙發上縮成小小一團的黑影,火氣不由得飆上來。「你怎麼可以讓小孩子怎麼睡在客廳呢?也不怕他會生病嗎?」
 
「什麼?」剛醒來的Swings一臉疑惑。「你回來了啊…」看到The Quiett把俊佑從沙發上抱了起來,這時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等他在房間睡著之後才出來的…」對方的臉很難看再加上沒有理會的意思讓Swings覺得自己說再多也是多餘的。
 
被吵醒的俊佑小心翼翼地拉著The Quiett的手「舅舅,不要怪叔叔,是我自己、」
 
「閉嘴,快點睡覺。」The Quiett拉好被子之後再摸了摸俊佑的頭並對著站在門口的人道謝,「謝謝你的幫忙,你可以走了。」
 
「舅舅…」
 
「我叫你趕快睡覺你是沒聽到是不是?」小小的身子抖了一下,接著就哭出來了,無疑地讓The Quiett更加煩躁。「哭什麼哭啊!不准哭!」
 
才走沒三步路就聽到身後傳來小孩子的哭聲,放不下心的Swings走了回去。「你對小孩子兇什麼兇啊?!沒事了、沒事了…」把俊佑抱了起來安撫。
 
The Quiett不滿看到他們兩個人這樣子,搞得他像是個壞人似的,「俊佑你給我過來。」想要把孩子抱過來,「我不要!我要文叔叔、文叔叔!」沒想到他一邊掙扎一邊哭得更大聲。
 
「好好好,叔叔沒有要走。」Swings看不下去推開The Quiett的手。「你要不要先去換個衣服或洗個澡?」The Quiett看他只是一直輕拍著背部,完全沒有要制止小孩子哭鬧的意思,本來要再說些什麼的The Quiett一看到Swings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睛就停了下來。
 
邊走邊哄著小孩子來到廚房,「叔叔泡牛奶給你喝好不好?」俊佑哽咽地說好。Swings要把他放下來,他就直搖著頭不肯下來,Swings只好一手拿起杯子,加入奶粉,一步一步指導俊佑按飲水機的按鈕。在這期間轉移注意的俊佑就停止哭泣了。「好了,俊佑真棒。」走到客廳讓俊佑在自己的腿上坐好之後再把牛奶給他,拿起一旁忽然多出來的被子蓋在他身上。這件被子是俊佑拿不動的。
 
「好喝嗎?」
 
「好喝。」抬起頭來對著Swings笑。
 
「果然自己泡的感覺就是不一樣。俊佑啊,可以跟叔叔說你怎麼沒有在床上睡覺嗎?」趁著孩子心情好的時候慢慢地誘導他。
 
「因為叔叔一個人,所以我想要陪叔叔…」
 
多久沒有聽到有人對自己說這種話了,忽然眼眶一陣熱,趕緊把頭轉向一邊,卻不料The Quiett拿著衣服站在旁邊,不知道被他看了多久,當兩人眼睛互相接觸那一瞬間兩人同時把頭給轉開。
 
「哦,下次就要跟叔叔說就好了,忽然這樣子做不僅舅舅會擔心,叔叔我也會擔心,擔心你不小心感冒了那該怎麼辦?」
 
「對不起…」小小的頭幾乎快要栽進杯子裡面了。
 
「俊佑好乖,知道自己哪裡需要改進。叔叔沒關係,因為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那等舅舅洗完澡出來你也要跟舅舅道歉哦。」一想到The Quiett生氣的臉,俊佑立刻頭撇向另一邊。「叔叔會在旁邊陪你。」
 
把浴室門關上前聽到他們的對話,The Quiett忍不住對Swings教導小孩子的方法讚嘆有加,不過更讓自己在意的是對方的淚水滑過臉頰的畫面。恍恍惚惚地洗完澡之後客廳已經沒有人影。桌上留了一杯牛奶及一張紙寫下如果我睡著了就叫醒我這句。印象中牛奶這種東西好像在小時候斷奶之後就沒喝過了,雖然The Quiett這樣想但還是喝了下去。看了看放在沙發上已經摺疊好的被子,怎麼會有人一直做著離開的準備?The Quiett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為什麼會想要把他留下來的想法,當下只是覺得有人在家的感覺還不錯。
 
The Quiett還沒有走進床邊叫他,Swings就已經醒來了並拉開被子要下床,他的手被俊佑給抓得緊緊的,他想要抽回來不料引起對方的囈語,嚇得他不敢亂動,只好用眼神暗示自己,不是他賴著不走而是沒辦法走。The Quiett把床頭櫃的燈再調暗些,在Swings剛剛掀起被子的一角躺了進去。
 
「喂,不嫌擠嗎?」其實床大到三個成人用還綽綽有餘,只是剛剛有些不愉快,Swings不免覺得尷尬。對方刻意壓低的聲音、比剛剛那杯牛奶還要高的溫度,無不催眠著The Quiett。以為身後的人沒有聽到的Swings便轉身過去,看到對方疲憊不堪的樣子,還冗著眼皮看著自己,「沒什麼,睡吧…」
 
那雙把人看的很徹底的單純眼睛真是令人討厭啊…還有體貼的心也是。那些道歉、感謝的話從自己口中說出來也太彆扭了,趁著Swings幫自己拉好被子的同時,The Quiett順勢抱住對方。「喂喂…」Swings認為他們可沒那麼親近啊…
 
脖頸間傳來溫熱的氣息和他的沙啞聲音就像貓爪子一樣,有一下沒一下地在自己的心上撩撥。拒絕對方推開自己的反應就是把他抱得更緊,肉肉的身材抱起來很有充實感,手感也不錯,頗為滿意地調整頭的角度。「嗯…」Swings被對方的鬍渣弄得很不舒服,忍不住縮了一下。The Quiett不知道自己是那一聲的關係還是怎麼回事,身體就忽然間熱了起來,尤其是下半身,不過他也沒放開手就是。
 
什麼啊…怎麼連大的也這麼麻煩…彼此之間如此地貼近怎麼會不知道對方起了什麼樣的反應,那一瞬間Swings很想立刻推開他但又怕會發生更尷尬的事情,評估之還是安分地等他睡著。過沒多久Swings就起來了,車子發動的引擎聲雖然在安靜的凌晨裡顯得很突兀,但也只是樹葉被車子行駛中的氣流給捲起來再度飄落在地的時間而已。
 
 
 
The Quiett踏出房門時快要接近中午了,走到客廳只剩俊佑一個人在看電視。「等我一下,舅舅馬上做飯給你吃。」
 
「我吃飽了,文叔叔有準備早餐了。」
 
餐桌上放了一份簡單的早餐,流理臺邊掛著還在滴水的手套,打開冰箱,裡頭除了原本啤酒、汽水之外還多了果汁跟一些食材,而這個人未能留下來。
 
「舅舅,你怎麼了?」
 
「沒事…」失落地關上冰箱。
 
「文叔叔說以後我可以常常去找他玩哦。」
 
「嗯。」
 
「舅舅你好像很開心耶…」
 
「有嗎?」回過神來,眼前金屬質的冰箱外殼照映出平常冷酷的表情,「你自己玩吧,舅舅還想要再多睡一下。」或許是自己太累了才會有一些奇怪的感覺。把大部分的被子環抱在胸前,不管自己在怎麼調整角度就是不太滿意,等睡醒之後再來換件新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