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ok2 X Swings 哭


 
 
 
 
距離上次見面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Dok2身上又多了道刺青,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周遭的朋友也有不少,而自己身上也有。只是疑惑說有必多到看不到原本皮膚的樣貌嗎?「兔子,看你刺那麼多,有沒有兔子啊?」Swings話一出口就遭到對方的白眼。
 
Dok2隔開想要碰觸自己的手,要不是還在等待錄影時間The Quiett還沒來,他才不想要跟他單獨在同一個休息室呢。
 
「屬於你自己的刺青。」
 
忽然被這麼一問,Dok2稍微愣了一下,身上的圖案可能連自己本人也數不清,「當然有啊,幹嘛這樣問?」不自覺地迴避對方那雙晶亮過頭的眼睛。
 
「嗯,只是覺得你這種年紀刺這樣太多了…很累吧?」Swings沒有注意到對方的表情,低頭看著自己手臂上的刺青。「大家對它的定義很多,是一種形式,是一種信念,是一種回憶,是一種記錄人生的階段。
另一方面來看它也是一種束縛,是一種無形的枷鎖,時時刻刻把自己壓的喘不過氣來,那時候我就在想,它對我而言是什麼?當時的我是用什麼樣的心態去刺這個?
它是我的保護色,想讓別人畏懼自己,後來變強之後也後悔過,不過這個後悔的法想讓我決定留著它,畢竟它也是我的一部分。我想當你走到這時候,你就不會再刺了。」說著說著Swings的語調越來越沙啞,甚至還變了聲調。「不過倒是可以再刺隻兔子…」
 
沒想到他還有這一面,常聽到哥哥們說他是個可怕的人,現在看起來真的一點也不為過。不過他說到最後還是在吐槽自己,讓他忍不住抓起旁邊的靠墊朝他甩過去,剛好被對方抱在懷裡。
什麼啊…現在哭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一看到對方的眼淚一連串的滑下來讓Dok2的怒氣突然間消失了,接踵而來的是不知所措。
 
 
 
「哭?我忘記了,很久沒有哭了。哥,你有嗎?」面對工作人員的提問,Dok2努力尋找自己哭的記憶。
 
「出生的時候?」The Quiett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首先是由Dok2開唱,再來就是The Quiett接唱,當不屬於The Quiett的聲音一出來讓台下的粉絲們瞬間安靜了下來,然後跟旁人開始討論來賓是誰,正沉醉於音樂裡的Dok2似乎還沒有發現異樣。直到Dok2身後的大型螢幕出現一個人形剪影,接著台上的燈光暗了下來,當門一打開之後瞬間引起台下觀眾的尖叫聲,其中男性的部分增加了不少。Dok2這時才覺得奇怪,轉過頭去看,臉頰忽然一陣溫熱,對方的笑臉依然令自己討厭。當然來人的動作引起更大的尖叫聲。
 
不是說不能來嗎?在籌備生日演唱會的時候有邀請Swings,可是他說那段時間有事情不能來,當下Dok2頗為失望的,Swings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說下次一定會到場的,Swings還很幼稚地拉著自己的手做約定。這時他的出現是讓Dok2又是驚訝又是感動,眼睛一陣痠,視線變得模糊,抬起手來擦眼睛,這時才發現自己怎麼哭了?明明沒有想要哭啊,為什麼會…
 
一走到舞台前的Swings專心在演出沒去注意到Dok2的複雜情緒,直到輪到對方的部分的時候沒有動靜,這時才看到Dok2低著頭並用手遮住眼睛。
 
「喔…兔子你別哭啊,我會被你的粉絲討厭的。」Swings說完擦去對方的眼淚並抱住他,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擋住底下粉絲的視線。像是保護的動作可是讓Dok2哭得更不像自己。剛剛親吻完又是擦淚的曖昧橋段讓觀眾再次騷動起來,聲音起此彼落地拱著他們接吻。
 
「很難得看到兔子哭,我們就先放過他吧…」Swings拍了拍身體有些僵硬的Dok2,幫他緩頰的同時用手遮住眼睛模仿剛剛Dok2哭的樣子,引起一陣底下不小的笑聲。
 
Dok2不甘心整個焦點都在Swings身上,「粉絲的要求可不能讓他們失望啊…」一個壞笑,一個動作把對方給拉過來,不給對方時間反應就直接對准他的唇直接壓了上去。忽然被反將一軍的Swings就這麼看著對方,直到有東西伸進自己的嘴裡才回過神來阻擋。「喂、唔…兔子、不要…」
 
柔軟且灼熱的唇、不斷閃躲的舌、拒絕的曖昧語句更是讓人的亢奮因子更加的躁動。心跳聲越來越大,大到產生耳鳴的錯覺。周遭高分貝的尖叫聲似乎無法穿透
只有彼此的世界。不知道跟Swings分開時後自己是什麼表情,也記不得演唱會什麼時候結束,Dok2整個腦袋都暈呼呼的,只知道那片刻的寧靜讓自己印象很深刻。
 
「Swings的接吻技術那麼好,讓你都回不了神了。」The Quiett摸了摸下巴,表情若有所思。
 
「哪有,爛死了…」回想到Swings只想要贏過自己就覺得好笑。Dok2嘴上說著心口不一的話讓The Quiett的臉色冷了幾分。
 
 
 
Dok2還沒走到車子前就看到Swings站在那邊了,對於剛剛在台上的互動的Dok2很想往回走去,才剛轉身腳還沒跨出去就被對方給發現了。「兔子、兔子,這邊!」不想引起別人注意的Dok2不得不往他的方向走去。Swings馬上勾起他的手,「走吧,我們去慶祝一下。」
 
「怎麼不去我店裡?」Dok2跟在Swings後面走進他家。
 
「因為剛剛兔子在台上哭了,一定會被笑的。」
 
會笑自己的也只有你好嗎!虧他剛剛因為Swings替自己著想的第一句話內心稍微感動了那麼一下。
 
「你知道嗎?哭,會使我們更親近。」Swings從冰箱拿了兩瓶可樂,其中一瓶遞了出去。
 
Dok2接過可樂猛灌了一大口,「我本來不想的!」
 
「嗯,這才是真實的你,李俊京。軟弱會使我們更加堅強。」在Dok2旁邊坐了下來,跟他的瓶子相碰,發出清脆的聲音。
 
Swings這一句是他從出道以來聽過最動聽也最誠懇的話。緊繃的情緒就像帶有刺激性的碳酸氣泡破裂的瞬間消失了,甜甜的糖水擴散到全身,生心理都獲得滿足。「哥,你知道我很討厭你嗎?」討厭他把自己看的太透徹,毫無保留地。
 
難得Dok2會叫自己哥哥,Swings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呵呵,是你應該更瞭解自己…我跟你都一樣的。」說完拉著Dok2的手往樓上走去。
 
Swinigs把他帶到二樓的陽台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拿起煙火並點燃,煙火與空氣摩擦的聲音刺激著耳膜,快速地升到最高點在黑色的背景裡綻放出炫麗燦爛的火花,為寧靜的夜增添一絲熱鬧。
 
Dok2沒有看著頭頂上的煙火,而是看著身邊比自己還要開心的他,對方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視線,就把他自己手上仙女棒遞給自己,他的笑很純很真,在點點白光的照映下更加閃耀,內心也因而溫暖起來…嗯?視線怎麼又變模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