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朝鮮魔術師 幻熙X鬼沒 愛,存在


 
 
 
終於找到你了。鬼沒手持彎刀刻意不攻擊幻熙的致命部位,就是想要讓他嘗試痛不欲生的感覺。你是可憐之人,不懂愛,從來不會給予或者接受。寶音臨死前的話語一直在耳邊繚繞,像詛咒般越是不願想起越是一直揮之不去。
 
幻熙陸續在垂降的帷幕之中找到幻影團中的成員,看到他們受到非人的對待,自己的心可不比他們身上的傷來的好受。在與鬼沒打鬥的時候,一手撕了對方的上衣,不少疤痕交錯的胸口就這樣裸露出來。他身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疤痕?鬼沒趁幻熙在發楞的時候趁勝追擊,幻熙來不及反應被打倒在地,爬起來之前抓了一副手銬掩在身後。熟悉鬼沒的習慣,幻熙刻意繞道對方的身後,一下子就把他的手給銬上了,拉開背後的衣服,果然在看不到的地方疤痕更是多到數不清。你…」
 
鬼沒用力掙扎幾次還是沒能掙脫把自己抱得死緊的手臂,不過這個鬼沒的名字虛構的,手腕一個舉起、放下,手銬馬上易主,幻熙反被銬上,流暢的手法讓人完全看不出破綻。「這不關你的事!你還是乖乖地死在我手裡吧!哈哈!」
 
不!幻熙!不!」鬼沒被身後的大鐵鉤拖到有著特殊機關的木板前,雙手還是不死心地朝著幻熙,眼裡盡是充滿復仇的怨念。
 
因為右眼的藍瞳跟別人不一樣,從小時候就常常被人當作是妖怪,看到他不是閃躲就是指指點點,說些不堪入耳的話,同年齡的人一起圍毆他,幻熙恨不得挖掉讓他遭受這一切眼睛。只有鬼沒看到自己的時候不但沒有嚇到,還說了一句眼睛很特別。像貓科的尖尖的指甲,也如同貓科敏捷輕巧的手指,一個手勢就變出藍色的點點光芒,他的笑,他的眼讓自己暫時忘記剛剛的悲傷。
 
鬼沒的性格一開始並非如此,但由於生存不易,不由得做些非法的事,現在的他只是為了名和利而已。在多年前的盛大演出的舞台上可說是賭上清國最強魔術師稱號,但是由於幻熙的緣故導致失敗,鬼沒立刻被捕,長期以來努力的心血毀於這瞬間,這也難怪鬼沒對幻熙的恨意如此地深,也藉著這份執意讓他撐過了這些年。
 
不管怎樣他還是把自己帶大的人,而且他是因為自己才變成這樣的。在魔術上那麼嚴苛的人,不管對於他本人還是自己。印象中有一次在眾人面前表演的不好,鬼沒罰他不准吃晚飯要把魔術練到好為止,不過那天晚上鬼沒就端著熱騰騰的飯菜出現了,伸出手在頭上拍了拍,隨後變出一朵花,緊接著是花瓣不同顏色的變換。從兩層樓高的高度往下墜的巨斧快要砸到鬼沒前的那一瞬間幻熙拉下身旁的把手,巨大的聲響結束這一切,再也看不到讓自己感到驚奇的魔術了,也感受不到那雙手的溫暖及幸福了。
 
塵霧散去,被斧頭壓在底下的人竟然消失了,撿起沾有血液的玉飾,那是幻熙用第一次上台表演魔術所賺到的錢買來送給鬼沒的禮物,那剎那幻熙後悔了,握在手心的玉飾再次被血液給染上。
 
 
 
為什麼要救我?」
 
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說話的人是被觀眾稱譽的西洋魔術師康斯坦,在多年前那場外的演出他當時也在場,原本只是抱著觀察的心態卻沒想到變成混亂場面,或許是那雙充滿仇恨的眼神吸引了他,康斯坦利用一點關係把鬼沒給救了出來。其實當時鬼沒的實力可以自己一個人逃獄,可是他沒有這樣做,他曉得自己的名氣太大,隨便亂行動反而壞了計畫。拉不動鬼沒,康斯坦反而貼近他,親暱地他的耳邊,別這麼固執,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救你了,不差這一次。
 
追出來的幻熙看到鬼沒的身影立刻撲了上去。師父師父我只剩你了,寶音走了,我只剩你一個人了,不要離開我!」
 
對上幻熙的眼,鬼沒聲音低沉且緩慢,「放手,從那天起我就不是你師父了,你就當作我死了。」在幻熙拉下把手的那一刻他就放棄了,幻熙還是如此的善良。
 
師父你這招對我沒效,不管你之前恨到要殺我還是現在也是,你都還是我的師父啊…師父無法給予或接受的愛都由我來做吧…」
 
他就是你要找的那個幻熙?」康斯坦一個巧妙的側身把幻熙跟鬼沒分開來。鬼沒只是看了看康斯坦沒有說話。不好意思,你佔據鬼沒太多時間了,十分感謝你的手下留情。」康斯坦彎腰鞠躬致謝,幻熙還沒會意過來,一陣煙霧擋住了視線。
 
幻熙用雙手快速地驅趕著煙霧,朝著空無一人的地方大喊,「我是不會放棄的!」回應他的只是寂靜和心中的失落。
 
 
 
越是想要逃避,對方跟得越緊。鬼沒跟走到哪裡,幻熙就跟在後頭出現,哪怕身處在陌生的西洋國。「謝謝大家的喜愛和支持,我最想要感謝的是我的師父…」說好不再跟幻熙有任何聯繫的鬼沒感覺從台上看過來的視線,壓低寬大的帽沿轉身隱入小巷中。走沒幾步就被一股力量給拉往後,鬼沒也不是省油的燈,帽子掉下去的同時,手指已經放在對方的脖子上了。
 
「你知道我為什麼當初要收留你嗎?我的指甲形狀是天生的,我在你的身上看到我自己的影子…而你卻…」逐漸收縮的力道讓尖銳的指尖陷入肌膚中。
 
幻熙從來沒想到鬼沒還有這段過去,之所以他會變得這樣都是為了要把魔術支撐下去,這時幻熙才感受到鬼沒對他的愛,把他保護的那麼好,讓他無憂無慮地學習魔術,幻熙為此感到羞愧、後悔不已。
 
鬼沒放下手,笑了笑,跟幻熙第一次見到他一樣。「你還是跟小時候一樣那麼愛哭…」指腹沾取幻熙的眼淚,指節輕柔地扭動,藍色光點不斷地從手心溜了出來,在半空中舞躍著。
 
「師父…」
 
鬼沒歛起表情,藍色光點頓時消失無影無蹤。「別再跟著我了。」
 
他總是隱藏在角落來看自己的表演,相信他的愛一直存在。「我是不會放棄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