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澀世紀傳說 度戰 記憶訓練


 
 
 
「你是誰啊?是外國人嗎?怎麼會出現在我們的宿舍?」戰野一連串的質問讓渡天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在房間的卓遠之聽到門外的聲響便從樓上走了下來。
 
「遠之,你來的剛好,這個外國人忽然出現在這裡,問他問題也不回答,還是他是個啞巴啊?」一看到來人,戰野立刻把他拉過去,把度天涯當作是外人,不過對於有臉孔健忘症的戰野來說的確是外人。
 
「你給我再說一次,誰是啞巴啊?!我是度—天—涯—」這幾天的相處下來度天涯對於戰野這毛病可說是已經放棄了。雖然度天涯剛開始還蠻生氣的,畢竟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敢忽視過他,只有眼前這個笨蛋。戰野的情況跟自己很像,因為是王儲的關係,被限制的規矩很多,而且年紀相符的人也是利益不得不跟自己裝做表面上的友好,虧他自己半夜不睡覺硬是纏著自己訴苦,引發同情,結果現在不但他只認得卓遠之還有把自己當作外人就很不爽,尤其是後面那點。
 
「哦,天涯啊,不好意思,我又忘記了。」
 
戰野真誠的道歉讓度天涯氣消了大半,「你為什麼會記得這傢伙?」
 
「我就是…」卓遠之還沒說完就被戰野給摀住嘴巴了。
 
「沒、沒有啦,忽然間就記起來了。」卓遠之對著戰野曖昧地眨眼,嚇得戰野立刻把手給縮回來,視線迴避,小麥色肌膚變成暗紅色。他的模樣跟卓遠之的親密互動看在度天涯的眼裡刺眼的很。度天涯瞪向卓遠之,對方則是露出得意的表情,讓度天涯氣到快把階梯給踏出洞來。
 
 
 
 
「你是用什麼方法讓那個笨蛋記住你的?」雖然很不想問卓遠之,但又很想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剛剛他又被戰野給忘記了。「該不會是用什麼骯髒的的方法吧…」急迫地讓度天涯說出難聽的話。
 
「呵呵…我就問他喜不喜歡男生?他說不喜歡,然後我就親了他,效果還不錯,一次就記得了。」回想到戰野呆呆的表情就覺得很可愛,嘴角忍不住上揚。度天涯看得出來卓遠之是真心地喜歡。
 
「哇!你是誰啊?幹嘛闖進我房間?!」房門忽然被推開撞到牆上又反彈回來讓原本躺著的戰野整個人嚇到坐了起來。
 
「哼…我是誰…我會讓你記住我的。」再也忘不了…度天涯撲了上去,固定戰野的頭吻了下去,與其說是吻倒不如說是兇猛的豹啃咬著獵物,獵物越是掙扎越是能夠激發體內噬虐的因子,度天涯扯著他的長髮強迫他就範。
 
快要窒息的戰野用求生的力量把他推開,「你是變態嗎?」
 
「度天涯。」
 
「我管你是誰!怎麼可以亂親人!」說完戰野的臉又紅了。泛淚的眼睛、紅腫的唇、生氣又委屈的臉控訴自己的不是,真是可愛,讓度天涯還想要再來一次。
 
「不、不要過來!遠之!快救我!遠之!」一邊閃躲一邊求救。這不能怪戰野,因為有臉孔健忘症的他從未跟女孩子有過親密的關係,更何況是對方是跟自己一樣是男的。沒有受過武術訓練的戰野自然不是度天涯的對手。
 
其實卓遠之剛剛就待在門外,原先只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沒想到度天涯卻認真了起來,讓他不得不站出來擋住度天涯,「這樣不太好看哦…」
 
戰野立刻躲到卓遠之的背後,一次又一次地挑戰度天涯的底線,「為什麼你就可以,我就不行?」
 
「我只親了他的額頭而已。」
 
聽到這句話的度天涯安心了下來,撥了撥頭髮,「哦,我跟他在打賭,你別介意。」就算是道歉也拉不下臉來。
 
「遠之,他好恐怖…」
 
「沒事了,對不起,我們不應該打賭的,你還好嗎?」
 
戰野點點頭,只好自認倒楣了。度天涯剛走出房門就聽到身後的對話,他沒有回頭,不想看到戰野怕他的表情。
 
 
 
平靜的日子過不了多久,度天涯跟戰野發生激烈的吵架,好脾氣的戰野竟然連續好幾個晚上沒有回宿舍,本來不想涉入的卓遠之也看不下去主動邀約度天涯到外面走走。
 
度天涯情緒低落地跟在卓遠之後面,一進到酒吧就看到戰野在吧檯調酒。跟女客人眉眼間的挑逗,露出帥氣的笑容跟他平常簡直是判若兩人,而且都是自己沒有看過的。度天涯因為他,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自責、懊悔,真是笑死人了。
 
「請問你們想要喝什麼呢?哦,是你們啊,你們來幹嘛?」原本臉上的笑容在戰野認出來人的那瞬間立刻消失了。「如果來笑話我的就可以走了。」自己已經做到這樣子了,他們到底還想要怎麼樣?
 
「我們只是來喝酒的,既然你在忙,就不打擾了。」戰野逼走度天涯後的失落表情,卓遠之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看到剛剛的情況的幸之霧也很貼心地先走了。
 
 
 
「我是來道歉的。」就算是道歉,態度跟口氣也是命令式的。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他的戰野,沒想到這麼快就碰面了,幸之霧再次展現她的善解人意,留下兩人的空間。
 
「要、要喝酒嗎?」調酒動作很流暢的手顯得有些笨拙,戰野也替自己倒了一杯,雖然知道自己酒量很不好,不過現在很需要。度天涯沒想到戰野過著辛苦的生活,他一邊說一邊忍著淚水,還要不許自己同情他。
 
「回家吧…」
 
聽到這句話的戰野忍不住哭了出來。如果剛剛的表情讓自己是心疼,現在則是讓自己心痛。
 
「你怎麼又親我?」酒精讓腦袋有點發暈再加上缺氧讓戰野有些腿軟,是度天涯的雙手在腰間支撐著。
 
「好朋友也是可以親吻的啊…」度天涯說完又再度吻上去。
                                                           
兩人回宿舍之後戰野一看到坐在沙發上等他們回來的卓遠之立刻跑過去,飛撲在他身上,低頭吻上對方。
 
「戰野!」  度天涯馬上把戰野拉了起來,用殺人的眼神看向卓遠之。
 
「為什麼不可以?遠之也是我們的好朋啊友… 」卓遠之一聽頗為驚訝地看著度天涯。
 
「那不一樣啦, 你這笨蛋!」
 
「有什麼不一樣?而且你剛剛也不是親我很久…」戰野指控阻止自己的度天涯。
 
卓遠之忍不住大笑,「抱歉,我先回房了,你們慢慢繼續,晚安。」度天涯很清楚看到卓遠之的眼底帶著同情。
 
 
 
隔天早上度天涯一看到戰野就立刻靠了過去,做勢要親吻他。「等等,你是度天涯。我已經記得你了,你…我們是不是不用靠的那麼近了?」
 
「這可難說了,剛剛你看到我的時候在發呆。」
 
身上穿著睡衣還頂著一頭散髮的戰野眼皮都還沒有睜開一半,最好會在第一時間認出你。卓遠之默默地拿起杯子走到客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