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澀世紀傳說 宇戰 期待再相遇


 
 
 
這位同學你好像很眼熟,不過臉怎麼那麼臭啊…」眼前的人好像有在哪裡見過,可是要想不起來是誰。
 
宇文寺人推了推眼鏡,「依照校規第二百七十六條規定,未經校舍允許就直接外宿,違反規定我可以記你一支小過。」
 
「你以為你是誰啊?憑什麼記我啊?!」昨天跟度天涯吵完架之後,拜託老闆娘讓他在店裡面過夜,在身心疲累的情況下聽到這樣的話戰野火氣自然上來。
 
「我是檢紀部部長,我絕對有這權力可以處置你。」
 
「檢紀部…啊!那就是那個棺材臉!哈哈,我說宇文同學,昨天剛好是突發狀況,我現在馬上去申請外宿。」忽然想起對方是誰的戰野,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說完轉身跑走。
 
你以為你逃得了嗎…宇文寺人的眼底閃過戲謔。
 
戰野一邊跑一邊往後看看他有沒有追上來,回頭之後撞到別人。「喔!對不起,不小心撞到你了。」左移右讓對方卻沒有要跟自己錯開的意思。「不好意思,讓我一下,我趕時間。」
 
「你少給我裝不認識了,不要以為我不敢動你。」自從當上檢記部部長之後就沒有人敢這樣忽略他,唯獨眼前這個人。一氣之下把戰野逼到牆角去。
 
「同學,我跟你到過歉了,要不然你還想要怎麼樣?」對方冷漠的眼神讓戰野凍的一身疙瘩,還沒打過並不代表自己會輸,努力地直視對方。
 
明明就害怕為什麼還要逞強,到後來還不堪一擊…
 
戰野看到宇文寺人眼裡的悲傷,「喂…同學你還好嗎?」
 
推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誰要給你同情啊?我只是看你很難過的樣子,好心安慰你而已…」戰野沒有生氣,反正明天就忘記對方是誰了。
 
不想回宿舍的度天涯在校園內散散心,不料卻看到讓他煩心的人跟宇文寺人在一起,而且他們還是什麼姿勢啊,看了令人火大。「戰野!」
 
戰野看了度天涯一眼後就把臉撇開。他的反應讓度天涯的表情很難看,氣沖沖地走過去把他給拉過來。「放開我。」長期練劍的力量讓他掙脫不開。
 
「好啊,不想跟我說話沒關係,不想看到我也沒關係,你現在跟宇文寺人兩個人在這裡幹什麼…嗯?」
 
戰野可以感覺得出來度天涯的笑容並不是在笑,但他現在沒時間去在意度天涯的心情,「他他是那個棺材臉?!」
 
度天涯又氣又好笑的點點頭。「我怎麼可能會跟他有關係?!」戰野一臉嫌棄。
 
宇文寺人再次回想小時候不愉快的畫面,不過一瞬間換了好幾個表情的戰野讓他覺得很疑惑,剛剛戰野好像真的不認得自己,那為什麼一次就認得度天涯?而且度天涯用敵視的眼神看著自己,他們之間好像有些什麼…
 
「回家吧…」悄悄握住戰野的手。
 
「我…」戰野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要怎麼面對他,只說了第一個字之後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不想幫你餵無語了。」放軟語氣,眼神屈就。
 
說真的,自己也是有不對的地方,身為王儲的他還幫自己照顧無語,說不感動是騙人的。「嗯…」低下頭發出一個單音,因為他怕眼淚會比自己先說出來。
 
如果下次見面他不記得自己是誰,還會留下自己一個人嗎…兩人牽手的背影顯得宇文寺人特別孤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