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XS 不說的溫柔


 
 
 
 
坐在自己對面的人沒有顧慮形象地狼吞虎嚥吃著東西,或許他本來就沒什麼形象可言。The Quiett感覺自己快被噎著,拿起水杯喝了兩口,「沒人跟你搶。」
 
「在裡面可是吃不到這麼好吃的,你看我都瘦了…」兩頰被食物撐得鼓鼓的,不喜歡髒亂的The Quiett看到從對方嘴裡噴出來的飯粒皺起眉頭,不過這才是原來的他,瘦下來的樣子還真有點看不慣。有人一起吃飯感覺還不錯,The Quiett不知不覺中也吃超過平時的量了。
 
吃完飯後Swings半躺在沙發上,手指不斷地按著電視遙控器的按鍵,等待的心情就跟轉換頻道的速度一樣迫切,他可是不希望放假的時間就這麼浪費了。「怎麼那麼久還沒來啊…」
 
剛走出浴室的The Quiett邊擦著頭髮邊瞄向時鐘,快要晚上十二點了。「大概是錄影遲了吧…」過沒多久電鈴聲就響了起來,Swings立刻跟到The Quiet後面。The Quiett打開門看到有點緊張的Black Nut,小心翼翼地向自己打招呼,點了點稍微後退讓他進門。
 
早已準備好正張開雙手等著對方撲上來,結果Black Nut只是站在門口望著他。「怎麼?不想我嗎?」Swings伸手把Black Nut給拉進來。
 
「哥,你不生氣嗎?比賽…」Black Nut現在就像是做錯事等著被處罰的小孩,眼睛不敢看對方。
 
Swings心疼地捏了捏Black Nut皺成一團的臉頰,「你希望哥罵你嗎?」對方垂著頭左右搖了搖。「沒事沒事…你已經克服自己的舞台恐懼了,你做的很棒!」說不生氣是騙人的,但是他沒有錯,只是表現的方式不太被大眾所接受而已。「讓哥看看你,瘦了不少,這陣子辛苦你了…」拍了拍Black Nut的背,摸了摸他的臉,最後在他的額頭上給個獎勵性的吻。
 
「哥!」忽然被一股蠻力緊抱Swings瞬間有點難以呼吸,但也給予回抱。自己不在公司的這段時間辛苦他了,雖然在軍中無法跟外界聯絡,不過多虧了The Quiett,讓他很適時地得知公司的近況,朝著The Quiett笑了笑。
 
脖子感到刺痛,剛剛想說讓對方咬個兩口紓壓一下,只是沒想到有越演越烈的情況。「喂!等——」一開口就對方的舌頭速迅地鑽進來,一場火辣的激吻秀就這麼出現在The Quiett的眼前。
 
The Quiett不意外Black Nut的脫序行為,只是對象是Swings,還蠻令人好奇這個人究竟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可以讓不少人圍繞在他身邊。Swings很勉強地把Black Nut的頭推開,不知道對他說了些什麼,Black Nut轉過頭來看了The Quiett一眼後很不情願地走到沙發坐下,哀怨又迫切的眼睛跟著Swings移動。
 
「那個…房間…」被狠狠地啃咬過變得紅腫的唇、低沉沙啞的聲線多了未解決的情慾,有種讓人想要跟他進房的感覺。對方沒有回應,Swings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不方便的話…」
 
「右邊客房可以…」最後一個用字的還沒有說出來,Black Nut已經撲到Swings身上了,「The Quiett哥謝了。哥,哥,你的制服呢?啊!好痛…」Black Nut摸著頭頂的同時還夾雜著Swings的髒話。「下次要穿哦,我很想試一次看看…」
 
 
 
「還是哥最棒…」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要把對方揉進自己的身體,這樣子就可以永遠地在不分離。Swings對自己來說不只是音樂上的老師,比家人還要親的家人,更是心靈上的支柱,當然還有在這方面也是。有不少人說過只有Swings在Black Nut才會安分。十分瞭解Black Nut的Swings很包容他,這也常常引起其他人的不滿,Swings總是笑著安慰其他人,幫Black Nut說好話。
 
盡可能壓抑住聲音的Swings一直用眼神暗示著Black Nut,只可惜對方完全沒有注意到。「哥,我好想你啊…」親吻著Swings的眼睛,訴說著思念。
 
Black Nut的模樣讓Swings想摸摸他的頭,不過要做就做,哪來那麼多廢話,如果被人聽到多不好意思啊…這傢伙竟然還越做越起勁。而且對方似乎沒有要消停的意思就反手推了推對方的胸口。「你是還要來幾次?」
 
「很多次!哥你都不知道我的壓力有多大…好不容易可以看到你…結果你卻…哦!哥不要忽然夾那麼緊啦…」令人臉紅心跳的對話從沒有關好的門縫溜了出來,進到剛好經過門口的The Quiett的耳裡,不經意地往裡面一瞧,Swings那雙載滿情慾的眼睛正看著自己,不過對方似乎沒有發現自己的存在。就這樣跌進那深深地漩渦裡,直到對方達到高潮所發出的低吟聲才回過神來,趕緊離開現場。
 
The Quiett走進平時常來的酒吧,先向服務生打個招呼之後就直接走進包廂,過沒多久就有一個漂亮的女人走了進來,在The Quiett的手中接下倒酒的動作,「怎麼了?心情不好?」
 
The Quiett沒有理會只是顧自喝酒,女人沒多說什麼,拿起酒瓶幫他把空酒杯添上。一想到現在Swings他們在自己家裡…喝完手中的酒後拉起身旁的人帶到隔壁房間。
 
身下人漂亮的臉龐沒有那人來的吸引,那人的眼睛裡有著對他人的心疼及縱容、帶著怒意的瞪視和一點恐嚇的力道也沒有的話語、還有微乎其微的脆弱,怎麼會有人同時有那麼多情緒?而且還那麼赤裸裸地坦白,讓人無法抗拒的完美和純粹。
 
柔細嬌媚的聲音也沒有比那人來的好聽,那跟平時自大口氣不同,隱晦地、壓抑地、樂與痛並存地。忽然覺得厭煩的The Quiett就起身走進浴室,被晾在床上的女人也很識相地快速地穿好衣服離開。
 
 
 
東邊的天際泛著白,一進到家門的The Quiett看到躺在沙發上的Swings,腳步不自覺的放輕,連帶空氣中冰冷的溫度也暖了起來。
 
「你回來了啊…喝酒了?」過度放縱的結果就是沒了聲音,The Quiett稍微愣了一下之後點點頭,把車鑰匙放回原本的位置。
 
「我幫你弄點醒酒湯。」對方的速度快到讓The Quiett要回答的時間都沒有。看著那道在廚房為自己忙碌的背影,心情莫名好了起來,不過當他一靠近自己的時看到衣服內的斑斑點點瞬間低落了下來。
 
已經把東西放在他面前了,怎麼沒有要接過去的意思,「怎麼了?」
 
「沒事…」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The Quiett把杯子接過來喝了一大口,沒想到嗆個正著。Swings手忙腳亂地抽了幾張紙巾給他,拍了拍他的背幫忙順氣。「是喝多了嗎?還真不像你啊…」
 
The Quiett聽到這句話的當下有些驚訝,是不是他看出什麼了?略帶緊張看了對方,所幸對方只是擔心而已。The Quiett又忽然很想笑,因為就連他自己也想說這句話來問自己。
 
「你不可以笑給別人看。」
 
自己在笑?為什麼會笑?Swings伸出雙手貼住The Quiett正在恍神的臉,笑容在他的手裡變形。「太帥了,你的粉絲就會變多了,我就—」
 
他一個眼神、一句話、一個動作總是牽動人的心,讓The Quiett不自覺地吻了上去。
 
「你喝多了!」
 
不小心被推到在地的The Quiett很快地爬了起來,撲向Swings。剛剛才做完激烈運動全身痠痛的Swings忍不住飆出髒話來。「你給我他媽的住手!」
 
未發洩情欲一下子瞬間燃起,慾火來的比任何時候猛烈。「你剛剛不都讓他上了不是嗎?」
 
「什麼—」Swings還沒來得及發現自己的褲子什麼時候不見,下一秒身後才被使用過度的部位猛然地再次進入,抓住地毯的指尖跟臉色一樣泛白。
 
緊繃的身子也讓The Quiett很難受。「剛剛不是才被弟弟給操過?怎麼還那麼緊…」不耐煩的The Quiett乾脆一次全部進入,任何感官被快感給掌控就連Swings髒話連連的叫罵聲也置之不理。
 
 
 
「滾開。」在睡夢中被叫醒的The Quiett時正抱緊懷中暖呼呼的東西,很不滿地撐開眼皮,眼前的是放大的臉,還有那雙生氣勃勃,充滿怒氣的眼睛。
 
一臉迷茫的The Quiett很顯然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Swings乾脆一把推開他,雙腿有些不受控制,Swings硬是咬著牙慢慢地走向浴室,不用看鏡子也知道身上的痕跡有多精彩。熱水沖刷著身體稍微緩和一下情緒,但卻帶不走心理上的沉重,臉上分不清是水還是淚。
 
地毯一片凌亂,回想著腦海中的記憶,The Quiett甩了甩有些渾沌的頭,起身走向浴室。
 
「操你媽的…射那麼多幹嘛…@#%$&*#…」想要清理乾淨卻因角度的關係而挫敗。The Quiett還沒走進去就聽到一陣咒罵聲,不過心情沒有因此而不好。
 
體內多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嚇得Swings一轉身剛好抵到敏感點,癱軟的身子正好被來人接著正著。「走開。」
 
「我自己的東西我自己清理。」不意外地喜歡這句話,還有那道淚眼汪汪仍瞪著自己的眼神,當然忽略了其中的厭惡及抗拒。
 
小小的悶哼聲在密閉的浴室裡迴盪著,大大地刺激The Quiett耳朵。對方忽然停下動作讓Swings覺得疑惑,視線往下一看,對方的分身正直挺挺地向他打招呼,「你…」
 
The Quiett快速地幫Swings清理後走了出去。打開客房浴室裡的水龍頭任由冷水從頭淋下。剛剛在他的眼裡看到害怕,什麼都不怕的他竟然害怕了,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別人他可以不管,唯獨他不一樣。隱約中聽到開門的聲音,還沒來得及關上水龍頭,The Quiett身上只用浴巾圍在腰間立刻就衝了出去之後,拉住對方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怎麼?還想要再來一次?」Swings完全生硬的態度讓The Quiett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遇到這種事任由誰也不可能有友善的態度。不過現在看起來受傷的人彷彿是他。The Quiett忽然抱住Swings,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幽幽地說出對不起。
 
「你只是喝多了而已…」不想多說的Swings輕描淡寫地帶過。
 
酒醒了之後還能夠跟昨天之前一樣嗎?The Quiett心中不免的歎了一口氣,或許是自己太過一時衝動而已。「嗯…」
 
Swings拍了拍對方,示意把自己放開,好讓自己遠離他、遠離這個地方。這樣的關係並不是他所預料的,既然不可能,何必繼續下去呢,所以在還沒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趕快解決掉…解決掉…
 
 
 
不是已經離開了嗎?怎麼又躺在他家床上了?Swings避開放在自己額頭上的手。在The Quiett身邊的人哪一個不是巴結著自己,唯獨眼前這個人,總是挑戰自己的極限,要不是因為自己的關係,就不會把對方留在這裡讓自己受氣。
 
 
 
隔天The Quiett不放心地再次踏進去自己的房間,是的,The Quiett第一次讓外人睡自己的房間,而他跑去客房睡,為什麼會這樣做,也說不上來什麼原因。看到桌上的沒有被動過食物跟藥,隨他愛吃不吃,反正生病的人不是自己。擔心的表情全表現在臉上,可惜Swings沒看到。
 
 
 
夜裡聽到隔壁房間傳來說話聲,The Quiett立刻跑了過去,連鞋子都還來不急穿上。Swings很痛苦地抱著頭在床上翻來覆去。
 
「不要管我…」手臂遮住他的表情,卻遮不住聲音裡的愧疚。「他還是個孩子,只是喜歡單純音樂的孩子,不應該讓他擔任代理社長,不應該讓他去參加比賽…不應該讓他承受這麼大的壓力…他不知所措的行為更不應該讓一些滿口道德內心卻醜陋無比的人來評論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的The Quiett靜靜地聽著Swings的發洩。胸口的位置莫名的疼痛,人在脆弱的時候總是特別感性,難道自己也被傳染了嗎?
 
 
 
「休息一下吧…」The Quiett把熱茶放在桌子上後就要離開,不料卻被Swings給拉住了。Swings今天對他的反應跟平常一樣,前兩天的事就像沒發生過。借了The Quiett的工作室,又是編曲又是填詞。
 
「剛好你來了,快快快,幫我聽聽看這首好不好…」短短胖胖的手指靈活的調整樂器,伴隨著音樂即興表演給對方看。
 
唱的人是他沒錯,聽起來不太像他本人的風格…還來不及細想的The Quiett一下子就沉浸在其中了。Swings唱完之後似乎覺得哪裡不太順暢,坐下來重新調整一下編曲,The Quiett站在他背後拿起歌詞瞧了瞧,內容不是憤世嫉俗之類的,而是偏向一路走來的經歷過程,「這是要給他的嗎?」
 
「是啊,我沒辦法在他身邊陪他,至少我還可以幫他做這些…」Swings轉過頭來對著The Quiett笑。
 
看過他不少的笑容有開心的、故意裝可愛的、嘲笑別人的、嗤之以鼻的、還有客套的等等,就是還沒有看過這個能夠給人溫暖及力量的笑,而且是發自內心的、無私的、真誠的。The Quiett總算知道為什麼Swings會這麼受人喜歡了。
 
「怎麼了嗎?是不是有哪裡需要再修改?」The Quiett看著歌詞沒有說話,Swings往他的方向靠了過去。
 
真摯的眼神讓他直接想到正在客廳睡覺的狗。「沒有,只是覺得忽然改變風格,氣勢上有些不足。」
 
「當人受到挑釁感到憤怒,並且做出反擊,其實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就被對方同化了。這時候來點像這樣的,先改變的人贏面較大不是嗎?」說完還把頭轉偏幾個角度。大概是看他裝可愛看到麻痺了,The Quiett也不覺得奇怪了。
 
「這個之前不是用過了?」
 
「一直讓大家很頭痛的調皮孩子,忽然有天做了一個正常的事,大家就會覺得變乖了,更甚至忘記之前他所做過的好事。」這種東西虧他想得出來,不過說真的,不得不重新看待他了。
 
「如果…萬一他真的沒辦法的話,那就…就…」
 
不是吧?上一秒不是信誓旦旦的樣子嗎…怎麼下一秒就抹起眼淚來了…「不會的,他可以的,就像你相信他一樣…」這次The Quiett搭著Swings的肩膀。
 
Swings臉上還掛著淚,眼睛直直地看著The Quiett,「好噁心啊…」Swings離他離得遠遠的,誇張的表情跟看到鬼的沒什麼兩樣。「我餓了…」接著轉過身去重新戴上耳機,沒有理會還反應不過來的The Quiett。
 
 
 
「還沒好嗎?」
 
忽然從旁邊冒出人影出來,The Quiett差點拿不住筷子。「幹嘛啊,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嗎?」
 
還不是因為你…The Quiett瞪了正在用手拿吃東西的人一眼之後,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平底鍋上。
 
「嗯!這個真是他媽的好吃!」
 
「謝謝你的讚美,不過可以不要說髒話汙辱我的耳—」才一轉過去,嘴裡被塞了食物。The Quiett把食物當作是Swings狠狠地咬了一口。
 
Swings吃下對方咬過的食物,「好吃吧?」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情真的讓The Quiett差點把手中的鍋子給掀了。
 
「對了,如果簿子裡面沒有錢的話就跟山說一聲,他就會處理了。」
 
「那幹嘛把它要交給我啊…他現在不是代理你的位置嗎?」
 
Swings撐大眼睛,表情驚慌。「如果被他知道我這樣做的話,我可不敢想像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來。」難得The Quiett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本來是有想過找東林啦,只是怕他會生氣。」Swings一想要到要安撫他很久,不禁搖了搖頭。「想來想去只有你最可靠、又最安全了…而且你也不缺那些錢。」
 
The Quiett很高興聽到對方這麼信任他,嘴角剛上揚幾個角度就被下一句話給定住了。原來他是這樣在看待自己,「那可難說。」把頭撇向另一邊。
 
「別生氣,我開玩笑了啦…」Swings用頭在對方的胸口蹭了蹭。「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不會幫我這麼多了,對吧?」
 
The Quiett不再看Swings的原因是自己真的在生氣,氣他不信任自己,更氣自己容易受他影響。彼此對於上次那件事絕口不提,保持著原狀,但The Quiett知道這一切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大雄是個很敏感的人,也很孝順。自尊心極高的他接受我的幫助,因此他媽媽很傷心。用大雄的名義匯錢給家裡的用意是為了讓他媽媽放心…最主要的是怕他紅了之後就跟不要我了,所以這是他的賣身契,哈哈…」
 
又是一個同情心氾濫的行為,難道他就不能控制一下嗎?過度用力的手讓有些菜飛到鍋子外面去。
 
「你不可以說出去哦…」略微濕潤的眼睛裡有著祈求。正要把菜端上桌的The Quiett一轉身過來就看到Swings放大的臉差點把菜給打翻,態度冷冷地拋出吃飯兩個字就往餐桌走去。
 
「啊~不行這樣子,我們來拉勾。」直接拉起對方的手指硬是做出只有小孩子的年紀才會做的約定。「說出去的話,你的豬排就會被我給吃光光。」
 
Swings一副餓了很久的吃相,讓The Quiett忍不住吐槽,「還輪不到我說出來就已經先被你給吃光了。」
 
「下次留著兩塊讓我帶回去給大雄他們嚐嚐。」
 
因為Swings嘴裡含著食物,話說得很模糊,不過在聽的人耳裡很暖。The Quiett決定下次減少豬排的份量,因為只想做給他一個人吃。廚房只剩筷子碰到餐盤的聲音,沒有說話的氛圍也讓人覺得放鬆。
 
如果這是你想要的,也不希望被提起,我會保持現狀,就跟你對其他人選擇不說一樣。因為你,我輸不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