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威 畫

 

 

迷濛的月光穿過玻璃櫥窗照在黑白色調的大型畫像,一個人佔據一半以上的面積,臉上畫著骷髏頭的妝,且身上也有數不清的刺青,有人臉,有神像,更多的是骷髏頭的圖案,死亡意味頗為濃厚,尤其在深夜裡顯得陰森。不過這是他的象徵,是那個人最喜歡的圖案。觀看者的眼裡悲傷中夾雜著眷戀。你過得好嗎?交握的手貼在畫像的下方,姿勢像是祈禱,也像是祈求。

「這麼晚了還到處亂跑,真是不聽話啊,威廉。」

令人陶醉的嗓音在威廉的耳裡聽起來就像來自地獄,不,根本就是在地獄。側過頭看向那人,明明就是自己的哥哥,為什麼要自己那麼厭惡他?想要起身離開,不料他從身後壓了上來。

「我說,如果我沒把這幅畫給拿出來的話,我還會見到你嗎?」手指從後腰探入,聞著熟悉味道,像是吸了毒般地讓自己興奮不已。威廉壓抑住推開他的念頭,不想理會他,也不想回應,認為對方自討沒趣之後就會放了自己。可惜威廉這樣做無非更是惹毛對方。

「這裡是畫廊!」雙手被固定住,只能用嘴巴警告,但褲子還是離開了身體。

「過了這麼久沒見,你還是一樣敏感…」

未經過前戲,身後被一點一點地貫穿,想要死的心都有了。低下頭的威廉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至少在他的畫面前。對方完全進入之後立刻就抽插了起來,絲毫不顧威廉的感受。淚水從緊閉的眼順著臉頰滑了下來,滴落在昂貴的地毯上,無聲地,痛苦地。

忽然間被抱了起來,像小孩子上廁所的姿勢一樣雙腿被迫分開,私密處毫無遮掩地呈現在畫像面前。「不要!」太難堪了,陰莖因為快感直挺挺地站立著,後面被自己的哥哥插入而撐開到極限。

「果然要這樣做你才會有回應。」威廉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兩人的結合處,體內的陰莖插到最深處,一下重過一下,憤怒難堪的羞恥、無以反抗的挫敗、不受控制的強烈快感全都攪在一起。「別讓我恨你!」瀕臨崩潰的威廉吼完之後他的陰莖在沒人的碰觸之下直接被插射在畫像上。

「哎呀,威廉你怎麼可以把畫給弄髒了呢…」威廉失神的眼睛就跟畫像上骷髏頭一樣空洞。作庸始者笑得一臉詭譎,「你是我的…」月光依然柔和他們身上,是個逃脫不出的枷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