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XS 網

 

 

「你那邊怎麼樣了?」

Swings一上車就是詢問別人的消息,雖然明知道對方現在正著急,The Quiett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小小地抱怨一下。「一樣。」

「嗯,謝謝。我再找人問問好了。」沉重的失落感表現在Swings的臉上,拿出手機,來回瀏覽電話簿裡頭的名單,可以打的人都打過好幾次了,在猶豫是否要打給那個人,現在只差按下撥出的按鍵就有消息了。Swings看著那一串號碼發呆,最後嘆了一口氣把手機收回口袋裡。The Quiett放鬆了握緊方向盤的手,怕他真的打了之後,他就不在自己的身邊了。

 

 

 

一整天下來Swings心不在焉地看著手機,明明就很想打給對方卻猶豫不決。「還是打給他吧?」The Quiett以為自己會果斷一點,結果一說完馬上就後悔了,只能期待對方聽聽就好不要接受他的意見。

Swings抬頭看了The Quiett一眼後起身走向門口,人還沒走出去電話就被接通了。他哪時候這麼聽話了?The Quiett看著電視,裡面的內容入不了自己的眼。

Swings一進來,The Quiett立刻調整坐姿,假裝專注在電視上。「他說他知道他在哪,我們現在過去?」興奮的表情掩飾不了微紅的眼眶,The Quiett有時候在想為什麼自己沒辦法拒絕,是他對自己的依賴?還是那總是氾濫的眼淚?

 

車上氣氛有些沉悶,The Quiett邊開車邊往身旁的人看去,既不安但又期待,甚至還有落寞。「還要去嗎?」

Swings愣了一下隨後笑笑,「去啊,怎麼不去。」刻意裝出來的上揚嘴角有些顫抖,沒有看上去的堅強。

 

 

 

「你找我幹嘛?」E-Sens 用不著轉頭就知道是誰,一把想要推開來人卻被抱的死緊。

「我好想你…」Swings說完便蹭了蹭對方。「你的新歌真的很棒,我很喜歡。」狗腿似地唱了一小段歌詞,最後還俏皮地眨眼睛。

如果是一般男人對自己這樣做,自己立刻翻臉走人。不過當他說好想自己的時候,內心稍微酸了一下。E-Sens的態度軟化許多,抬頭看了身旁的Simon D一眼,為什麼要叫他來?Simon D則是抓了抓鼻子,把視線轉移。也難為他了,Swings的固執他不是不知道,是個很感性的人,同時也很敏感的人,之前他們曾經有過不愉快,不過那些都是過去了,現在不希望被不知情的人拿來說閒話。「現在你看到了,可以走了。」

 

Swings找他急成什麼樣子了,為什麼還要這種態度對待他。The Quiett正要上前替Swings說話,左手被人給拉住了,Simon D對著他搖搖頭。對方以過來人的姿態讓The Quiett心有不甘,但又不得不接受。

 

「你怎麼跟他搭上了?」對上The Quiett的怒視,E-Sens頗為好奇。從一進門The Quiett的視線就都沒有離開過Swings身上,依朋友的關係來說好像多了點,不過一旦被Swings視為自己人,他也跑不掉了。

 

「就見了幾次面之後啊。」Swings順著E-Sens的視線看過去,對著The Quiett眨眼。

 

「你退伍的原因不是你的病吧?」

 

「算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如果我沒這樣做的話,別人就會說我拿你來炒作。」

 

「你這笨蛋,你就不怕大家拿你開刀嗎?」

 

「這樣好啊,他們就多了一個話題可以討論。」因為笑的關係讓Swings原本不大的眼睛幾乎快要看不到了,但不影響眼底的真誠。「而且,在裡面的時候,半夜好安靜,安靜到好可怕,就好像回到之前我們吵架的時候…因為聯絡不上你,一直很擔心…」說到最後哽咽的鼻音出現。

 

「笨蛋,我還不是一樣好好的。」E-Sens就是怕這樣所以才不想跟Swings聯絡,心疼地張開手抱住對方。

 

 

 

看著Swings朝著自己走過來,The Quiett意外地覺得緊張。當Swings連看自己一眼都沒有就一頭栽進Simon D的胸前時,就跟電視劇裡面演的一樣,自信滿滿會被對方選上,不料卻慘遭淘汰,此刻的自己笑不出來,只能看他落在他人的懷抱。

 

「謝謝。」Swings想說禮貌上抱一下打個招呼就好了,沒想到對方把自己抱個死緊。「喂…可以就好了。」

 

「再讓我抱一下…」

 

對方的祈求讓Swings放鬆正要推開他的手,反而回抱著他。Simon D知道自己這樣說會讓Swings心軟,但還是想要這份溫暖,哪怕是幾秒鐘。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情侶在依依不捨。The Quiett突然很想要走去吧檯要一杯濃烈的酒來消除哽在咽喉的苦悶。

 

 

 

「怎麼了?」Swings推了推正在發呆的The Quiett。

 

「沒事。」回過神來看到Simon D已經站在Swings的身後跟他揮手道別了,眼底有著離別的哀傷,還有割捨不斷的眷戀。

 

「那走啊…」Swings有些不耐煩地催促,便拉起他的手。

 

現在自己應該甩開他的手不是嗎?怎麼又貪圖他的溫暖、不對手上的溫度不比外面氣溫來的高,而且抖的不像樣。一走出來就被帶到路燈照不到的地方,對方一個轉身就抱著自己痛哭。剛剛的笑臉都是裝出來的,現在在自己面前表現出脆弱,那是否可以把認定為自己對你而言是特別的?另一方面如果是自己的話,你會不會如此地上心?「我的衣服都皺掉了…」

Swings一聽就立刻把頭抬起來,用手揉著眼睛,眼淚就像海浪一樣一波波地向著自己湧過來。怕他把自己給淹滅的The Quiett嘆了一口氣,一隻手拉住他蹂躪眼睛的手,另一手把他壓向自己。Swings掙扎了起來,「這樣你的衣服被我弄皺。」表情很認真且小心翼翼。The Quiett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好吧,或許對方感覺不出來。

 

「好啦,不鬧了,謝謝你。」用淚水洗禮過的眼眸更加晶透。The Quiett他敢說這是他看過最美的東西。「雖然你的安慰真的很不怎麼樣,不過很感謝你陪在我身邊。」一滴滴溫熱的淚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從皮膚表層慢慢地滲透到內心,所謂的感動也不過如此,更何況這是因為自己,所以感受才會特別深。再次地抱住Swings,現在自己終於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在意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