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oice 武鎮赫X張慶學 噓

 

 

 

車內的空氣莫名地沉重,張慶學看著坐在駕駛位置上把自己給叫來了卻一言不語的武鎮赫。「有什麼事不在外邊說?」

「應該是由哥你來說吧…」

張慶學表情變了變,故作輕鬆,「我哪有什麼事啊,是你叫我過來的耶…」慌亂的眼神不敢看向他。武鎮赫拿出一袋文件給他,張慶學拿出來之後立刻撕毀讓他一直煩心的東西。「就是你看到這樣,我沒什麼好說的…對不起。」對不起身為警察的身分、對不起家人、更是為自己所犯下的錯誤道歉。張慶學一說完便打開了車門。

「你不找出幕後使者嗎?」

聽到這句話的張慶學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可不是我們這些基層人員有辦法做到的事,而且我也打算辭職了。」

從另外一邊下車的武鎮赫追了上去,攔住他並把他拽到自己面前。「哥,慶學哥,難道你就甘願這樣嗎?」

「我怎樣?我不做了還不行嗎?!」張慶學用力把武鎮赫給甩開,武鎮赫再度靠過來,張慶學也不手軟地在對方的臉上送上一拳。臉被打偏的武鎮赫吐了一口混有血液的口水之後再度撲了上去。體型輕瘦的張慶學的身手也不輸給武鎮赫,不過還是敗在對方那股死咬著不放的狠勁。被武鎮赫拖進車子的後座的張慶學就想要爬到另一邊,還沒碰到門把就被拖回來。「放開我!」武鎮赫拉起他的雙手,用手銬固定在車頂的橫桿上,鑰匙往身後丟去,順便拉上車門。

 

「我說放開我聽到了沒!你是在幹嘛?你這瘋子!」手銬與金屬材質的橫桿的碰撞聲更加刺激武鎮赫的耳膜,內心更加譟動不已。

武鎮赫用身體壓住對方,並抓著他的頭髮往下拉,張慶學的頭被迫往上仰。「對,我就是瘋狗,所以你就乖乖的不要亂動啊…」同時溫熱的舌頭從耳朵舔到唇邊。

一股惡寒從腳底竄了上來,張慶學迅速地頭轉開,抬起膝蓋要攻擊對方時,不料先被對方給擋下。「都叫你乖一點了。」一個拳頭落在張慶學的肚子上,頓時讓他沒了聲音。

失去下半身的遮掩,張慶學也不管腹部的疼痛,更加奮力的掙扎,手腕也磨出了血痕。「你這個變態!要幹人找別人幹去!」武鎮赫抬起他的雙腳後,直接進入。

「哥,放鬆點。」拍了拍身下人的屁股。張慶學痛到整個臉色慘白,再加上嘴角的傷口更顯得怵目驚心。用舌頭舔去那道讓自己心痛的紅,再慢慢劃著總是說話讓人氣的牙癢癢的薄唇,輕易地撬開無力掙扎的齒關,糾纏起想要反抗的舌頭。略嫌苦澀的菸草味此時讓自己的情緒緩了下來,平緩之後反而內心顯得空蕩,還想要更多。

 

三年前兩人還在重案組的時候,武鎮赫優異的成績讓張慶學很不安,怕他升遷的機會比自己大,直到他的妻子出事之後,武鎮赫的表現每況愈下,不過幸虧他這模樣自己才能順利地當上處長。後來他被編排到姜權酒的黃金時間組裡,自己也常用處長的身分刁難他。虧自己剛剛對他還有點愧疚,但是現在又是什麼該死的情況?牙齒用力一咬,成功地讓對方起身。「你他媽狗娘養的…」

「哥,還能夠說話嘛…」

「啊、為、為什麼…」

「嗯…怎麼說呢?喜歡吧…因為一直以來你都我在身邊,雖然知道你很不滿我,但這已經足夠了。你知道嗎?當我知道你被威脅的時候,我竟然氣到連智慧的事都給忘了,呵呵…」

「瘋子…」

那哥這裡是怎麼回事?」抓住張慶學的勃起的陰莖上下滑動了起來。被男人幹這麼有感覺嗎…」武鎮赫低下頭舔去張慶學的淚水。

「快放開…」

「武隊長、武隊長你在嗎?」忽然間插入一道女人的聲音讓兩人停下動作。看著張慶學緊張的模樣讓武鎮赫的玩心大起,伸出食指放在唇中間,示意對方不要出聲後便拿起無線電。「我在,有什麼事?」邊說邊繼續剛剛的動作。害怕被發現的張慶學趕緊咬住下唇。

「有件事情我覺得很奇怪…」姜權酒好像聽到不一樣的聲音,「等等,武隊長有人在你旁邊嗎?」

嚇了一跳的張慶學不自覺地夾緊深埋在體內的東西,讓武鎮赫忍不住發出單音。「武隊長你聲音聽起來不太一樣,你受傷了嗎?」

「哦,我沒事,剛剛抓到了一個人,有點難纏。」武鎮赫更是用力地插入,逼出對方的淚水。

那個人小聲地說不要,是個很熟悉的聲音,周圍是個不是很大密閉的空間,還有水的聲音。「是張處長嗎?」

忽然被點到名的張慶學睜大眼睛看著武鎮赫,而武鎮赫則是一臉他沒有說的無辜表情,又氣又惱的張慶學扭動身子要離開。

另外一邊沒有回應那就表示自己猜對了,姜勸酒按了按太陽穴,「給你十分鐘。」

「收到。」武鎮赫直接關掉無線電並把往前座丟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張慶學忍不住罵還在他身體進出的人,「他媽的,不是說十分鐘嗎?」

「哥,你還不知道我的能耐嗎?」這下子張慶學連瞪他的力氣都沒有了。

 

 

 

「你有沒有覺得最近處長很敏感?」看著自家處長剛從外面走進來一見人就發飆的樸仲基,用文件夾做掩飾,低著頭問向隔壁的車明哲。

有啊,尤其是前兩天跟鎮赫哥見面之後」頭頂上突然來了一記,打斷車明哲的話。

「喂!你們兩個吃飽太閒嗎?都不用工作嗎?!」

「哥,別一直打我們的頭啦,很痛耶。」樸仲基摸著腦袋抱怨。「而且哥你還不是一樣,昨天也沒來上班,鎮赫哥還說叫我們不要打電話去吵你…」

「胡說些什麼東西啊?」惱羞成怒的張慶學正要從他們頭上給打下去的時候,手在半空中被人攔截了。

「哦,這麼熱鬧啊,哥你的身體恢復的還蠻快的嘛。」武鎮赫的視線往他的身後瞄去。

「哥,你的後面怎麼了?」車明哲開玩笑地伸手想要打張慶學的屁股,被武鎮赫擋了下來。「不好意思,我不喜歡別人碰我的東西。」

「你們通通給我去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