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薰 佔有慾

「雲~」薰走進辦公桌,彎下腰在閉目思索的雲一個輕吻。 「怎麼有空來?」雲就像是被王子親吻而甦醒的白雪公主一樣,緩緩睜開眼。 「沒啊~ 想你了…」繞過辦公桌,跨坐在雲的身上。 雲的手隨即覆在薰的腰臀上,以不算小的力道揉捏著。 「說吧~ 有什麼重要的事能讓你這個工作狂出關?」雲難得心情大好,毫不客氣地吐槽。 「你還好意思問我? 為什麼雪會有默?」薰揪著雲的衣領,用很衝的語氣質問。 「你特地撇下工作,只是為了問這個?」雖然知道薰會提到與她不相關的事情,薰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打從心底很不是滋味。 「默是不是你給的?」一著急就忽略了自己的口氣及動作。 「是」依薰的個性只回答極端的答案,其他的解釋都會被薰當作是藉口。 「寂…」薰在雲的眼前伸出手討分解劑。 雖然自己可以調配,但技術還比不上雲,可不想解藥變毒藥。 「沒有」雲的火氣也上來了,她不容許薰那麼在乎其他人。 「雲~ 不要生氣嘛~ 對不起…是我太急了…可以給我寂嗎?」感覺到雲的態度變強硬了,立即軟下口氣,並露出上懇求的眼神。 「不」竟然為了葵,將對自己的態度轉變如此地迅速。 算了,要不是怕默的使用量過多會對可愛又善良的葵身上留下副作用,她才不會這樣的低聲下氣,讓自己感到委屈。 薰賭氣要從雲身上下來,雲提早一步將薰壓倒在辦公桌上,趁著雲要覆上來的時候,抬起膝蓋攻擊雲的腹部,雲看穿薰的動作,把自己擠在被她分開的雙腳中間,薰直起身子,手扣住雲的後頸,將她甩開讓自己有逃脫的空間。 薰轉身拔腿就跑,沒看到背後的雲露出嗜血的冷笑,狩獵即將開始。 雲抓住薰的手,運動神經不錯的薰立刻做出反射動作,手腕一轉,再次掙脫,雲可不是省油的燈,幾次下來,薰一不注意就被雲壓制在地毯上。 此時身上的衣服已經凌亂不堪,而雲的身上只是有些皺痕而已,薰放棄了,撇頭大口呼吸,不看壓在身上的雲一眼。 「不要挑戰我的耐性…」雲將薰的臉轉向面對自己。 薰感覺到下巴被強硬地力道扳正,所幸閉上微微發紅的眼睛。 「唉…我該拿你怎麼辦…」不想要傷害她,卻又因薰的固執沒轍。 「理由?」 「我可以忍受你在工作上的熱情而忽略了我…」伸出手撫摸散落在薰額際的髮絲。 「但是我絕對不容許有人闖進我的地盤…」低沉冷硬的嗓音宛如地獄的符咒繚繞在薰的耳邊,雲抓著薰的髮絲往下拉,薰的頭被迫仰起,看到雲的眼底有著孤寂、受傷的情緒,這時才發現自己忽略了眼前這麼愛她、包容她,又如此需要她的人。 「雲,對不起…」斗大的淚珠從微紅的眼眶不斷地湧出,薰哽咽地說著道歉的話。 「只是微量,不會傷害到人體…不過…」雲放輕手上的力道,同時也語氣野放軟。 「在你身上的默的劑量較大…」雲看著薰的眼裡有被自己勾起的好奇心。 「啊? 什麼?!!」騙人!!我怎麼可能聞不出來,瞪大雙眼表示不相信。 「你以為只有你進步嗎? 呵呵~」 「告訴我你怎麼用的?」 雲的笑容越來越大,雖然這個時候很想對薰說『小心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不過暫時先保留。 「說啊~ 我想知道…」 「好、好好~ 我會親自做給你看的」哈哈~ 看著薰像是盯著主人手上的肉骨頭流口水的模樣,真是太可愛了~ 「等一下!! 我拿紙筆記錄一下」 「不用了…我的方法一定會讓你記住的…」將要起身的薰壓回地毯上,開始解開薰身上的鈕扣。 「不是要我教你嗎?」抓著薰想要阻礙的手,唇在薰的頸上啃咬含糊地說。 「我不是要這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