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穎&喻 冷戰 (穎視角)

穎&喻 冷戰 (穎視角) 「喻又說了些什麼了?」一進門就看到喻和穎坐得很遠,一股僵持的氣氛在這兩人身上環繞著。 「沒…是我自己的問題…」輕輕地靠在雅的身上,心不在焉地隨便回應雅的問題。 「你跟喻又不一樣,別想太多…」 喻看著窗外陽台上的植物沒有回答,靜靜地聽雅在說話。 「喻~ 你在幹嘛?」 蓮的聲音將穎的神識給拉回來,『蓮怎麼會來?』心裡雖然疑惑,但是沒有將視線放到來人的身上。 一定是喻叫蓮來的,藉由擺放在客廳的鏡子反射,看到喻一臉開心地窩在蓮的懷裡,而蓮一臉寵溺地對喻笑得很開心,蓮的這樣的笑容從未出現在她和自己單獨相處的時候,真的很羨慕喻可以這樣毫無顧忌地跟蓮這樣親密,為什麼我不是喻!! 一聲不響站起身來走出房間,在控制不住的力道下將門用力地甩上,想要隔絕有關於蓮的畫面、聲音、甚至在同一空間的氣息。 雅跟著出來後也沒再多說些什麼,靜靜地陪著自己。 蓮是表面上看起來很開心的人,其實她的內心是很空虛寂寞的,蓮常為了給關心她的人放心逼迫自己戴上小丑的笑臉面具。 當自己慢慢瞭解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自己已深陷進愛情的漩渦中,而這段愛情稱名為救贖。 喻是站在蓮的立場,常常要自己不要管蓮太多,她有她的固有模式,要我不要去干擾,我想我不能,喻也知道我執著著程度,過沒多久她就放棄了,喻說:『只要你覺得幸福,我就挺你到底…』。 雅就不一樣了,她是站在我的立場,很感謝她陪著我度過孤獨悲傷的時候。 有次雅說喻跟自己雖然是個性很極端的雙胞胎,但事看待事物的想法很像,只差別在於喻是陽光,而自己是影子。 雅的分析還真是精闢,的確,自己很想要跟喻一樣,那樣樂觀、積極、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的性格,曾經幻想過這樣的自己會不會有機會可以和蓮在一起。 可能是自己的負面情緒影響到雅,但是我不喜歡有人說蓮的不好,只有喻可以,因為只她知道我的在意的點在哪裡,所以有段時間刻意不與雅來往,或許雅察覺到這個原因,間接地對蓮的留下不好的印象。 後來這樣糾纏了不算短的時間,自己也漸漸地看開了,因為自己的關係讓雅跟蓮之間有些不愉快,曾經試圖想要將雅和蓮從新牽線,但兩人總是互不見面,更何況要讓她們解開芥蒂呢…兩邊都是朋友,不希望身邊的人不快樂。 傍晚與雅分開之後就獨自一個人在街上亂晃,看著車來人往的景象,很符合自己的複雜感情世界。 回到寢室的門前,小心地打開門,盡量不發出聲響,喻這個神經質的人會被吵醒,她醒了之後自己就不用睡了。 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慢慢沿著牆壁摸索著,當然也是為了喻,為了她犧牲真多啊… 這些不早就習慣了嗎?怎麼這時候突然湧上心頭… 「這個死小孩…」 打開電燈之後,看到紅色與水藍色的被單捲在一起,平時喻就喜歡提倡說物物要定位,還將這項規定執行地很徹底,而且喻的睡相還蠻安分的,不至於將床搞得這麼凌亂,唯一的解釋就是她沒睡,現在人呢? 現在都半夜一點多了,她是能跑去哪裡啊? 經過下午甩門離開的事之後,不好意思打電話給蓮,況且現在都這麼晚了… 會不會在雅那邊? 下午雅進來之後就直接坐在自己旁邊,沒和喻多聊兩句,我想喻應該不會去找雅… 喻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找過了,後來還是打電話給蓮,蓮的手機沒有回應,平常不接就算了,現在最緊急的時候竟然無法回應。 該死的!!喻這個死小孩是跑去哪啊? 最後還是去了喻應該不會去的地方,雅的房間。 這樣對嗎?自己趕來的時候,喻已經睡著了,丟個感謝的眼神給雅,放慢動作小心地抱起熟睡的喻。 「…穎你這個笨蛋…」 唉…這輩子真的栽在喻的手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