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蓮穎喻 媒介

111009 蓮穎喻 媒介 悠閒的下午剛好沒課的喻,舒服地窩在沙發上看書,沉浸在由文字所創造的虛幻世界。 專心看書的喻,被穎將鑰匙丟在桌上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穎,回來了啊…」 勉強地將魂魄找回來,眼睛直盯得剛剛被打斷的段落,沒有看到臉色很不好的穎。 「你幹…唔……」 穎走向喻,將她的頭抬起來,對準喻的唇還沒有時間讓喻反應,就直接打斷喻尚未說出口的話。 「藍欣穎!!你中邪啊?!!」明明就上氣接不著下氣,還是要把話問清楚。 擦著嘴角的口水,剛剛被嚇到不說,還連續兩次打斷她看書,喻的火氣也上來了。 「放開、喂!!」想要拉開被穎硬拖著走向房間的手。 被穎丟在床上,隨後穎覆在自己的身上,再次地吻上喻,不讓她有發言的機會,雙手揉捏著喻胸前的柔軟,邊解開衣服的鈕扣,探入裙襬撫摸著女性地帶。 明知道力氣比不過穎,喻逮到機會就用力掙扎,順勢翻身坐在穎的身上。 「穎…你怎麼了…」話才說完又穎被壓回底下。 「不說我就不讓你做。」雙手雙腳連牙齒都用上了。 從剛進門就被無視(喻有口頭上問候),口水還被嫌惡地態度擦掉,到現在這時候還想反抗,這些種種足以讓瀕臨的火山口爆發了。 「喂!!藍欣穎你犯規,怎麼可以攻擊弱點!!」 知道喻的脖子十分地敏感,就連自己包括她本人也不會隨意的碰觸。 所以啃咬喻的脖子,讓她停止無力的抵抗。 「啊…嗯……啊、慢點…嗯、」下身一波波地快感讓喻快承受不住了。 「我跟蓮的技術…哪個比較好?」 穎停下快速抽差的動作,手指緩緩地按壓溫熱濕滑的花穴。 「我、我不知道…嗯…穎、給我…」 「你不說就這樣子喔~」知道喻的敏感點在哪裡,就往那地方攻擊。 「啊!!嗯、不要…嗚…是穎、啊……」過大的刺激讓喻忍不住抽泣。 看到喻哭泣的模樣,低頭親吻喻眼角令自己不忍心的淚水,沿著脖子往下落下紅印,加快手指的動作,讓喻快點解放。 「對不起…別哭了…」 「嗚嗚哇哇哇~!!!」 搶過穎幫自己擦眼淚的紙巾,委屈地放聲大哭,還順便擤一擤過多的液體。 「穎,你吃醋也不是這樣的子吧~是你自己不要的,人家蓮又沒拒絕…如果可以的話你就自己去嘛~還強硬進入我的心…你不覺得你很像變態在偷窺嗎?」 「你以為我想要這樣嗎…」穎輕嘆一口氣。 「唉呦~其實這樣3P我可以接受啦~就當作是增加情趣,但是次數不要太常就好了…」 明明知道穎的為難,但還是想要跟她說清楚,雖然她會不開心,有說有機會,然後再給她安慰。 其實有第三者在場的時候蓮和穎的互動還算不錯,還談得上話,如果只有她們兩的人獨處的話就尷尬得要命,可以媲美神祕的百慕達三角洲的詭譎氣場。 感覺自己好像是她們的中間人一樣,蓮自己也知道這樣的情形,那為什麼就不對穎主動一點啊?還是真的有無法突破的障礙? 蓮和穎的事是真的無法解釋,還是也不想要去理解,明明就很在意對方,但她們沒想過要去打破這盲點的打算嗎?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重點是自己壓不過穎,穎又不讓我攻蓮(雖然我也沒辦法攻啦~),這樣我不就虧很大嘛!!!還要我說出使用後的心得,說蓮好,穎要嫉妒;說穎好,覺得不相上下,不能違背自己的心啊~ 這要我怎麼說的出口嘛!!剛剛是遇到危險逼不得已才使用善意的謊言,所以不算。 「說吧…有什麼事情讓你解不開了?」 之前幾次穎也沒這樣子過,想必有事在心裡困頓住了。 「怕你會愛上蓮…」 「啊? 哈哈!!你還真的在吃我的醋啊~ 放心啦!!不會跟你搶蓮的…」 喻看著認真無比的穎,伸出手抱著穎。 「對不起…」 「笨蛋,藍欣喻最愛人是藍欣穎啦!!別想太多,真的會越來越笨…」 「我才不笨呢…」喻反駁。 「那你想那麼多幹嘛…哈哈~ 啊!!我不要了!!!」 忘記穎的臉皮薄,經不起過度的開玩笑,穎將喻壓倒在身後的床上,嚇的喻連忙大喊。 「…謝謝…」 感謝上帝給她一個這麼愛她、支持她的喻低頭深情地一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