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兵特戰 鄭余 腳傷

110523 「站住。」 看著前方的人,彷彿沒聽到口令似的拖著腳傷,一拐一拐向前走。 「你給我停下來!」鄭強忍不住衝向前,用身體擋住去路。 「請問班長還有事嗎?」 X的!!都已經完成訓練了,還想要怎麼樣啊?!余善仁以不耐煩的表情卻用禮貌的口氣問眼前的人。 「請你以後對長官的態度放尊重一點,看著我!!」 原本是要余善仁去給醫官看腳的傷勢,但是余善仁的態度讓他想要處罰他的念頭直線飆升。 「報告班長,是!!我知道了。」因腳痛而蹙眉,額頭上的汗增加了不少。 「你…現在去醫官那邊報到。」 「謝謝班長的關心,小傷而以不用麻煩醫官。」 「這是命令,叫你去你就去!」 明明就很痛為什麼他還要硬撐,被拒絕好意的鄭強的火氣有點大,直接以側抱的方式抱起余善仁,嚇的余善仁摟著鄭強的脖子。 「喂~!瘋狗強,你幹嘛啊?快放我下來!!」 搞什麼鬼啊?被這樣子被抱成這樣能看嗎?好歹我也是新訓中心的班長!! 「閉嘴。」 「放開我,我不要去,快放…」 對余善仁的掙扎顯得厭煩,故意放鬆手臂的力量,余善仁以為自己快要掉下去了,緊緊攀著鄭強的脖子,這次連頭都安份地埋在他的頸邊。 鄭強對余善仁的反應感到好笑,冷酷嚴肅的面孔上露出罕見的微笑。 「瘋狗強、不對,班長,我不要去醫官那邊…」 余善仁這次沒要求鄭強放他下來,但還是堅持不去醫務室。 「只是舊傷而以,按摩一下就好了…要不然去王威那邊…」 抬眼看沒有回應的鄭強,余善仁努力說服著。 「受傷了就要讓專業醫生處理,更何況是舊傷,你想要更加嚴重,然後被退訓嗎?」 聽到余善仁要去找王威時就想到前幾天晚上半夜要上廁所,在王威的寢室外面看到的情況,腳步不由自主地越走越快朝著醫務室邁進。 「鄭班長,余班長怎麼了?」 女醫官看向來人感到訝異,一見面就槓上的兩個人怎麼在晚上以這樣的模樣出現,心想真是天大的八卦。 「醫官,余善仁的腳舊傷復發,可以看一下他腳傷的情況嗎?」 「啊?喔,好,放在床上吧。」 回過神來,讓鄭強將一直埋在自己懷裡沒臉見人的余善仁輕放在床上。 「嗯…沒什麼大礙,多按摩放鬆緊繃的肌肉,多休息,在訓練過程中如果有不舒服的話就報告教官讓你休息。」醫官的手在膝蓋上捏來又揉去。 「謝謝…」 余善仁鬆了一口氣,剛醫官按到痛處時,拚命地忍住疼痛,盡量不讓別人看到,尤其是在鄭強的面前。 「真是不好意思,這麼晚還麻煩醫官…」 待醫官檢查完畢,站在一旁的鄭強向醫官道謝。 「不會,這是應該的。」 「醫官,這個我來就可以了。」指著醫官手上的藥膏。 「喔,好,那就再麻煩你了…」 醫官再次神遊回來,露出迷人的微笑,將手中的藥膏地給鄭強。 真想不到鄭強佔有慾這麼強,看來王威班長遇到對手了,此時正在調整音樂的王威覺得有股不安的感覺油然而生。 「余善仁!!你在幹嘛?!」 鄭強衝向前抱住要從床上下來差點與地板來個親密接住的余善仁,這傢伙能不能安分一點嗎?! 「我不想在這邊,我要回寢室。」推開鄭強的手,坐回床上。 「站都站不穩了,你要怎麼回去?」 余善仁也知道現在自己的情況,但是就是不想一個人在醫務室過夜,如果有阿飄怎麼辦? 「還是我再抱你回去,如果不小心被其他人看到的話…」 鄭強話才說到一半,余善仁立即躺下、拉上被子蓋住身體到用殺人的眼光狠狠瞪向鄭強的一連串動作幾乎在瞬間完成。 鄭強覺得利用余善仁愛面子的個性比用強硬的命令有效率多了,伸手掀開余善仁蓋得密不透風的被子。 「喂~!」 余善仁緊張地抓起被子擋在胸前,鄭強覺得自己好像是欺負良家婦女的歹徒一樣,不苟言笑的表情將愉悅的心情掩飾得很好。 直接拿起要藥膏塗在余善人的膝蓋上,開始揉按起來。 「瘋狗強,你是故意報仇的嗎?」 原先刻意忍痛的余善仁覺得自己再不說出口的話,腳可能會廢掉。 從來沒幫人按摩的鄭強已經做到這樣程度了,余善仁還這樣挑剔,當要反駁時看到余善仁的額頭上掛著不少的細汗,下唇也因忍痛被牙齒咬得泛白。 「對不起…」該死的,痛成這樣不會早說嗎?真是死要面子… 雖然這樣想,但已放輕按摩的力道。 看著鄭強專注地幫自己按摩,其實鄭強也沒想像中那麼壞,雖然每次都愛故意找我的麻煩,對班兵也是挺關心的。 「謝謝…」悶悶的聲音從棉被中傳出來。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將余善仁身上的被子蓋好。 「等、等一下…我…」 要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開、開什麼玩笑?! 鄭強不解眼神直看著余善仁。 「其實班長你也很辛苦,這張床躺起來挺舒服的,要不然班長也在這邊休息好了。」 「不用了,你還是好好地休息吧,我可不會因為你的腳傷而對你寬容。」 鄭強一口回絕一臉狗腿樣的余善仁。 「哈哈~ 班長,別這麼客氣嘛~ 這床還有這麼大的空位,真的很棒喔~ 不躺你會後悔…」拍拍自己空出來的床位,努力地說服著。 可惡!!要不是我怕阿飄,又不能回去,更說不出要你留下來陪我之類的話,我需要這麼犧牲嗎!!不過我寧願犧牲,因為鄭強比阿飄強上好幾千倍。 回想起余善仁從一進特戰單位報到以來,一見面就針鋒相對,誰也不讓誰的模樣,與現在眼前的余善仁,似乎是第一次對他露出這麼燦爛耀眼的笑容,就像是努力搖著尾巴討好主人開心的小狗一樣,這時才體會到為什麼王威總是愛捉弄余善仁的原因。 「班長晚安。」鄭強剛躺下,余善仁就馬上幫鄭強蓋上被子。 「晚安。」看著與自己寢室不同的天花板,怎麼這麼容易就被余善仁給影響了呢? 「對了,班長,我可不可以麻煩你一件事情?」突然想到某件事的余善仁轉身面對鄭強。 「說。」 因為睡在同一張床不得不讓兩的大男生過於親密地靠在一起,余善仁說話時伴隨著熱氣輕撓著鄭強的耳朵。 「可不可以不要跟王威說我腳痛的事啊?」 「理由。」 同樣地也側過身來看著余善仁,在他眼裡看到請求,王威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能讓一向和自己處不來的他這樣要求自己。 「沒有理由,叫你做就做,晚安。」嘟著嘴略帶撒嬌的語氣來迴避問題,說完便轉過身背對著鄭強。 鄭強覺得余善仁的話讓他覺得很熟悉,不就是自己常對不服管教的他所說的話嗎?這麼愛記恨,難怪會被叫做機車班長。 看著背對自己的余善仁,難道不怕我會說出去嗎? 余善仁一個翻身連手帶腳跨在鄭強的身上,讓警覺性高的鄭強差點對余善仁動手。 想不到余善仁的睡姿會這麼差,伸手推了推身上的障礙物。 「班長…」 因為余善仁突然再出聲,讓鄭強停下動作。 「PK啦!!」 呼~原來是在說夢話啊… 看來我真得是對他太嚴格了。 說完得余善仁又一個大翻身,讓身體一半以上懸在床沿之外,眼看就要掉下床了,鄭強眼明手快地將余善仁給撈回來。 「吳勇、賴虎不要拉我…」 余善仁感覺到有人在拉他,厭煩地揮開阻擋他的手,因為動作太大,不小心打到鄭強的下巴卻毫無自覺得余善仁又一個翻身。 鄭強額上爆出好幾個青筋,這次直接將余善仁固定在懷裡。 「…嗯…」感覺到溫暖的余善仁發出滿足似的鼻音,隨後在鄭強的胸口亂蹭。 鄭強無奈地看著像似小孩子舉動的余善仁,露出寵溺般地微笑。 角落有道微光閃過,女長官室的燈光一整晚未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