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陣頭同人 賢泰 打破傳統

120201 媽媽在旁掩面流著淚,爸爸和武正叔兩人互相看了一下對方後直搖頭嘆氣,再看看著地上剛剛自己擲的茭一頭霧水。 「阿賢…我家阿泰就交給你了…」師娘搭著阿賢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 「阿嬸,我會的。」 阿賢給予師娘肯定的答案,師娘再次拍拍阿賢的肩膀,放心地笑了。 阿泰小時候就被送到台北,常常看到隔壁庄的武正的兒子阿賢就會想起阿泰,如果阿泰沒有去台北的話或許就阿賢一樣,精通陣頭的各種傳統技藝,而不是回來就想要打破傳統,氣死他老爸。 阿賢從小就被武正要求阿賢學會陣頭所有的技巧,從來不會喊苦、喊累,也不曾看他頂撞對他嚴厲的爸爸。阿泰回來以後,每次阿泰和阿賢一碰面就先打上一架,兩人就像牛一樣拉也拉不住,直到自己出面制止,阿賢還會尊敬自己是長輩,控制一下情緒,而阿泰在自己的身後還想要出手,氣得差點往阿泰的頭上巴下去。 「媽…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阿泰啊…以後你就和阿賢好好地相處…」捧著自己心肝寶貝兒子的臉,不捨地叮嚀著。 「什麼啊?」看了一眼站在媽媽背後的阿賢,阿賢也回看著阿泰沒有說話。 「以前你爸爸跟你武正叔還沒有分派的時候,媽媽和你嬸嬸差不多同時期有身孕,當時醫學還沒有這麼發達,大家都以為我這胎是生女生,你師公就說要跟你嬸嬸的小孩指腹為婚,好讓陣頭由自己人傳承下去…結果你出生之後才發現是男的… 你師公說不能違背對神明的承諾…不過兩個男生是不符合傳統道德的,可是現在你跟阿賢又將陣頭帶領得很好,所以陣頭的傳承已經不是問題了,最後就剩下你們兩個的婚約,剛剛你擲的是聖茭,以後就要跟阿賢好好地相處啊…」 說完一大串之後,在已經呆愣住的阿泰的臉上親上一口,轉個身像沒事一般走到外面泡茶。 「爸…」 「你不用看我,這是神明的意思。」 天啊!!這是違背倫理的事,傳統思想的爸爸竟然就這樣子妥協了。小時候敢在太子爺的臉上作畫、橫跨天公爐等不敬神明的事都做了,這件事當然也要一樣方式處理。 「唉…」武正看了一眼阿泰,心裡想我的好兒子阿賢竟然要跟這樣的人在一起。 怎麼連武正叔都這樣沒有要反駁的嗎?!算了…說不定睡了一覺起來之後就沒事了。 「吼唷~這裡真的變成他們家的廚房了~」瑪麗亞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以很酸的口氣抱怨著,說完扭著腰走出大廳。 「泰哥變別人的了…不要走…」梨子的視線放在地上,隨後走向阿泰,想要抱住他。 「梨子,泰哥也不想要這樣啊,走了啦…」敏敏拉住想要上前的梨子,看了一眼不知所措阿泰後,硬拖著梨子離開。 「你幹嘛跟著我啊?」阿泰問著跟自己進房間的阿賢。 「你以為我愛嗎…」發生這樣的事,我也很倒楣好不好,推開擋在眼前的人,直直地走向床,躺下來拉起被子蓋好。 「這是我的房間耶…」當作是他家啊…阿泰走過去將被子給掀開。 「你是瞎了嗎?不會自己看喔…這也是我的房間,應該說是我們的房間…」 阿賢不耐煩地睜開眼睛,好心地替阿泰做詳細的解釋。 枕頭多了一顆!衣櫥內的多了黑色系列的衣服!!鞋子多了幾雙不是自己的鞋子!!!桌子上的太子爺布偶旁邊多了一尊官將首的布偶,而且兩尊之間還放一個大紅的愛心!!!!!! 「要睡了沒啊…電燈關掉…」 看著一副還不敢置信的阿泰驚訝地下巴快掉下來的模樣就感覺到很好笑,雖然一開始自己也是不敢相信,但是既然是神明同意的話,長輩們沒話說,自己也就順其自然了…不過表面上還是裝做事不關己的囂張模樣。 「喔…」按掉開關之後在阿賢的身邊躺下來,靠在床邊睡,盡量不要碰觸到對方。 「睡過來一點啦,不怕掉下去啊…是不是明天就要跟嬸嬸說我把你踢下床啊?」 和阿泰打架時的肌膚之親不下數十次了,當下只想將自己的拳頭招呼在對方身上,從未有肢體接觸的尷尬,但是現在阿泰刻意迴避的動作讓阿賢有點惱怒,一手放在阿泰的腰上,將他攬進來一點。 「我又不是你…喂…這樣很難睡…」他怎麼知道?我的表情有這麼明顯嗎… 他們以前是死對頭的關係,之前是像兄弟的關係,現在是婚姻的關係,怎麼想都覺得彆扭。推開抱著自己腰上的手,明明自己還要瘦的人竟然推不太動,反而箍得更緊,好吧…我也不會讓你太好睡,稍微側身將自己面向阿賢,抬起自己的腳跨在對方的腰上,形成曖昧的姿勢。 「起床了,要吃飯了!」師娘端著早餐從廚房走出來一路喊到餐桌。 被吵醒的阿泰蹭蹭身旁的溫暖,還沒有要起來著念頭。 床上相擁而眠的阿賢先睜開眼睛,低頭看著阿泰在自己的懷裡睡得毫無防備的模樣,讓自己有種信賴的感覺,臉上因溫柔且滿足的微笑而露出可愛的酒窩,如果被阿泰看到阿賢這表情,想必又嚇愣了吧。 「阿嬸早。」 「早,阿怎麼只有你,阿泰呢?」 只看到阿賢一個人,師娘疑惑著,當然坐在位置上的人也都將視線放在阿賢身上。 「阿泰他昨晚太累了,想說多讓他多睡一下。」用腦過多似乎不太好…貼心的阿賢幫阿泰解釋。 「噗!咳!!」 「你吃那麼快做什麼…不怕被噎死啊…」師娘拍拍被阿賢的話嚇到噴飯的丈夫的背,讓他順順氣。 「老子寧願被噎死。」雖然是要對神明遵守承諾,但還是對武正的兒子有意見。 「阿賢,你先坐下來吃吧,吃飽後再端阿泰的早餐拿給他吃。」 「還要端到房間給他吃!太不像樣了,現在他起不來就不要吃了!!」 真是有夠丟臉的,自家的兒子變成別人的媳婦,這樣傳出去能聽嗎?! 「好了,大家趕快吃吧,菜都涼了。」師娘向丈夫使著眼色後招呼著還處在恍神狀態的大家一起吃飯。 「說實在的,你會怨恨我嗎?」老師父喝了一口師娘泡著茶之後,問著正在幫他添茶的師娘。 「有時候想到林家以後沒人傳香火感到可惜,不過這裡長大的孩子每一個都像自己的親生一樣,所以師父你不用想太多,以後怎麼樣就交給神明來安排…只是你那兩個徒弟很不能釋懷…」 「嗯…聽到你這番話,我就舒服多了…那兩個只顧著傳統規矩、害怕改革變新的固執徒弟,我會再跟他們好好地說說…」 老師父順了順白色長鬚,拿起原本擱在腳邊的拐杖用力地敲擊地板,信誓旦旦地保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