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陣頭同人 賢泰 晚安吻

自從阿泰和阿賢兩方人馬在國際傳統文化節聯合演出之後,九天陣頭就此聲名大噪,很多神明廟會以及各種民俗慶典邀約不斷甚至出國比賽為國爭光。 「你是豬啊!都教你幾次了!!」 光是同一個腳步教過很多次都還走不好,原本耐性不多的阿賢氣得推梨子的頭。 「你幹嘛這樣啊?梨子你有沒有怎麼樣?」 聽到阿賢的罵聲就衝過來阿泰先將阿賢推開,然後轉身抱著梨子的頭問。 「沒有…」 梨子抱住阿泰,把頭埋在阿泰的頸邊小聲地說。 「幹!!最好你是有被我怎樣啦…」這不是擺明就是我欺負他嗎? 「好了啦,梨子我來教就好了,不用麻煩你。」 感覺到梨子的身體縮瑟一下,阿泰再次將想要打梨子的阿賢隔開來,明明知道梨子腦筋比較單純,需要慢慢教他才會吸收,才教沒多久就要求梨子跟大家一樣,這對梨子太不公平了吧… 阿泰說完就帶著梨子走到旁邊,一個步驟慢慢地教,近距離地調整梨子的姿勢,當梨子學會一個動作時,阿泰就會摸摸梨子的頭,笑得很開心的表情鼓勵著他。 「你最厲害啦…看什麼看,繼續啦。」 阿賢碎念完轉頭發現旁邊的人停下練習,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看著他們,不由得將怒火轉移在其他人身上。 眾人似乎對阿賢的反應不以為常,繼續剛剛的練習。 「是還要教多久?明天還要早起呢…」 「再等我一下…」專心看著梨子動作的阿泰,頭也沒回地回答。 阿賢靠在柱子上看著阿泰認真的模樣,回想起當初合團的決定是對的,自己只想將團帶好,一昧地要求團員要配合自己,反觀阿泰他會用心去聽團員的心聲,了解他們的想法,然後往著共同的夢想前進,想起來覺得輸阿泰蠻多的。 在合團表演的前一晚,眼眶盈著眼淚的嬸嬸將阿泰託付給自己的那刻起,自己就決定要跟阿泰身邊,協助他一起把這陣頭發揚光大。不過前提是梨子這個LED是自己目前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怎麼了?幹嘛一臉屎樣…」剛洗完澡的阿泰光著上半身,一邊擦頭一邊問著阿賢。 「泰哥…」門外的聲音搶先在阿賢前面。 「梨子啊…怎麼了嗎?」阿泰打開門看到梨子拿著枕頭跟被子。 「我可以跟你睡嗎?」梨子垂著頭小聲地問。 「好啊,進來吧…」 「我不准!」阿賢將手擋在門板上,不讓梨子進去。 在還沒合團之前,外出表演時大家是睡在同一間,現在合團之後,人變多就分開睡,然後阿賢和阿泰就兩人睡一間,阿賢說是方便討論事情。 「別這樣嘛…反正還睡得下…」先對比較好溝通的阿賢說。 阿賢只是冷冷地看自己一眼,而梨子筆直地看著自己。 「先睡覺吧,有事明天再說…」兩人固執的程度是不相上下的,在這樣耗下去就都不用睡了,明天還要上台呢,乾脆裝死好了。一手將阿賢的手拉下,另一手牽起梨子的手將他們帶到床邊。 「我睡中間好了…」直接先躺下佔位置,將兩人隔開來,以免睡到一半自己又要起來調解。 「泰哥,晚安。」貼上阿泰的嘴唇,這是睡前的晚安吻。 「嗯,晚安。喂!!你又要幹嘛啊?!」 才對梨子說完,阿賢就跨過自己的身體,一把抓起梨子的衣領,嚇的阿泰坐起身來將兩人分開。 「他憑什麼親你!」 如此近的距離,阿泰可以清楚地看到阿賢眼中的怒火。 「只是習慣而已,這又沒什麼…」都是我媽啦!!自己都長這麼大了,動不動就來的擁抱或是親吻,梨子看到之後也就跟著做,不讓他親還會一直碎碎唸。 「你該不會也想要吧…」阿泰被這樣直盯著,心裡怪恐怖的。 梨子對自己來說就像個弟弟一樣,就很習慣做出親密的舉動,而阿賢跟梨子不一樣,怎麼能親他啊… 「好啦,…晚安…」 阿賢又要去打擾已經閉上眼睛的梨子,趕緊將他按下,快速地在他豐厚的唇上印上一記,然後趕緊躺下拉起棉被蓋過頭。 「你又想要幹嘛啦!唔…」棉被才蓋上沒多久又拉開。 還未合起的嘴唇,先被對方給封住,對方的舌頭不停地在自己的口中翻攪,想要用舌頭推開反被纏上,感覺快要呼吸不上來的時候,對方才願意離開。 「晚安。」 得到滿足的阿賢也在阿泰旁邊躺下,手腳纏在阿泰的身上,並親吻還處在呆愣狀態尚未回神的阿泰的額頭上。 約一兩分鐘過後,敏敏和瑪麗亞各別收到一封簡訊,照片上有些模糊,但依稀看的出來是阿泰和阿賢接吻的畫面,下面還附上一句,梨子麻煩你們了… 阿賢的手機背光還沒消失,就先後傳來簡訊的聲音,點開瑪麗亞的回覆: 沒問題,我要高清晰版,(心~)。 阿賢感到一陣惡寒,接著點開下一封的回覆:交給我就對了,下次直接開視訊吧!! 看完簡訊才發覺九天裡真正的影響力的人不是阿泰而是敏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