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BLAQ 昊熙 兔子

躺在床上的秉熙因身體不適的翻來覆去,折騰一陣子後渾渾沌沌地睡去,睡到半夜起來上廁所時,不經意看到鏡子後睜大眼睛似乎看到不可思議的景象,鏡中的自己頭上多出了兩個白色長條物,中間略帶粉紅的典型兔子耳朵。 扯動不該有的兔耳,彷彿原本就屬於自己的一部分,有著微痛感。 「什麼啊?!該不會連尾巴都有了吧?」往身後探去,摸到一團毛茸茸的圓球。 現在要回去嗎?但是剛剛起來的時候已經讓淺眠的李准醒來,這次回去他應該會先傻愣住然後指著自己以鬼吼鬼叫的方式吵醒整棟大樓吧… 為了鄰居的安寧還是去找天動好了,走到門前正要敲門時,又停下動作,忽然想到天動離開哲庸,哲庸也會起來,這小子唯恐天下不亂的程度跟李准不相上下。 只好走向一個人睡的昇昊,希望可以叫醒愛賴床的黑眼圈隊長叫醒,而不被他的起床氣波及到。 「昇昊…醒醒…」發現自己說話的鼻音變重了,可能是感冒了吧。 真不愧是賴床大王,明明就有聽到就是不願意起來,頭上的兔耳失落的垂下來。 「呀!!快給我起來!!」連力氣也變小了,拉也拉不動乾脆直接坐在昇昊身上對他大吼。 處於被人壓著以及搖晃中的昇昊,頂著極深的黑眼圈不情願地睜開眼睛,看到是秉熙之後,又閉上眼睛繼續剛剛被打斷的夢。不對、剛剛他頭上的東西是什麼,昇昊再次睜開眼睛,這次很快就清醒了,伸出手去確認是否是真的,敏感的兔耳朵因此而縮瑟一下。 「我不知道,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就看到了,呀!!別摸了…」知道昇昊的疑惑,秉熙不知所措的回答。 「哈哈~秉熙你真的變成兔子了,只有長出耳朵嗎?」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兔耳朵垂攏下來,忍不住調侃一下。 「喂,有這麼好笑嗎…還有尾巴呢…」瞪向笑得很開心的昇昊,完全沒注意昇昊為什麼要這樣問。 「讓我看看。」 「就這樣啊,有什麼好看的…」擋住要探進自己褲子的手。 「哈哈!連力氣也變成兔子了,哇~真的有耶…」 昇昊毫不費力地將秉熙困在懷裡,摸到一團毛茸茸的尾巴,蓬鬆柔軟的觸感讓昇昊揉捏起來。 「啊…不要摸…嗯…昇昊…」 從尾巴傳來怪異的感覺,昇昊也沒要停手的樣子,秉熙直接對昇昊的脖子張口咬下。 「喔~」因秉熙在自己脖子上啃咬的舉動嚇了一跳,身體僵住不動。 「哈~ 痛死你…」成功阻止昇昊的動作而驕傲著。 秉熙以牙齒輕的給昇昊感覺並不是痛反倒是挑逗,全身的血液不自主地躁動起來。 「那現在要怎麼辦?」放開秉熙坐起身來,彷彿剛剛的兩人之間的開玩笑未曾出現過。 「要知道我還會找你嗎…」一臉嫌棄看著昇昊。 「如果是因為感冒引起的話,等感冒好了或許就消失了吧…這幾天就用帽子裝飾一下吧…」還真不想讓別人看到秉熙如此可愛的模樣。 秉熙還沒等昇昊的話說完就已經睡著了,昇昊笑了笑面對秉熙側身躺下,再次揉揉秉熙的兔耳朵,連帶著另一隻兔耳朵微微擺動。 幸好現在是冬天,可以戴著毛帽作掩飾,不過長時間下來兔耳朵因壓迫開始感覺不適,在練習時昇昊看著秉熙頻頻摸著帽子,試圖調整角度讓兔耳朵舒服一些。 中午吃飯時間,昇昊讓秉熙留在練習室,硬拉起攤在地上的的李准一起走,天動和哲庸一聽到吃飯兩人就跑第一。等團員走之後,秉熙立刻拿下帽子,揉揉耳根舒緩一下痠痛感。 「才過半天而已,哪時才會消失啊…」看著鏡中發紅的兔耳朵,無奈地嘆氣,又累又餓的秉熙躺在地上等著團員回來。 昇昊他們吃完飯再回來練習室的途中遇到前輩,熱情的前輩忍不住多寒暄了幾句,昇昊也不好意思打斷前輩,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後才和前輩道別。 「GO哥幹嘛戴著兔耳朵在睡覺啊?我們去看看…」哲庸拉著天動走過去。 「啊!!是熱的~~動動你摸摸看。」兔耳朵因哲庸的觸摸反射性的晃動,哲庸興奮地大叫。 「咦?哥怎麼會這樣?可能是被外星人附身…」 「真的嗎?」哲庸好奇地看著天動。 「喂,你們好吵…」被吵醒的秉熙帶著睏意的眼神不悅地看著眼前圍住他的人。 「喔喔!!!是、是真的!!!」 李准一把就抓起秉熙還來不及遮掩的兔耳朵。 「呀~快給我放手。」痛的眼眶泛起淚花,使得黑瞳更加水亮,像極了兔子。 「好…好可…愛…」李准結巴的形容看著眼前的秉熙。 「痛…李准快放開啦…昇昊…」 「你們是在幹什麼…都給我閃開…」 剛走進練習室,看到原本應該要戴在秉熙頭上的毛帽被丟在一旁,而其他三人已經將秉熙包圍住了,收到秉熙的求救,立刻衝上前解救。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那秉熙也就不用戴帽子了,如果有別人在旁邊的話,幫忙注意一下就可以了。還有秉熙的兔耳朵消失前都跟我一起睡。」 以認真不苟言笑的隊長氣勢的昇昊完全不理會像似被雷打中變成石化的李准,一邊輕輕安撫著秉熙的兔耳朵,一邊做個總結。 「哥,有沒有可以變成小狗的啊?」天動看著哲庸的方向,小聲地向昇昊詢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