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兵 孫羅生 兄弟

晚上休息的時間原本應該宿舍其他同袍聊天打屁的,結果羅剛和楊海生卻被孫安邦叫進長官室泡茶。 「你們兩個怎麼回事,怎麼又起衝突了呢?」 孫安邦皺著眉頭表情嚴肅地看著坐在對面的羅剛及楊海生。 「報告排長,只是為了一點小事在開玩笑而已…」楊海生知道羅剛不喜歡看到孫安邦,所以就先回答。 「小事,小事!那為什麼會打成這樣?!」 孫安邦看著羅剛忍不住提高音量,羅剛還是看向別處一言不語。 「排長,真的只是在玩啦,你看連羅剛都默認了…」 「夠了,羅剛留下,楊海生你先回去吧…」 「不是,排長…」 「他是我弟弟,我太瞭解他了,你先回去休息。」 「是…排長。」 原本還想要再解釋的楊海生聽到孫安邦刻意將後面的話小聲地對他說,楊海生離走之前眼底閃過一絲落寞。 果然還是親兄弟比較好,雖然有博文這個從小到大的好兄弟,但在怎麼親也還只是朋友而已。 孫排長和羅剛兄弟之間的感情曾經因為誤會而冷漠,但是孫排長還是只因為羅剛是他弟弟不能不救他,羅剛也漸漸地對孫排長釋懷,其實有時候事故意挑釁羅剛,說他是靠哥哥的關係,如此愛面子的羅剛一定會不高興跟自己起衝突,真的很羨慕羅剛有這麼愛他的哥哥…想到如此,覺得眼眶微微發熱。 「小剛,現在你可以說到底發生什麼事?」 雖然羅剛故意擺臉色給孫安邦看,孫安邦不以為意地以哥哥的立場來關心。 「不爽楊海生說我是你身邊的哈巴狗…」 知道自己如果不說,孫安邦會一直等到自己說,羅剛乾脆將不滿的情緒發洩在孫安邦的身上。 「那你覺得你是嗎?這個很多人說過,為什麼要那麼在意楊海生說的話,而且還為了這個動手?」 「我…」 羅剛被孫安邦的冷靜且犀利的問題問到說不出來,只好忿恨將視線轉移到一旁。 「這罐藥膏拿會去擦,然後叫楊海生過來。」 羅剛拿著藥膏的手在空中停頓一下,抬頭看向孫安邦,孫安邦只是笑而不答。 「你不要亂說話。」 「我知道,快去吧…」看著羅剛表情緊張地警告他,果然有問題。羅剛和楊海生兩人都是非常優秀的新生,但總是互不對盤,又很愛跟對方較勁,良性競爭是很好的磨練方法,有時候怕會破壞軍中的秩序,希望不會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喂、喂、排長叫你過去找他…」 本來想用腳踢的楊海生的羅剛第一次看到楊海生落寞的表情後改成靠近並壓低音量轉達著。 「是喔…換我要被挨罵了…」 楊海生太沉浸於自己的情緒,並沒有發現羅剛過於靠近,趕緊收拾好自己的情緒。 被罵有必要這麼高興嗎?羅剛邊爬上床梯邊看走遠的楊海生。 「來,先喝杯牛奶。」將剛沖泡好的熱牛放在楊海生的面前。 「排長,那是長不大的人在喝的,我只喝咖啡。」 「可惜我這邊沒有咖啡,先委屈你了。小時後每次爸媽不在家的時候都是我泡給小剛喝的…」 楊海生只是看著面前的牛奶仍沒有動作,後來因為孫安邦說的話才端起杯子慢慢地喝了起來。 楊海生是富裕家中的獨生子,父母長期在外工作很少有時間陪他,或許是因為自己和羅剛的關係讓他很稱羨。 「海生,你是不是很想要有兄弟啊?」 聽到排長以很溫柔的口氣叫著自己的名字,並說出心中的渴望,嚇了一跳的楊海生不小心喝進一大口的熱牛奶,忍痛將牛奶吞下後將舌頭吐出來降溫。 孫安邦緊張地趕快將楊海生的頭轉向自己,靠近觀察是否有燙傷。 「沒事吧?」 原本因舌頭的疼痛激出淚水,又因為排長這麼擔心的表情使得眼眶裡的淚水快要決堤。 「哈哈…沒事…怎麼可能會有事啊…」 孫安邦看著出來楊海生在強顏歡笑,明明就很在意但又怕別人以憐憫的眼光看他,伸出手環抱住眼前好面子的程度跟小剛不相上下的人。 被溫暖且有力的雙手抱住,楊海生稍微顫了一下,想要推開孫安邦,可是他真的太渴望這從來沒有的擁抱,捨不得離開孫安邦的懷抱。 孫安邦感覺衣襟被液體浸濕了,抬起手輕輕地安撫海生微微晃動的背。 「海生,其實你…」 「不要看!」楊海生打斷孫安邦的話,不肯抬起來的頭反而埋得越深,不想讓孫安邦看到自己這麼軟弱的模樣。 「其實你不嫌棄的話,可以把我當做你的哥哥,雖然沒有血緣的關係,有什麼問題可以來找我,你和小剛都有不服輸又要贏過彼此的個性讓長官們很頭疼…」 想說懷中的人沒有動靜,低頭一看原來是睡著了,原來自己的聲音還可以當做催眠曲。孫安邦露出連自己都沒發覺的微笑,想要起身卻被楊海生緊緊抱住,只好放輕動作將楊海生抱起放在床上。 「進來吧…」孫安邦對著門口輕喊著。 羅剛是偷偷跟在楊海生後面來的,當孫安邦抱著楊海生的當下就很想衝進去,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給楊海生想要的東西,所以一直站到現在。 羅剛快步走向楊海生,拉開楊海生抓著孫安邦的手,楊海生潛意識地甩開羅剛,孫安邦難得看到羅剛被拒絕顯得錯愕的表情而露出罕見的微笑。 不服輸的羅剛爬上床,躺在楊海生的旁邊,這次小心翼翼地抱著楊海生的腰,怕癢的楊海生更是靠近孫安邦。 在羅剛懊惱不久後,楊海生翻個身將臉面對羅剛,看著楊海生平日囂張到連自己很想揍他的容貌相比,此時像似孩子般的睡容且又溫順地模樣讓羅剛開心不已。 孫安邦看著如此和諧的畫面輕笑著,幫兩人蓋好被子,隨後自己也一起共遊夢鄉。 「我不要在下面!!」楊海生努力地捍衛著男子漢的面子。 「你本來就睡在我下面了。」 羅剛露出流氓樣的邪氣笑容,還真是他媽的好看…不、不對,楊海生以一副誰鳥你的無賴表情給羅剛看,然後再向孫安邦求救。 「弟弟要聽哥哥們的話。」 在旁的孫安邦依舊以楊海生最喜歡得溫柔表情及語氣說著。 我暈,果然是親兄弟,楊海生忍不住翻個大白眼,這時候就是逃走比較要緊。開玩笑,如果被和他實力相當的羅剛以及受過地獄般的精英訓練出來的魔鬼牌長嗶─嗶─嗶─的話那還得了,一生的英名都毀了。 在楊海生和羅剛兩人正打得難分難捨的時候,孫安邦用眼神向羅剛示意。 「哈哈!!你還差我一點呢…」 楊海生占上風將羅剛壓制在身下,臉上盡是勝利者的傲氣,只可惜維持不到三秒鐘勝利者的角色被孫安邦搶去了。 「喂!!媽的!!!哪有這樣的啊?!!有種就來單挑啊!!!」不甘心被壓在自己身上的兩個人設計,楊海生大聲地抗議。 「哥,你先還是我先?」 楊海生睜大眼睛看向被羅剛提問的孫安邦的眼神顯得慌亂。 「怕你受傷,我們一起好了。」羅剛難得叫他一聲哥哥,當然要好好配合一下。 孫安邦以溫柔的表情說出令人畏懼的話。 羅剛以諷刺的冷笑來回應孫安邦,想必他們會讓楊海生沒有時間抗議。 1201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