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X戰警 死侍X劍齒虎 復原力

冰冷光亮的刀鋒沾滿對方血跡,手持雙刀的韋德並沒有占上優勢,身上多處類似像大型貓科抓傷的痕跡,不斷滲血的傷口長時間下來讓韋德有些吃力。 「嘿!我們先暫停好嗎?」 維克多聽到韋德的建議後,伸舌舔舐因痞笑的動作而提高幾度的唇角,露出貓科般的尖齒,然後尖利的指甲朝著韋德的臉上劃去。 「如果你不會介意史崔克上校知道我臉上的傷口而懷疑可能你所造成的話,因此被放無薪假,你可別怪我啊…」 平時韋德喜歡開開玩笑,知道自己說話得罪人之後,那種假意的陪笑道歉真是欠揍,久而久之隊員就隨他去了。 不過前陣子史崔克上校帶來兩個男人,一個是個性溫潤平淡的詹姆士,任務對他來說是一種工作,不喜歡戰爭但卻要接受它;另一就是容易激起兇殘野性的維克多,他把殺人當作是一種樂趣,沉浸於殺戮的快感中,而現在挑釁大貓是他的最大樂趣。 史崔克上校也警告過韋德不要刻意去找他們的麻煩,否則再發現有隊內再有打架的情形,雙方都禁止出任務,且還要寫悔過書。 如果被禁止出任務的話,韋德就當作放假,至於悔過書嘛…依他的愛講話的功力,想寫幾篇就有幾篇。 而維克多就此收斂了許多,能夠忽視韋德的廢話就忽視,盡量避免跟他發生衝突。 「真是不公平耶…我又不是你們的同類,擁有快速癒合傷口的能力,還下這麼重的手…這可能三天後都不會好,如果被史崔克將軍看到的話…」 此時維克多已經停下攻擊,向後走去,坐在地上等著身上的傷口慢慢癒合,韋德則是看著自己身上的血不斷地滲出,話還沒說話已經就被原本坐在地上的維克多撲倒在地。 「你可以閉上他媽的鳥嘴嗎?我可以幫你止止癢…」伸出利爪在韋德的臉上威脅著。 韋德識相地閉上喋喋不休的嘴,先看看對方的手再看看對方的臉,用眼神表示維克多可以將放在他臉上的爪子移開了。 維克多用利爪撕開破韋德的衣服,健壯結實的胸膛、腰腹已被多條紅痕給占據。 「已經夠精采了,嘿!…」 直接忽略韋德的話,維克多低下頭來,舔舐著自己所製造出來的傷口,順利地再次讓韋德閉嘴。 身上的傷口被粗糙的舌葉劃過,除了痛感之外還夾帶著一種酥麻感,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 為了有足夠的唾液可以將傷口給覆蓋住,維克多專注且緩慢地動作,從胸膛、腰際然後往下腹…韋德覺得全身的血液隨著維克多的舌頭在流動。 「夠了…你不覺得你這樣很…很…奇怪嗎?」聽到自己如此沙啞的嗓音,韋德嚇了一大跳,趕緊轉移話題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才奇怪吧…好了…」不覺得這有什麼的維克多,微偏著頭說著。 在韋德的眼裡看起來覺得有些可愛…而且維克多意猶未盡地舔舔唇上沾有自己的血液,韋德覺得自己臉很熱…不只臉,連身體也是…不對、我是被下蠱嗎?怎麼會覺得眼前這個兇殘的大貓很性感… 「還有這裡…」韋德指指自己唇。 「你確定?」維克多感覺得到詹姆士的氣息出現在這附近,雖然這樣問韋德,維克多已經快將唇貼上韋德了。 「喔!!老天!!!你在幹什麼啊?!」 原本受傷的唇還未受到治療,就再次承受一記拳頭,韋德對著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詹姆士怒吼。 「哇哦…這下子不關我的事…晚安,兩位。」被詹姆士拉開站在一旁的維克多在看好戲。 明明就是因為你而引起的!!韋德和詹姆士兩人同時瞪著笑得像是家貓般溫馴無害的維克多。 「吉米,打完記得要幫他做治療啊…」難得看到詹姆士發火的維克多,無關痛癢地說著。 「你給我閉嘴,等我處理完這傢伙就輪到你了…」 隔天韋德頂著花花綠綠的臉出現,腫得相當厲害的嘴角,暫時能讓大家的耳根子清淨個幾天,而維克多整天都看不到人影,似乎到了晚上才出來用餐。 明明就是死侍的場 怎麼變成金鋼狼呢?(還敢說) 終於被我擠出來了 這是看了觴又大大的狼虎文(拇指) 很喜歡裡面的死侍和劍齒虎的互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