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907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無賴勇者的鬼畜美學 ALL鬼塚 光

嚴重OOC(反正我是第一個 沒人管(靠 「等一下。」鳳澤叫住眼前正要開門的人。 「請問有什麼事嗎?鳳澤同學…」 沒想到在這裡會被人遇到的田中,一副冷淡的表情回答鳳澤。 「這樣不太好吧…想要讓鬼塚背黑鍋…我早就注意你跟鬼塚很久了…」 鬼塚喜歡欺負能力比他小的同學,對於比他強的人就沒轍,但依照鬼塚的能力及只是單純報復自己的心態,應該不會做出這種傷害別人性命的事情來才是… 平常被鬼塚欺負的田中,完全沒有反抗的意思,只有默默承受,但這樣忍耐的行為恐怕會造就更大的問題,有時自己也會看不慣,將鬼塚對田中的刁難行為同樣加諸在鬼塚身上,只是沒想到田中會藉著鬼塚來殺掉自己。 「是嗎?沒想到你有這麼大的能耐…沒被殺死…那就由我了結你吧。」 直接召喚高等的魔法,發動速度快到令鳳澤無法找到反擊的機會。 「沒想到傳說中的勇者也不過如此而已…如果你死了就不會有人介入我跟鬼塚之間了…」鳳澤從半空中摔到地上,田中舉起手發動魔法。 「哼…真同情鬼塚啊…」趁現在的空檔,鳳澤幻化出武器朝著田中揮舞過去。 「哇…沒想到你在我的攻擊下竟然沒受傷,不過你無法保護全校學生不被建築物的碎塊所造成傷害吧?」 趕緊將攻擊魔法轉化為防守的魔法,阻擋鳳澤的攻擊,田中稍微驚訝了一下,不過誰也不能阻止我!!! 鬼塚在這個學期從A段班被降級到B段班,從以前到現在都沒人主動跟自己說過話,而鬼塚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跟自己說話的人,明知道鬼塚是故意要欺負自己,當自己順從他的話時,近距離看到他臉上得意的笑容就跟他的艷紅髮色一樣,像似火一般地溫暖自己的心,田中就把自己的能力隱藏起來,隨著只敢欺負自己弱小的鬼塚去了。 當鳳澤曉月轉學過來的第一天,就和鬼塚起了衝突,厲害的鳳澤讓鬼塚吃了憋,鳳澤仗義行言的舉動在許多同學的心目中加分不少。 「啊嗯…好吃…我還要吃那個…」 中午吃飯時間鬼塚毫不客氣地夾走田中便當裡頭的菜色,鼓著臉頰指定另一種食物。 田中默默地將自己的菜色放在鬼塚的便當裡,有時候在半路就被鬼塚直接用嘴巴攔截了。 「鬼塚那傢伙又欺負田中了…」「那傢伙只會欺負弱小…」三三兩兩地討論聲小聲地傳過來,但是沒有人敢站出來說話。 「啊!!好可愛喔!!!」「餵食太萌了!!!」一群臉頰泛紅,眼睛呈現愛心狀的女生忍不住尖叫。 兩邊完全不相干的話語似乎傳不到兩人的耳裡。 下巴忽然被一隻手扳高,過近的距離只看到對方的藍色眼睛,嘴裡出現不是食物的東西,而且那個東西正在搜刮口腔內的食物。 「唔…你這個變態到底在幹嘛啊?!!」鬼塚推開對方大喊,並用手擦著被吻過的地方。 「嗯…好吃,感謝招待~」鳳澤嚥下食物,還意猶未盡地舔著唇角。 「你…」自己被當作女人對待的鬼塚,紅著臉衝出教室。 全場鴉雀無聲,最後又是由那一群女生發出比剛剛更大聲的興奮尖叫聲。 又一次的中午時間,鬼塚在福利社門口大排長龍的隊伍中發現了田中的身影。 「謝謝你幫我排隊啊…」 鬼塚走向前整個人掛在田中的身上,在田中的耳邊說著。 過度親密的貼近,從鬼塚身上傳遞過來的溫度,隨著鬼塚說話的熱氣撩著自己的耳朵,低喃沙啞的語氣像似撒嬌,感覺到自己快要忍不住的田中,低著頭走出隊伍。 「謝謝你幫我排隊啊~」 鳳澤一樣整個人掛在鬼塚身上,在他耳邊說著剛剛他對田中說過的話,說完啃咬著鬼塚的耳廓,手還放在鬼塚的臀上以極色情的方式揉捏著,當然這些舉動被比鬼塚還要高的鳳澤給擋住了。 又再一次被鳳澤騷擾的鬼塚,咬著牙不讓在眾人的面前發作就轉身離開。 後來只要鬼塚對自己做了些什麼動作,鳳澤就會依同樣的動作加諸在鬼塚身上,傲氣的小獸露出驚恐的表情,真是很想立刻狠狠地蹂躪他,這表情只有自己能看到。 幾次下來鬼塚習慣性地想要欺負自己的時候,就會站在自己面前稍微猶豫一下,最後不甘心地鼓著臉看著自己然後作罷。 在訓練課程時,當老師宣布說兩、三個人為一小組,鬼塚馬上過來說要跟自己一組,故意露出為難的表情想要鬼塚主動靠近自己一些,沒想到該死的鳳澤就過來要鬼塚跟他一組。 「如果不答應的話我就會殺了你…」鳳澤眼露凶光輕聲地說。 「哈哈…我開玩笑的啦,放輕鬆,我到現在還無法用AD召喚武器,而且我也不會魔法…」 鳳澤覺得被自己嚇愣的鬼塚很可愛,趕緊換上開玩笑的語氣,說出自己的劣勢好讓鬼塚跟自己一組。 完全被鬼塚忽略的田中,透過遮蓋住眼睛的瀏海看著鬼塚和鳳澤的對戰,其實鬼塚的能力也不算弱,反而還有很大的潛力等著被開發,只是那目無中人,老是瞧不起弱者的個性真的是需要做些調整,當然還有容易被別人激怒的個性… 真是的…到底是被忽略幾次了… 鳳澤忽然覺得有股強大莫名的殺意,這並不屬於正與自己對戰中的鬼塚的氣。 「這個白癡…」你知不知道你替你自己找了很大的麻煩嗎? 被困在魔法中的鳳澤聽到鬼塚得意的笑聲,不禁搖搖頭,還是把對戰練習結束掉吧… 「…嗯……這裡是?」睜開眼睛,看到這裡並不是剛剛上課的地方,鬼塚發出疑問。 「鬼塚同學~你醒過來了啊…睡得可真久…」 「會、…會長…」鬼塚眼前忽然出現鳳澤巨大的笑臉嚇了一跳,隨後看到站在鳳澤身後的會長─冰神京也後更是驚訝地連話都說不好。 「鬼塚,你知道你做了些什麼事嗎?」跟表情一樣冰冷的話語問著鬼塚。 「我…嗯…」鬼塚先看看鳳澤之後再看向冰神,低下頭像個等待處罰的孩子。 「鬼塚他是被陷害的,而且兇手也被會長抓到了不是嗎?」 聽到鳳澤正在幫自己說話,抬起頭來看著鳳澤,鳳澤則是對自己眨著眼睛微笑著。 「誰要你多管閒事!會長你直接處罰我好了!」我才不要被你瞧不起… 鬼塚氣自己的無能,還要讓自己討厭的人幫忙,說完直接拉起被子罩住自己的頭,轉身背對著他們。 「這件事情我會看著辦,晚上八點,劍哉…」 冰神一說完,滿意地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身軀狠狠地抖了一下,然後看了鳳澤一眼後就離開。 哇~不得了了,這兩人的關係是… 「喂…人都走了…別哭了…」 放在鬼塚肩上的手運用真氣,讓鬼塚無力反抗,拉開被子將鬼塚給翻正。 平時氣燄高漲的眼神此時被不甘、恐懼的淚水給占據,火般的瞳孔經過淚水潤濕後比紅寶石更加吸引人,之前怎麼都沒注意到呢? 嘖…難怪會吸引那些性格冷到要命的人…怎麼辦?我也很想要啊… 沒想到自己也會對男人有興趣,鳳澤低下頭舔著鬼塚滑落的淚水。 剛開始是被鬼畜這兩個字給吸引住 鬼塚一出場之後就我就中彈了 (其實只要紅色我就不行了 (你是牛嗎? 而且套用鳳澤的話:最喜歡把看不起別人的蠢蛋的自尊心徹底踩成渣(真美好 貌似田中同學是路人?! 話說今天好像是火神的生日耶…(小聲+對手指(去死吧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