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80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K 雲尊 宗尊 標示物

身後靠著沙發,看著落地窗外的風景,刺眼的光線照在周防的身上,胸前星形項鍊中心鑲著如鮮血似的珍貴鑽石,因陽光的折射散發著火焰般的光芒。 安娜曾經好奇過想拿出紅寶石用在著眼前人的身上,但有次出任務時,周防受了傷,草雉知道情況後,表情依舊溫柔,關心的語氣夾雜罕見的嚴厲,當時周防的反應則是笑著說知道了,不滿周防的態度草雉固定住周防的肩,皺起眉頭直盯著對方。 「就說知道了…以後我自己會小心的好嗎?嘖…」 明知道草雉是在替自己擔憂,非要把話說得這麼明嗎?周防偏過頭說完忍不住輕嘖一聲。 「尊…你是我們的王,請照顧好自己。」你是我的王,不想再看到你受到任何的傷… 想到此處,草雉盡量克制自己的聲音不要出現抖音,伸出手輕撫著周防的受傷部位,接著捧起周防胸前的項鍊輕吻著。 安娜這才知道那條項鍊的主人是草雉。 「我們的隊長去哪了啊?到處都沒看到人…」 從外面走進來的伏見問著隊上唯一的女生─淡島。 「不知道,不過隊長交代過有事等他回來再說。」淡島頭也沒抬的繼續處理公事。 看著不像是牢房的密閉幽室,反倒像是高級的臥房,但如果少了手腳上的束縛的話,還真想當作渡假。 「這種小招式真不像是你的風格。」伴隨著宗像的聲音,牢門被開啟。 與Scepter實力不相上下的吠舞羅的首領─周防尊,竟然會這麼輕易被自己抓住,想必其中正在計畫著什麼。 「哼…沒想到還勞駕您這忙碌的隊長出動,還有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周防輕蔑的笑著。 周防晃晃束縛在手腕上的鐐銬,心裡在想目前自己的行動被限制住,如果宗像忽然發動攻擊,難保自己不會受傷,到時草雉又會板著面孔碎念著,想到這畫面不禁露出與方才輕視態度不一樣的表情,既溫柔又無奈的笑容。 「只有對你才需要這樣。」藉著推著眼鏡的動作掩飾著眼底瞬間燃起的怒火。 「哇…這真是漂亮…」勾起周防胸前的項鍊,血般的鑽石就像周防的火屬性一樣,光是這樣看著,內心深處溫暖起來。 「拿開你的髒手。離我遠一點!」周防厭惡地喝阻著。 「哦?如果我偏不呢?」宗像低頭以極近的距離在周防的耳邊低喃。 周防緊繃著身體,想要釋出火焰將宗像燒死,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無法發出能力。 「呵呵…別白費力氣了,這種鐐銬是針對你特別設計的,受傷可就不好了,這會折損Scepter的名聲啊…」 「不要碰我!!」 因掙扎而快要見血的手腕被冰冷的手碰觸著,周防用力揮開宗像,宗像向後一閃,避開周防的攻擊,順道抓住對方的手將他拉近自己。 「既然來了,就送你一個小禮物。」 第一次與宗像這麼近距離對視,周防覺得自己被藏在眼鏡面後面的深邃的瞳孔給震攝住。 當周防左耳扣上耳環發出細微地喀一聲的聲響的同時宗像解開鐐銬,恢復自由的周防立刻與宗像拉開距離,轉轉手腕舒緩關節,似乎沒注意剛剛宗像在自己耳邊的小動作。 「真是謝謝招待啊。」巨大的烈焰朝著宗像衝去,周防就直直地走出牢房。 「這下子可真是麻煩了。」被藍光包圍的宗像毫髮無傷,看著身邊的還在燃燒的火焰。 「尊,你回來了啊?沒事吧…」 草雉看到周防一走進基地里的吧台就馬上調配出一杯飲品放在桌上。 「嗯。」淡淡地回應之後拿起杯子一口飲下。 安娜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周防,好像有哪些地方不太對,草雉看到安娜一直注視著周防,自己也細細地觀察起來。 「尊,你哪時候換耳環了?」 聽到草雉的疑問,側頭看向桌面藉由玻璃的反射作用看著自己的左耳,原本是銀白色變成銀藍色,雖然乍看之下還是銀色,忽然玻璃就發出破裂聲響。 「看來很喜歡這個禮物呢…」 站在與吠舞羅同一高處的建築物上,宗像滿意地看著吠舞羅上方的神劍正在釋放微弱的烈焰。 喔!在看K時第一眼是宗尊,第二才是雲尊, 原本是想只寫雲尊的項鍊,但宗像也太搶戲了吧!!(多出三倍(去屎 還是喜歡老夫老妻的雲尊啊!!!(真的 (話說今天是威廉的生日(被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