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 猿美(微宗尊) 傷

校稿 羿奎 K 05 本來想看看就好 不過伏見真的太壞了(喵! 怎麼可以欺負美咲呢 雖然人家一副處男樣(去屎 剛在自家酒吧的後門倒完垃圾後並不急著回到店裡,拿起口袋的打火機點燃嘴裡的菸。 今天為了八田受傷的事忙到比平常還要晚的時間關門,想必他站在那邊也有一段時間了,就算廉本不說自己也大概知道八田跟誰起衝突,這兩人明明就很在意對方,或許就是因為太在意,八田對伏見離開組織,加入Scepter 4的舉動而如此的憤怒。 「既然來了怎麼不進去?」伴隨著淡淡地菸霧,草雉問著站在離後門不遠的人。 伏見沒說話只是看著草雉。 「放心吧,依照八田那小子現在燒得不省人事的情況來看,就算他想打也打不起來…」說完就轉身進入店裡,後門半掩著。 一步步往著房間的位置走去,輕輕地打開門之後,房內的擺設跟自己離開之前都還是一樣,還以為他會將所有的東西都打爛,嘴角微微上揚幾個角度,最後視線放在躺在床上的人。 半裸著身子,右邊的臂膀雖然已經處理過了,但鮮紅的血仍微微地滲出,與雪白的繃帶形成強烈的對比。 左邊的鎖骨上刻印著吠舞羅的標記,不自覺地抬起手摸著與對方相同位置的標記,而指尖觸碰到的卻是已經和吠舞羅斷絕關係的疤痕。 「唔…」 因身體不適而出聲的八田,嚇了伏見一跳,眼看覆蓋在額頭上的毛巾快要被八田的動作給蹭掉,伏見走向前拿起臉盆上的替換用毛巾換上。 「嗯?猿比古……不要離開好嗎……」冰涼的毛巾讓八田稍微睜開眼睛,過高的體溫讓意識有點模糊。 伏見聽到八田叫他的名字,讓他當場愣住,已經有多久沒聽到八田這樣叫他了…好像回到自己還在吠舞羅的時候。 「你這叛徒,給我去死…」 上一秒是求人的語氣,下一秒就變回原本的火爆性格,還沉浸在美好回憶當中的伏見就被八田的咒罵聲給呼喚回來。 「那你就快點好起來吧,我可是期待著呢…美咲…」親吻著自己在對方身上製造的傷口,最後兩字則是刻意在八田的耳邊說著。 「我說啊…」說話的同時,牢房的鐵門從外開啟,宗像看見躺在床上背對門口的身體微微一震,露出滿意的笑容。 「八田是你的人吧?」 周防面無表情,眼神仍是冰冷地看著離自己不到十公分距離的宗像。 「他把伏見搞得心神不寧,現在連個人影也沒看見。交待一點點的事都辦不好,反而增加我的工作量,請問是不是該由赤王你來負責呢?」 說話的同時宗像也很有效率地在周防的脖子上啃咬著。 「哼…嗯!」原本以輕蔑的態度回應的周防,因脖子上的刺痛發出悶哼聲。 「好甜,果然還是紅色最適合你。」 「在這邊浪費太多時間不太好喔,室長。」看宗像拉開自己的腿,周防表情依然淡定。 因為宗像來太多次了(?) 尊已經隨便他了(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