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 青若(微今若) 安慰

校稿 羿奎(抱病中 真是辛苦了 這是被樹給激出來的!!! 明明很想欺負若松(WWWWW 將手中的籃球投入籃框之後,抬起手撫上眼角,抹去快滑進眼睛的汗水,視線往休息區望去,不意外地看到青峰躺在上頭睡覺。 「青峰!!你快點起來練球了,不要每次都偷懶!!」 被若松的大嗓門給吵醒的青峰,只是不悅地瞇著眼睛看了若松一眼後就離開體育館,只留下快要被氣死的若松。 「好了好了,別管他了,我們繼續練習吧…」今吉伸手揉揉若松的頭髮安撫著。 「不是嘛隊長,怎麼連你也這樣…」 不滿今吉的動作的若松,抓著揉亂自己頭髮的手,以委屈神情地向今吉抱怨,如此可愛的表情,讓今吉的眼睛比平常睜開一些,不過已被逆著光的眼鏡給阻擋了,但嘴角的微微上揚的角度可是非比尋常。 「練習了,還站在那邊幹嘛!!」感覺到有點不太自在,徑自地放開今吉的手,呼喚其他的成員繼續動作。 「不好意思,您點的酒替您給端上。」 低著頭的若松對客人露出鄰家大男孩的笑容,並將托盤上的酒杯放置在桌面上,沒注意到客人一直在看著他,忽然拉住若松即將收回的手。 「你、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沒想到會在這裡會遇到青峰,若松訝異得說不出話來。 「哼…學長你又怎麼會在這?」 「我、我、………」 如果被老闆發現自己是未成年的話,明天就可以不用來了,因為在酒吧打工比較輕鬆,可以應付白天的課程跟放學後的社團活動,而且薪水又高,只是偶爾會受到客人的騷擾而已。 工作丟了可以再找,如果被監督知道的話,好不容易成為正選的位置就要讓出了,自己跟眼前擁有奇蹟世代王牌的頭銜,而且又是剛進桐皇就是正選的人是不一樣的,對方的能力是無庸置疑的強,但是對於團隊練習相當不合作的人真是令人看不慣啊!!才不想要輸給這個自大又傲慢的傢伙。 「可不可以先放開我?」為了不想讓周邊的人起疑,若松靠近青峰在他耳邊詢問著。 看著眼前小聲請求與平時對著自己生氣大吼的表情很不一樣,讓青峰很想調戲一番。 「很不像你啊…學長…」空著的另一隻手摟上若松的腰,將他拉近自己。 「喂!!你這傢伙!快點放開我啦!!!」 雖然這個情況在酒吧內常常發生,但從未與人靠得如此的近的若松有些不自在,更何況是自己討厭的人,若松小聲地低吼著。 柔和色調的燈光照著若松因著急而微紅的臉,與淡黃髮色相互對應的淡色瞳孔倒映著自己的臉,腦海中突然閃過如果對方眼中只看著自己就好的想法… 還沒喝自己就先醉了嗎? 青峰對自己的失神笑了一笑,稍微放鬆手中的力道,若松稍微整理一下衣服之後就離開了。 今天與平常一樣在練習,不過似乎感覺有些奇怪,今吉看著躺在椅子上睡覺的青峰,然後目光放在剛剛只看了青峰一眼後,一個人獨自安靜練習投籃的若松,平常這是若松就會跑過來對的青峰大吼要他起來練習之類的,今天好像沒聽到若松的聲音。 「今天怎麼了?」 練習結束後,在更衣室裡今吉將毛巾蓋在背對著自己的若松頭上。 「我?沒事啊…」若松漫不經心地回答。 「嗯?」明明就一副需要人家安慰的模樣。 「唉唷~就跟你說沒事了啊,隊長你別想太多,容易長白頭髮。」 今天一看到青峰就想起昨晚的事,當青峰看到自己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反應,但總覺得還是怪怪的,這種感覺自己也說不上來,還是逃不過今吉的眼睛,以開玩笑的態度打混過去。 唉…逼急對方可是不好的,將若松的身子給轉過來,抱著對方並把他的頭放在自己的肩上。 「孝輔…你可別把自己搞太累,知道嗎?」今吉輕聲地說著。 「少噁心了…我先走了…」 許久,若松推開今吉,將毛巾丟還給他,雖然嘴裡這樣說,微紅的眼眶、說笑的語氣已經表示今吉的安慰起作用了。 睡到剛剛才起來,正準備推開更衣室門時的青峰,站在門外看到這一幕,今吉跟若松這兩人是有什麼關係?若松跟今吉在一起的時候都這麼要好,反而一看到自己這麼兇?為什麼安慰若松的人不是自己?還呈現渾沌狀態的腦袋就先浮現出一堆問題,手指不自覺地收緊拳頭。 跟昨天同一個時間去酒吧,一進門就很快地看到淡黃色髮色的若松,正在和一個客人聊得很開心。 「學長…」 「哇!你怎麼又來了?」 若松被青峰嚇了一跳,連忙跟客人打個招呼後,拉著青峰的手走向後面的員工休息室。 「你到底是想要幹嗎?!」皺著眉頭,以不耐煩的表情看著青峰。 「來這邊不就喝酒嘛…」青峰露出你這不是在問廢話的表情。 「你!!算了…你喝你的,我要去忙了…」 問這個問題自己也很想吐槽自己,不過青峰也是未成年,所以他不會把自己給爆出來,也怕連累到他自己。 「不怕我說出去嗎?」 「你自己也還不是一樣?不要一直靠過來…」青峰慢慢地走向若松,讓他有種莫名的壓力。 「我嗎?嗯…是籃球隊需要我,所以我沒差…」將手抵在若松耳邊的牆上,露出欠揍的痞笑。 被對方這麼一說,當下覺得自己還真的是弱得可以…跟不上你就可以把人給看低嗎?!你這目中無人的混蛋!!! 呵…也是…難道還不清楚對方是什麼人嗎…竟然拿自己跟對方比,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青峰大輝…這樣玩弄我好玩嗎?」側過臉刻意不去看對方的臉,深怕自己會控制不了情緒衝上去給他一拳。 不…不是這樣的…該死的!!怎麼會這個樣子!!!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些話。 原本想要反駁的話卻看到若松受傷的表情後就說不出來,伸手想要撫上若松的臉,還未接觸到之前就被若松給打掉了。 「你幹嗎?」 若松露出厭惡的表情刺激到青峰,青峰以身體將若松壓制在牆上,雙手固定著若松的頭部,對準對方還沒閉上的唇,像似要將對方撕裂的力道粗魯地啃咬著。 若松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直到青峰的舌頭竄進自己的口中時,這才意識過來開始抵抗。 「呼……你、你是瘋了嗎?!我是男的!!」還以為自己會窒息,好不容易推開青峰,還沒緩過來就先發難了。 「為什麼今吉學長可以我就不行!!!」 「啊?翔一他跟你這個變態又不一樣!他才不會對我做出這種事!!這是我的……還給我!!!」真的是太可惡了!忍不住揪起對方的衣領大吼,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 一聽到若松親密地叫著今吉的名字,可真是順口到刺耳,下一句自己就放心了,下下一句雖然有些字聽不太清楚,不過看到若松突然爆紅的臉和剛剛接吻的反應,極有可能這是他的初吻,好吧…那我就還給你… 「放心…我會負責的…」不給若松回話的機會,青峰再度吻上。 「昨天若松你請假沒來,隊上整個就很平靜啊…好不習慣…」諏佐將手搭在若松的肩上。 「是啊…而且青峰竟然在練習耶…咦?嘴唇怎麼受傷了啊…」 今吉抬起若松的下巴看個仔細。 「我、我沒事啦…就不小心咬到的…」若松回想起前天的情形,臉不禁紅了起來。 在旁邊獨自練習的青峰看到學長們包圍著若松就有點不太開心,今吉學長你的手是在摸哪裡啊?若松學長嬌羞的表情只有我自己能看!! 「若松學長你還好吧?你的臉好紅喔…身體還沒好可以不用來練習沒關係…」走向前故意用身體擠開今吉,伸手摸著剛剛今吉碰過的地方。 「還不是因為是你害的!!」打掉青峰的手。 「「喔──」」今吉和諏佐很有默契地出聲。 「不、不是你們所想的樣子,我昨天因為嘴唇受傷請假沒來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若松怕學長們會誤會趕緊解釋,不過當他一解釋完之後,現場頓時鴉雀無聲,若松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整個人呈現石化的狀態。 「你這白癡!!」青峰難得臉紅,拉起若松的手往外走。 「呵呵…這下子有趣了…」怎麼辦呢?若松乖順跟著青峰一起離開的背影,好刺眼啊… 諏佐看著今吉越發燦爛的笑容,真不知道是要替若松還是青峰祈禱… 正確的標題是 要求遮羞不成反得安慰 (這啥 反正前後文有差就是了(鑽地板 都給青峰負責 沒想到會爆這麼多(算是唯一? 原本還想來一些諏若的(拜託你不要 啊~果然對若松很有愛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