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 青火若 獎品(慎)



 
這裡的是桐皇火神
 
 
校稿 羿奎
 
 
 
比賽的哨聲響起,桐皇拿下對手所獲得分數的三倍差距取勝,光是三分之二以上的分數都是青峰和火神相互比較的結果,因為拿下分數較多的一方就可以拿到獎品。
 
若松沒跟隊員抱在一起歡呼,而是跑到桃井那邊看得分記錄,看看青峰跟火神誰的分數較多。
 
桃井對著若松露出歉意的微笑,還沒將問題問出口的若松頓時僵在那裡,因為他知道今晚會難過了。
 
 
 
刻意放慢收拾背包的若松想要讓大家先離開,沒想到還有兩個沒跟著一起走。
 
「嘛…我想要先吃一些…」
 
青峰說完將若松轉過來面對自己,不等若松反應就快速地掠奪對方的唇,靈活的舌強行竄進對方的口中,另一舌與交纏著。
 
「喂…青峰你這家伙怎麼可以先偷跑呢?!!」火神上前推開青峰,解救快要缺氧的若松。
 
稍微緩過氣來的若松轉頭向火神,看到火神一副該換我了的期待表情讓若松要感謝的話梗在喉嚨。
 
「若松學長那我呢?」有什麼想法都表現在臉上的若松學長很可愛,直叫人很想要欺負他,火神露出帶有邪氣的微笑看著若松。
 
與青峰唯我獨尊的霸道行為相較之下,火神不容許拒絕的溫柔請求讓若松有種把自己送上虎口的錯覺,與其自己主動還不如被動來得好。
 
想歸想若松頂著剛剛還要紅的臉慢慢地靠近火神,火神也不性急,等對方貼上自己的時候,先用唇慢慢磨蹭若松微腫的唇,接著用舌在唇上游移著讓他主動地鬆開牙關,溫柔地探入對方的口中,循步漸進的引導著對方。
 
「等、等一下…不要在這裡…」
 
原先撫摸背部的手往褲子裡探去,不想要在社辦做出任何有關限制級的舉動的若松趕緊推開火神,。
 
泛紅的臉龐,水潤的眼眸看著火神,小聲地請求著,這種嬌羞的模樣讓青峰跟火神不由得下身一緊。
 
「嗯…學長我們回家吧…」火神改牽著若松的手。
 
 
 
「我跟火神的技術,誰比較好?」
 
青峰從後抱住若松,唇齒啃咬著像奶油般誘人的脖頸,手指不斷地在擴張緊緻的穴口。
 
「看來若松學長好像還不夠滿意呢?」
 
火神則是在若松的胸前,吸吮敏感的紅點,火神的手握住若松的前端,不停地給予刺激。
 
「…嗯…啊……啊、嗯……啊啊……」
 
若松緊咬著下唇,不想讓令人羞恥的呻吟由自己的口中發出,但青峰跟火神的前後夾擊,身前跟身後不斷湧出來的快感讓若松一開口就無法回答,最後將慾望是釋放在火神的手裡,高潮過後的若松無力地靠在火神身上。
 
「那該我了…
 
青峰抬起若松的腰,對準穴口,知會一聲後便一口氣插到底。
 
「啊!!」身體被比手指還要粗大的性器猛然地入侵,深處的前列腺被的前端擠壓著,還處於極為敏感的若松,強烈的酥麻感傳遍全身,讓若松簡直快不能呼吸,緊緊攀住火神的肩膀。
 
「青峰你太急了…」火神看到若松這副模樣忍不住抱怨一下。
 
「切…這不能怪我啊…不過真的好爽…」青峰說完直接做起活塞動作。
 
「…慢…啊…嗯…太、…太快、快了…啊…」
 
「學長你這裡可不是這麼說的喔…」火神用手指輕彈若松半勃的前端。
 
「唔…火神你在搞什麼啊?!」下身忽然被溫熱的穴璧給緊咬住,差點就讓青峰把持不住。
 
「呵…是學長太敏感了啦…你讓開一些…」
 
若松感覺火神的手指伸進自己跟青峰的交合處,難道火神是想……
 
「不要!等一下這樣不行的!!」
 
「青峰…大輝、快點阻止火神…拜託你…大輝…」
 
若松驚慌地向青峰求救,還親密地叫出青峰的名字,讓火神感到有些不快。
 
青峰看到若松楚楚可憐的模樣,非旦沒有阻止火神,反而只有想要好好地蹂躪一番。
 
「學長你放鬆一點…不然你會受傷的…」
 
火神用溫柔的嗓音安撫若松,另一隻手放在若松的前端按摩著想要轉移若松的注意力,青峰也很配合地揉捏若松胸前的紅點。
 
「啊…好痛……嗯…不、不要…啊…太…大了……嗯…別、再進來了…」
 
火神一點點慢慢將自身的硬挺擠進所剩無幾的後穴,若松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裂成兩半了,痛苦的淚水從眼眶裡滑落。
 
「好了…沒事了…」壓抑下身的想要衝刺的慾望,火神親吻著若松掛在眼角的淚水。
 
明明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是要跟大家一起慶祝的,結果自己卻在這邊被……有沒有這麼辛苦啊?! 心中感到不滿的若松躲開火神的吻,殊不知道這一個躲開的動作點燃體內兩個猛獸。
 
「嗯、啊…嗯…等、啊…等一…哈…停啊……太、深了…啊……」
 
青峰跟火神被若松這麼一動,便不再壓抑自己,兩人在同一時間很有默契地律動起來。
 
 
 
「……啊…不…行了…慢…慢點……哈…嗯、啊………」剛剛才比賽結束,難道他們都不會累嗎?!就算不累我也會累啊!!!
 
青峰收到火神的眼神暗示,兩人同時將抽插的速度慢了下來,甚至一方退出後,另一方才進入。
 
「唔…快、快點…啊…」跟剛剛快要令人窒息的快感相比,慢條斯理的磨蹭讓若松有種渴望的想法。
 
「那你自己來…」青峰牽引若松的手放在剛發洩沒多久又站起來的硬挺上。
 
「不要…」太過分了,要自己在他兩人的面前自慰這未免也太…
 
「哈啊…那我先休息一下好了…」話雖然這樣說,青峰故意往體內的前列腺輕輕地擠壓著。
 
「嗯…啊…混蛋…啊……」無法思考的若松,手不由自主地在慾望上滑動,前面的刺激也帶動後穴的收縮,體內的性器也開始動作。
 
「唔…火神…啊…放…放開啊…」很快又要高潮的若松,手忽然被青峰給抓住,快要射精的前端被火神給箍住,想要發洩的快感被打斷,若松覺得自己快要瘋掉。
 
「孝輔…叫我的名字…」火神邊咬著若松的耳朵邊要求著。
 
「大、大我…快、快放開…求、求你…讓我射…拜託……」
 
身心都被慾望給支配的若松,很快地就順著火神的要求說出來,並且主動吻上火神。
 
火神很滿意若松的青澀獻吻,換他伸出舌頭加深這個吻。
 
當若松先射出白濁的同時,深埋體內的不斷律動的硬挺也相繼地達到高潮,不斷被注入的熱液從交合處流出。
 
偏白的膚色出現許多紫紅色的吻痕以及淡紅的牙印,過多的白濁從無法閉合的穴口溢出,使得畫面更加地情色靡遺。
 
兩人雖然很想要再來一次,但是看到累到不想睜開眼睛的若松就打消這個念頭。
 
青峰抱著若松走向浴室,將若松放進火神已放滿熱水的浴缸中,開始幫若松做清理,當手指探進若松體內摳挖的同時,若松不自覺地低吟著,讓青峰很想在浴缸裡面來一次,但最後還是拉起若松的手幫忙解決自己的欲望,有些許的白濁沾染上若松的臉。
 
青峰又愣了一會兒,快速將兩人清洗乾淨,要不然等一下真的要在浴室裡做了起來,難保正在外面換床單的火神衝進來給自己一拳。
 
換火神清洗完之後走出浴室,便看到青峰從後面抱著若松睡著了。
 
「謝謝招待…」火神在若松的另一邊躺下,親吻若松的額頭,將手放在若松的腰上。
 
 
 
 
若松醒過來之後覺得身體無法動彈,好像被大卡車輾過一般,整個痠痛到不行,尤其是……咳、咳。這兩個傢伙還壓在自己的身上,臉上冒出好多個青筋。
 
「喂…」聽到沙啞到不行的聲音的若松,再加上全身要命的痠痛就想起昨晚的瘋狂,感覺到自己的臉在發熱。
 
「孝輔早安…」火神對著若松微笑。
 
「哦…早…」在眼前放大的帥氣臉龐,難怪會有一堆的粉絲,若松不禁地想。
 
「不對!要叫我學長啦,別像青峰一樣…
 
「吵死了…昨晚不夠累嗎?還要再來一次…」
 
距離正在談話中的兩人很近,因睡不飽而有起床氣的青峰低聲要脅著。
 
「快要累死了好嗎?!你別抱著我,快放開!」若松扭動身體要掙開青峰的懷抱。
 
「學長,請你不要亂動…」三人幾乎整個貼在一起的身體,禁不起如此的刺激,火神的低沉語氣中似乎在忍隱著什麼。
 
「那你們就放……」話說到一半就沒下文了,若松感覺到前面的欲望及身後的股間被堅硬的熱源抵著,這才了解到火神的意思。
 
「我我我不不動動了…你們別、別衝動啊啊啊啊!!!」
 
 
 
 
「桃井,怎麼沒看到若松、青峰還有火神呢?」站在場邊的原澤問著桃井。
 
「大概是昨天比賽太累了,所以他們就沒來練習…」桃井以足以萌死人的微笑回答。
 
「調整若松的菜單,他們兩個的練習加倍。」
 
「是。」哦…原來教練是知道的,桃井默默地在若松學長的資料最後一頁,依照排序寫上教練的名字。
 
 
 
 
 
 
 
人家還是愛青峰的!!!(桐皇火神是怎麼回事?(槍抵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