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907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幽靈 樸奇英X權赫洙 昔日好友


                 
 
 
 
校稿 羿奎
 
 
 
 
「呀…」煩躁地將手中的資料用力甩在已經快要堆滿文件的桌上。
 
最近遇到一件相當棘手的案件,牽扯到高級階層人物的關係,許多線索無法查出來,讓權赫洙難以執行。
 
「快點做,難道你不想快點抓到犯人嗎?」
 
坐在電腦前面的樸奇英將視線稍微轉移螢幕,看向正在抓著頭髮的權赫洙。
 
「知道了啦…嘖…」還用你來說嗎?如果有個情報員能夠幫忙就好了…自己就可以不用這麼苦命還在這邊加班。
 
等等…情報員…哈哈…似乎想到什麼人的權赫洙開心地笑出來。
 
「要去哪啊?」樸奇英整個轉過身來面對正拿起外套準備外出的權赫洙。
 
「去見個老朋友…你幹嘛…」
 
一想到要跟許久沒連絡的朋友見面的權赫洙笑得一臉開心,但看到樸奇英似乎要跟著自己一起去時,上揚的嘴角稍微僵了一下。
 
 
 
車子開往郊區的方向,行駛一段時間後,停在一家當鋪的前面,兩人紛紛地下車。
 
「老闆,這個可以換多少?」權赫洙拿出自己的識別證放在桌子上。
 
「500塊。」坐在櫃檯內的男子接過來翻看了一下之後,抬起頭來,露出沒被過長的瀏海遮蓋住的眼睛對著權赫洙。
 
「什麼啊…沒想到我會這麼廉價…」想說這麼久沒聯絡,而且自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跟在隊長旁邊的菜鳥警察了,權赫洙稍微癟著嘴嘟囔著。
 
男子站起來打開櫃檯邊的鐵門,權赫洙笑得很開心,一個跨步就緊緊抱住眼前的人,只是稍微看一下站在權赫洙身後一起過來的金宇玄。
 
被頭髮遮住半張臉孔,散發著冷酷且深不可測的氣息,想必是個不簡單的人物。
權赫洙你也太高興了吧…而且男子淡淡地看了自己一眼之後,對著權赫洙又是另一種溫柔的神情。
 
或許是因為是權赫洙帶來的人,所以可以信任,雖然對方眼中帶有一些敵意。男子的手在權赫洙的背部上下撫摸著,最後撘在腰際上。
 
「哈…沒想到你過的還不錯嘛…」
 
權赫洙四處觀察一下屋內簡單又不失單調的擺設,男子也跟著看了一下自家的環境沒有說話。
 
「樸、金宇玄,他是韓泰錫。」
 
權赫洙站在兩人的中間,互相介紹給對方。在兩人獨處的時候,通常權赫洙都叫樸奇英的名字,當有別人在場的時候就他叫金宇玄。
 
樸奇英看著眼前冷酷的韓泰錫微微點頭。韓泰錫也是以同樣的方式打招呼。
 
「唉…至少也出個聲嘛…」自己怎麼都跟安靜的跟啞巴沒什麼兩樣的人一起工作啊?不過樸奇英比韓泰錫、金宇玄好多了。權赫洙在心裡嘀咕著。
 
韓泰錫從酒櫃中拿出紅酒以及兩支杯子,替他們斟上,然後雙手放在胸前冷冷地看著權赫洙。
 
權赫洙拿著杯腳,酒紅色的液面隨著輕晃的動作造成小小的渦流,深吸一口,醉人的酒香刺激著鼻腔,然後淺啜一口。
 
「嗯… Chateau Lafite,1987…真是夠朋友。」溫和滑順的香醇口感,酸甜適中的完美比例,真是頂級的好酒。
 
聽到權赫洙說的酒名及年份的韓泰錫的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表示權赫洙答對了。
 
的確是好酒,樸奇英疑惑地看著權赫洙,平常最愛喝一口仰盡的燒酒的他,沒想到對於紅酒也相當了解。
 
「說吧…」低沉的嗓音從韓泰錫的口中發出來。
 
這是兩人進屋這麼久,樸奇英第一次聽到韓泰錫開口。
 
權赫洙走近韓泰錫,對方稍微低一下頭,配合權赫洙的高度,讓他在耳邊低語著。韓泰錫偶爾問個幾個問題,不過距離的關係,樸奇英聽不太到他們之間的對話,只是他們兩個站在一起咬耳朵的模樣有點礙眼,樸奇英不耐煩地頻頻看錶。
 
大概了解狀況之後的韓泰錫稍微暗示一下權赫洙,然後權赫洙就看了樸奇英一眼。
 
「這對你不難吧…」雖然知道韓泰錫已經脫離情報組織有一段時間了,這是已經想不出什麼辦法了,只好來拜託對方。權赫洙偏著頭對著韓泰錫眨眼,露出憨笑。
 
「我知道了。」看著明知道自己無法拒絕的權赫洙,韓泰錫回答的聲調已沒有剛剛進門那麼冷了。
 
 
 
「韓泰錫是什麼人啊?」在回程的途中,樸奇英好奇問著。
 
「就老朋友嘍…」韓泰錫的身分越少人知道越好,不想解釋太多的權赫洙輕輕地帶過。
 
「我跟他沒什麼,你可不可以開慢一點…啊真是的…」
 
 
 
 
 
大叔這部電影因為有牛牛的演出才追的
當時牛牛還是刑案組的新人
可惜跟韓泰錫沒有什麼交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