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凡達 傑克X楚泰 馴服




校稿  羿奎
 
 
 
 
俯瞰著腳下彷彿人間仙境的世界,沒有原來世界複雜的紛爭來破壞這優美的寧靜,靈活健壯的身軀可自由地活動,這才是自己想要待的地方。
 
 
 
當奈蒂莉將傑克帶到首領的面前,他的身旁站著一位跟傑克差不多年紀的族人對傑克帶有著極強的敵意,且並對著對奈蒂莉大吼,說著聽不懂的語言,不過絕對不是歡迎之類的話。
 
首領抬起手來阻止那位族人的攻擊,對方就憤恨不平地罷手,那眼神就好像要將傑克狠狠地撕碎。
 
首領的夫人同時也是族裡的祭司莫亞走向前,伸出手放在傑克的肩膀,透過手心在他的身上感應到守護之人-伊娃的氣息在對方身體裡流淌著,收回手對首領點點頭。
 
雖然納美人很排斥阿凡達,但伊娃的本意是不會錯的,這麼做一定有祂的道理,首領就交待奈蒂莉教導傑克一切生活。既然首領都這樣說了,底下的族人們多說也無益了,那道殺人的眼光仍是緊黏在傑克身上。
 
 
 
奈蒂莉很認真地教導傑克納美人的生活,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們兩個人從早到晚都在一起。奈蒂莉是自己的未婚妻,自從傑克來了之後,她整個人都變了,對自己變得很冷淡,甚至用眼神警告自己不能傷害傑克,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族人
 
起初還以為湯米在眾族人面前不好表現出與自己熟識,但那種無畏的精神,堅毅不拔的態度讓自己有點疑惑,當對方與自己對到眼神,那種完全陌生的表情讓自己更加肯定他不是湯米,連他本人也說他是傑克,是個陸軍戰士,那湯米人呢?為什麼可以使用湯米的阿凡達?而且接近族人到底有什麼目的?
 
此時奈蒂莉正在調整傑克拿著弓箭的姿勢,肌膚之親、曖昧的距離刺激著自己,
幾個跨步衝上前拉開他們兩個,並要傑克離開這裡。
 
「哈~我就知道你會說英文。」
 
看到傑克一臉得意的笑容說著跟湯米初次見面的話,楚泰心中的怒火燃得更加猛烈,他用回納美語說著要他快滾出這裡。
 
「不能走,你會想我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對楚泰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想要與他親近,而且這種感覺在奈蒂莉將自己帶到首領面前的時候,第一眼看到楚泰就有了。
 
兩道互相凝聚的眼神,讓周圍的空氣緊繃起來,只差誰先動手引發戰火。奈蒂莉看著眼前兩人快要打起來的模樣,將傑克拉往自己的身後。
 
「傑克,我們走」
 
用眼神警告的奈蒂莉說完就拉著傑克轉身就走,只留下一臉受傷的楚泰,傑克臨走前看了對方一眼,自己也覺得愧疚,畢竟自己只是個外來人,楚泰是未來的高高在上首領,且奈蒂莉又是他的未婚妻,她這麼護著自己,想必對方也不好受。
 
 
 
經過半年的訓練後,傑克可說是已成為完整的納美人,以取得首領及族人的信任,正當還未將採墾原礦的協調時,軍方已先自行行動,
 
此時情勢緊迫傑克說出自己融入納美人的原因,奈蒂莉萬萬想不到自己竟是救了毀滅家園的人,如此的背叛又該怎麼對得起族人呢?
 
看著心愛的女人被傑克重重的傷害,楚泰一出拳就將傑克打倒在地,傑克自當理虧沒有還手,以為第二拳將要再度落在自己身上時,憤怒的拳頭停留在眼前。
 
「你不配當我們的族人。」明明就是一模一樣的臉,為什麼會這樣呢?
 
原本此道總是看著自己的厭惡眼神,此時變成輕視漠然,這可是讓自己有點心痛,剛剛奈蒂莉還未有此種感覺,只有眼前的人不想讓他失望,傑克一個翻身就追了上去。
 
「放手!」整個人被壓制在地上的楚泰,想要掙脫傑克。
 
「不放。」
 
楚泰雖有著桀驁不馴的個性,但愛護族人的心,且行事果斷,頗受首領的器重,如果讓他取信於自己,那麼協調的事就好辦了,拉起對方的髮尾想要和自己的互相連結。
 
「住手!!不可以這……
 
兩端細小的連結神經連結上的那一刻楚泰睜大眼睛,中斷了原本中氣十足的嗓音,反抗的力量也在同時間脫去,對方的氣息相互融合在彼此的身體中。
 
『楚泰…楚泰…是我……很抱歉…我發生一些意外,不能跟你在一起了…傑克是我雙胞胎哥哥,他是個好人,雖然依現在的情況可能你無法馬上了解…但你一定要相信他,我們一起來守護這個美麗的家園…』
 
楚泰聽到熟悉的聲音呼喚著自己,想要出聲卻無法如願,只能靜靜地聽著。
 
「你沒事吧?」伸手摸著還未從震驚狀態回復過來的楚泰的臉。
 
楚泰用力推開身上的人,將自己的髮尾給拉回來。憤怒、羞辱、難過的表情全部都在顯在臉上。楚泰紅了眼眶狠狠地撲上去揍了對方幾拳然後就跑走了。
 
 
 
家園受到敵人的猛烈攻擊,族人在混亂之中到處逃竄,許多人都慘死砲火下,連首領也是無法避免,現在敵方暫時停下攻擊,存活下來的族人聽著莫亞及奈蒂莉的話聚集在一起,奈蒂莉查看一下周圍,但都看不到楚泰的人,難道他也是…
 
 
 
一聲從未聽過的鳥獸鳴劃開了天空,橘紅色的巨大翅膀隨著拍動刮起一陣強風,在場的人看到傳說中的聖獸之首─托魯克‧終極魅影現身一時回不了神。
 
「奈蒂莉…現在情況真的很危急,我是屬於這裡,我一定會守護這個家園,請你相信我。」
 
從托魯克背上下來的傑克打斷奈蒂莉的思緒,以堅毅不摧的態度試圖讓讓奈蒂莉再信任自己一次。
 
「怎麼了?」
 
兩人之間沉默一陣子,得不到回應的傑克問著只緊盯著自己的奈蒂莉。
 
奈蒂莉先用像似掃描器的眼神,將自己從頭到尾巴都掃瞄了一遍,伸出手握著自己。
 
「你跟楚泰交配了?!!」奈蒂莉一臉震驚。
 
「啊?什麼?我怎麼可能和他…
 
「拜託!你怎麼可以這樣做!這種連結的方式可以讓依蘭卡臣服於你,對於人的話就有交配的意思,雖然並非是正常的交配方式…那他現在人呢?」心態及身分如此高位的楚泰怎麼能夠接受呢?奈蒂莉很擔憂楚泰的情況。
 
「我不知道…
 
「用心去感受,然後馬上去找他…
 
 
 
 
 
隨著身體的意識往靈地的深處走去,在一個隱密的樹洞中找到躺在地上楚泰,心臟的地方有些疼痛。其實剛剛與楚泰連結的時候,自己可以感受到湯米的存在,想必對方也可以感受的到吧使用這個阿凡達這麼久從來沒有,也許是因為楚泰的關係吧
 
「你沒事吧?」
 
「別碰我!」
 
楚泰的身子狠狠地一震,就像是被電流電擊到一般,打掉放在肩上的手,把頭面向另一邊,不願看到對方,扶著樹幹艱難地起身,才跨一步眼看就要倒下。
 
「小心!」傑克眼明手快地接住楚泰的身體,讓他躺在自己的懷裡。
 
「…這、這下子你滿意了吧?」
 
剛才被迫與傑克連結之後就跑到這邊來,想要藉著伊娃的力量使體內焦躁不安的情緒穩定下來,非但沒有紓緩反到更加地嚴重,這種情形就好像是…
 
「嗯…如果接下來你願意配合我,也不要把我當作是湯米就再好不過了…」看著楚泰現在無力抵抗的樣子比較好做事,更何況他也不是替代品。
 
「你在說些…
 
傑克低下頭將楚泰未說完著話隱埋在吻中,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但也不想要去想,任由著欲望支配著身體。
 
楚泰掙扎的同時看到對方的眼中出現湯米溫柔的神情,讓他停了下來,任由對方深吻著。
 
心中明白為什麼楚泰突然柔順了下來,這時很想做出苦笑的表情,難道自己就不行嗎?很想要繼續下去,但現在外面的情況並不允許,結束不捨的親吻後,傑克抱著楚泰走出樹洞,走到距離懸崖邊緣還有幾步路便停了下來。
 
「楚泰,現在我的心意你最清楚不過了,我希望我們一起打敗敵人。」
 
忽然有一陣狂風迎面而來,讓楚泰瞇了瞇眼睛,待睜開後看到托魯克之後就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首領,就依魅影騎士的名義召集各個部落一起守護我們的家園!為了納美人、也為了湯米…
 
「哼…你把我搞成這樣…」好厲害…真不愧是伊娃看中的人。心中不免對傑克產生敬佩之意,但卻又不想要表現出來。
 
傑克對自己的稱謂感到諷刺,事情已經成為定局,說再多也無用了,唯有守護家園才是眼前最要緊的事。
 
就在各部落的勇士們搏命戰鬥以及在伊娃的守護下共同打敗了敵人。戰爭結束之後傑克也在透過伊娃成為真正的納美人。
 
 
 
站在靈地的生命之樹下,楚泰與生命之鬚相互連結,閉上眼睛感受伊娃育蘊的能量。
 
「首領,你不回去嗎?」
 
「才來沒多久就要我回去,奈蒂莉你這是不歡迎我?」
 
奈蒂莉傳承莫亞的地位,成為族裡的祭司,表面上仍是楚泰的配偶。
 
「呵呵…畢竟讓托魯克等太久似乎有點不好…」
 
傑克就是抓準楚泰是不會讓托魯克等太久,所以每次都要托魯克來接他。奈蒂莉看了看剛停在附近的等待的托魯克。
 
「該死的!奈蒂莉我…」狠狠瞪向托魯克一眼。
 
「楚泰,用心去體會吧…相信伊娃…」
 
 
當傑克奮不顧身地替自己擋下子彈那當下就明白了…
 
 
 
 
 
前些天看了阿凡達腦海裡就浮現這樣子了(彈菸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