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 虹灰 基本色


 


 
校稿  羿奎
 
 
 
 




 
周遭散漫著菸味,吵雜的聲音對於專注地在遊戲中的灰崎絲毫沒有影響,雙手靈活地操作著機台,直到被人從後面勒住了脖子。
 
「靠!你他媽的找死嗎?嘖…
 
遊戲打著正入迷的時候被人給打斷,火氣飆升的灰崎看到來人時卻只是嘖了一聲。
 
「走了…
 
今天是比賽的日子,因為是由一年級上場,灰崎這傢伙明明就是不想去比賽還打電話來說生病要請假。現在距離比賽還有一個小時,額頭冒了好幾個青筋的虹村原本直接殺去他家把人給帶出來,途中經過遊戲店想說進去看看好了,果不其然在店裡找到灰崎。
 
「我才不要去…無聊死了…」灰崎想要掙開虹村禁錮自己的手。
 
「真的不要嗎?」虹村忍住更多的怒氣,口氣淡淡地問道。
 
「我…煩死了,就說我不要去了!」
 
「哼…如果表現不好你就死定了,看我怎麼操死你…」聽到自己的發問後的灰崎猶豫了,就表示說他還是想要打球的。硬是將灰崎往自己的懷裡帶,往比賽場地的方向走去。
 
 
 
虹村在場邊觀看著場上的情形,雖然是一年級的成員第一次上場比賽,在球場上表現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尤其是灰崎,在青峰他們各有自己的特殊專長之下就顯得較弱些,但對於其他二、三軍成員來說又是一軍的水準,如果跟大家一起鍛鍊的話說不定他也是個出色的球員。
 
不過麻煩的是灰崎這傢伙特別愛打架鬧事,就連社團的練習也是愛來不來的敷衍態度,真是有夠頭疼…也許這也不能怪他,畢竟他引以為傲的竊取對方技能的專長在這失利了,而且每個成員都有很有個性,使得灰崎更難融入球隊。
 
 
 
「下半場黑子代替灰崎上場。」教練在快要中場休息結束前提出換人。
 
被點到名字的灰崎只是愣了一下,唇線露出輕蔑的角度。
 
黑子的加入之後,整個場面就變得很不一樣,蒂光的分數面板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地在跳動,教練看了黑子的表現很滿意,交代了虹村幾句,沒有指責比賽差點遲到的灰崎。
 
「好痛、隊長你幹嘛啊?」
 
「上場前不是跟你說你表現不好,我會怎麼樣…嗯?」並不是你能力得不好,只是眼前的情況讓教練看了很不滿意,為了大局著想只好換人了。想必對方會覺得很低落吧…
 
「下次練習不准再給我缺席…」剛敲了灰崎的頭的手沒有離開,像似安慰地揉一揉。
 
灰崎只是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撇頭不想看到虹村溫柔的神情。
 
 
 
 
「隊長,今天只有灰崎一個人缺席。」剛踏入體育館,赤司先向虹村報告。
 
視線掃了全場正在認真練習的成員,虹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在外面的籃球場看到灰崎跟校外的人在打球,很顯然對方不太欣賞灰崎的技能,臉色跟分數一樣難看,灰崎也不是個好脾氣的人,一個肢體動作就打起來了,一陣混亂之後,大家都散光了,只剩下灰崎一個,這時虹村才走過去。
 
「怎麼?是在打球還是打架?」說話的同時揮出拳頭,在灰崎已經掛彩的臉上更添上一筆。
 
體力已經在剛剛那一場架消耗得差不多了,經不起虹村這一拳的灰崎跌坐在地上。
 
「哼…不是都看到了嗎?」該死的…這麼剛好被看到…灰崎慢慢地站起來。
 
「走吧…
 
「我最討厭打球了!」哈…他們都有各自的專長,而自己只是會竊取別人而以…就跟自己的銀灰髮色一樣,不能與鮮豔明亮的顏色相比,既然容不下,還回去幹嘛…揮開虹村要拉起自己的手。
 
「如果你不喜歡的話就不會跟別人起衝突了…」對於灰崎的反應不以為意。
 
「你懂什麼啊?!」自己內心的渴望被對方給說中,有點惱羞成怒的灰崎衝向對方。
 
真是單純的傢伙…虹村也就這樣跟灰崎打了起來,幾次揮拳下來覺得差不多了的虹村就抓著灰崎的手。
 
「好了…回去吧…」看著灰崎充滿憤怒、不服輸的眼神中有一絲絲的不願讓人看見的脆弱,虹村不捨地說。
 
「…」。
 
「你知道嗎?每一幅畫人們都只注意色彩鮮明的顏色,但是所有的畫都是以灰色來當基底色,只有它才能凸顯其他色調的美…而且將每個顏色混在一起最後也是成了灰色…」
 
言意之下就是隊伍中不能少了灰崎,虹村輕輕抱住眼前的人,抬起手來摸著灰崎的頭。
 
「少噁心了…是你要我回去的,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會負責的…」灰崎感覺自己的眼眶有些微熱,將頭埋在對方的懷裡不敢抬起來。
 
「如果做些讓我不爽的事,就等著接受處罰吧…
 
 




 
 
虹灰虹灰虹灰!!!
虹村隊長撿了灰崎就要負責啊!!!
一出場就說要給灰崎SM真是嘖、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