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 青若(微原若) 責任


 
 
 
 
校稿  羿奎
 
 
 
 
 
 
 
頭頂上烈日高照,氣溫高得嚇人,站在球場上還有段距離,若松看著滿身大汗的青峰一個人獨自練習,心中暗自稱讚對方精湛的球技,停留了一會兒也沒走向前去的意思,看了看手錶之後就走了。
 
 
 
若松站在原澤教練的專屬辦公室內,安靜地等著正在忙碌的教練,等待的時間越久若松的心裡更是不安。
 
「今天他又沒來?」放下手邊的資料,抬起頭來發問。
 
「是的…」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穩些。
 
「嗯…過來…」
 
身為桐皇籃球隊的隊長竟然管不住自己的隊員,為了保住桐皇的榮耀被處罰也是應該的。若松走到原澤身前蹲下來,替他服務。
 
 
「嗯…」已經盡量壓抑的若松還是很不習慣每次被進入那一刻。
 
 
 
 
「該死的…
 
今天教練不知道怎麼搞的要了不少次,而且還射在裡面…熱水淋灑在用手扶著牆壁並跪在地板上的若松身上,源源不絕的水流聲掩飾不了低鳴的咒罵。
 
 
知道青峰是不喜歡團隊模式,更不喜歡受人控制。當初青峰一進來的時候,給自己的第一印象就非常的不好,常常看不慣青峰的不合群,甚至兩個人還打起來
 
那時今吉前輩不時地勸自己不要管青峰,因為只要桐皇能贏就好,不過身處在同一支隊伍,還是以團隊合作為主。而現在自己也當上隊長,如今也夠體會當時今吉前輩的話了。
 
記得去年輸給誠凜之後,青峰就變得比較不一樣了,雖然還是很少出席,但他知道青峰他有他自己的方法在練習,而練習的程度是球隊無法給他的,所以之後也不強求對方出現了。只是教練那邊比較不好交代,既然現在都這樣了,也都無所謂了吧想到如此若松露出諷刺的笑容,忍著身體的不適,清理著身體。
 
 
 
剛從外面練完球的青峰脫去黏在身上的衣服之後,直接打開淋浴間的門,卻看到佈滿不少的吻痕、齒痕的背部,對方的手正在白色濁液就這樣在自己的眼前滴落,順著水往排水孔流去。
 
若松聽見身後的門被別人打開的聲音給嚇了一跳,趕緊轉頭一看,兩人對到眼之後更是愣在一邊。
 
「出去…」說人人到…平時要他來還不願來呢…若松鎮定對沒有動靜的青峰說。
 
「真是噁心…」嫌惡的表情還無掩飾地直接表達出來。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看到了,可以請你把門帶上嗎?」被當事者這樣說的若松身體不由得僵了一下,深吸一口氣掩蓋心中的刺痛,隨即對著青峰露出笑容。
 
「你他媽的怎麼搞的?!!」青峰對於若松毫不在乎被人看到的態度給激怒了,上前轉過若松的身子一拳往對方的臉上招呼去。
 
「怎麼搞的?我還想問你呢…」若松被一拳打偏的臉轉向青峰。
 
與平時什麼表情都寫在臉上的若松不一樣,現在冷靜輕視的態度讓青峰一時反應不過來,這時若松也回敬青峰一拳。
 
若松的動作比平常還慢上許多,還沒碰觸到對方的身體之前就先被抓住了,青峰直接用身體將若松給壓在牆上。
 
「放開我…」背上的痛、心理的傷以及兩人過近的肌膚接觸等因素讓若松皺了皺眉頭。面對青峰眼裡的疑惑,若松選擇不解釋。
 
「那我就去問教練…」青峰也知道若松的固執,放開若松的手。
 
「這是我的責任!」什麼都不清楚的青峰這樣一去只是會把事情弄糟,若松趕緊拉住青峰。為什麼每次遇到青峰這人就會失去隊長穩重的形象,若松暗自懊悔。
 
這時青峰才領會過來,原來並不是其他成員對自己沒意見,而是因為若松的緣故,教練出面說話。
 
「你幹嘛這樣?」聽到若松這麼為自己做到這種程度,青峰的口氣柔和不少。
 
「桐、桐皇不能沒有你,我也不想讓你在練習的時候有所阻礙…更不想要看你成為得分機器,我只想要…跟大家一起、一起…」自從擔任隊長以來的壓力就在青峰的溫柔下給破了口,哽咽的語氣到最後已經變得含糊不清了,在眼眶不斷地打轉的淚水硬是不讓它滴落。
 
那你呢…這樣做有在乎過被保護的人的感受嗎?而且你所謂的責任是只要是桐皇的王牌還是我本人?
 
回想起一年級的時候,若松不顧今吉的勸告,每次社團開始之前都很執意地要自己回去練習,那時若松已經放不下了吧?心中不少的問題就在對方帶有溫度的淚水滑落在自己身上就足以表明一切。
 
「嗯…既然我是桐皇的王牌,責任可是不能由你一人擔著,我們一起拿下最後的冠軍吧…」每件事都以認真積極的態度去看待,情緒易受波動之下有著細膩、體諒別人的心,雖然固執的性格有些煩人…心中不知不覺細數這麼多,不過這些才是真正的你…
 
青峰的手輕碰著剛剛自己打在若松臉上的地方,話還沒說完就被若松給抱著緊緊的,並將自己的埋在對方的肩膀上,低聲地啜泣。
 
「喂…別哭啊…這樣很奇怪耶…」雖然青峰這樣說但還是回抱著若松。
 
 
 
 
「隊長?隊長你在裡面嗎?」
 
「幹嘛…吵死了…」詢問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若松的身體縮瑟一下,青峰下意識的反應就是壓住若松的頭,自己先替若松回答。
 
「喔、沒事…」被青峰的口氣嚇到的來人說了一句。在度關上的門結束匆促的腳步聲。
 
 
 
「你先出去吧…」竟然在靠在青峰的身上哭,整理好情緒的若松有點臉紅。
 
「剛剛打了你,現在我負責幫你洗…
 
「快住手、我不要你負責…你幹嘛脫褲子啊?!」
 
 
 
 
 
 
 
 
 
 
 
 
昨天看到黑籃第二季桐皇的圖片
喔喔喔喔喔 你們兩個也靠太近了吧(青峰的手離太開了
好期待第二季啊!!!!!
 
 
本來想要桐皇若的,個性就像青峰那種(
結果若松的本性還是天使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