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 真凜 齒痕

 
 
 
 
 
 
沉靜的夜晚,仰躺在游泳池中閉上眼睛,全身的感官全部被水給包圍著,唯有這樣才能使自己放鬆下來,隨意地划著水,讓身體緩慢地漂游。
 
「凜…
 
不屬於鮫柄高校的橘真琴在這時候出現在游泳部,喊著泳池中的松岡凜。對方只是睜開眼睛看了橘真琴一眼,然後繼續游著。
 
「凜,遙他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要贏我的我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我就是不甘願為什麼遙他可以那麼輕鬆地贏過自己!!而且上次跟遙在這裡比賽,雖然最後是自己贏了,其實心裡很清楚地知道凜沒有盡全力。
 
為了游泳還特地出國留學,回來就只有這種程度?而且遙的不在意輸贏的態度更是讓自己非常火大…松崗凜轉身潛入水中快速地游著,想要將腦中的想法拋在身後。
 
「凜!」
 
水面濺起另一個水花,橘真琴朝著松崗凜的方向游去,伸手抓住對方的腳,兩人就在水底糾纏起來。最後橘真琴看到松岡凜快沒氣時,將他抱在自己的胸前,兩人一起浮出水面。
 
「凜,不要這樣子…
 
「我怎樣…現在連你也是要來同情我嗎?」兇狠的態度想要掩飾眼底的脆弱。
 
「那你覺得是我在同情你嗎?」用溫柔的表情看著對方。
 
松崗凜愣了一下,將目光轉移到其他的地方,不願與橘真琴對視,因為他害怕自己會沉溺在對方的眼神裡。「我怎麼知道你來幹什麼…
 
 
 
小時候他們三人在溪邊玩水時,七瀨遙不小心溺水了,其他兩人手忙腳亂地將他給拉上岸,橘真琴幫七瀨遙急救後,幸好沒什麼大礙,但站在旁邊的松岡凜很在意因為自己游得不夠快,差一點就害死了七瀨遙。
 
從那時候起,松岡凜就很執著於自己游泳的速度,說什麼都要比七瀨遙快。而七瀨遙仍是依照自己喜歡水的本性在游泳,不在乎比賽的輸贏。再加上松岡凜留學後第一次回來時,傷害到了松岡凜,或許是因為這樣才讓松岡凜的個性轉變那麼大。
 
「那件事情不是你的錯…所以你也不用太在意…上次你走了之後,遙他就很少游泳了,但還是看得出來他很想要游,要不然他也不會一看到水就有一種想要栽進去的衝動…所以遙他還是很在意你…」時常要阻止七瀨遙脫衣服的橘真琴有點苦惱。
 
低著頭的松岡凜仍是沒有反應,知道對方有聽進去的橘真琴將他抱進懷中。
 
「凜…歡迎回來…」
 
橘真琴感覺自己的肩頸上有溫熱的液體滑落,緊接著是一陣刺痛,橘真琴也不阻止任由對方發洩。
 
 
 
 
「真琴…你的脖子怎麼了?是被鯊魚咬到嗎?怎麼那麼多齒痕…真是激烈啊…」
 
正在吃著午餐的葉月渚無意間看到坐在旁邊的人的脖子,並拉開對方的衣領,以八卦的口吻問著。
 
「你在說些什麼啊…趕快吃飯吧…」鯊魚嗎…還蠻像的…橘真琴稍微停頓一下,然後寵溺地笑了笑,將自己的衣領給拉好。
 
「啊!我的炸蝦!真琴你給我吐出來!!」自己的便當裡的主菜被搶的葉月渚哀嚎著。
 
坐在他們對面的七瀨遙安靜地看著他們兩人的動作,直視著橘真琴身上凌亂的咬痕,深藍色眼神斂了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