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907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Winner 南宋 允浩 反轉

 
 
 
 
夜幕低垂的此刻,宋敏浩趁著團員們都熟睡的時候,獨自一人跑出來在宿舍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些酒,一路上邊走邊喝,最後跌坐在路旁。
 
這是上天給我的玩笑嗎?好不容易在新的地方重新開始,並給予隊長的責任,一開始求好心切的自己跟團員們產生摩擦,在姜勝允的提醒下漸漸地改變自己,懂得如何與其他人相處。
 
夢想就在眼前的時候,一個失誤導致現在的情況,剛開始忍著腳痛練習,在團員看不見的地方偷吃止痛藥,深怕自己拖累大家。但過沒多久還是被姜勝允給發現了,宋閔浩仍然堅持自己可以撐下去,最後被社長下達了傷還沒治療好之前不能練習,並且隊長一職由姜勝允來擔任。宋閔浩聽到得當下震驚不已,也只能無奈地接受了。
 
自己怎麼那麼不小心,就因為小傷搞成這樣…宋閔浩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仰頭灌完最後一口酒,像似發洩般地將手中的空瓶甩了出去。
 
 
 
右腳上的傷禁不起一次又一次激烈的舞動,一個落腳讓宋閔浩倒在地上。酒精所引起的熱度再加上大量運動之後,皮膚下沸騰的血液到處流竄,喘息聲在偌大的練習室裡迴盪著。
 
「是你嗎?呵…」不知道就這樣躺了多久,頭頂上有個陰影罩著自己,睜開眼睛,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好像是他…
 
「發什麼酒瘋啊…」本來想說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宋閔浩太久沒動作讓姜勝允以為他已經睡著了,只好坐在他旁邊等他起來。現在姜勝允覺得自己得擔心是多餘的,有點無言地看著躺在地板上滿臉通紅,傻呼呼地衝著自己笑的宋閔浩。
 
幾天前在練習的時候就有注意到宋閔浩的姿勢了,剛開始他沒說就表示應該沒什麼大礙,但實際上好像不是這樣,觀察了兩天,最後還是向社長報告,這是為了他也是為了大家好。原本想說只是要讓固執的宋閔浩可以好好休息養傷,但出乎意料的事是社長竟然把隊長換人,對於當事人以及團員們十分的錯愕。怕他會亂想,所以就一路跟了出來。
 
「喂…別哭啊…你哭的樣子很醜…」
 
擔任團內的開心果的宋閔浩忽然就這麼哭了,而且這種程度可媲美上次與弟弟們對決那時候,當時還有南泰賢安慰他,現在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模糊的輪廓、說話的語氣讓宋閔浩一個動作就撲倒在姜勝允的懷裡,恨不得把全部的委屈給一次性地哭出來。
 
「我是不是很沒用…經過了這些…現在…這樣子…ZICO…我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跟你站在舞台上…好累…」
 
對於被誤認成別人的姜勝允頓時感到錯愕,但這點不算什麼。大家一起相處不算短的時間,彼此都了解對方的事,也盡量避免提起過去,看來宋閔浩還是他們當做外人,這就讓他有點生氣,推了推宋閔浩。
 
「抱我…」緊抱著不放的宋閔浩忽然間冒出了這句。
 
姜勝允非常可以確定宋閔浩已經瘋了,用力推開了宋閔浩。這次對方沒有糾纏上來,只是用受傷的眼神看著他。「拜託…求你了…」
 
好吧…這傢伙瘋了…連自己也瘋了竟然去吻一個男的…姜勝允低頭吻上哀求著的唇。
 
對方毫無退意地跟自己的舌糾纏著,甚至可說是煽情的地步了,如果宋閔浩在清醒的狀況下還會對自己這麼做嗎?姜勝允的腦海中雖然這樣想,但嘴裡的動作卻沒想過要停下來。練習室裡頭兩個人正吻的火熱,誰也沒去注意到門外站了一個人。
 
體力不支的宋閔浩首先敗陣下來,雙方劇烈的喘息慢慢轉為平穩,姜勝允從未發現自己的情緒如此地亢奮,正要往宋閔浩的脖子往下延伸的時候,發現對方怎麼忽然這麼安靜,原來他已經睡著了。宋閔浩臉上殘存著淚水讓姜勝允打消叫醒他的念頭。
 
 
 
 
隔天宋閔浩起來的時候,宿舍只剩下他一人,從衣櫃裡隨便拿了一件衣服換上,渾渾噩噩的走進浴室。抵達練習室已經半小時過去了。
 
「這樣不行喔…前隊長…」李勝勛攬住宋閔浩的肩膀,以開玩笑的方式故意踩他痛處。
 
宋閔浩正要發難的同時,因扯到嘴唇上的傷而作罷。李勝勛就這麼指著對方的傷口大聲嚷嚷,金振宇也跑過來湊上一腳。
 
「可能不小心弄到的吧…」連昨晚自己怎麼回來都沒什麼印象…宋閔浩笑得一臉天真。
 
「我看他連自己怎麼回來的都不知道…」真是像一隻豬,腰跟手臂都快要斷掉了…姜勝允看都沒看宋閔浩一眼,低著頭彈吉他。要是平常姜勝允一定會對宋閔浩多酸個幾句,今天反倒是收斂起來,坐在姜勝允旁邊的南泰賢心裡在想。
 
走進來的工作人員打斷他們之間的玩鬧,姜勝允打開任務的信封,這次的比賽項目是自創曲,姜勝允隨意的撥動幾下弦,簡單的旋律繚繞在他們之間。
 
「這次的自創曲我想要寫輕鬆的曲風,你們覺得如何?」
 
「我覺得還不錯,就按照勝允的意思吧…
 
剛剛的旋律讓宋閔浩有很多的感覺,第一個附和對方,並提出可以再增加哪些東西進去。沒想到宋閔浩不只是作詞厲害,作曲方面可能不輸給自己,姜勝允對著他點頭表示認同,宋閔浩也用笑容以對。南泰賢覺得宋閔浩的笑容很刺眼。
 
 
 
 
距離比賽的時間越近,團員們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怕這次又輸給弟弟們,歌曲一改再改,要求至完美,今天無非又要熬夜。目前找不到靈感的南泰賢煩躁地摘下耳機,想要出去一下活動活動筋骨,眼一抬起來就看到姜勝允跟宋閔浩兩人靠得很近在討論,專注的程度連他經過他們身邊也沒發現。南泰賢故意把門關得有點大力,雖然知道這樣做很幼稚,但是當下就是想要做。
 
兩人就這麼被南泰賢的動作給嚇到,宋閔浩想要跟上前去,不料姜勝允阻止了他,對方認真的態度讓宋閔浩感到不好意思,坐回去繼續討論的問題。
 
 
 
「閔浩哥…」再次進到練習室的南泰賢,伸手拍了拍靠在姜勝允身上睡覺的宋閔浩。
 
半夢半醒的宋閔浩起來的同時還不忘把蓋在姜勝允身上的外套給蓋好。「泰賢啊…怎麼了嗎?」揉一揉酸澀的眼睛。
 
很想要跟宋閔浩說其實沒什麼事,只是想把他跟姜勝允分開而已如果說有事,南泰賢也不知道要怎麼講,因為回過神來,宋閔浩已經站在自己的面前了。
 
身為最小的團員的南泰賢,平常不太容易把情緒表露出來,內心還只是個孩子而已,宋閔浩伸手抱住欲言又止的南泰賢,並拍了拍他的背。
 
「不要有太大的壓力,盡力就好…剩下的就交給我跟勝允吧…」
 
從來不知道閔浩哥剛睡醒的聲音是多麼有磁性,而且慵懶迷人,跟平常唱Rap的時候那種霸氣是截然不同。當宋閔浩提到姜勝允的時候,刺耳地讓南泰賢皺起眉來。
 
「勝允、勝允、又是姜勝允!!為什麼要這麼聽他的話?!」
 
忽然被南泰賢推開的宋閔浩一頭霧水,「泰賢啊…我…」對方憤怒的表情就像是青春期出現的叛逆一樣,估計現在多說什麼他也聽不進去,宋閔浩握緊拳頭然後又放鬆。
 
「你現在是要回去姜勝允的懷抱嗎?」南泰賢一跨步拉住宋閔浩,把他壓在牆上。
 
「你在說什麼啊…小聲一點…」
 
公司的練習室有完善的隔音設備,現在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只要有些聲響就會被放大。更何況有少許的時間可以休息就盡量避免吵醒他們。
 
「不要再把我當做小孩子了!!如果哥你求我的話,我也可以滿足你…」中性的嗓音誘惑著對方。
 
「從來都不知道你的演技這麼好,都看不出來你真的聽不懂還是裝清純…啊…對了,當時哥喝得很醉,我應該要提醒哥嘴唇上的傷怎麼來的…」
 
宋閔浩的表情從呆愣轉為震驚,再轉為驚慌的樣子,南泰賢的眼底淨是鄙視。
 
那天溫暖的懷抱並不是夢,而是姜勝允,這幾天跟他相處的時候總覺得有哪些不一樣…到底那晚上發生什麼事?該不會說了些不該說的話吧…
 
宋閔浩臉上盡是懊悔的神情,當南泰賢的手指碰觸到宋閔浩的唇時,對方立刻將頭轉移。
 
「怎麼?都可以跟他搞上了,我摸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下巴被強硬的力道硬是轉了過來,面對南泰賢的逼問。宋閔浩還沒回過神來就被南泰賢給吻上了。
 
才剛欺上去沒多久,唇上一陣刺痛,南泰賢退開之後,血腥味就這麼擴散在兩人的味蕾上。
 
「哥應該不可以這樣的…
 
宋閔浩的反應就跟他的個性一樣直率果斷,南泰賢用舌頭舔去自己的血,受傷的口氣指責宋閔浩的不是。唇上的不斷冒出的鮮紅就好像是剛被解放陳封已久的封印後的裂痕,再怎麼補救還是壓抑不了內心開始蠢蠢欲動的猛獸。當下只想要逃離的宋閔浩,無心在意南泰賢的轉變。
 
 
 
 
自從那一刻起,宋閔浩就盡量避免與南泰賢接觸,但對方並不是這麼想,只要有宋閔浩的地方就會有南泰賢的存在,就算不是沒有在一起,視線仍是在宋閔浩身上。每當宋閔浩提出歌曲的建議的時候,南泰賢就故意提出不一樣的意見,時常搞得氣氛很僵。就連神經大條的金振宇及李勝勛都看得出來這三人有問題。
 
改變的不只是南泰賢,連宋閔浩自己也在那之後,和姜勝允在一起感到有些不自在,很想和對方挑明問問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然南泰賢怎麼會這麼奇怪…那答案是肯定自己不想去承受。腦中交戰的宋閔浩就這樣子看著姜勝允發呆。
 
「我不是ZICO…」彈著吉他的手指,隨著姜勝允的話停了下來。
 
「什麼?」忽然冒出這一句話,讓宋閔浩有點摸不著頭緒。
 
難道自己會把他當做志皓呢?!嗯…除了眼睛小、鼻子挺以及酸自己的食量跟身材就跟豬一樣等等,似乎找不到他們之間其他的共同點。
 
過大的音量引起南泰賢的注意,但他的視線並不是放在自己身上,姜勝允心裡飆了一句髒話,眼前這個人撇除專業的歌唱水準之外,從外表跟個性上實在看不出來哪個地方會吸引南泰賢的注意,除了南泰賢因為宋閔浩的話甩門出去那次。
 
有著怕麻煩不冷不熱且又執傲個性的南泰賢竟然會一直注意樂觀外向的直爽不拘小節的宋閔浩,或許是宋閔浩熱情的個性吸引了南泰賢。現在因自己的話眼睛跟嘴巴大的跟什麼一樣的宋閔浩就覺得很好笑。
 
「那個…那天…我還有說了些什麼奇怪的話嗎?」心跳聲越來越大,甚至快比自己說話的聲音還要大。
 
故作思考的姜勝允讓宋閔浩很緊張,臉色有點難看,姜勝允伸手搭在對方緊握著拳頭上。
 
「不要碰我!」宋閔浩嚇了一大跳,縮回自己的手然後跑了出去。
 
正想要追上去的姜勝允被忽然出現在眼前的南泰賢給攔住了,南泰賢沒有說什麼,只是有些生氣看著自己,這情況讓姜勝允感到很無言,也對宋閔浩感到心煩。
 
 
 
宋閔浩應該會去的地方姜勝允都找過一遍了,再次撥通手機。放在地板上的手機又是一次的振動,螢幕顯示著勝允兩個字,現在不想跟任何人說話的宋閔浩點下拒接。
 
另一邊聽到語音信箱回應的姜勝允,生氣地將手機丟在床上,隨後又拿起來打開通訊錄想問問看其他人是否有看到宋閔浩,當他要撥打出去的時候,想起宋閔浩害怕的模樣就放棄了。
 
又重新回到練習室看看的姜勝允看到一個人影窩在角落,心裡放下擔心後火氣就上來了。
 
「為什麼不接電話?知不知道我打了多少通?」
 
姜勝允快步地往宋閔浩走去想要拉起他,沒想到卻被對方給閃開。「怎麼?上次不是哭著求我抱你嗎?怎麼這次就嫌棄的呢?」
 
「你胡說!!」
 
「我還想要問問你是不是跟ZICO發生關係無法跟他們出道?」抓著宋閔浩的肩膀逼問著。
 
「我跟志皓才不是你說的那樣!」
 
宋閔浩想要推開姜勝允,沒想到對方卻抓得更用力。姜勝允可不是別人的替代品,他會這樣問,只是自己認錯人而已,宋閔浩瞬間放鬆下來。「而且那天什麼事也沒發生對吧?」
 
「是啊…可是今天就不一定了,你可不要再認錯人了…」
 
一切是如此的熟悉,讓宋閔浩沒了反抗的意願。原本以為自己逃離那永不願再回憶起的那段日子,結果還是…不可以!那都已經過去了,在這裡是全新的開始。
 
「姜勝允,別讓我恨你…
 
宋閔浩剛剛意志消沉的模樣讓姜勝允想說算了,畢竟自己不是要來探就他的過去。此刻宋閔浩是跟平常嬉鬧以及舞台上霸氣的眼神不一樣,想要跟自己決鬥的氣場讓他有了勝負欲。姜勝允猜想是否南泰賢也發現宋閔浩的另一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更是不能落在人後。
 
無法阻擋在自己口中亂竄的舌,宋閔浩先回應著姜勝允,試圖分散他的注意力,抓住時機狠咬一口並推開了他。
 
「別毀大家的前途…」大家努力這麼久,不能讓他就這麼毀於一旦。宋閔浩的一句話打醒了姜勝允,讓他原本狂亂的心情沉靜下來。
 
「現在誰也不欠誰了…」抹了自己唇上的鮮血給宋閔浩看。「不過,泰賢那邊…」
 
果然有隊長的領袖風範,迅速整頓情緒之後還帶出問題點,宋閔浩心中默想。至於南泰賢那邊…「那就需要你好好地說明了,畢竟你們在一起的時間比我還要久…而且團體中的協調不也是隊長的責任嗎?」
 
命理師曾說過宋閔浩在團體裡是被自己和南泰賢壓制的那個,怎麼好像立場顛倒過來了呢?眼前笑得一臉就算天塌下來也有隊長頂著不關他的事的宋閔浩,姜勝允有一股想要把對方好好地教訓一頓的衝動。
                                                                                 
 
 
 
「我說你是不是討厭閔浩?」
 
金振宇已經看到南泰賢悶了好些天,趁著其他團員都不在的時候,坐在南泰賢旁邊。
 
討厭嗎?講話的態度是還蠻討厭的,但不就也是為了團體嗎?…吵鬧的時候硬是來找自己加入也蠻討厭,但不就是他原本的樣子嗎?總是把自己當作小孩子來看待也蠻討厭,但不就是關心自己嗎?那次看到他跟姜勝允親吻的時候,根本就是討厭死了…每當南泰賢想要說出討厭宋閔浩的地方,總是被下面的但書給堵住了嘴。
 
「既然不討厭的話,有沒有想過是另外一種呢?喜歡之類的…
 
喜、喜歡?南泰賢忽然上揚原本下垂到不行的眉毛,看到金振宇不是開玩笑的態度之後,眉毛又下降至剛剛的角度。
 
「怎麼可能啊…討厭死了…」還被勝允哥唸了幾句,真不知道哥他是站在哪一邊的…煩躁地撥了撥瀏海。
 
明明就是喜歡,真是彆扭的傢伙…金振宇只是對著動作表現的很不自然的南泰賢笑了笑。
 
 
 
 
十分難得與B隊的弟弟們一起吃飯,所有人暫時先放下比賽的事情,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樣團聚在一起,現場氣氛好不熱鬧。
 
站在金振煥旁邊的南泰賢看著宋閔浩一下子勾著韓彬的肩,一下子餵弟弟們吃東西,更甚至還坐在金知元的腿上,宋閔浩為了怕自己掉下去,一手環住對方的肩膀,金知元的手很有默契地放在宋閔浩的腰上。宋閔浩一邊忙著進食,一邊跟坐在他對面的姜允浩聊天並共用同一個杯子,還不時夾起食物餵給金知元。
 
「剛第一眼看到哥的時候很討厭他,但他的Rap真的很厲害,我很喜歡他…」金知元表情豐富,想要用肢體動作把當時的情況說給大家聽,宋閔浩就看著他寵溺地笑。
 
「我也喜歡哥…」南泰賢站在宋閔浩的前面,不像開玩笑似的一臉認真。
 
大家因南泰賢的話而停下動作,唯一例外的就是被口中飲料給嗆到噴出來的金振宇。宋閔浩在團體中的防空洞是金振宇,現在看來比較像是黑洞…姜勝允率先回過神來,以看好戲的表情看宋閔浩要怎麼回應。
 
此時像是被人告白的宋閔浩要給觀眾們一個交代,回答喜歡怕以後尷尬,不喜歡也不是。宋閔浩偷偷瞄了姜勝允,對方以笑容替他加油。
 
微微低著頭的南泰賢心底緊張得很,不知道是否會被對方拒絕。用眼角的餘光偷偷觀察宋閔浩的反應,不料卻看到宋閔浩在看其他人。南泰賢不著痕跡地把垂在眼前的瀏海往後撥得同時,順著宋閔浩的視線方向掃了過去,姜勝允立刻看著其他的地方調整帽子。
 
「哈哈…可愛的泰賢,我很開心,哥也喜歡你…」宋閔浩站了起來抱住南泰賢。
 
剛剛所有的不滿當對方抱住自己的時候已經消失了,滿足的笑容寫在南泰賢的臉上。
 
「還有我,我也是…」金知元也跟宋閔浩的動作一起抱住已經抱得密不可分的兩人,緊接著其他人也跟著圍了上來。
 
坐在南泰賢後面的姜勝允,從他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剛剛宋閔浩站起來的同時稍微拍了拍金知元的背,還有他靠在南泰賢頸側剎那間的苦笑。命理老師果然說得沒錯,宋閔浩是個壞男人啊…不過被他所吸引對象的年齡及性別似乎跟老師原本的說法有些不太一樣。當宋閔浩抬起頭來,兩人對上眼的瞬間,姜勝允看著他無聲地說喜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