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80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學校2013 舜秀浩 留宿

 
 
 
 
 
幾個人影前後相繼地在夜燈下走著,鄭仁在老師陪同吳政浩一起去高南舜的家,在路上簡單交代高南舜幾句,臨走前還再次叮囑吳政浩明天要去學校。高南舜點點頭表示會幫忙,還很有禮貌跟老師道別,一臉不耐煩的吳政浩把頭撇向旁邊。老師的前腳剛走不久,吳政浩也跟著轉身,當他正準備離去時被樸興秀抓住了手肘。
 
「小子,聽話點…
 
不想受到別人幫助的吳政浩於第一時間就要掙脫樸興秀,但樸興秀的手絲毫不為所動。
 
「她都走了…」所以你們也不用演戲了。「放開我!」抬起另一隻手要把樸興秀的手拿開。
 
「快點進來吧…冷死人了…」高南舜一句話,一個動作用手攬住吳政浩的腰強制往自家門口走去。被兩人架住的吳政浩沒有停下掙扎,當門已經關上的同時還想要往外走。
 
「就只留你一晚…好餓…」放開吳政浩的高南舜一說完就往廚房向廚房。
 
看到吳政浩願意待下來的樸興秀熟門熟路地在房間找出一套衣服,順便指向浴室。吳政浩雖然一臉不情願但還是接下樸興秀手上的衣服。
 
「你幹嘛?!」才踏進浴室,門還沒關上,樸興秀也拿著衣服走了進來。
 
「洗澡啊…
 
樸興秀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讓吳政浩很無言。「我跟你的感情沒好到可以這樣吧?」
 
「也是…」顧做思考一下後,隨後樸興秀自己就先脫了起來。
 
看來樸興秀是沒有想要出去的意思,只想要趕快用一用早點休息的吳政浩也背對著樸興秀開始脫去上衣。
 
少了衣服的遮蔽,吳政浩的身形比平常看起來還要小,身上佈滿了新舊不一的傷痕,有的還是前幾個小時新增的。
 
「看什麼看?!」
 
刻意用兇狠的外表來武裝自己,想要別人不要可憐你還真難…哈…自己什麼時候這麼善良了…樸興秀收回視線,扭開熱水的開關。
 
 
 
「不要碰我!我自己會洗…啊…」
背部忽然被人給觸碰,吳政浩立刻揮開樸興秀的手的同時,卻不小心讓熱水淋到額頭上的傷口,讓他忍不住痛呼。
 
「你就乖乖的待著不就好了嗎…
 
樸興秀迅速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蓋在傷口處,也順道蓋住對方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把傷口周圍的水分給擦乾。視線忽然被遮眼,吳政浩看不到樸興秀臉上的溫柔。
 
先穿戴好的樸興秀走出浴室,剛好高南舜煮好把煮好的拉麵端上桌。
 
「快過來吧…」忙著把拉麵分裝在碗裡的高南舜招呼著從浴室裡出來的兩人。
 
和吳政浩的刺蝟個性一樣讓人難以親近的的髮型,經過清洗後而柔順下來,不合身的過大衣服穿在他身上,讓他的身形顯得更小,撇除臉上的傷痕,此時低著頭的吳政浩看起來就像乖巧的模範生般。
 
「怎麼?你不吃嗎?」鼓著兩頰的高南舜問著只是看著食物沒有動手的吳政浩。
 
吳政浩看了高南舜一眼,忽然有隻手擋住自己的視線,樸興秀將他的碗跟自己的互換。「吃吧…」不理會吳政浩看過來的視線,樸興秀專注地吃。
 
真不愧是興秀,還注意到吳政浩嘴角的傷。與樸興秀的細心,高南舜替剛剛只顧著吃的自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要不要我幫你再吹涼?」
 
「不用了…」吳政浩以厭惡的眼神拒絕,拿起筷子開始進食。
 
樸興秀抬頭看了高南舜一眼,對方回他一個沒辦法他就不吃的眼神。樸興秀的嘴角揚起些許的角度認同高南舜替他解除尷尬的舉動。
 
 
 
 
吳政浩面對牆壁睡下,樸興秀也呈現就寢的姿勢,高南舜不知道在客廳裡找些什麼東西。
 
才剛掀開蓋在吳政浩身上的棉被,吳政浩趕緊抬起手來護著自己的頭部,擺出保衛的姿態讓高南舜緊握著手裡的膏藥。
 
等待疼痛落在自己的身上的吳政浩,忽然想起這不是他家,掀開棉被的不是對他長期施暴的爸爸。
 
「幹什麼啊?」嚇了一大跳的吳政浩問著眼前互看的兩人。
 
「明天要去開暴力協調會,可不能讓他們誤會你跟別人打架…」樸興秀向高南舜示意,接過他手中的藥膏。
 
「他們要怎麼想是他們的事…」蓋好被子,轉過身面向牆壁。
 
「你這小子別太不識相,我都還沒被興秀上過藥呢…
 
棉被又再度的被掀開來,才剛轉身過來的吳政浩就被高南舜壓得緊實,身上有傷的吳政浩疼得說不出話來。
 
「你是要加重他的傷勢嗎?」
 
聽到樸興秀的話,高南舜稍微改變一下姿勢,讓他方便上藥,也不會讓吳政浩輕易的掙脫。當樸興秀拉高吳政浩的上衣,高南舜稍微睜大眼睛,近距離的看也讓樸興秀不知道從何處開始。
 
今天已經夠狼狽了,吳政浩拚了命咬住下唇不讓聲音跑出來,但身體的微微抽搐是騙不了人的。
 
「這點痛也忍耐不了是要怎麼跟別人混?」想要轉移氣氛的高南舜開了玩笑,卻被樸興秀瞪了一眼。
 
跟別人打架的痛和受到家暴的痛是無法比擬的,「累死我了…」樸興秀拉好吳政浩的衣服,將藥膏丟還給高南舜。
 
 
 
時間悄悄地過去,房內安靜到只剩下淺穩的呼吸聲,吳政浩睜開眼睛,清醒的程度就可以看得出來他還沒入睡,悄悄地爬了起來,拿起外套小心翼翼地跨過躺在旁邊的兩人。
 
高南舜一個翻身把吳政浩給壓了下來攬在懷裡,嘴裡說著聽不懂的夢話,手腳一併給纏了上來。
 
快被嚇死得吳政浩當下無法動作,原來他在做夢並沒有醒過來,推了推高南舜的胸口,力氣這麼大是要做什麼…吳政浩在心裡咒罵著。
 
從未有跟別人如此親近的吳政浩很想給高南舜一拳,如果對方醒過來,自己又很難離開,更何況現在手也抽不出來。
 
胸口因吳政浩的頭髮有些發癢,極力抑制想要放開他的念頭。高南舜知道如果他放開後,下一秒就是現在跟他互看的樸興秀接手了。
 
不過不用等高南舜放開吳政浩,樸興秀也靠了過來,摟住吳政浩的腰並對著癟著嘴的高南舜微笑。
 
才在開心高南舜終於放開自己沒多久,樸興秀該死的手怎麼也過來了?不像高南舜的八爪魚的模樣,只是一隻手放在自己腰上,看似容易掙脫但樸興秀的力道也是不容小覷。
 
正在想盡各種辦法要從樸興秀的手中再次逃離的吳政浩被忽然對方輕拍自己背部的動作給嚇了一跳,立刻抬頭看向他,樸興秀仍是閉著眼睛,手的動作持續著。
 
被吳政浩盯著許久的樸興秀正要睜開眼睛時,忽然感覺到胸前的衣服一陣溫熱的濕潤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