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eam B 雙B 危險關係


 
金韓彬X金知元
 
Winner 勝允/閔浩
 
 
 
 
「哥,怎麼提早來了?」
 
金知元看到宋閔浩的身影已出現在先前約定的地點,立刻快步走上前去打招呼,開心到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
 
「剛好有空就先過來了…想吃什麼盡量點,哥請客…」宋閔浩站起來給了對方一個擁抱。
 
自從幾個月前和弟弟們比賽結束之後,就很少連絡了,直到在電視裡的音樂選秀看到金韓彬及金知元的精彩表演,替他們感到驕傲,同時鼻尖也湧上一陣酸。
在電視上還看不出來,這一碰面就覺得眼前的弟弟瘦了很多,連黑眼圈都出來了。
 
兩人在吃飯的時候聊了很多,接著吃完飯後宋閔浩帶著金知元到一家PUB,店裡的空間不大,其裝潢設計完全是美式的風格。晚上八點多這個時間客人沒有很多,舞台上DJ才剛開始準備,宋閔浩拉著金知元坐在離舞台很近,較偏靠角落的位置,但不影響看表演的視線。隨著時間的流逝,周圍的聲音也因越來越多人而混雜。
 
舞台上的表演者戴著黑色的帽子,讓人看不清他的臉,只是開口發出單音試試麥克風的音量,舞台下的觀眾忽然間安靜下來,接著就是一口氣的爆風RAP就這樣開啟了熱鬧之夜。接著底下的觀眾也跟著陷入搖滾的音樂中。
 
當他的視線掃到宋閔浩他們的時候,開心地做著手勢,宋閔浩也熱情地回應著。這時候金知元才清楚地看到他的臉,是禹志皓。金知元驚訝地看向宋閔浩,而對方則是對他露出還不賴吧的表情。
 
此刻金知元的心情是喜憂參半,高興的是謝謝閔浩哥帶自己來這裡,另外擔心的是太賢哥是否知道這件事?可不想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害了他。
 
宋閔浩還沒來公司之前南太賢跟姜勝允及金振宇他們比較熟,所以練習的時候幾乎都在一起,很少跟金知元這些弟弟們接觸。宋閔浩來了之後就不一樣了,喜歡熱鬧的宋閔浩常常閒不住就往金知元這邊跑,隔沒多久南太賢也跟著後面來了,只要有宋閔浩的地方就會看到南太賢。
由於金知元跟宋閔浩兩人的個性跟興趣很相近的,他們湊在一起的時候,整間的練習室幾乎快吵翻天了,不過這種氣氛只限於金韓彬跟南太賢不在場的時候。
 
雖然金韓彬跟南太賢也會大家跟著一起玩,當金知元或者宋閔浩跟其他人有肢體上的接觸時候,弟弟們覺得背部有種發涼的感覺,接著金韓彬就會站在金知元的身邊,而南太賢就會站在宋閔浩那邊,兩邊各自形成防護的界線,有意無意地隔開別人。金韓彬不想讓金知元跟其他人過度的接觸,反而他自己接觸得最多,其他團員意會到之後就會所收斂,不敢太過放縱,場面上只剩下受保護的金知元跟宋閔浩兩人玩得不亦樂乎。
 
有時宋閔浩把南太賢晾在一旁。此時面帶倦容的南太賢上前搭著宋閔浩的肩膀說該回去了,說完還看了金知元一眼。這當下金知元還疑惑說剛剛太賢哥不是累了嗎?怎麼反而有種被挑釁的感覺…
而與金知元接觸得最多的成員在練習的時候就會被金韓彬盯的最緊,這是幾次下來弟弟們私底下互相交流的結論。後來金知元也查覺到這點之後也就儘量在金韓彬面前少跟其他人玩鬧。
 
 
 
想要問的話還沒說出口,手就被宋閔浩給拉了起來,回過神來自己已經站在舞台上了。刺眼的燈光直射在他們身上,台下觀眾的視線同樣地聚集,讓金知元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各位朋友,知道他們是誰嗎?!」
 
「Miro!Bobby!Miro!Bobby!」
 
快要壓過麥克風音量的呼應聲此起彼落。金知元不知所措地看著身旁的宋閔浩。宋閔浩只是給他鼓勵的笑容。
 
「現在這舞台就屬於他們的!!」
 
禹智皓說完,馬上遞一支麥克風交給金知元,並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他聽到的音量說你可以的。金知元也以笑容回應著他。這過近的距離讓人有種曖昧感,當然引起台下的女性一陣尖叫。
 
此段臨時的表演就從先從宋閔浩霸氣的開場,接著就是金知元,還未在公司以外有舞台經驗的他略顯的羞澀,但不影響他表演的水準,然後換禹智皓以柔和的語調完美地收場。三個人各有不同的特性,默契好到看不出來是第一次的演出,台下尖叫聲及掌聲快要震破耳膜。
 
整場結束之後,金知元的情緒一直處於亢奮的狀態,這是跟他做為練習生所站上的比賽舞台是完全不一樣的,只有自己一個人,不用顧慮到其他團員,那種沒有限制的自在是之前所感受不到的。
 
這些天跟金韓彬一起參加很嚴苛的音樂選秀節目,頂著公司練習生的光環,在眾多選手內被不少的人以不被看好的眼光注視著,兩人的肩上背負著不小的壓力。金知元在第二次差點無法順利晉級的時候,當下的心情沒有臉上的那麼美好,因為他知道這次能夠過關只是僥倖,是評審們願意給他再一次機會。說真的…他不知道下一次是否能夠有更好的表現…在這時候也不能去問金韓彬,只會增加他的壓力而已。
 
金知元知道金韓彬很在乎自己,大部分都會詢問自己的意見,記得第一次跟勝允哥他們比賽前說過一些沒有自信的話,金韓彬原本堅毅不搖的眼神瞬間瓦解,原本自信十足的他露出茫然的表情低喃著:「我就是因為會贏才開始的…從沒有想過會輸…」。自己趕緊握著他的手大聲地說勉勵的話,這才讓金韓彬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他是團員裡面最重要的隊長,若是領導者內心不夠堅強的話,整個團隊就無法繼續堅持下去。從那時候起金知元就儘量在他身邊給他鼓勵,不願意讓他看到自己失落的一面,以免影響到團隊的志氣。
 
 
 
重複聽著剛剛完成的自創曲,金韓彬疲憊地扯下耳機丟在桌上,揉一揉痠澀的眼睛,起身從房間裡走到廚房倒杯水,走到金知元的房間要叫他過來聽的時候才發現對方不在宿舍裡,其他人說金知元出去了,而且已經有段時間了。看到金韓彬逐漸黯淡下來的表情,大家都在心裡面祈禱著金知元早點回來。才隔沒兩分鐘就聽到大門被用力甩上的聲音。
 
打了電話也沒接通,金韓彬不知道自己重複幾次同樣的動作,跑到金知元可能去的地方,但仍看不到他的人影。忽然手機響起訊息告示聲,那是粉絲為自己團體所架設的網站。點開最新的影片,裡面是自己想念的人,他跟其他人一起表演的影片。看著打從心底散發的金知元完全投入地忘我的表情,這是金韓彬在他身上從未看過的一面。
這一刻金韓彬迷惘了,自己在低落的時候總是金知元來給自己加油打氣,然而沒想到金知元也需要如此,但自己卻從未發現,只是理所當然一昧地接受,甚至還想要得到更多。
 
影片下面的留言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地刷新,大多都是說表演得很精彩,很棒之類的話。其中有一則留言說是他們兩個這麼有默契,乾脆宋閔浩跟金知元直接另組一個團體好了。
明知道金知元不會這麼做,但他總是別人面前無意地說出對宋閔浩的崇拜,起初金韓彬覺得不會怎麼樣,到最後漸漸地對宋閔浩開始排斥起來,就只因為他在金知元心中佔了某一部分。這部分是金韓彬無法給予的,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大。
只不過是粉絲的留言而已,其實不需要太在意,但是看在金韓彬的眼裡是意味著金知元要拋下這個團體…還有自己…握著手機的手指開始泛白,想要把眼前的東西捏個粉碎。
 
 
 
「今天真的是很謝謝哥…」金知元現在就覺得自己充飽滿電一樣。
 
「什麼啊…好好加油,我們在前面等著你們…」張開手抱住眼前的人,心疼他正在走以前自己走過的路。
 
「哥,你別哭啊…雖然這時間路上沒什麼人…」金知元拍了拍大自己兩歲的哥哥的背,不過他自己也是淚流滿面。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表情真難看…」
 
宋閔浩替金知元擦去眼淚,然後再摸摸他的頭,兩人互相嘲笑對方,開心的很,不過下一秒宋閔浩的笑容就僵在臉上了。
 
兩個熟悉的人從正前方走了過來,金知元開心地向他打招呼。姜勝允也笑了笑回應,接著就看向宋閔浩。
 
「韓彬,你也來了啊…最近在電視上看你表現的很棒哦…」被看得有些尷尬的宋閔浩趕緊轉移話題。
 
站在姜勝允旁邊的金韓彬,臉上勉強露出笑容說聲謝謝之後就拉著金知元的手就走了。
 
宋閔浩現在顧不得還未說再見的弟弟們,趕緊對著姜勝允陪上笑臉。「哈…真的很久沒看到他們,進步得真快啊…想說知元他……所以就…」
 
雖然來的人不是南太賢,不過現在站在眼前的人也個麻煩。只要有關於南太賢的事,他這個做哥哥的就會來介入,宋閔浩覺得很煩,南太賢心情不好搞得好像是自己的錯一樣。
 
當宋閔浩看到自己時一臉驚慌,姜勝允皺了皺眉頭,心裡想自己有這麼恐怖嗎?接著宋閔浩發現身邊的人是金韓彬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原來他害怕的不是自己而是南太賢。「走吧…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
 
剛剛宋閔浩像做錯事而低著頭的小孩子模樣,聽到姜勝允的話之後,臉上立刻展現出招牌的露齒笑容,手很自然地搭在姜勝允的肩上。
此時姜勝允的情緒很複雜,只要不是跟南太賢有關係,對方就可以輕鬆跟自己相處,難道就不能以自己的名義關心你嗎
 
 
 
一路上金知元就被金韓彬拖著走,金知元想要掙脫對方的手好幾次卻都被更加用力地握著,知道他在氣頭上,只好乖乖地在後面跟著。當他被拉進來金韓彬的房間,而且對方還落了鎖,金知元這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了。
 
「為什麼要去找宋閔浩?」冰冷銳利且頗具有壓力的眼神讓金知元一直往後退。
 
「剛好哥有空說要一起吃個飯而已…而且很久沒看到他了…」
 
「那為什要抱在一起?感情好到讓我差點以為你們要好上了…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我要回去了…」不想要跟現在什麼都聽不進去的金韓彬多說些什麼,金知元伸手推開他。
 
 
 
從一開始就找不到金知元的人那一刻起,金韓彬的心情越來越不好,剛剛還看到他跟別人抱一起,而現在自己站在他眼前,他竟然有想要離開的念頭。
 
「怎麼…心虛了?你這身子還想要去上別人嗎?」金韓彬把金知元壓倒在床上,不顧對方的掙扎,硬是拉下對方的褲子,手指強行進入對方的體內。
 
眼看兩天後就要比賽了,金知元不想要在比賽前做這種事,更不願意自己是被對方誤會的情況下。「金韓彬你發什麼瘋啊?」
 
被金韓彬壓身下不斷地扭動的金知元,無非是點燃金韓彬的慾望之火。「哥…小聲點…他們都睡了…」一手固定住想要拒絕自己的手,另一手解開自己的褲頭。
 
當對方進入自己體內時,金知元硬是把差點脫口而出的痛呼聲轉化成淚水,不斷滑落。
 
現在金韓彬的模樣讓金知元不禁回想起那時候。忘記是當時什麼時候了,只記得在一次比賽前的彩排,團員們的連續失誤讓求好心切的金韓彬大發脾氣,甚至說出氣餒的話。休息室裡的氣氛一片凝重,金振煥及金知元想要讓金韓彬一個人安靜一下,暫時不去打擾他。哥哥們沒有動作,弟弟們更是不知所措。金知元收到金振煥的眼神,先深呼吸一口氣後開口叫金韓彬過來他們這邊,不要自己一個人。但怒氣還未消退的金韓彬只說出等一下,金知元乾脆直接過去拉他的手,不料卻被拒絕。
 
金韓彬看著金知元的眼神,原本的怒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諒解及失望。無聲的指責讓金知元當下愣住了,因為自己的失誤才會讓他如此地挫敗。從那時候起金知元更是要求自己要更加地努力,唯有這樣才能給金韓彬力量,如此一來他就會有信心繼續堅持下去。
 
不過現在情況不一樣,金知元沒有做出讓金韓彬生氣的事,所以自己沒有必要受他的遷怒。明知道不願配合金韓彬,受苦的是自己,但還是硬是忍著不出聲。
 
金韓彬低頭要吻去對方的淚水時卻被避開了。「哥…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怕我…除了你之外我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不要離開我…」拉起金知元的手腕親吻,卑微地祈求。
 
平時的金韓彬面無表情的樣子給人一種嚴肅、難以親近的距離感;金知元則是開朗外向,讓人想跟他親近。不過那只是給外人的感覺,其實金知元的內心比金韓彬還要高傲。金知元是海外派,在音樂上的延展性及未來性都是指日可待。
隻身一人來到這裡追求夢想的他,背負種種的壓力下所產生的欲望是其他人無法比擬的,也是旁人無法阻礙的。就因金知元沒有家人或朋友在身支持,低潮失落的時候就獨自忍受,所以他更珍惜團隊的氣氛,待人處事的圓滑、包容性等方面都是高於金韓彬。不過老闆觀察的結果最後隊長是選擇金韓彬,希望他們能夠互相影響,帶領這個團體。
 
從一開始兩人尷尬的相處,經過長時間相處下來就變成形影不離,甚至有了些親密的關係,當然不包括現在這樣。
 
手腕上傳來一陣濕潤感,那是金韓彬最喜歡的部位。因為他覺得只要抓著自己的手,感受皮膚底下流動的血液,彷彿一股股力量流到自己的內心,自己就有力量繼續帶領著大家走下去。
 
有時候金韓彬不在乎場合就很習慣性的拉著自己的手,一開始會覺得尷尬想要掙脫,但對方的眼神與平時在團員面前是隊長身份的犀利眼神不一樣,此時就像是弟弟一樣,略帶著任性的感覺讓自己無法拒絕。看著背著團隊責任的金韓彬,自己卻幫不了些什麼,至少可以讓他在自己面前稍微放鬆一下。
 
多次順從下來,在外人的眼裡都會覺得金知元當哥哥的怎麼可以這麼遷就於弟弟。至於團員或者很熟的朋友才知道,金韓彬對金知元的態度很不一樣,只要他們搭在一起,原本冰冷嚴肅的表情就會放鬆許多,甚至還會有些肢體間的接觸,但只對金知元一個人而已。若是金知元跟其他人有所接觸的時候,金韓彬立刻沉下臉來,眼睛緊盯著他們,周圍的氣氛就變得很詭異。有時候金知元在想他會變成這樣是否是自己造成的…
 
彷彿金韓彬現在握著並不是自己的手,而是自己的脖子,讓金知元難以呼吸,但對方的情況也比自己沒有好到哪裡去。
 
「好了…別再亂想了…」
 
看著眼前如此不安的金韓彬,脆弱不堪的模樣讓金知元輕嘆一口氣。被親吻那隻手的手指摸著金韓彬的臉,另一隻手拉起金韓彬的手到自己的面前,快速地親吻對方的手腕,等同於於把自己完全地交給了對方,然後就趕快遮著自己的眼睛,不敢看對方的臉。
 
這是金知元第一次對金韓彬做過最親密的動作,從沒有被手遮蔽住泛紅的皮膚就可以看得出來。這無非是給了金韓彬莫大的信任和安全感。
 
「嗯、輕一點…」金知元說完之後就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