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eam B 雙B 專屬

 
 
 
 
 
再一次在比賽失常的表現讓對金韓彬有所期待的人都很失望。這下子不僅丟了指導老師們的臉,更是丟了公司的臉,下了舞台的金韓彬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來。
本來想要逃得遠遠的,遠離這令他難堪的地方。才剛離開沒多久就聽到指導老師們的對話。
 
如果Bobby在我們這邊就好了,至少不會那麼難看…」
 
「不…我倒是覺得Bobby很適合他現在所選的隊伍裡面,我很滿意他的成長,剛開始Iron有對他提出邀請,本來以為他會拒絕,卻是沒想到會選擇加入別隊,不過也沒差,現在的Bobby跟以前在團體裡面的他不一樣了…」
 
不是這樣子的!金知元他不是這樣子的人…他才不會那麼輕易受到別人的影響來改變自己的決定的。腦海中不斷地樣替金知元說話,握緊拳頭的手卻是不自覺地顫抖。
 
 
坐在椅子上等待著金知元出現,隨著進來房間裡的人越來越多,金韓彬的內心越焦躁不安。直到全體參賽者集合的時候,親眼看到金知元在別的隊伍裡對著自己露出抱歉的笑容,接著他看向Iron,彼此的臉上露出會心一笑。這一刻金韓彬才清醒過來,原來自己並不是那麼了解他…「還以為你會跟我一隊呢…」心底一陣失落。
 
 
 
金知元看到金韓彬走過來,跟其他人打聲招呼就跟金韓彬一起離開。雖然兩人在不同隊伍,但不影響他們的感情。
 
「怎麼了?生氣了?」兩人安靜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金知元率先打破這沉悶的氣氛。金韓彬只是看了他一眼。
 
「剛開始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自己的公司,可是我又想讓別人看看我在別的地方也可以生存得很好,這就是我的實力…
 
那雙眼神裡充滿對音樂的抱負,以及不想讓別人看不起的傲氣看在讓金韓彬的眼裡,內心告訴自己,有了他在身邊,自己什麼都不怕,忽然又有另一道聲音說金知元的表現這麼好,而自己還有什麼東西讓他留在這裡。
 
「…所以很抱歉沒有事先跟你說…」
 
「下次不可以跟Iron太好…」金知元又露出愧疚的表情跟自己道歉,讓金韓彬原本低落的情緒好了一大半。拉起金知元的手腕。
 
「啊?哈哈…韓彬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因為他而選擇了別隊…」忽然意會過來的金知元故意在金韓彬的面前笑得很開心。
 
有點惱羞成怒的金韓彬一把扣住金知元的後頸,直接吻上對方的唇,周圍瞬間安靜了下來。
 
 
 
這次的上場比賽的順序是隨機的,金知元順利地結束表演,接著就是一個善以諷刺別人的參賽者上場。金知元跟金韓彬的表情越來越難看。身為隊長怎麼容許別人來批判自己的團體,更何況還說到金知元,無非是挑起金韓彬的怒火。
金知元擔心還未上場的金韓彬會受到他的影響,擔心地握了握金韓彬冰涼的手指。
 
 
 
「有點失望…」金知元在節目上對金韓彬失常的表現的想法。
 
節目的製作團隊為了節目的可看度會對參賽者的訪問做些修剪,這是處在演藝圈的金韓彬本來知道的,但不知道為何金韓彬就是跳脫不出來,很在意金知元所說的這一句話。
 
 
 
「我們回去吧…
 
金韓彬甩開金知元的手,轉身離開。
 
「搞什麼啊…不就是忘詞嗎…下次再努力就好了…」金知元上前拉金韓彬的肩膀,將他轉過來。
 
「真是對不起啊…讓你失望了…」金韓彬語氣的溫度就跟他現在的表情一樣冰冷。
 
「你不用想太多,在我的心目中你是個很努力很認真的隊長…不要被他給影響了…」
 
金韓彬連續性的失誤讓他成為大家的話柄,並不是他不夠好。從未接觸這方面比賽的他,對他而言是陌生的,再多給他一點時間去調整,希望他能夠暫時放下隊長的身分,以他金韓彬的能力一定能夠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在大家的面前。金知元如此地相信著。
 
「夠了!難道我金韓彬你眼裡就只是個隊長?你以為我在乎的是團隊嗎?哈…」看著對方舞台上的表演一次比一次的厲害,難道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離自己越來越遠…金韓彬很害怕最後站在金知元身邊的人不是自己。越是有這種想法,想要做得更好的心情更加地迫切,但總是事與願違,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說些什麼東西啊?」對方的話也讓金知元惱怒了起來,握起拳頭往金韓彬的臉上招呼過去,毫無防備的金韓彬就這麼跌坐在地上。
 
金知元也心急了,他所認識的金韓彬不是這樣的一個人。金韓彬是個很有領導能力,而且還是個責任感很重的人,他把團隊的責任全擔在自己身上,默默地付出不喊苦。現在只是犯了比賽中常看得到的錯誤就讓他如此地喪志,難道他就要在這裡失敗爬不起來嗎?!
 
「好啊…那就算是為了我,拜託你拿出你的實力來,不要再讓別人看笑話!」
 
這是第一次金知元對金韓彬說了重話。平時的金知元臉上總是掛著開懷的笑容,在金韓彬的身邊給他支持。當他受挫的時候安靜地陪伴在身邊,給予無聲的安慰。從未看到金知元的臉上表現出對自己如此心寒的表情,此刻的金韓彬腦中空白一片說不出什麼話來…
 
或許自己說的話有些過頭了,嘆了一口氣的金知元本來想要過去把金韓彬拉起來,剛好接起一通電話,是Iron,他問自己在哪裡,說要一起吃個飯,原本想要拒絕的金知元撇了還坐在地上呆愣的金韓彬一眼後,跟對方說他現在所在的位置後說一句待會見。
 
「我先走了…
 
「要去哪…」簡單地一句話就讓金韓彬立刻站了起來,一手抓著金知元的手質問。
 
「就跟…別人吃個飯而已…吃完就回去了…」知道金韓彬不喜歡自己跟別人接觸,金知元把差點說出口的人名給吞了下去,只是不知道看在金韓彬的眼底金知元現在的模樣就是想要隱藏什麼。
 
「我不准你去!」
 
「韓彬,別這樣…你累了…先回家休好嗎?」金知元低聲地安撫現在情緒很不穩定的金韓彬。想要掙脫他的手,卻被對方抓得更緊。
 
「我說了不准你去…」把金知元推倒在地,整個人壓在他身上,扯開對方的衣領,像似發狂的獸想要狠狠地撕裂眼前的東西,胡亂地在對方的身上啃咬著。
 
 
 
另外一邊等了有段時間的Iron都還沒看到金知元出現,乾脆就直接過來找他,還沒看到人就先聽到一些爭執聲。原本以為他們在打架,卻沒想到他們在…「你們在幹什麼啊?!」上前拉開壓在金知元身上的金韓彬。
 
金韓彬甩開Iron的手,憤怒的情緒到了頂點,顧不得對方年紀比自己還要大,身體已經先做出反應了。
 
「哈哈…沒事…我們只是在玩而已…」金知元一邊趕緊整理自己的衣服,一邊擋在想要揍對方的金韓彬的身前。
 
「我們走吧…」視線不敢往自己身後看的金知元,拉著Iron的手往外走去。
 
被留下來的金韓彬低吼一聲之後開始對著牆壁發洩,連手指都流血了也渾然不知。
 
 
 
當自己一直跟隨的指導老師採取放任的態度讓自己去摸索,那種不知所措且又茫然無力的心情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是眼前這個人過來陪自己聊天,輕鬆地說著他自己的過去,彼此聊了許多,最後金知元笑著說:「我想要看屬於你的表演…
 
「什麼啊…你不是一直在看嗎…真是的…」Iron對金知元的話感到好笑。
 
「不是這個,是那個身上沒有別人影子的Iron…
 
金知元真摯的表情讓Iron的笑容僵在臉上。聽到這句話讓自己有如當頭棒喝,是啊…自己怎麼就被束縛住了呢…看著眼前的金知元,有誰知到那張開心地笑顏的背後他一個人孤單奮鬥多久,才能夠讓他現在在舞台上的表演如此得驚人。在這時候Iron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眼眶不自覺地濕潤起來。
經過那次的聊天之後,Iron還想要跟金知元接觸更多的時候,總是有個無形的東西阻擋著彼此,那種感覺自己也說不上來。
 
 
 
「對不起…現在可能沒辦法去吃飯了…」沒想到會被Iron看到這一幕的金知元,現在的心情很混亂,只好先跟他說聲抱歉。原本以為自己跑出來之後心情會好一些,但心裡面還是放不下金韓彬一個人。
 
聽到別人說金韓彬跟金知元的感情很好,好到超出平常的朋友關係的程度,這次親眼目睹還真的是…
「你跟他…你沒事就好…」探究別人的隱私可不是他會做的事,更何況金知元也沒打算替他們自己解釋些什麼。
 
「謝謝…
 
對方的拳頭抵在自己胸口上,Iron從他的眼神裡看到信任及安慰。啊啊…真是的…自己被他當好人了嗎…
看到金知元白皙的脖子和胸口有著不少的吻痕及咬痕,金韓彬對自己抱有強烈的敵意態度、金知元此刻的反應也足以知道他們兩人之間已經容不下其他了。
 
 
 
腳步聲逐漸靠近,金韓彬趕緊擺出面無表情的臉。抬頭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剛走沒多久的金知元。「不是跟別人走了嗎幹嘛還回來?」,口氣表現得很平淡,其實內心激動不已。
 
「隊長的話我好難懂喔…一下子不准走,一下子又不給回來…」一屁股坐在金韓彬的旁邊,把自己的手來放在對方手心向上的手上。
 
「那時我說很多,我想應該被節目的後製給剪掉,所以我再說一次。韓彬他是個很有能力也很認真的人,我也會在比賽的時候忘詞,雖然最近他的表現讓大家有些失望,不過我相信他能夠調整好自己,重新站上舞台,把自己的實力完全展現在大家的面前…」說完對著金韓彬露出招牌兔牙的笑容。「我所跟隨的男人,金韓彬。」
 
此刻金韓彬的心裡面很感謝上天把他放在自己的身邊。手指頭稍微用力把金知元的手包覆在自己的手掌心,感受他的溫暖。
 
「你這句話有對誰說過?」
 
「啊?只只對你而已,沒沒有別人…」忽然被金韓彬沒頭沒腦的一問讓金知元緊張起來。
 
看他的反應好像有鬼…金韓彬面無表情盯著金知元。
 
「…上次Iron那個不能算啦…」忽然想到的金知元笑得一臉無知。
 
果然有跟別人說過…金韓彬很想用一條鍊子把他鍊自己的身邊,不讓別人靠近一步,也不讓他離開。「Bobby跟金知元是屬於我B.I金韓彬的。」
 
「什麼啊…」金知元笑著接受對方既霸道又溫柔的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