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環太平洋 萊利X查克 通感之後

 
 
 
 
 
想說平時跟在自己身邊形影不離的家犬麥克斯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查克在工作地方四處環視,最後在偏遠的角落發現牠跟別人在玩耍,要時別人就算了,此人正是查克討厭的人。
 
「麥克斯!」
 
自家的狗像似沒聽到自己的呼喚一樣,待在萊利身邊不動,而萊利正看著自己,讓他覺得有點丟臉,想要再繼續喊第二聲的時候,萊利摸了摸麥克斯的頭然後不知道說些什麼,麥克斯然後才跑到查克的身邊,抬頭看著臉色很難看的主人,興奮地搖著尾巴。
 
「…不要到處亂跑知道嗎…小心被吃掉…」你到底是誰養的啊…不忍心對牠生氣的查克蹲下來摸摸麥克斯的頭及下巴。
 
麥克斯舔了舔查克嘴角上的傷口,那是剛剛忍不住又跟萊利打起來的痕跡。
 
就是看不慣萊利一副前輩的樣子,是要做給誰看啊而且父親時不時地在自己的面前讚賞他,感覺得出來父親很喜歡他。原本父親對查克的注意力現在全部轉移到羅利身上…叫他怎麼服的下這口氣…
 
有一次吵到最後就打起來了,周遭圍滿了一群看好戲的人,最後史塔克司令跟赫克走了過來,司令喝斥了一聲並將兩人給架開。
 
查克在那時候看到有史以來父親最生氣的臉孔,在他的眼底看到憤怒、指責,這一眼讓一直努力做好給赫克看的查克感到受傷。後來查克常常私底下用語言譏諷萊利,雖然知道這樣做很幼稚,但就是不希望萊利搶走父親對自己的關愛。
 
 
 
經過了五年多的傷痛,又回到這裡,所有的一切都重新來過,萊利跟在史塔克身後來到基地,史塔克帶著自己熟悉環境,以前的夥伴似乎在那一場戰役之後跟著萊西一起走了。
 
「好久不見,很高興看到你歸隊…」五年多前一起合作過的赫克率先對萊利伸手問候。
 
站在赫克身後的查克一臉不爽地看著萊利,而萊利則是對他點一下頭,查克更是不給面子叫上麥克斯直接走人,讓有些尷尬的赫克對萊利解釋查克他平常不是這樣子。
 
接下來的日子裡,不主動跟別人交流的萊利,除了麻口會過來搭上幾句之外就剩下時常有意無意找自己麻煩的查克了,或許該感謝他主動過來跟自己說話,讓他不會在這裡過得無聊。
 
經萊利觀察下來,查克跟其他人都相處的還不錯,但當他看到自己的時候就露出敵意,如果不要超過自己的底線就當作沒聽到。直到有次在模擬作戰的時候,當神經觸元連結機體那一刻,萊利迷失在失去親人痛苦的回憶,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走出傷痛了,最後被史塔克取消練習。
 
藉由冷水來穩定自己的情緒,此時站門外的查克就多說了幾句,萊利就衝了上去跟對方打了起來。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自己被史塔克給架開,赫克對查克說了幾句,接著赫克轉過來跟自己道歉,查克揮開赫克想要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低著頭轉身離去。當他轉身的那一瞬間,萊利捕捉到查克受傷的眼神。
 
之後查克對萊利的態度就更加惡劣了,也只限於嘴上說說而已,有好幾次雙方幾乎快要打架,但查克就此收手,似乎在忌諱著什麼。
 
 
 
 
「你別在意查克,他只是有些不習慣而已…」站在萊利旁邊的麻口隨著萊利的視線,一起看著查克和三胞胎兄弟們打籃球。「你的出現讓他感到不安…」
 
對麻口的話感到一臉疑惑的萊利,麻口也沒再多說,只是笑了笑。
 
 
 
「我們這邊由萊利跟查克一組…」史塔克對著自家團隊宣布作戰人員。
 
「等一下 (等等) !」被叫到名字的兩人同時愣了一下,雙雙懷疑自己是否聽錯?又是同時說出這一句話,,兩人互看對方一眼,默契好到可以跟三胞胎相比了。
 
「開始準備!!」史塔克的一句話讓全體員工開始忙碌起來。
 
 
 
當兩人神經連接線互相連結的時候,萊利看到許多差別不大的片段,全都是年少的查克認真做好父親所交代的訓練,只為了得到父親的稱讚。也有前兩天跟自己打架以及揮開赫克的手之後,一個人在房間裡懊悔的畫面。雖然都不是很好相處的景像,但至少對方心裡有著自己,讓萊利覺得自己在這裡並不是獨自一人。
 
查克看到萊利失去親人的畫面,那種悲慟讓他覺得很痛苦,好像忘記了什麼…此刻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
 
「嘿!查克!醒醒!!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萊利注意到隔壁的人沒有什麼動靜。該死的…他不是進入自己的記憶嗎…怎麼反而他陷於自己的呢?
 
忽然查克睜開眼睛,看他滿頭大汗不用說也知道他是用了多少的力氣讓自己醒過來。
 
「呼…老天,看得出來你很愛你父親…」看到對方睜開眼睛之後,萊利鬆了一口氣。
 
「少囉嗦…」查克把自己的臉撇向另一邊,有點難為情地說。
 
「好,我想你知道信任的意思嗎?我已經信任你了…那你…」
 
查克以你是白癡的表情看著自己,表明他自己也讓萊利進入他的記憶,但是萊利總覺好像怪怪的,可能的解釋就是查克他本身毫無自覺地逃避那件事。
 
 
 
兩人首次合作剛開始有些不順利,礙於雙方的神經元連結度不夠的話,就無法發揮最大的力量。而且怪獸似乎知道查克的位置,頻頻朝著同一個地方攻擊。作戰經驗豐富的萊利替查克擋了好幾下,但也無法保護他不會受傷。查克再度遭受到怪獸的強力撞擊之後暫時失去意識。
 
不過就在那瞬間,萊利的眼前閃過一個片段,有位母親被怪獸破壞的建築物所壓住了,大約三、四歲查克就拉著她的手想要把她給就出來,然後畫面就不見了,也許這就是剛才他覺得查克沒有信任他的原因了。
 
這段回憶也同時解釋為什麼查克會那麼愛他父親了,因為他將母親的愛也放在父親身上。
 
現在萊利跟查克兩人的神經元連結度已經達到最大值,查克也清醒過來。雙方再次聯手,和怪獸經過幾次交手下來,只要一方做出動作之後不用多說什麼,另一方毫秒無差地做出下一個動作,在短時間內對怪獸展開連續攻擊,最後再給予怪獸致命的一擊之後,兩人相視而笑。
 
 
 
 
「幹得好…
 
這是他們凱旋歸來的時候,赫克拍著查克的肩膀,對自己的兒子說著引以為傲的話。
 
查克很開心地緊抱著父親,終於他自己可以獨當一面了,查克忍不住紅了眼眶。放開父親之後,轉過頭來對著萊利微笑表示謝意。
 
這是第一次查克對自己釋出善意,其實查克也是不錯的人,也是個可敬的隊友,就跟他父親一樣,不過個性上還是差了一點,儘管他笑起來露出虎牙及深深的酒窩很好看。
 
 
 
晚上餐廳好不熱鬧,大家一起喝酒慶祝,尤其是查克,除了今天父親對他的稱讚之外,平時人緣還不錯的他也有不少人對他邀酒。
 
小酌兩杯的赫克看到查克那邊熱鬧的情況,放下酒杯走到查克的身邊,在他耳旁叮嚀早點休息不要喝太多等話語,雖然他知道現在的氣氛對查克來說有些困難,因為他的眼睛已經呈現迷濛的狀態。
 
「嗯…知道了…你也是…晚安…」查克湊上前去給赫克一個晚安吻。
 
萊利看到這對父子親嘴的畫面差點把口中的酒給噴了出來,眼神看了一下大家,好像很習慣他們的動作。
 
時間已過大半夜了,人們漸漸地少去,有的甚至就直接醉倒在桌上,萊利努力撐著桌子站了起來,往宿舍的腳步也顯得凌亂,萊利拉著要往地上跌去的查克,把他帶往自己的身上。
 
脖子上傳來查克呼吸的熱氣,散發濃厚的酒味,讓萊利覺得自己好像也有些醉了。
 
查克感覺到有人在幫他,禮貌地向對方道謝,隱約地認出來對方是萊利就要推開他,這讓萊利感到有些受傷,當要放手的時候,對方又差點站不住腳往地上跌去,萊利乾脆將他給扛起來走回宿舍。
 
身體重心忽然向下,胃部翻攪的不適感讓查克安份下來,幸好走廊上已經沒有人在走動了,要不然就成為明天的八卦了。
 
萊利將查克一放在地上,查克立刻衝到浴室對著馬桶大吐特吐了起來,久到連萊利懷疑是否對方暈倒在裡面,走上前將他攙扶起來,正準備脫去身上衣服的時候,查克揮開他的手。
 
「走開…不需要你的幫忙…」
 
話還沒說完,查克的身子又往下沉了,萊利就當查克在胡鬧,繼續脫對方的衣服。查克的手又伸過來阻擋,幾次的不配合讓萊利的火氣也上來了。將查克拉到水頭龍下,直接打開開關,想用冰冷的水柱讓他清醒一下。
 
被萊利固定住的查克想要反抗卻反抗不了,直到查克嗆到不再掙扎為止。
 
「…咳、咳…這下…你滿意了吧?咳、你看夠了就…給我滾、滾出去…」揪住萊利的衣領對他大吼。
 
不知道是因為被水嗆到所逼出來,還是自己狼狽不堪的一面被對方看到所不甘的淚水,不斷地從查克的眼角滑落。明明已經處於低勢的他還故作兇狠的樣子讓萊利感到有點好笑,拍了拍查克的背,好讓他順順氣。
 
「…今天…這是你來之後他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誇獎我…你知道我有多討厭你嗎?!」
 
有節奏拍著查克背部的手因他的一句話而停了下來。
 
「…不過…今天你…真的很厲害…難怪赫克會喜歡你…所以…我也…喜歡你…」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一個全裸的男子緊貼在另一男人身上,而且還紅著臉流著淚跟對方告白…最後還被吻了!
 
「喂…醒醒…」萊利在這衝擊還沒回過神來,還沒有回覆對方,對方已經睡著了…
不對…自己跟他都是男人,怎麼可能在一起啊…
 
隔天早上在餐廳萊利看到查克,對方只是淡淡地看了自己一眼,已經沒有之前的敵意了,不過查克態度的轉變讓萊利很不習慣,就好像似被忽略的感覺。
 
現在反而是萊利漸漸開始注意查克的一舉一動,大部分的時間都跟赫克在一起之外,就帶著麥克斯四處亂晃,偶爾跟三胞胎一起打個球之類的,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活動。
 
 
 
「你到底想要幹嘛?」受夠了身後的視線的查克轉過身來面對來人。
 
最近查克覺得對方變得很奇怪,好像是在上次跟他一起出任務之後,他們兩個之間已經沒有什麼交集了,為什麼對方一直出現在自己身邊,還時不時加入自己跟赫克之間的談話。
 
「沒什麼…只是好奇是不是有關於赫克的事你才會注意到我?」
 
「沒發燒啊…唔…」
 
查克一副見鬼的表情看著有些尷尬的萊利,接著將自己的額頭往萊利貼過去。對方放大的臉就近在眼前,雙唇還不停地開合,萊利就這樣直接地吻了上去。
 
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的查克就呆愣住了,直到有東西要伸到嘴巴裡面才反應,推開萊利,用袖口擦著自己的唇。
 
「你是變態嗎?!」
 
「變態?那你吻我又算什麼…而且你還跟自己的父親這樣做不也是變態嘛…」查克厭惡的表情讓他怒火直升。
 
查克不能容許有人侮辱自己的父親,就直接狠狠地往萊利臉上送上一拳。原本想要反擊的萊利在對方的眼中看到受傷的神情時就停了下來。查克頭也不回地走了。
 
 
 
「赫克…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萊利就這樣沉默了下來。
 
「我很高興…萊利抬起頭來滿臉疑惑看著笑得溫柔的赫克。
 
「查克這孩子…就是長不大…因為他一直待在我的身邊,至於原因嘛…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他這樣也不是辦法,遵循我的方法去做,但我老了沒辦法給他新的東西。
因為你的出現讓他改變了很多,也進步了不少。而且我也從來沒有聽過查克把一個人的名字掛在嘴邊過…
 
看到自己的兒子不再依賴著自己想要靠著本身的能力去超越別人,查克的成長讓赫克感到欣慰。
 
「我…」等等?這好像不是我要說的話題…
 
「我們從事這樣的工作,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都是無法預料的…如果是萊利你的話,我就放心了…」
 
萊利著急無措的模樣,赫克像是把自己的兒子託付給他一般地拍了拍萊利的肩膀,給予鼓勵。
 
「天童,你找我?」
 
「哦!對、對,赫克我剛好有事要找你…
 
故意站在門側聽著他們對話的天童,忽然被赫克點到名,臉上表情略顯尷尬,但掩飾不了充滿八卦的眼睛。
 
隔天基地裡就傳開赫克他們父子倆冷戰的話題,至於導致父子感情失和的原因在當天就被萊利跟查克在一起、而且還經過赫克的允許之類的更勁爆的話題給蓋過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