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40826 Team B 雙B 冰桶之後

 

 
 
BI X Bobby
 
 
H情結,慎入
 
 
 
 
近黃昏的小社區內傳來一道不尋常的吼叫聲。那聲音來自某棟建築物的頂樓所發出。拉近視線,頂上樓站著兩個渾身濕淋淋的人,其中一個跑到圍牆邊吶喊。
 
這是一個支持罕見疾病的公益活動,往自己身上淋上冰水之前要點名三個人,把這項活動讓更多的人關注與參與。
 
原本拿起冰水桶往自己的頭上倒的,金知元卻搶先到在金韓彬的頭上,害怕被報復的金知元直接把空的水桶扣在金韓彬的頭上。很了解對方的金韓彬在還沒拿下水桶之前,一下子就把手上的冰水精準地倒在想要逃跑卻不小心滑倒的金知元頭上。
 
「啊啊啊!!!好冷啊!!!!」
 
藉著大叫來轉移身體上的冰冷的金知元轉過頭來看到跟自己一樣全身濕透的金韓彬,他的身體跟臉部的表情一樣地僵,自己先偷跑的金知元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拉一拉金韓彬的黏在身上的衣服,好讓冰塊掉下來。
 
 
 
一進門先往浴室衝的金知元也不管裡面是否有人在使用就直接打開門,迅速地脫掉服貼在身上冰冷的衣物。正要走進淋浴間的時候剛好金東赫走了出來,身體微微散發水蒸汽,讓金知元的玩心大起。
 
「啊!知元哥很冰耶!快放開我啦!!」忽然被金知元抱住的金東赫被他像冰棒的體溫嚇了一大跳,一直掙扎著。「韓彬哥,快救我!」
 
救兵金韓彬還沒到出場表現的機會,金知元一溜煙地跑進去淋浴間了。金韓彬只是冷冷地撇了金東赫一眼。
 
剛剛知元哥的冰冷是屬於身體上,現在韓彬哥的眼神是會讓人冷到骨子裡的那種。不禁讓金東赫懷疑自己是否找錯救兵了,顧不得現在跑出去會被金振煥碎唸,直接抱著自己的衣服快速地離開現場。
 
 
 
在熱水的淋浴下,視線隨著水流在金知元的精瘦完美的身體上移動,讓他原本的凍到發僵的身體開始發熱起來。一口咬上正背對著自己的金知元肩上。
 
「喂、別靠過來!」已經回溫的身體被金韓彬這麼一抱立刻打個冷顫。
 
真舒服…最近兩人為了參加比賽節目忙到連說上一句話的時間都沒有,在此刻金韓彬的心裡得到滿足,「可以嗎?」
 
「什麼東西可以?」想要推開身後的人卻因體位的關係無法好好地施力。
 
那雙乾淨的眼神裝滿疑問看著自己,忽然間像是誘拐小朋友的壞人一樣,替自己的行為感到不恥,但這不影響到自己接下來的動作。
 
「啊!韓彬…嗯啊…」金韓彬手裡的冰塊就這麼包覆在自己的分身上,極大的溫度差的刺激,讓金知元有點站不住腳。
 
想要推開金韓彬的手,對方卻故意撥弄自己特別敏感的地方。身後隱密的地方也被金韓彬的手指給進入,等金知元慢慢地適應後就開始抽差了起來。「哥,你裡面好熱…
 
「…啊哈…別這樣…我快要…」身體漸漸地發熱,腦袋昏昏沉沉的金知元現在不知道要推開前面的手,還是後面的手。發洩過後的金知元就虛脫地跪倒在地上。
 
「嗯?韓彬那、那什麼東西進去?」後穴被塞入冰冷的東西讓金知元立刻直起身子。
 
「沒什麼,只是幫哥降溫而已…」把對方的身子壓回到他原本的位置。冰塊一顆接著一顆的推入。
 
「…不行了…不要進來了…好冷…」隨著冰塊的深入,身體好像要不是自己的。金知元害怕地求饒。
 
原本只是想要嚇嚇金知元的金韓彬,此刻看到他微微發抖的模樣,心軟了下來。小心地將對方體內的冰塊取了出來。
 
「啊…等、等一下,裡面、啊…還有…」還來不及恢復原狀的後穴忽然被金韓彬的進入給填滿,剩餘幾顆冰塊更是被往前推去。
 
「哥,放鬆一點,好緊…」因為自己的體溫較高,一進入後就立刻較低溫的內壁給絞緊。不想讓對方受傷的金韓彬忍著想要衝刺的欲望,先讓對方習慣。手揉捏著金知元胸前敏感的兩端,牙齒連啃帶咬他的耳朵,成功地讓金知元轉移注意力。
 
「…慢點、太深了、好熱…」
 
「一下子喊冷,一下子又喊熱,我都搞不清楚哥你是冷還是熱了…」身下的人的臉上情迷意亂的表情讓金韓彬的心情大好。
 
「…給我…閉嘴、嗯…」
 
 
 
「咦?是韓彬啊…」浴室門無意間地被金振煥給打開來。
 
忽然被金知元夾緊的金韓彬皺著眉頭。「嗯,哥有事?」
 
「喔…剛剛東赫沒有穿衣服就從浴室跑了出去,正好被我碰到。你有看到知元嗎?」
 
身為大哥的金振煥,別看他外表溫和的樣子,細心的他總是像個媽媽一樣照顧著每個團員,連碎唸的樣子都像。
 
「你說知元哥啊…」說話的同時擺動著腰桿,金韓彬小聲地問:「哥,要不要說你在這裡呢…」金知元睜大眼睛,一臉驚慌地搖著頭。金知元很清楚這絕對不是問句,因為他不會忽然這樣喊自己哥哥。
 
「真是糟糕…我聽不到該怎麼辦…」金韓彬拉開金知元一直摀住自己嘴巴的手。
 
金知元拚命咬著下唇,委屈求饒的模樣只換來金韓彬更深、更重的進入。「…拜託…」這次連眼淚都流下來了。
 
 
 
「振煥哥,知元哥還沒出來…」剛被金振煥唸了一頓的金東赫在旁邊一臉委屈的模樣讓宋允亨忍不住幫他一把,因為他不喜歡金東赫被哥哥們欺負。
 
「哇…哥不是我不幫你喔…」金韓彬面露驚訝,然後一臉沒辦法的模樣讓金知元想要死的心都有了。
 
「你、啊嗯…」稍為被轉移注意力,金知元還來不及抑制,身體就先做出反應了。
 
金振煥溫和的表情瞬間暗淡了下來,手趕緊摀住身旁金東赫的耳朵。「你們兩個兔崽子洗好之後給我把浴室給弄乾淨。還有金韓彬你給我差不多點,別讓你的知、元、哥太累。」
 
連姓氏都出來了,已經讓金振煥不高興的金韓彬朝著他點了點頭。金振煥不願讓金東赫聽到一些骯髒的東西,包含自己的粗話也是。
 
 
 
「怎麼了你…」忽然變成這樣的金韓彬一定有問題,自己的腰快斷了。
金振煥帶著金東赫離開後,不知道被金韓彬做了幾次,等到有意識的時候已經躺在床上了。
 
「沒什麼…只是想要把你放在手裡玩弄看看而已…」很在意Olltii在節目上對金知元所說的話。很想要站在舞台上跟金知元一比高下,但已經被比賽給淘汰的自己不願意把那的位置給讓出來。
 
「Olltii不就是為了效果嘛…你就他媽的這樣對待我?」現在不是對金韓彬生氣,而只是想要吐口怨氣。
 
「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只有我可以…我的芭比。」想要印證自己的話,手腳併用把對方抱得死緊,誰也不能搶走。
 
「還沒被人搶走,就差點被你給玩壞了…」斜眼看著嘴裡說出膩死人的話卻不臉紅的金韓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