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M Giriboy X Swings 不想長大

 



「哎唷…我們的洪代表怎麼看起來不太高興?」一進公司就看到Giriboy一臉沉悶的表情,上前搭上對方的肩膀,還順手捏了捏對方的臉頰。
被Swings扯著臉頰的Giriboy只是哀怨地看了Swings一眼沒有說話。
 
「怎麼了?哥幫你出氣。」
 
「沒啦…哥都不幫我,幫其他人…」低著頭斷斷續續地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
 
「你都是代表了還跟弟弟們計較那些幹嘛啊…走,哥請你吃豬排。」心思細膩的Swings一下子就聽懂對方的意思。
 
在還沒有新人進來公司之前,Giriboy是成員裡面年紀最小的,被受Swings跟其他哥哥們的寵愛,但現在有了新的後輩進來之後,Swings整個心思就放在弟弟們身上了,連比賽的時候也親自上場幫忙助唱。他們在舞台上眼神互相凝視,親密的勾肩搭背什麼的,Giriboy的心底頗不是滋味。不是說Swings之前對自己不夠好,只想他一個人就這麼看著自己就好。默默地整理被Swings弄亂的頭髮。
 
 
 
為什麼大家都在啊?!身邊的Swings忙著幫其他人分著食物,心情就像是洗三溫暖,降到跟冰水池的溫度一致。Giriboy用筷子戳著碗裡的食物發洩。
 
平時跟公司成員聚餐氣氛熱鬧到會讓餐廳的服務人員過來警告的程度,今天卻像是有股無形的低氣壓壟罩著,尤其是Giriboy整個人安靜到就像硬是被別人臨時安排坐在這裡似的突兀。Swings不斷地收到其人的眼神的暗示,最後對著他說:「時永,過來一下。」
 
「現在大家不都是一起吃飯嗎…笑一個給哥看看,嗯?」雙手捧起Giriboy的臉,努力的想要討對方開心,但他的視線仍是看著地面,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Swings嘖了一聲。「靠…回去想要怎樣都隨便你,現在先吃──」說話的同時還推了對方的頭。
 
喜愛的聲音在耳朵旁邊低聲蠱惑著自己,下身的生理精神恢復的程度還比心理上的快。Swings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靠過來的嘴巴給打斷了,Giriboy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餐桌上。Swings歪著頭回想剛剛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餐桌上低迷的氣氛已經消散了,比Giriboy較晚回到餐桌上的Swings收到成員們的讚賞。
 
 
 
 
剛回到家Swings關好門之後一轉過來就被Giriboy壓在門上親吻,熱情的程度可以比陪伴自己很多年的狗一樣,看到自己就馬上撲過來狂舔,只差牠不會脫掉自己的褲子而已。「喂!等一下!」
 
「剛剛哥不是說回去隨便我的嗎?」再次受傷的Giriboy諾諾地看著阻止自己的Swings。
 
「是有這樣說沒錯啦,可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啊…下次有機會的話哥會幫你。」委屈的人才是自己好嗎?!Swings忍不住在心底大喊。身高比Swings高的Giriboy一臉就是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就不肯罷休的表情讓Swings頗具壓力。
 
再度靠上來的Giriboy讓Swings知道無法推遲,但還是不甘願地阻止。「不用先洗澡嗎?」
 
原本想說Swings沒有好的藉口說服自己的話就要把他就地正罰了。「嗯,好,哥你可別想逃啊。」稍微偏頭想了一下,笑得一臉欠揍。
 
這傢伙是有多麼了解自己啊…就算知道對方是自己的粉絲,但這未免也…Swings在心底罵了無數地髒話。
 
Swings當然不會知道Giriboy除了崇拜音樂專業的部分之外,其他的只要有關Swings的東西他全都瞭若指掌。就是如此了解才能夠比Swings自己本身更快地替他說出自己想法。再加上Swings的認同及力挺之下,成員們也都認為Giriboy比Sings更有代表的架勢,就連Swings自己常常用洪代表來稱呼Grirboy。
 
 
 
還沒遇到他之前,Giriboy是一個人在做音樂,有時候會跟朋友合作,偶爾會在地下舞台演出,雖然很少出現,但還是頗有人氣,尤其是女性族群。有次表演結束之後,有幾個人故意來找麻煩,說什麼他不適合出現在這裡之類的話,還故意把他推倒在地上。
 
「兄弟,不好意思,他是我認識的弟弟。」
 
故意挑釁的對方被人給阻擋,就算心裡很不爽但還是笑了笑之後就走人。
來人只用了簡單的一句話就打發他們。那個聲音已經陪伴自己無數個夜晚,心跳比剛剛被人刁難的時候還要來的緊湊。
 
「你沒事吧…Giriboy。」Swings朝著對方伸出手來並叫著他的名字。「之前我來過幾次,你的音樂我很喜歡,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雖然目前只有我一個…」說完還不好意思笑了笑。
 
「我回去考慮看看…」從小的偶像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還說喜歡自己的音樂,還可以跟他一起合作…很想敲一下自己的腦袋一下,看看是不是自己在做夢?
 
「嗯,等你的好消息。」
 
厚實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彷彿有股力量從肩膀擴散到全身。就這樣看著Swings的寬大且孤單背影在巷弄中漸離漸去,腦海浮現想要跟他並肩走一起的念頭。
 
 
 
「嗯…哥,放鬆點,我都快被哥給吃掉了…」Giriboy刻意把後面三個字加重音,也將下身狠狠地撞進對方體內的最深處。
 
Swings張大嘴巴就像離水的魚一樣艱難的呼吸,痛苦地推著對方。臉上少了鏡片阻隔的Giriboy,眼底嗜虐的心情就這麼顯露出來,拉開阻擋彼此的手,想要把心中的不快發洩在他身上。只剩下短促的呼吸聲及肉體的碰撞聲在兩人的空間裡繚繞。
 
 
 
「別再來了,你都做了幾次了…」過度使用的嗓音已呈現沙啞狀態,眼睛都懶用上力氣睜開的Swings推開再度靠過來的手。
 
「讓我抱著就好。」
 
衝著對方這一句話成功地讓Swings稍微睜開眼睛。Giriboy無視對方懷疑的眼神,硬是把Swings拉過來把他抱在自己的懷裡。
 
「時永啊,要把視線放寬、放遠一點,如果一直只是執著於當下的話就不會進步的…」不管是在音樂方面還是自己身上,都希望對方能夠突破這些獲得更多得成長。首先自己不能成為他的阻礙。
 
「不要,我喜歡現在這樣子,除了弟弟們之外。」把頭埋進Swings的肩膀,抱著對方的手隱隱地出力,想要把對方給牢牢地抓住。好不容易有這樣的幸福,自己才不要跟別人來分享。
 
「沒有失去哪來的重生…」摸著逃避現實不願意長大的孩子的頭,微微感慨。
 
「哥…」低下頭一看,果不其然對方的眼裡蓄了淚水。
 
「我沒事…」抹去眼淚不想讓別人為他擔心。
 
「那就再來一次吧…
 
「靠,你這小子就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嗎…」想從對方的頭上給打下去的力氣都沒有,而且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哥,晚安。」回應他的只剩下呼吸聲。
 
不是自己不想長大,只是害怕長大之後所有的一切都變了,包括對哥的愛。親吻Swings略皺的眉頭,再次把抱緊懷裡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