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inner 允浩 弄假成真


 
 
 
 
手指摸到身邊已經變涼的位置,牆上時鐘的時針指向十點,有些不情願地撐起渾身痠痛的身子,過度使用的地方因起身的動作而溢出昨晚殘留在體內的液體,宋閔浩不禁在心底抱怨一下,腳步緩慢地走進浴室。
 
才剛調好蓮蓬頭的出水溫度,身後的門就被打開了。宋閔浩以為是姜勝允所以就沒有回頭看。
 
「不把門關上嗎?」用手把頭髮往後撥的同時看向對方。
 
宋閔浩的聲音因為水柱打在身體的關係就好像他身上的吻痕一樣,既曖昧又凌亂,兩者都讓自己討厭。最令自己討厭的是那道原本帶著歡愛後慵懶的眼神及誘人的微笑,對方轉過頭來看到自己之後呆愣了一下,隨即露出原來是你啊的不以為意的表情。
 
「我馬上就好了。」拋出趕人的話後宋閔浩轉了回去。差別待遇讓南泰賢的心情更加不美麗。「還怕別人知道嗎…
 
「你幹嘛?!」宋閔浩推開忽然抱住自己的南泰賢。
 
跌坐在地上的南泰賢低著頭任由水柱落在他身上。對方狼狽的模樣讓宋閔浩誤以為是自己反應過度了,正當他想要拉南泰賢的時候,肩膀被一股力道往後轉個方向,接著臉頰忽然吃下一拳。
 
毫無防備的宋閔浩就這樣往旁邊跌去,腰部正好撞到浴缸的邊緣,忍不住小小地痛呼一聲。出手的姜勝允想要上前查看宋閔浩的傷勢,但又礙於南泰賢在場就忍了下來,轉而去扶起南泰賢。「等一下要去公司,衣服趕快換一換。」說完,看也不看倒在一邊的宋閔浩。
 
剛剛姜勝允的那一拳沒有控制好力道讓宋閔浩的嘴角有些瘀傷。南泰賢有些愧疚地伸出手放在宋閔浩的眼前。宋閔浩心裡在想這未免也太巧了吧…不過就算是對方是故意得那又能怎麼樣,姜勝允就改變心意站在自己這邊嗎?
 
「謝謝…等等,你還是扶我起來好了…」原本想要拒絕對方的宋閔浩,忽然改變心意,再加上現在腰很痛。「畢竟我還要討好你才行。」
 
被接受的南泰賢心底有一絲絲高興,但是馬上被宋閔浩的下一句話給破壞怠燼。對方略帶苦笑的表情讓讓南泰賢生不起氣來。
 
原來自己在他的眼裡只是姜勝允最疼愛的弟弟而已,胸口的悶痛不亞於剛剛姜勝允打宋閔浩臉上的那拳。
 
「是嗎?那你願意讓我上嗎?」在宋閔浩耳邊說著。而宋閔浩推開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為什麼不行?不然我不會幫你…
 
南泰賢垂下代表性的八字眉,如果是粉絲的話一定會大聲尖叫說我願意,可惜他不是。「因為…你…不像他…」故意壓低音量緩慢地說。
 
「你把勝允哥當做是什麼了?!」
 
哼…一開始只是把他當做別人的影子而已,至於到後來就搞了上嘛…自己還真想拉著姜勝允的衣領問問他,你把我當做什麼了?不僅汙辱了自己跟最親最好的兄弟的感情。跟姜勝允發生第一次的情況下,他聽得進去自己的解釋才怪。
到最後姜勝允會時不時地拿自己的兄弟來羞辱自己而已。反正各有所需嘛,又何必去解釋呢…
不過還是要感謝姜勝允,陪自己渡過孤單,沒有了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怎麼跟這團體好好的相處。回答南泰賢的問題是宋閔浩的背影。
 
 
 
正在搭乘下樓的電梯的姜勝允舉起打了宋閔浩的那隻手用力搥著不鏽鋼材質的內壁。側邊的鏡子反射出他臉上的憤怒及後悔。姜勝允生氣的原因不是宋閔浩推了他最疼愛的南泰賢,而是他去引誘南泰賢。他怎麼可以讓南泰賢進去?怎麼可以低著頭卻不對著自己大聲地說是南泰賢去招惹他?
 
其實姜勝允的心裡很清楚宋閔浩的個性,因為他知道自己會偏袒南泰賢,所以就默默承受這他跟南泰賢的一切。可是剛剛自己怎麼突然會想要去扶起宋閔浩呢?
原本在心裡面不願意面對的最小最複雜的情緒,嫉妒及心疼的部分越來越大。
 
 
 
「閔浩啊…你的臉是怎麼了?」
已經在樓下等著金振宇跟李勝勛,看到第一個下樓的是臉色難看到要命的姜勝允,過沒多久下來的是有些疲憊的宋閔浩。
 
「剛剛洗澡的時候不小心弄到了,好痛…」誇張地口氣及表情對著金振宇訴苦以化解尷尬的氣氛。任由金振宇的手在自己臉上的受傷地部位撫摸。
 
最後一位到來的南泰賢的心底頗不是滋味,宋閔浩對誰都好,就是對自己直接穿過金振宇跟宋閔浩兩人中間,用力拉開車門,自己先上車了。宋閔浩率先表現自己不知道回看金振宇。
 
 
 
越是不想要發生的事,就越是會發生。本來可以在預訂的時間內發片,結果公司的緣故一直延宕,直到現在碰上禹智皓他們的回歸檔期,這樣就根本無法避免姜勝允他們兩個碰面。
 
上台頒獎的時候宋閔浩不是樸經就是跟表志勳擁抱,至於禹智皓只是簡單地用眼神互看而已。在那當中禹智皓在他的眼神中除了高興還有一些莫名的無解。
 
無法跟宋閔浩好好地站在一起或者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禹志皓給自己的解釋是因為自己是隊長,所以有些不方便,但幾次錄影下來禹智皓感覺得出來宋閔浩有些刻意地迴避他的視線。就像是現在宋閔浩站在他的團員中間,姜勝允不斷地擋住自己的視線。
 
趁著後台一片混亂的時候,禹智皓忽略了姜勝允帶有敵意的眼神,一把拉住宋閔浩的手把他帶到沒有人會經過的樓層。
 
「你跟他在一起了?」宋閔浩看著對方一臉茫然。「少來了,你別想要把我給唬弄過去。」禹智皓執意想要答案。
 
「你是指哪方面?」宋閔浩自己也不清楚跟姜勝允是什麼關係,不過他想回答的是床伴。
 
「你這小子,別給我添亂。可別因為他像我,你就把他當做是我來用。」宋閔浩去招惹別人的機率極高。為什麼是用招惹這麼偏激的字眼呢?
個性外向,喜歡交朋友的他,一開始很快就跟人熟識起來了,不過相處久了之後就會被他的隱藏能力所吸引。宋閔浩會先了解對方的音樂屬性,再用同性質的東西轉換成自己的作品,經由他的改編之後,完美程度更勝於原創者。
他的行為無意間很容易樹立很多敵人,但又因為他的個性化讓那些把他當作假想敵的人變成自己的朋友。不斷激發起對方的勝負欲,會讓人想要一次又一次提高自己的實力來跟跟他一較高下。
 
在舞台上像隻獵豹展現他的霸氣,私底下安靜的他,周圍散發著王者般的孤寂,而那雙總是帶著笑意的眼,此刻透露著不符合他現在年紀的滄桑,讓人難以接近,更讓人想要探究。就像是昆蟲不小心掉進蜘蛛所編織的美好的網一樣,越是掙扎越是難以逃脫…
禹智皓在很久以前曾經有想過想要把宋閔浩的腦袋給剖開來看,在音樂方面就這麼敏銳他,而在感情上就這麼遲鈍呢?!
 
果然還是你瞭解我…宋閔浩笑得欣慰。「是啊,他很像你…不過──」
 
宋閔浩的話還沒說完就忽然被禹智皓給抱住了。「先別說話,不管原因是什麼,那小子對你是認真的…
 
「怎麼可能啊…他應該很討厭我吧…而且我還想要謝謝他呢…」感謝他在自己孤獨的時候,他不在意自己把他當做是你,雖然道後來…有點變樣了。宋閔浩推了推禹智皓,不料對方抱得太緊了就任由他去了。雖然口氣有著不確定性,但眼底有著一絲的期待。
 
跟在後面過來的姜勝允本來要衝上前去把他們兩人分開,不過他看到宋閔浩露出幸福的表情,腳底就像黏在地板上想動卻動不了。
 
「我敢打賭你這兩天會下不了床。」宋閔浩聽到自己的兄弟這樣說,嚇得目瞪口呆。
 
「不信的話…」接著禹智皓在他的嘴上給親下去。
 
「呀!很噁心耶你…」宋閔浩用力推開他之後用袖口擦了擦自己的嘴。
 
「靠…他親你就不噁心嗎?」現在補償一下也不行嗎?!禹智皓滿臉委屈地指控。
 
「當然不會,你跟他又不一樣,你跟我是兄弟又不是愛人。」宋閔浩一臉正經的回答。
 
讓真是狠…過去還來不及發生,現在也未必能發生。「喂,我想你聽得很清楚了吧…」
 
宋閔浩正想要問禹智皓在胡亂說些什麼的時候,姜勝允帶著驕傲的表情走了過來。
 
什麼?!剛剛說的話不都被他給全聽去了!「禹智皓!」宋閔浩整個臉都在發燙。
 
明明就只是長得那麼像而已,更何況自己認識宋閔浩比他還要久,可說是比他本人還要瞭解自己,不論在哪一方面自己可不會輸給眼前這傢伙的,只能說是命運的安排,讓他從自己身邊離開。經過這些年雙方變化了不少,現在只要宋閔浩快樂就好。
 
「要不是你,我才不願意幫忙呢…」不過是宋閔浩的話,他願意…
 
 
 
 
「對不起。」
 
宋閔浩用力眨眨眼裡的淚水,看著正在歡愛時候忽然對自己道歉的姜勝允。
 
「怎麼在一開始的時候就不跟我說清楚呢…害我一直誤會你,說了很多傷害你的話…」吻上自己在對方嘴角上所造成的傷。
 
「沒事的,剛開始的時候我是真的把你當成志皓,啊…你幹嘛忽然那麼用力…」倒抽一口氣的宋閔浩瞪了姜勝允一眼。
 
「因為你說到他的名字…」加害者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的眼睛還沒那麼差,把你跟他混在一起,不過…說真的,你們真的還蠻像的,尤其是在欺負我的時候…」以前當練習生的時候是禹智皓,現在出道後換姜勝允。不甘心被這兩人給吃得死死的宋閔浩忽然縮緊內壁來反擊。
 
「嗯!你死定了…我會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把想要逃離的宋閔浩給緊緊地抱在懷裡。之前深埋在心底的不安在確定彼此的心意後消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