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KON 雙B 分組


 
 
金韓彬X金知元
 
 
 
 
一走出浴室就看到金知元抱著他最愛的維尼熊對著手機一直笑。「在看什麼這笑得這麼高興啊?」金韓彬把擦頭髮的毛巾掛在脖子上,整個人就這麼趴在金知元的背上。
 
「韓彬啊,我跟你說,聽說這次的比賽社長邀請Swings哥來當評審耶,我該準備些什麼好呢?」開心到只看到金知元的招牌兔牙,看不到眼了。他側著臉興奮地跟金韓彬分享這份喜悅。
 
「喔…那你可不能讓他失望啊…」把維尼熊假想成Swings不著痕跡地狠狠捏了它一把。以金知元的姿勢及目光自然看不到金韓彬眼底那道冷光。
 
 
 
到了比賽得當天,九名成員陸續地上台,面對不遠前的頗有名氣的歌手來當評審,就連金韓彬也面露緊張,其他新進的成員更不在話下了。
 
評審團裡原本是Swings的位置現在變成San E,怎麼忽然換人了呢?想要讓對自己讚賞有加的Swings展現自己的成果的金知元的心中不免有些落寞。虧他昨天還收到對方傳給一封幫自己加油的訊息。一直觀察金知元的表情變化的金韓彬,雖然有些不捨,但又替慶幸自己做出的明智決定。
 
坐在San E旁邊的評審是Simon D,這就是Swings沒有出現的原因。果然Simon D給金知元的隊伍分數是三支隊伍裡面的最低分。如果Swings在場的話可能就衝上去找Simon D理論了,但只能說是如果。
 
 
 
「他好嗎?」比賽結束後,Simon D親切地跟周圍的人說聲道別,接著走在San E旁邊。
 
「哈哈,難道你都沒在看電視的嗎…不過他過得好不好好像也不關你的事…」San E的反應好像對方說了一個好笑的笑話。不期待對方會給自己好口氣的Simon D只是笑了笑。
 
 
 
「哥…我今天的表現真的很差嗎?」金知元靠在金振煥的肩上洩氣的問。
 
「不會啊,你表現的很好,真的。評審的話只是參考而已,要是照著每個評審的話去做就不是你了…」摸了摸金知元的頭,安慰著。不過金振煥的也覺得有些奇怪,覺得Simon D有些針對金知元這組。
 
「嗯…謝謝哥,你真是我的精神支柱…」
 
對上金韓彬還來不及收回的冰冷視線,金振煥看著他直接低下頭,手指很不自然地順了順床鋪的皺摺。會讓金韓彬有如此彆扭的情況,可見他有多麼在意金知元的話了,但也不能怪金知元,金韓彬本來就是天生的領導者,可以帶領好整個團對。而金振煥跟金知元就不一樣了,第一次當隊長,讓他們頗具有壓力,可不能因為自己的領導無方害了弟弟們被淘汰。
 
之前互相依賴的兩人,現在兩人變成競爭隊伍。個性較急的金知元越是想要贏,越是力不從心,也不想去找金韓彬幫忙。一者是同樣都是隊長的位置,金知元的領導能力沒有對方好。二來是金知元不想增加金韓彬的負擔。
但這只是金知元一人的想法,如果他去找金韓彬的話,他一定二話不說幫忙到底的。可惜的是金知元求助的人不是金韓彬,而是金振煥。
 
金振煥推了推離自己很近的笑臉。「好了好了,都當隊長了還這麼愛撒嬌,如果讓弟弟們看到了沒笑話你才怪。」
 
 
 
那是一直陪伴金知元長大的維尼熊,此時正躺在鄭燦右的枕邊。記得有一次他們到日本參加家族的演唱會的時候,自己不小心壓到這個玩偶,金知元差點把自己給推下床,可見它對他的重要。
 
「哥,我好很多了,等一下就下去練習。」感覺旁邊有人的鄭燦右,一睜開眼就看到自家隊長金韓彬冷著臉看著自己。鄭燦右立刻坐起來,手指不自覺地抓了抓身上的被子。
 
「嗯…不用太勉強自己,別讓大家擔心。」雖然是關心的話,但是從金韓彬的口中說出來感覺不到溫暖。但金韓彬也沒有刻意的掩飾自己,硬是要給對方和藹的笑容,因為他把對方當作是假想敵。
 
「是別讓知元哥擔心吧…要帶走你就帶走好了。」其實看得出來金韓彬對自己的不友善,尤其是金知元這麼照顧自己的時候。鄭燦右把金知元的玩偶丟給金韓彬。
 
「真不愧是演戲出身的,好了就趕快練習吧…只要你被肯定,我就無話可說。」金韓彬對於有實力的人是不會在背後搞小動作的。
 
「燦右啊,你醒了啊,有沒有好一點啊?」出聲的人不是別人,是剛剛拿來討論的人忽然出現,著實讓這兩個人嚇了一跳。
 
「既然你沒用到,哥我就拿回去了。沒了它,昨晚睡得挺不好的。」拿起金韓彬手中的玩偶,親了一口。
 
「知元哥,我…」還來不及整理情緒的鄭燦右,一臉慌亂拉著金知元的手想要解釋。
 
「沒事的,別想太多,記得先吃飯再吃藥。」金知元避開鄭燦右的手,接著探了探鄭燦右的額頭。「等你好了之後,可就沒有多少的休息時間了。」揉亂鄭燦右的頭髮,笑得一臉溫柔,說完之後站起來看了金韓彬一眼,要他到外面去說話。
 
 
 
「評審的事是你做的嗎?」
 
金韓彬沒有回應,直盯著很生氣的金知元。對方的默認讓金知元點了點頭就要往回走。
 
「明知道他在演戲,為什麼還要幫他?」扣住金知元的手腕,把他拉向自己。
 
「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在演戲,現在他是我的隊員,我就責任照顧他。至於Swings哥的事,我也幫不了什麼…放開。」想要在眾多的練習生裡面哪個人不是渾身解數來得到出道的位置,總會有些人會耍小動作,但只要不傷害到其他人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不過Swings的事不一樣,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只能這樣讓它發生。
 
「耍我好玩嗎?!」
 
「去你媽的金韓彬!對!我領導能力不如你,在社長的心中的地位也不如你,什麼都不如你的我,你還要我幹嘛啊?!拿我來提高你當隊長的優越感嗎?」
一股怒氣忽然衝了上來的金知元揪著金韓彬的衣領,想要狠狠地揍他一拳,但卻下不下手,那一拳則打在旁邊的牆壁上。
 
「算我拜託你,別再牽扯到其他人好嗎?」除了眼前的人,金知元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幫忙自己而不受到傷害。
 
果然還是不能太急…金韓彬輕嘆一口氣。抬起對方被淚水所浸濕的臉龐,手指輕輕抹去眼角的淚。
「不是我想逼你…我只是太在乎你了而已,連我自己也無法控制…不過我想只要你在我身邊的話,我想我可以…」自己的行為造成對方的誤解及痛苦,這也讓金韓彬心疼地落下淚來。
 
「沒事了、沒事了…」寧願一個人躲起來不願讓別人看到自己脆弱的金韓彬忽然在自己的眼前哭了,金知元手忙腳亂地著幫金韓彬擦眼淚,並且還給他一個擁抱。
金韓彬緊緊地回抱著對方,看不到眼淚的眼睛此刻對著某人微笑。
 
年輕真好…Simon D在空中輕吐了一口菸,裊裊地點綴著離自己不遠處兩人互相抱在一起的畫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