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 Dance 杉木X鈴木 口音


 
 
 
 
還不到第一支舞蹈結束的時間,正在場中央比賽的杉木信也用眼光瞄了其他的地方,那原本應該在場邊觀看自己的鈴木信也的位置現在空空無人。該死的…不是叫他不要亂跑嗎?!
 
「杉木老師…杉木老師…」
 
聽到搭檔的呼喚,對方臉上擔憂的表情讓杉木信也趕緊整理思緒,重新把精神放在比賽上。
 
平時比賽結束後杉木信也會留下來讓記者們訪問,現在的他沒有那個時間來跟記者們周旋,簡單說了幾句就先告退了。打了鈴木信也的手機也未能接通,杉木信也迅速地換完衣服後就四處去尋找對方的身影。
 
 
 
「等等、太快了~我跟不上~可以再慢一點嗎?」
 
那是屬於鈴木信也的特殊英文腔調,因為他是古巴人的關係,在別人耳裡聽起來就像帶點情侶間曖昧的撒嬌音調,就是這樣子讓別人誤以為他想要有更進一步的關係,而單純的鈴木信也不會想到那邊去,因此常鬧出尷尬的場面。
 
「沒問題,你的身體很柔軟,真的很棒…
 
「真的嗎?你也很厲害~真不愧是世界冠軍~」
 
搞什麼東西啊?!在門外聽到裡面兩人的對話,杉木信也顧不及禮儀就直開把門打開。
 
處在舞蹈律動的兩人被門板彈在牆壁上的聲音嚇了一跳,鈴木信也腳步有點踉倉,幸好跟他一起跳舞的金髮男人的反應很快,拉了鈴木信也一把,將他攬在自己的懷裡。
 
「喔…原來是你啊,嚇我一跳…」鈴木信也用日語對著杉木信也抱怨,接著用甜膩曖昧的英文跟金髮男人說謝謝拉他一把。
 
這態度的反差讓杉木信也差點氣炸了。明明就警告他不要用英文跟別人對話,難道他現在看不出來對方眼底的欲望嗎?不過心裡在想這個舞蹈笨蛋只專注於舞蹈上,連對方的手都很誇張地放在他身上也沒發現…杉木信也狠狠地瞪著那雙令自己礙眼的手。那一隻手也只是放在鈴木信也的背上,另一隻手則在腰部,在外人看來是標準的舞蹈姿勢而已。
 
 
 
「放開我…喂…有沒有聽到啊…」忽然間被杉木信也拉著走的鈴木信也一頭霧水。被一個大男人就拖著走的鈴木信也很在意別人的目光。
 
「好痛~放開我啦~」用日語喊了好幾次,對方就是拖著自己一直走,也不回應,鈴木信也乾脆就用英語,試試看他會不會有反應。
 
又是用這種腔調說話,杉木信也臉上瞬間爆增好幾條青筋。杉木信也直接打開離他們最近的一間休息室,把鈴木信也推了進去。
 
「你你要幹嗎?」已經可說是顏面神經壞的差不多的杉木,現在的表情更加地恐怖。鈴木信也面對他不禁吞了吞口水。
 
「想要好好地教訓你…
 
「你有病啊?比賽結束不好好地去慶功,來找我幹嘛啊?也不怕被記者發現嗎…」推開越來越靠近自己的杉木信也。
 
「怎麼?你就可以跟別人亂來?」一手扣住鈴木信也的雙手,另一手捏住他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
 
鈴木信知道自己的舞蹈水平與對方差很多,看到他在比賽前對著強勁對手面前露出想要壓過對方那種強烈的鬥志,這點讓鈴木信也很不甘心,原來他一直都沒有把自己當作是對手自從那次之後鈴木信也除了跟杉木信也學習時候比以前認真好幾倍之外,其餘的空閒時間也拿來不斷地練習,只為了杉木信也正眼看待自己。
 
「什麼東西啊…你哪知眼睛看到我跟別人亂來…而且他不是你說的那種人…跟別人不行,跟你就可以嗎?你以為你是誰啊…我才不吃你這套…」自己只是剛好碰巧遇到國標舞蹈的世界冠軍,順便討教一下而已,有必要把自己說成那麼難聽嗎?不喜歡被別人誤會的鈴木信也也被杉木信也所說的話給激起來了。
 
如果自己不是及時出現,眼前這個笨蛋被吃了都還不知道!現在竟然還替對方說話…吻住對方的唇,阻止令自己不悅的話語出現。
 
誰也不想輸給對方的兩人開始在口腔內用舌頭較勁。體力上原本就比杉木信也差的鈴木信也漸漸呈現無力的狀態,最後只剩下杉木信也單方面強勢地掠奪。
 
杉木信也感覺到對方快要不行的時候才離開。鈴木信也左下眼角旁的淚痣在淚水的襯托下顯的性感無比,蠱惑著自己去舔舐。
 
「這樣就不行了?」手指在鈴木信也的身上往下游移,故意稍微停留在髖骨間的刺青部位來回地撫摸,接著直接覆在男性的重要部位。
 
「你才不行咧!」要做也是我攻你…不知道從哪來的一股氣把杉木信也給撲倒在地,整個人跨坐在對方的身上,黑豹般健壯且柔軟的身軀,直盯著獵物的兇猛眼神,饑渴地用舌頭舔弄自己的唇角,正在做享用大餐前的準備。
 
身體的血液跟著對方的動作開始沸騰起來,心臟忽然不受控制劇烈地加速。腦海中有一道聲音催促自己快點上了他…狠狠地…「哼…誰當下面那個還不知道呢…」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你…喂、等等──」
 
杉木信也藉著現在鈴木信也體力不支的時候,一口氣吃個抹淨,讓他直接昏睡在床上。
 
 
 
「喂…有沒有必要這麼狠啊…身體都快散了…」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的鈴木信也,稍微伸展一下身體就覺得渾身痠痛到不行。瞪了此時一臉神清氣爽的杉木信也。
 
「哇啊啊啊!!!你別太過分喔,你這樣子我怎麼跳舞啊?!先不說跳舞,你說我要怎麼穿衣服啊?!!」
 
忽然間從浴室邊大叫邊衝出來的鈴木信也,一把抓住自己的衣領興師問罪。蜜色肌膚有不少暗紅色的吻痕,大多落在脖子、胸口及腰腹處。
 
「我覺得相當地好。」杉木信也伸手摸著自己的傑作,一臉滿足。「下次在被我聽到你用英文跟別人交談的話…哼哼…」
 
「我我我…」對方的壓迫感讓鈴木信也連一句話也說不完整,不甘心地咬著唇,用憤恨瞪著他。如果他有這麼聽話,他就不叫鈴木信也,「我最討厭你這樣的人啦~」不怕死地挑戰對方的底線,用英文丟出一句話趕緊逃跑。
 
「看來你還需要多些教訓才會改。」輕嘆一口氣,但嘴角噙著玩味的笑容。杉木信也的身體已經先做出反應,把鈴木信也給抓回來。原本鈴木信也的反抗聲音抗漸漸地轉調成為曖昧的呻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