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閉嘴吧花美男樂團 劉勝勛X鄭馬陸 海豚


 
 
 
 
不就只是音樂嗎那一群人怎麼把它當作夢想不顧一切地去追逐…鄭馬陸獨自在練習室一邊回想起朱秉熙他們對音樂的熱情,一邊隨性地彈出他們表演的歌曲。成績優秀的他在師長及父母方面讚許有加,再加上非凡的身世背景更是讓他在同輩間欽羨。音樂對鄭馬陸來說只是打發無聊時間的東西,對於自己未來的出路他已經很清楚了,其餘的就當作生活中的娛樂好了。
 
「哇…真厲害,只聽過一次就可以記起來…」
 
忽然被人從背後抱住,這副低沉慵懶嗓音立刻讓他聯想到朱秉熙。鄭馬陸往後推開他,扶正有些下滑的眼鏡,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那你們可要好好地練習了,我還蠻期待跟你們比賽。」
 
眼睛注視著對方那對隨著主人說話時若隱若現的酒窩,朱秉熙歪了歪頭,再次忽然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幾乎可以感覺到對方呼吸的程度。鄭馬陸不但沒有嚇到反而臉上還表現出要看看朱秉熙又要做出什麼把戲。
 
習慣掌控一切的樂團團長朱秉熙對於鄭馬陸淡定的態度感到興趣。既然你都在等我了,怎麼可以讓你失望呢?「你的酒窩好可愛,我喜歡。」說完,朱秉熙親吻自己喜歡的部位。
 
「我不是你的族群,請離我遠一點。」拿出放在外套內層口袋的紙巾,擦了擦被對方碰過的地方。
 
「那你就是我的獵物了。」一手抓住對方正在擦拭的手,另一手扣住鄭馬陸的後頸,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朱秉熙低頭吻上,把他的唇當作獵物般地啃咬。
 
對方口中淡淡的薄荷味和交往過的人不一樣,其中略帶點青澀的模樣讓朱秉熙很喜歡。就連從小一起長大的劉勝勛也未曾與自己親密接觸過,更何況是現在這種情況,鄭馬陸一時當下反應不過來。直到朱秉熙終於願意接起響了很久的手機才停止。「喔…我在練習室,你們要過來?」
 
當在朱秉熙說到練習室的時候,鄭馬陸有些緊張看著他,然後尷尬地轉移視線,朱秉熙又故意提高音量,果不其然對方再度看著他。
 
「嗯…好,待會見…怎麼了?跟我們一起玩不好嗎?」掛掉電話,對著鄭馬陸裝出可憐無害的模樣。
 
的確,海豚是屬於集體生活的動物,團隊合作無間的默契可讓獵物感到畏懼,但前提是自己可是獵人啊…「你覺得海豚跟人類可以在一起玩嗎?」
 
「可以啊…只要你願意丟掉身上的束縛,跟我們享受自由…」
 
一聽到朱秉熙所說的話頗為訝異,兩人見面的次數不多,而且每次都是箭拔弩張的情況下,朱秉熙就這麼輕易地看出來,那自己也不用多說廢話。
 
鄭馬陸丟了顆隨身攜帶的薄荷糖進自己的嘴裡,「果然海豚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動物,只可惜我們的生活在不同世界。」直視朱秉熙邀請的眼神,很果斷的拒絕。
 
 
 
「沒什麼,不小心弄到的。」鄭馬陸忽略一看到自己唇上的傷口大驚小怪的樸俊表,簡單地回應劉勝勛疑惑的眼神。
 
如果海豚離開了,要開始過著無聊的生活了… ­­」倒是要看看輸了比賽的朱秉熙還會不會那麼囂張。
 
曾幾何時看到他這麼在意別人,劉勝勛看著鄭馬陸微笑。
 
怎麼了?」劉勝勛一直看著自己,怪不自在的。
 
「為了讓你生活更有趣,得去阻止海豚滅種…
 
還以為他發現了什麼…哈,受到海豚影響的人不只有自己,連劉勝勛也開始反擊了。這朱秉熙還真不簡單,除了音樂的本事之外,對於把妹還蠻有一套的,看到劉勝勛認真的模樣還挺有趣的。
 
 
 
 
「原來你就是天才作曲家啊…真是失敬…隱藏這麼久,現在就公開好嗎?」
劉勝勛的作曲能力很強,只是隨興幾個旋律,也讓人聽了著迷,只是沒想到他還有這麼厲害的身分。他會這樣做自然是有他的原因,鄭馬陸除了讚嘆對方的音樂才華,同時也替他擔心。
 
「我想要出道,一個人。」
 
樸表俊和鄭馬陸聽到劉勝勛這麼說一開始很開心,但後面一句話讓他們兩個人彷彿摔了一跤。樸表俊氣得指著劉勝勛大吼,鄭馬陸雖然很生氣,但還是阻止想要衝上前去的樸表俊,淡淡地丟下說了一句果然是你的個性,頭也不回地走了。
 
對於他們兩個人的離去,劉勝勛不會指望他們的諒解,因為這是他唯一打敗朱秉熙他們的方法。
 
 
 
「咦?好像少了一個人,你們兩個是被拋棄了嗎?」走在前頭的朱秉熙朝著對面來人伸出手指清點人數。
 
樸表俊生氣地衝了上去卻被權智赫給擋了下來。鄭馬陸的表情就像是看了一個鬧劇一樣,繞過他們繼續走。被人忽略的朱秉熙丟給權智赫一個眼神後,就往鄭馬陸的方向跟過去。
 
「你跟著我有什麼事嗎?」自從那次意外之後,鄭馬陸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關係。
 
朱秉熙只是直盯著鄭馬陸沒有說話,最後對著他笑了笑之後就走了。這讓鄭馬陸一頭霧水,但他也沒想要去理解,熟練地打開薄荷糖的蓋子,拿起一顆放入口中,接著要拿起第二顆時,看到站在離自己不遠,表情很冷的劉勝勛,放入口中的手稍微停頓一下,或許朱秉熙他是故意的。
 
 
 
放學後不想要去課後輔導的鄭馬陸一個人走在路上耗過這段時間,忽然被人攬住肩膀,抬頭一看是朱秉熙,以及跟在他身後的一群人。
 
「要不要一起吃宵夜?」張道日看得出來對方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提出建議。金河鎮跟徐慶宗兩人揚了揚手上的袋子。
 
「不用了…」他們友好的情誼在自己的眼裡看起來有些諷刺。跟劉勝勛的情形算是吵架嗎?好像只是他做出告知的動作而已,其實對自己而言也沒什麼損失。反正音樂只是個話題,現在起頭的人已經離開了,這個話題也該結束了。
 
「我敢保證你一定會喜歡的。」被權志赫嘲笑的朱秉熙強硬地把鄭馬陸拖走。
 
一群人回到練習室,裡面空間不大,每個人都有固定的座位,現在多了一個客人,朱秉熙也沒有要讓坐的意思,伸手一拉讓鄭馬陸坐在自己的腿上。像是被女生對待的鄭馬陸立刻站了起來,走到金河鎮和徐慶宗兩人中間坐下。鄭馬陸沒有想到逃離狼坑卻跳入虎窩。已經喝開的徐慶宗露出釜山男人的本性,拿起啤酒要鄭馬陸喝,一直閃躲的他引起徐慶宗的不悅,對他身後的金河鎮使個眼神幫他架住,好讓自己下手。
 
此時的畫面鄭馬陸就好像不肯乖乖吃藥的小孩子一樣被比他高出不少的金河鎮固定在懷裡。鄭馬陸還沒向正在看好戲的其他人求救就被徐慶宗把啤酒灌入口中了,才喝不到兩口就嗆著正著,這時候朱秉熙才出手相救,把咳得臉都紅了的鄭馬陸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拍著他的背順順氣。剛剛朱秉吸不出手的原因是因為想要看他被教訓一下,現在不是就好多了。
 
 
 
「我還要喝…陪我喝…」一開始不願意喝酒的鄭馬陸現在已經喝開了,一直找別人喝酒。
 
拿下眼鏡的他,看上去比他的年紀還要小,時不時因為笑容而漾起的酒窩,可愛的程度不輸給坐在他旁邊的徐慶宗。如果把他們兩個拍下來賣給粉絲,可以增加一些樂團的經費。
 
後腰傳來一陣振動,朱秉熙拿起鄭馬陸放在外套裡面的手機,顯示著劉勝勛三個字,朱秉熙毫不猶豫地掛掉,對方好像不死心地又打了一次,這次朱秉熙看了看
已經睡著的鄭馬陸之後接下這通電話。
 
「哈囉,他現在沒有辦法接電話…
 
「他人在哪裡?如果他受傷了,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一聽到朱秉熙聲音讓他立刻緊張了起來。本來是想要道歉心情瞬間被憤怒給取代。
 
手機畫面忽然跳出是否接受視訊通話的視窗,點開之後鄭馬陸在朱秉熙的懷裡熟睡的模樣出現在螢幕上。「這樣你可以安心了吧…
 
「你們在哪裡,我去接他。」
 
「不要…我不要回家…不想要看到他…」聽到熟悉的聲音,鄭馬陸像似逃避般地把頭埋在朱秉熙的懷裡。
朱秉熙一臉他也沒辦法的模樣對著螢幕笑了笑,說聲再見就掛掉了。被挑釁的劉勝勛很生氣的把手機摔在床上。
 
隔天一早來到學校又沒看到鄭馬陸,已經一整晚都沒入睡的劉勝勛自然臉色好不到哪裡去,跟班長交代個幾句之後就離開教室了。走往練習室的路上剛好遇見鄭馬陸跟朱秉熙他們。從沒宿醉過的鄭馬陸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了劉勝勛一眼之後就擦身而過了。劉勝勛拉住鄭馬陸的手,下一秒朱秉熙也拉住劉勝勛的手。「不太好看喔,等等老師來了就麻煩了。」
 
無視一臉無所謂的朱秉熙,轉頭看了看鄭馬陸,對方把臉撇開,劉勝勛這才忿忿地放開。
 
 
 
朱秉熙他們在音樂界初試啼聲就有很好的成績,讓高傲的劉勝勛受到不小的打擊,不過要打敗他是不可能的。原本從輕柔抒情的琴聲瞬間轉變成激動急促的旋律。
 
「海豚偶爾有令人驚喜的動作,對於牠們來說只是隨性而做,若是只聽著馴獸師的指示,只會得到反效果。」
 
鄭馬陸剛剛和樸表俊走進練習室,樸表俊一看到坐在鋼琴前的劉勝勛立刻往外走,而鄭馬陸走過拿起樂器,彈奏他們以前一起練習的歌曲。
 
劉勝勛停下來,看著鄭馬陸隨意撥動琴弦,聽著熟悉的旋律,煩躁的心情稍微平穩下來。「喜歡他們的音樂嗎?」
 
「喜歡啊,喜歡我所沒有的…」那一股為了一件事義無反顧的往前衝的熱血與幹勁。
 
「…那朱秉熙呢…」
 
對方丟出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讓鄭馬陸停了下來,頓時整個周遭沒了聲音,靜的可怕。
 
要不是因為你,自己怎麼會跟他們有所接觸。鄭馬陸原本以為劉勝勛是和自己是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人,沒想到彼此之間的距離跟他們比起來還要遠。「太難看了吧…怎麼?還要表俊成熟一點,我看你也是…」雖然這不是自己的本意,但鄭馬陸就是想要這樣說,想要看看劉勝勛更幼稚的一面。
 
得到不是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之後的劉勝勛,一回到公司就把自己關在工作室裡瘋狂地創作,連學校也不去了,這麼全心的投入為的就是要打敗眼球淨化那群人。不過劉勝勛越是這樣想心情越是糟糕,再一次地按下刪除鍵把近兩天來唯一覺得可以拿出來的作品給刪除了,螢幕上只是剩下游標不斷地閃爍。
 
 
 
 
感覺到身旁有人,劉勝勛收回眺望遠方的視線,面對來人露出尷尬的微笑。「你來了啊…
 
鄭馬陸只是對他揚了揚下巴當作回應,接著靠在劉勝勛身旁的牆壁上,一句話也沒說,因為他知道這是劉勝勛目前所需要的。認識劉勝勛以來從來沒看過他如此低迷過。
 
「對不起。」為了愛情,為了要在音樂上跟眼球淨化拚出輸贏,什麼都不顧,曝光原本想要在求學時期所隱藏的作曲家身分,甚至還拋棄身旁陪伴的朋友,一人走在孤單的音樂路上,到最後自己什麼東西都沒有…
 
「…看、看來…你也成長不少嘛…」伴隨著一陣咳嗽聲之後,鄭馬陸好不容易將梗在喉嚨的薄荷糖給吞下去。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承認自己的錯誤,結果對方竟然他是給自己這樣的反應?「真是失禮啊…
 
劉勝勛摘下鄭馬陸裝飾用的眼鏡,接著手指溫柔地撫去對方眼角的淚水。「謝謝你回到我身邊。」
 
「你的恢復力還真快啊…」沒有拒絕對方的碰觸。
 
鄭馬陸臉上少了眼鏡的遮蔽,唇角因上揚的緣故,使得酒窩更加清晰。劉勝勛很慶幸對方沒有離開,向前跨上一步,緊緊地抱住曾經被自己拋棄過的人。「如果不快一點不就被那傢伙搶先一步了嗎…」
 
跟朱秉熙他們比較有接觸之後,劉勝勛變了,變得更幼稚了,比之前想要贏過他們還要嚴重。「可是我今天要跟他們一起吃飯耶…」鄭馬陸露出面有困難的模樣
 
一直起來就把鄭馬陸的存在當作理所當然,所以當劉勝勛看到他跟朱秉熙站在一起的畫面比知道秀雅跟權志赫在一起的時後還要難過。劉勝勛這時才發現變的是自己,就是因為太了解對方了,所以不能強迫他,雖然他也不會受自己控制。「帶上我,不然不准去。」
 
「怎麼跟小孩子似的,被粉絲知道的話可是要傷心了。」
 
「還在生我的氣嗎?」
 
正在倒出薄荷糖的鄭馬陸聽到這一句話時,不小心倒得太大力讓糖掉在地上。「強敵才會使得自己成長,這句話果然說的沒錯。」
 
「不要轉移話題…」
 
「這可不在我的人生規劃內啊…」
 
鄭馬陸說完就離開了,還留在原地不動的劉勝勛感覺這些日子以來的心情就像被一群海豚從海面下忽然地躍出、潛下,接二連三地濺起大片的水花,待這些過客經過之後海面又恢復平時的模樣,最後只剩下唇上殘留著薄荷的清涼。
 
 

14030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