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MTM 3 Dok 2 X Swings 酒後告白


 
 
 
 
透過音樂選秀節目的曝光後,陸陸續續地有人找上門來洽談。目前手邊有幾個工作方案都和合作廠商談得很順利,不知道怎麼搞的現在一件接著一件都說要終止合作,忽然聽到這樣的消息,當然想要知道原因,但幾乎所有案件的負責人都說是聽從上頭的指示。眼看公司的經營就靠目前這幾個工作來支撐,如果無法繼續下去的話,不就要在此停止了?不行!一定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的…Swings內心堅定地想。
 
在朋友的幫助下終於聯繫到說要停止合作的老闆,而且對方依照約定的時間出現在他家的門口,Swings才剛按下電鈴沒多久一道男生的聲音透過對講機傳送出來上去二樓的房間這麼一句,說完大門就打開了。
 
真不愧是有錢人,裝潢地真是氣派。Swings看了看四周頗為昂貴的擺設。到了二樓的房間,有一間房間的門沒有關好,Swings稍微看向裡面,手指象徵性地在門板敲了兩聲。裡頭沒有人回應,Swings推開門走了進去,這時才聽到浴室裡面傳來水流聲。大約等了十來分鐘,Swings有些不耐煩了,跟人約定好時間,反而把人晾在這裡乾等。這時浴室的門被打開了,裡面的人下身只圍著浴巾走了出來。
 
「是你?!」剛剛還在想那人的聲音好熟悉。Swings看到他才立刻反應過來最近的所發生的一切,包括現在會站在這裡的自己。
 
Dok2是個年紀很輕,獨自風格在音樂界裡很閃耀,每次出新歌必定榮獲當天的排行榜上第一位。Swings的實力也不輸給他,唯一的劣勢就是經濟不如他,但是Swings還是很努力地上節目增加曝光率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個性較活潑的Swings常在節目上挑釁Dok2,而年紀較小的Dok2也不畏懼冷淡地反諷回去,兩人一來一往的鬥嘴的場面可是節目中的精彩片段之一,不過這些互動僅在於節目上,私底下兩人並沒有太多的交集。
 
「你現在的表情還真精彩…
 
「哼…跟你沒什麼好說的。」的確,知道真相之後的表情肯定好看不到哪裡去,現在只想要逃離跟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
 
「別急,你會得到你想要的。」
 
與對方的從容不迫的態度相比,Swings看向四周的環境來緩和自己的情緒。
 
「我的要求不多,只要讓我滿意就好…」Dok2往視線自己的下身瞄去,語氣曖昧。
 
「操你媽的!你以為我是那種人嗎?!」Swings不敢置信地睜大的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但從對方的臉上看不出來這是個玩笑。如果做了不就表示自己接受對方的施捨,拒絕了公司就要收起來,那些才剛有些知名度的後輩們的音樂夢想就要葬送在自己的手裡了嗎?
 
「尊嚴可不是窮人所擁有的。」看對方掙扎的表情,內心開始興奮起來。「我有點累了,照著你進來的原路出去就可以了,不送了。」打個哈欠後隨意地朝著門口比劃著。
 
Swings咬著牙,握緊拳頭,試著不要把眼前的人跟腦海中不堪回憶的過去相比。一步一步地走向對方,半跪在他身前,深呼吸幾口氣後拉開眼前的浴巾。
 
「你是變態嗎?」什麼都還沒做,對方的性器已呈現半勃起的狀態。處於劣勢的Swings還不忘要吐槽對方。「呵…可不要做隻早洩的兔子。」
 
臉上跟表情說的倒是輕鬆,從來沒有幫別人做過的Swings其實內心緊張地要命,只是說著吐槽的話讓自己看起來熟練些。像似豁出去般地閉上眼睛,不敢去看眼前的一切,手指僵硬地動作。
 
「你這種程度去應付處男還差不多…
 
當Dok2的手碰觸Swings的嘴唇的時候,對方立刻轉頭逃離。「你就不怕我一口咬掉嗎!」
 
Dok2只是聳聳肩膀,這讓Swings心裡的的怒火倏然而升。但生氣又能怎麼樣,只要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自己忍耐一下就好。Swings不斷地跟自己內心對話。
 
「啊!好痛、」吃痛的Dok2立刻把Swings的頭給推開。沒想到Swings的技術竟然是爛到這種程度,不禁讓人懷疑這是他的第一次。痛歸痛,這個想法讓Dok2的心情更加地好。
 
「是你忽然變大的好嗎?」同樣身為男性,知道那邊是很脆弱,但又不能怪他…Swings擦了擦嘴角的液體。
 
這話聽在Dok2的耳裡無非是讚美。「哼…繼續。用舌頭就好…」
 
在移動半分都困難的口腔內,努力地照著對方的話去做。長時間固定同樣的姿勢,Swings的雙頰及兩側的下顎開始痠麻。「搞什麼東西啊…快點出來好嗎…」一心想要快點結束好逃離這非人的屈辱。
 
不爽Swings中途給打斷,Dok2按住對方的後腦,再次地進入對方的嘴裡直到最深處,不顧Swings的掙扎開始快速地抽插起來。最後幾下幾乎是碰到對方的咽喉,被嘔吐的反射動作所造成的肌肉收縮,Dok2就這樣直接地在他的嘴裡達到高潮,等到確定對方吞下之後才退出。
 
「咳、操、操你媽…」被嗆著Swings硬是要把髒話罵出口,不知道是在罵對方還是在罵自己。
 
眼前的人紅著臉,眼睛透露著殺人的兇光,嘴角及下巴還殘留些白濁。看著Swings狼狽的模樣,心裡不但沒有報復的快感,反而被是一種莫名的失措給取代。
 
「爽過了就要做到啊。」
 
Swings的態度就像是性工作者跟客人般的那種交易,做完就散場了,一點感情都沒有。對方的的冷淡讓Dok2覺得難堪的人不是他而是自己。這不是自己想要的。「誰說我滿意了?衣服脫了到床上去。」
 
Swings睜大眼睛看著對方剛發洩後的性器再次挺立。「你、你想要玩的話我可是管不著,但是你找錯人了,我可不是兔子。」故意用Dok2最討厭別人拿他的名字來開玩笑,表情欠揍得很。
 
「怎麼?不敢嗎?」暗自壓抑自己不要太過於急躁。
 
「哈,我還怕你會怕呢…兔子、兔子。」這次還特地把手放在頭上裝做兔耳的模樣上下擺動。
 
「那就來吧…」此刻很想把Swings給狠狠地教訓一頓,但臉上則是用輕蔑的眼神挑釁著對方。
 
「來就來啊,等一下可別哭啊…
 
Swings看到Dok2露出得逞的笑容,這才回過神啦,自己中了對方的激將法,後悔的表情隨及表現在臉上。
 
兩人叫囂完之後就安靜地站在原地。因為Dok2只是想要挫挫對方的銳氣而已,並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從Swings外表跟個性看起來就是很會玩,但實際上未曾沒有跟女人上過床,更何況是男人。一陣尷尬在兩人之間來回穿梭。
 
「算了…那些事情我會處理,你可以走了。」
 
Swings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Dok2無力地倒在床上,手放在眉間上,眼皮一斂下來,剛才所發生的事立刻浮現在眼前。Dok2一邊自瀆一邊回想著Swings幫自己口交的動作生澀畫面,不一會兒就發洩出來了。望著手裡的東西,懊惱地搥了一下身下的床。
 
 
 
半夜時分在睡夢中的San E接到朋友來電,說是Swings一個人在店裡悶悶不樂喝酒,不給他喝還發脾氣。一踏進店裡就看到剛剛打給自己求救的朋友對自己打招呼。
 
「你喝多了,我們回去吧…」San E按住Swings還想要往自己嘴裡灌酒的手。
 
就不能讓自己好好地靜一靜嗎? Swings掙脫San E拉住自己的手。「媽的、別管我…讓我喝…」說完Swings又是一杯仰頭倒盡。
 
現在最不想要見到的人就是他。看到San E心底就會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為了錢作賤自己…真是有夠他媽的。不過剛剛自己都可以為同性的人服務了,幹嘛連最後上床怎麼不跟他做下去,說不定公司可以多開一兩間了呢…哈…
 
「別拉我、放開我啦!喂!」不顧眾人的眼光,黑著臉的San E拉著大吼大叫的Swings離開。
 
 
 
「你要不要照一下鏡子看看你現在是什麼鬼德性?」把Swings丟在沙發上,頹靡的模樣讓San E有些頭痛。
 
「我就是這樣,你是我的誰?你管得著嗎…」不要再關心我了,而且我也不需要你們的關心,都離我滾遠遠的,越遠越好…這樣才不會有人受傷。
 
跟剛剛大吼大叫的反應差很多,現在Swings冷淡的語氣就跟陌生人一樣。「志勛…」San E有些受傷。從後面抱住將要離去的Swings。
 
溫熱的淚水不斷地從San E的手背上滑落,周圍只剩下Swings吸鼻子的聲音。眼淚就好像跟Swings肩膀上的擔子一樣沉重,重到連自己的心也跟著一起沉了下去。「對不起…」
 
「去你媽的!幹嘛道歉,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聽到這句話,Swings就像炸毛般的貓迅速地轉過身來,揪著對方的領口。
 
對方眼底沉穩的溫柔讓Swings稍微冷靜下來,「你給我太多了,我需要一點時間。」不管是工作上還是朋友之間,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我就是想要說這一句,卻被你給先說去了。既然你知道就好了,沒事了…
 
怎麼辦…好想就這樣一直依賴著…Swings改抱著對方的脖子,深埋在San E的頸肩不想要離開。
 
「你是哭包嗎?好了、沒事了…」就這樣讓自己默默地陪著你身邊就好了。San E如此地安慰自己,嘴角扯出淡淡地苦澀。
 
 
 
早上起來San E發現自己身邊還睡了一個人,整個人瞬間清醒了不少。Swings的睡姿出乎意料的好,本來還以為自己會被他給踢下床去,不過看他現在背對著自己蜷成一個蝦子的形狀。在心理學上來說這種睡姿是個性較為小心謹慎,也比較沒有安全感的人。
 
San E伸手攬住他,Swings立刻有了動作,嚇得San E趕緊閉上眼睛,連呼吸也暫時停止了。幸好Swings沒有醒過來,但是現在的San E整個人被Swings給抱住,想要起身也沒辦法。這種帶點無奈的想法不影響San E嘴角揚起幸福的角度。
 
 
 
 
聚會的建築物出現就在眼前,Swings扯了扯束在脖子上的領結,想要讓自己的呼吸順暢些。
 
「我先說好,如果我不爽就會把你給丟下。」真是搞不懂為什麼他要拉著自己出席這種地方。對方給的理由是要介紹金主給他。
 
「你不要出糗就好了。」常參加聚會的Dok 2不會期待對方有什麼好的表現。稍微弓起手肘,做出邀請的動作。
 
「兩個大男人勾什麼手啊…」Swings嫌棄對方的動作,直接走進會場。
 
一臉不耐煩的Swings後面跟著面無表情的Dok2。在門口的接待員看著這奇怪的組合,專業笑容顯得有些不太自然。
 
Swings放眼望過去一個熟面孔都沒有,果然是不同的世界。在陌生的環境還是兩個人走在一起比較好。正在跟朋友打招呼的Dok2,左手忽然被人給拉住,回過頭去看,對方的眼神隨意亂看就是不跟自己接觸,Dok 2笑了笑就帶著Swings開始介紹其他人。
 
Swings差不多與幾個朋友開始熟識起來之後,Dok 2在他的耳邊說要過去別的地方打聲招呼。當Dok 2靠近的時候,Swings的手很自然地抱著對方的腰部,兩人曖昧的動作讓Dok 2的朋友有些訝異。這跟他們所認識Dok 2不一樣,對人都保持著些微的距離感,從未看到他有跟誰特別親近過,包括他們在內。
 
「志勛,好久不見了,離開美國怎麼都不跟我說一聲呢…這些年可讓我天天掛念著呢…」
 
身後被人給忽然抱住,耳邊出現自己永遠永遠不想再聽到的聲音。「喔…好久不見…因為那時候忽然發生一些事,所以還來不及告訴你。」本來想要推開對方的Swings顧及身邊的人,硬著頭皮跟對方聊上幾句。
 
「好,那等一下到樓上我們再來好好地聊聊。」說完還拍了拍Swings的屁股暗示。
 
待他離開之後,Dok 2的朋友一直好奇地問自己跟他是什麼關係。Swings只是解釋說他是在美國的一個朋友而已,說完就找藉口離開了。Swings心中浮現無數的髒話,自己完全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一口氣喝了兩三杯的調酒試著想要讓不安的情緒穩定下來。越是心急找著Dok 2,越是找不到他的人。
 
Dok 2的朋友過來跟他說Swimgs的朋友出現了。Dok 2順著方向看過去,那人舉起酒杯向這邊的方向敬意,那道帶有敵意的眼神讓他皺了皺眉頭,再多跟他們寒暄幾句後也開始找起Swings。
 
「別碰我!」如果再找不到人就要直接放棄,自己走回去的Swings忽然被人拍了拍的肩膀,立刻揮開對方的手。
 
「搞什麼啊?」忽略兩人周圍的注目,Dok 2更在意對方驚慌的眼神。
 
Dok 2的出現讓Swings安心了下來。「我以為是、沒事,沒事…」事情已經過了那麼久,沒想到再次遇到對方還是會害怕,Swings替自己的弱懦一個無奈地苦笑。
 
忽然被對方拉著走,Swings還不忘Dok 2帶他來的目地。「喂!兔子,可是你的朋友他們…」
 
「現在可真不像是你啊…剛剛誰還說不爽就要把我給丟下?」不是一直想要離開這地方的他,還顧忌自己的朋友幹嘛,怎麼這麼單純啊…
 
那些人最多只是生意上的往來而已,連朋友都稱不上呢,不過現在要給Swings一個理由。「現在我不爽了,想要離開可以吧?」
 
 
 
那天之後Swings整個人就變了,變得很安靜,很有距離感,就連San E問他發生什麼事也不說,開始替他擔心起來。San E跟Dok 2約個時間出來見個面,想問問他們之前是不是發生什麼事。Swings除了公司的人之外,再來比較熟的人就是他了。
 
Dok 2無意間說到那個人的名字,San E的情緒反應非常大,立刻拍了桌子狂飆髒話。果然有問題,而且San E還知道這件事。Dok 2耐心地等到對方罵完之後再開口發問。
 
那是在好幾年前所發生的事,當時還是學生的Swings在酒店駐唱賺取生活費,在下班的時候看到有兩個人抓著一個年紀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很不巧的是他跟Swings對上眼,並對他發出求救。
這種事情在酒店裡很常見,原本Swings想要裝做沒看到就離開,就在這時候聽到那個男孩用韓語大聲呼喊,Swings想也沒想就就衝上去阻止。Swings的拳頭只能應付學生打架的程度,被修理的很慘他還在那個人的面前說有錢就了不起,還不是靠爸媽什麼之類的話。對方在一氣之下就拿Swings代替了那男孩,而且還留下不少的錢。
 
吞不下這口氣的Swings就拿那筆錢跑去找那個人,當他的面把錢給燒了。過沒多久就回韓國了。
剛回來的那幾年的學生時期也是過的不是很好,時常跟別人打架。再加上在美國所發生的事情之後,Swings有了憂鬱症,低迷好一陣子,不過他的個性就是這樣,越難過的關卡他越想要去突破,不願意就這樣被打倒,他想要做給看不起他的人看最後他還是一個人堅強起來。這也是Swings討厭有錢人的原因。
 
「所以Swings他不是真的討厭你,他還常常跟我一起討論你的音樂呢…只是他現在…」劈哩啪啦地說了一堆,最後聳了聳肩。
 
 
 
說什麼很難去接受San E所說的話。回想起San E說過他不沒有討厭自己,但曾經要求他做過那件事,他還會跟自己來往嗎?Dok 2拿下墨鏡,捏了捏發痠的鼻樑。隔沒幾天就接到Swimgs主動約個時間見面的訊息。
 
「已經被San弄得很煩了,現在看到一副死人臉你就更煩了,嘖…」Swings一見面就調侃對方。
 
「找我有事?」還以為自從帶他出席那天的活動之後就不會跟自己聯絡了,現在雙方的合作也很順利。除了這兩件事情之外,Dok 2不知道他們兩人之間還有什麼共通話題。
 
「沒事,只是想要喝免費的酒而已…」Swings笑得一臉欠扁的模樣。「剛剛在門口是有看到認識的人嗎?怎麼到了還不快進來…」
 
Dok 2有些驚訝地看著Swings。收到對方疑問的Swings則說是服務生們的表情有些不太一樣,變得戰戰兢兢的,而且過沒多久服務生就來清理一下桌面,把他平常喝的酒給端了上來。
 
原來只是他的猜測而已…果然是個怪物啊…Dok 2還以為背對著自己的Swings發現他在門口觀察他。幾分鐘前自己進來店裡沒多久,就有連續兩個服務生把酒送到Swings那桌。
Swings除了被年紀小的男性粉絲當做追尋目標之外,沒想到在這裡有年齡限制的酒吧裡的男性也被他吸引。Dok 2喝了一口酒,稍微緩和一下情緒。招來服務生吩咐個幾句。
 
「啊啊…兔子就是這麼認真,所以我才討厭你…」桌上放著看起來價格不低的酒瓶,Swings嘴上說著討厭對方,但是表情卻是欣賞。Dok 2也沒說什麼,再度拿起酒杯安靜地喝著。
 
直到Swings的眼神有些迷茫的時候,服務生仍是陸續地送上酒來,而且全都是指名給Swings,其中有一兩杯請酒的客人還是同一個人,如此高的頻率讓Dok 2不禁懷疑自己的客人都是同性戀?
 
「那個…怎麼還想見面?之前我對你…」手指把玩著酒杯,裝做不在意,但手心的汗他有點握不住杯子。
 
對方含糊地說著一些不成語句的片段,但心思細膩的Swings一下子就想到他想要說的話。「哈,那時候我真的很想把你給一拳,但是礙於錢的問題就忍了下來了。至於還有跟你來往的原因嘛…」除了那些合約之外,DoK2還介紹不少其他的工作給他,只是不知道他的合夥人知道之後會不會發飆,一想到這裡,忍不住想笑。
 
Dok 2咬著下唇仔細地聽著,Swings的說到一半的話讓他忽然覺得自己喉嚨很乾,不禁懷疑起剛喝下去的酒是否太過烈了。
 
「你是我見過最真的人,就算你有錢,我也不會討厭你,俊京…我喜歡你這小子…」一口把杯中的酒給乾了,彎成月牙狀的眼睛帶著晶亮很是耀眼。
 
喜歡…原來這就是喜歡的感覺嗎?「我也是…」就像是回應對方的告白,Dok 2紅著臉小聲地回應。想不到自己的名字那麼好聽…等等,剛剛他是叫自己的名字?Swings說得太快,還來不及反應的Dok 2最後聽得很清楚的是對方的酒嗝。
 
 
 
身後的計程車剛拐出自家巷子的轉角。Dok 2撐著意識模糊的Swings,兩人就這麼站在門口。
 
「兔子…我還要喝…不要阻止我…」Swings推開Dok 2,少了對方支撐的身子眼看就要往旁邊倒去,Dok 2拋下是否要帶Swings進門的猶豫,趕緊把他給拉回來。
 
Dok 2好不容易走到房間,把Swings丟在床上,甩了甩使用過度的手。拉起被子蓋在他的身上,出去前順手關掉電燈。
 
「不要關掉!」
 
光線暗掉的瞬間,已經睡著的Swings立刻出聲,Dok 2還以為發生什麼事,還沒離開電燈開關的手指再度動作,視野再度亮了起來,只見得Swings翻個身子繼續睡。
 
待Dok 2洗完澡之後在已經睡死的Swings旁邊躺下,睡前上忘記剛剛Swings的話,習慣性地關掉電燈。當下原本閉著眼睛著Swings立刻地抬頭四處看,窗簾透著依稀的暮光,讓他安心地入眠。
 
Dok 2在睡夢中身邊有一個軟軟的東西散發著溫暖,Dok 2就這樣抱著舒服的抱枕不放。
 
 
 
「啊啊啊!!!!!兔子,我不管!你要對我負責!!!」
 
一個大男人拉著被子遮住身體,說著被人上了良家婦女清醒過來會有的肥皂劇的台詞,Swings嬌羞的表情讓Dok 2的宿醉更加嚴重。現在Dok 2非常確定昨天晚上一定是喝酒的關係才會有一些有的沒有的幻覺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