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80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進擊 艾讓 祈禱之吻


 
 
 
 
 
利威爾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那就表示讓他們來了。艾倫立刻去找他們,不過當他看到一個穿著憲兵團制服的黑髮男子站在讓的旁邊,小心翼翼地在讓的額頭擦藥,一個低頭,一個抬頭,兩人還有說有笑,看在眼裡刺眼的很。
 
率先察覺異狀的是馬爾洛,然後再來是讓。艾倫,你沒事吧?」
 
艾倫冷的臉走向讓,「我沒事倒是你阿爾敏怎麼搞的?」一手抬起讓的下巴,一手把傷口附近的頭髮給撥開來看。
 
「呃、這是我不小心撞到樹枝的…」讓先一眼看馬爾洛然後小聲地說。
 
艾倫回過頭撇了他一眼,那眼神稱不上友善。「是這樣嗎?」
 
收到艾倫的挑釁,馬爾洛也不甘示弱地回敬。
 
讓趕緊站出來擋住艾倫。「是真的啦,不關馬爾洛的事—
 
「馬爾洛,還有希琪,現在是調查兵團新進的人,不要亂猜疑了。」
 
看到讓這樣護著馬爾洛還想要再說些什麼就進來的利威爾給打斷了,算心裡面有很多的不爽也就忍了下來。不過也因為利威爾的出現讓讓鬆了一口氣。
 
 
 
 
 
「你會不會對那傢伙太好了?」
 
「大半夜的拉我出來就為了只是問這個?」打完哈欠的讓忍不住對他翻了白眼。
 
「就算是你把他們給帶進來的,也不用做到這種程度吧…」自從馬爾洛來了之後,讓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不論是吃飯、練習無非都是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身影,甚至馬爾洛還睡在讓的旁邊。
 
「好不容易有人進來,當然要好好地照顧啊…在這時候能夠願意犧牲生命來保護人類的人已經沒有多少個了…」一想到馬爾洛說那些話的畫面,讓忍不住笑了出來,「你不覺得他很像——
 
「馬可已經死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提起他了!為什麼不看看我?!」
 
讓的笑容因為艾倫的話而停住了,「誰說他像馬可的,他沒有死!他一直都活在我心中,一直都在…一直…」說到最後露出令人想要安慰他的悲傷。
 
 
 
這兩天讓只要一看到艾倫就拉著身邊的馬爾洛離開。雖然不知道他們倆發生什麼事,不過馬爾洛看得出來讓很在意,從剛剛到現在一直低頭嘆氣。「你跟他怎麼了?」
 
「啊?你剛剛說什麼?抱歉,我沒聽到,你可以再說一次嗎?」讓不好意思地抓抓頭。
 
「不好了!早上艾倫在練習的時候忽然昏倒了,到現在都還沒有醒…」阿爾敏很慌張地朝著他們方向跑過來,讓一聽完就往醫護站跑過去了。
 
「我們走吧…就讓他們去解決吧…」此時阿爾敏看不到剛剛一臉慌亂表情,像是沒發生過什麼事一般的輕鬆。
 
在憲兵團看多了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的馬爾洛撇了一眼越來越小的身影之後跟著阿爾敏往另一方向離去。
 
 
 
韓吉隊長,艾倫他還好嗎?」
 
我也不知道艾倫為什麼會忽然昏過去,在這之前的練習都還好好的…只是情緒上有點不穩定,不受控制而以,剛剛我一直大聲罵他、用力打他、踹他,他都沒有反應…」
 
韓吉快哭出來的模樣以及艾倫臉上的傷讓讓不知道誰比較痛苦,「隊長你也辛苦了,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換我來照顧他好了。」
 
 
 
兩天過去了,這段時間馬爾洛沒有看到讓的身影。敲了敲醫護站的門,裡頭沒有反應便推開了門。讓趴在床邊睡著了,眼底下浮著一片頗濃厚的陰影,手裡牽著艾倫的手。馬爾洛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蓋在他的身上。
 
「嗯…你來了啊,吃飯了嗎?」感覺有異樣的讓立刻醒過來。
 
「嗯,你呢?需不需要我幫你看一下,換你去吃飯…」
 
「剛剛阿爾敏有拿晚餐過來了…」
 
「你說我像一個人,該不會就是他吧?」
 
「是啊…那時候的我認為他是急著去送死的傢伙,直到後來經過了很多事情之後,我就改觀了,也是那時候決定加入調查團的。
 
你跟兵長說話時候的眼神跟表情,給我的感覺就跟他一模一樣,其實我當下想都沒想就把你給拉進來…別問我為什麼這樣做,我只能夠回答你這是我的直覺…」讓對馬爾洛笑了笑。
 
馬爾洛回想到那天阿爾敏跟他說的話。「別看讓這樣,剛開始我也覺得他很難相處,其實他是個很溫柔的人,內心弱懦卻很強大,也因為他夠了解人性,看著他,自己的心裡面出現一道聲音告訴自己我也可以跟他一樣。尤其是艾倫,更是依賴…」
 
「前兩天的晚上他跟我抱怨我太照顧你了,說真的,我很怕剛進來什麼不知道的你就在戰鬥中忽然死掉了,畢竟你不是艾倫,所以我才想要在戰鬥之前把所有我知道的東西全都教給你,好讓你能夠自己保護好自己…」失去同伴又無力救援的痛苦表現在臉上。馬爾洛想要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剛好讓再度開口。
 
「我最不會擔心的傢伙,現在躺在這裡好幾天了,還不趕快給我醒過來…」低下頭吻著艾倫的手背,淚水啪搭啪搭掉在床單上,浸濕的範圍逐漸擴散。
 
艾倫就像童話故事裡因為愛人的吻而甦醒過來,看著讓的眼神完全不像是剛醒過來的人,那眼底盡是愛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