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17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校2013 樸興秀X吳政浩 一咬定情



 
 
 
拳頭就像是雨點般地落在自己身上,李志勛看著吳政浩失去理智的表情也不反抗,任由對方發洩,直到對方隨手抄起旁邊的木棍。
 
「你打吧…就像高南舜那樣…」不管自己有沒有提到別人,他知道他下不了手。李志勛的眼底沒有恐懼。
 
吳政浩討厭別人用同情的眼光看著自己,尤其是時常陪伴在自己的身旁的人,就是因為感情有夠好,所以更加不能忍受。
 
心裡已經準備好的李志勛在棍子往下揮的時候閉上眼睛,等待著疼痛落在自己身上,卻沒料到他只是把棍子丟在一旁,人就跑走了。李志勛看向吳政浩憤恨離去的背影苦笑。
 
 
 
毫無目的地一直跑,直到自己受不了才停了下來,舉起手來對著牆壁出氣,彷彿手是鐵打的,一下比一下用力,牆壁上鮮紅的斑點越來越多也仍未停止自虐的動作。
 
「你他媽的給我放手!」忽然被人抓住手腕,不管對方是誰,吳政浩一開口就是髒話。
 
「還不放開…」怎麼這麼倒楣會在這裡遇到樸興秀。在學校一看到那傢伙就討厭,不就打架比自己厲害一點點而已嗎…被樸興秀一言不語的直盯著,吳政浩有點害怕,被他抓住的手想要再次掙脫。
 
明明就很害怕,還要對自己表現出兇狠的模樣,樸興秀以俯視的角度看著吳政浩,好像養隻寵物也還不錯,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
 
「剛剛為什麼沒打下去?不是生氣他離開嗎?」看好戲看到正精彩的部分就這樣沒了,樸興秀感到有點可惜。
 
對著樸興秀挑了挑眉,敢情他是在跟蹤自己?「真是不好意思啊…讓你失望了,我可不想像你們那樣…」因為手腕上傳來劇痛,讓吳政浩表情有些扭曲,持續加重的力道仍沒讓他開口求饒。
 
「很痛吧?如果斷掉了那就不能隨便打人了,這樣的話就不會有第二個樸興秀了…」臉上溫柔的笑容跟他的手勁很不相符。
 
他是不是瘋了?吳政浩趕緊用力咬上抓住自己的手,趁樸興秀放開自己的那一刻,再踹給對方一腳。「你他媽的有病啊!這次先放過你…
恢復自由之身的吳政浩,甩了甩自己的手之後也不理會跌坐在地上的樸興秀就走了。
 
這是狗吧哪有人用牙齒在打架?樸興秀抬起手來,右手手背上開始滲血的齒痕就可以看得出來剛剛對方咬得多大力。
 
 
 
已經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樸興秀的坐位上仍是空著,高南舜已經發出無數封的訊息給出去卻等不到對方的回應,想說乾脆直接去找人較快,腳步才剛要踏出教室門口就看到心裡擔心的人出現了。
 
「你的手怎麼了?」時時刻刻都在注意樸興秀的高南舜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就立刻發現了。
 
不太想理會高南舜的樸興秀只是低頭瞄了自己受傷的手一眼之後又看向他處,剛好吳政浩一臉不爽地朝著他們走過來。
 
「是他?」面對高南舜的疑問,樸興秀把頭往旁邊轉偏幾個角度,高南舜就把對方的動作解讀成默認。
 
吳政浩一看到高南舜和樸興秀兩人同時看著他的時候,心情更加不爽,取消走進教室的念頭,直接繞過他們往樓上走去。原本高南舜還想要追上去,這時因樸興秀走進了教室而作罷。
 
下午的上課時間,頂樓上出現此刻應該在教室上課的兩個人。躺矮桌上睡覺的吳政浩被人推了推肩膀給叫醒,吳政浩厭煩地揮了揮手,不過擾人的動作仍是堅持。
 
「煩死了…」吳政浩抓住對方的手,他人還沒清醒就要出拳招呼對方。
 
高南舜比吳政浩出拳還要快的速度率先阻擋了。「興秀的手…
 
「關我屁事啊?!你不會自己去問他,你不是跟他是最好的嗎?幹嘛來問我…」像是聽到有趣的笑話,吳政浩露出平常不易看見的酒窩。
 
自己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給打斷,「果然沒錯。」高南舜摸了摸鼻子。
對方一副了然的模樣讓吳政浩惱羞成怒地一把抓住高南舜的衣領,咬牙切齒問候他是否討打。
 
「乖一點…只要他想要的東西,我會幫他弄到手…」看到對方激動的模樣忽然可以了解到樸興秀為什麼會對吳政浩感興趣了。
吳政浩聽不懂高南舜的話也不想要去了解,放開高南舜的衣領後就走下樓了。
 
 
 
「我不是說過了,錢都全部還給你了…」吳政浩被人壓制住肩膀,氣勢仍是高昂。
 
「政浩啊…那些只是本金而已,利息還沒算呢…」帶頭的老大走向前一步,伸出手摸著吳政浩的臉。吳政浩厭惡地撇過臉拒絕對方的手碰到自己。
 
「他們在幹什麼啊?」
 
聲音是從巷口傳了過來,那邊上站了兩個人,他們身上穿的是跟吳政浩同款的校服,肩膀上還背著書包。出聲的是站在樸興秀後面的高南舜,吳政浩用眼神示意他們別管事之後便低下頭不再看他們,不想要讓這種事被認識的人看到。
不過他們一出現就立刻被其他人給包圍起來。
 
既然對方不要自己幫忙那就算了,樸興秀看了吳政浩一眼之後轉身就離開,正當他經過高南舜身旁的時候,被高南舜給拉住了,忽然間樸興秀一個抬腿將離他最近的人給踹過去,高南舜也迅速給自己另一側的人臉上一記,場面瞬間變得混亂。
 
吳政浩也趁這時機掙脫了,加入戰局。對方的一名手下似乎看出樸興秀的腳有問題,故意攻擊他的腳,高南舜正在應付兩三人,吳政浩不顧剛剛肚子挨了一拳,衝過幫忙樸興秀,解決之後吳政浩頭也不回地拉著樸興秀的手跑進鄰近的小巷。
 
樸興秀放慢自己的速度配合吳政浩的步調,跟著他四處亂跑。直到吳政浩忽然拉著樸興秀拐進一條小巷中,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看看是否還有人追著他們。
 
吳政浩回過頭來才發現樸興秀沒站在自己身後,而是站在自己面前,沒被拉著的手撐在自己頭上的牆壁,還被他從上往下看著。不滿意被對方以這樣的角度看著的吳政浩放開樸興秀的手要離開,不料卻被對方擋了下來。
 
樸興秀還刻意靠近吳政浩,將吳政浩圈在自己的懷裡,對方第一反應就是要推開他,當吳政浩聽到一群腳步聲的時候才明白到樸興秀的用意,頭也不抬地趕緊抱住他。樸興秀因他的動作呆愣了一下,隨後嘴角掛著微笑低下頭來,從旁人眼中看來他們就像是暗巷中幽會的情侶。
 
待臨近的人經過他們走遠之後,樸興秀仍是沒有動作,對方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脖子處,令吳政浩頗為彆扭,所幸一把推開了他。樸興秀向退開的腳步有些踉倉。
 
「腳都這樣了…而且如果被發現了你就要被退學了…是你們自己要幫忙的…」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聞言,樸興秀笑了笑,對方則是不屑地哼了一聲。
 
 
 
隔天早自習時間,吳政浩、樸興秀及高南舜等人就被姜世燦點名叫到學生會談室。三人站在姜世燦的面前全都變成乖學生的模樣。
 
「你們三個人昨晚做了什麼事?嗯?吳政浩你已經很危險了,訓導主任說過如果你再犯的話就只有退學一條路了…
 
本來就不想待在學校的吳政浩只是看了姜世燦一眼,滿臉不在乎學校會怎麼處置。放棄與吳政浩溝通的姜世燦,轉而面對樸興秀,「樸興秀…你知道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嗎?」
 
樸興秀握緊放在身後的手,低著頭一言不語。高南舜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樸興秀一個眼神給壓了下來。面對姜世燦緊迫逼人的眼神,樸興秀低聲地說知道。
 
「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這麼做…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我不管了,你們就直接看上面的人怎麼處理了…都下去吧…」
 
 
 
通常放學的鐘聲一響姜世燦很準時地出現在停車場,不過今天比較晚出現,當他走近車門的時候,有一道聲音從車子的另一邊傳出來。
 
「他不是故意的…
 
吳政浩出現在這裡姜世燦並不感到訝異,「事情已經發生了,是不是故意的會有人在乎嗎?」說完露出微笑。
 
吳政浩瞇了瞇眼睛,「你想怎麼樣?」如今他不能因為自己讓樸興秀被學校退學,雖然姜世燦只在乎學生的成績,對於自己身為問題學生的去留他只能姑且一試了。
 
「首先先去把頭髮給弄回來,保持好的形像,第二每天都要來上課,第三明天中午跟高南舜他們一起吃飯,謝謝他們,順便讓其他人看到你們沒有不合,嗯…目前想到的就只有這些了,如果我想到的話再告訴你…」
 
吳政浩忍著想要走人的念頭,聽著姜世燦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對方這麼要求,就表示這件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安靜地早自習時間被一道開門的聲音給打破了,同學們的注視從吳政浩進門直到他坐下為止還未收回訝異的眼光,連每天一起行動的李京和李志勳兩人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吳政浩他是發生了什麼事。吳政浩對著前面回頭看他的同學凶狠落了一句看什麼看,同學們才回過神來,又是一陣竊竊私語的討論聲。
 
「吵什麼吵,全部都看到前面這邊來…
 
姜世燦走進教室拉回學生的注意,看到吳政浩原先為了凸顯與眾不同的刺蝟髮型,現在直順頭髮使得他的臉型看起來很小,平時兇狠的表情也因閉上眼的動作柔和順眼起來,對他投以一個頗為滿意的眼神。他這樣一的動作讓其他的女學生也跟往吳政浩看去,吳政浩很想離開教室,之前同學看他的眼神是害怕,現在變成好奇,還有一些說不上來的感覺,吳政浩乾脆閉上眼睛。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看到吳政浩有些不順眼,是因為他的髮型?還是他跟姜世燦之間的眼神?還是他為了姜世燦而做的改變,不可能,吳政浩不是那種會乖乖聽老師的話的人…那到底是…
 
樸興秀用筷子撥弄食物之後再送進口中,然後又繼續重覆剛剛的動作。坐在樸興秀對面高南舜很明顯地察覺他的不一樣,但樸興秀若不主動開口,高南舜也無從得知。
 
鐵製餐盤略嫌粗魯地放在餐桌上,製造初不小的聲響,所幸坐在附近的學生不多,但吳政浩本身是個問題學生就是注目的焦點了,此刻走向高南舜那桌,想要旁人忽略他都難。
 
從來沒有在學生餐廳吃飯的吳政浩,也未曾跟李京他們以外的人一起吃飯,為了掩飾自己的奇怪表現,吳政浩一坐下來就開始吃飯。樸興秀有些不爽拋下筷子,高南舜也停下進食的動作,只有吳政浩一人吃的很香,三人周遭的氣氛變得很詭異。
 
想要快速地把飯吃完然後走人的吳政浩停下手來,兩頰被食物給撐得鼓鼓的,反看一直盯著他的不放的樸興秀跟高南舜。吳政浩挾起自己餐盤內的一塊肉丟在樸興秀的餐盤裡。樸興秀和高南舜兩人互看一眼,表示不知道都吳政浩的用意。不過高南舜從樸興秀有些軟化的表情看得出來他心情已經好上許多。
 
面對高南舜的眼光,剛剛最後一塊肉已經在自己的嘴裡了,吳政浩看了一下樸興秀餐盤裡剛剛自己分給他的那塊肉一眼,總不能再把那塊肉挾給高南舜吧?回過頭來檢查自己的餐盤內還有沒有其他食物可以給高南舜。
 
當他站起來要挾其他的菜給離他較遠高南舜的同時,對方也跟著站起身來,把手放在吳政浩的後頸往自己的方向拉,接著低下頭覆上吳政浩的唇,從他的口中把食物給勾了過來,咬了幾下吞下肚之後,還滿足地舔了一下嘴角,「我接受了。」
 
要挾菜給高南舜的手此時仍半舉在空中,不過菜已經掉在桌上了。原本亂哄哄的學生餐廳瞬間安靜了下來,然後因為吳政浩把還沒吃完餐盤給掀翻的動作做為開場,其他的學生像炸開了鍋似的開始和身邊的人熱烈的討論剛剛眼前所發生的情況。
說什麼乖巧不惹事的班長高南舜在餐廳公然接受了問題學生吳政浩的愛意,而原先坐在一旁的樸興秀慢了一步錯失先機,差點和高南舜兩人大打出手等等的話題才過了一個午休時間就傳遍了全校。
 
坐在椅子上雙腳隨意地交疊,姜世燦一手敲著桌子,抬頭看著吳政浩、高南舜還有表情很不好看的樸興秀三人又被自己叫過來站在眼前。
 
「聽說你們中午在餐廳打架了?不過我看起來你們也還好,臉上沒什麼傷…班長,你說吧…」剛剛訓導主任逮到機會,連帶唸了自己一頓。
 
「我…
 
「是你叫這樣我做的,其他的事我不管…」高南舜才發第一個音就被吳政浩給打斷了,言意之下這件事就是姜世燦起的頭,要他自己解決。
 
「好…不過需要一個更大的話題來蓋過。」三人聽到姜世燦的話放下心來,但是又因他的一句話感到疑惑。
 
姜世燦對著自己招手就有不好的預感,吳政浩一臉警戒著不想向前走去,在他的充滿詭計的笑容下,吳政浩不甘願地移動腳步。
 
「來,笑一個。」搭著吳政浩的肩上,把他拉過來靠近自己,拿起手機要他對著鏡頭微笑。
 
「這張一看就知道不行,這次要記得笑哦…」手機裡的照片自己溫和親切的笑容搭上吳政浩茫然的表情,姜世燦臉上盡是不甚滿意表情,但手指卻是點下儲存鍵。
 
耳邊傳來一句不然的話就拍到我滿意為止。這人是哪是老師啊?分明就是流氓…小聲的要脅和肩膀上的力道讓吳政浩不得不配合。
 
吳政浩因為笑起來角度帶動唇邊的梨渦煞是可愛,任由姜世燦變換拍攝的動作,讓吳政浩的頭稍微往自己的方向靠,手放在他的腰上;另一張幾乎是臉貼著臉看著鏡頭,刻意營造曖昧的氣氛,最粉紅的照片是一開始吳政浩瞄到高南舜他們的臉瞬間尷尬趕緊把頭低下來,照片呈現出他害羞靦腆的效果。
直到姜世燦滿意之後,揮揮手叫他們可以離開了。吳政浩第一個快步走出學生會談室。
 
「這些照片流出去對你沒好處吧?老師竟然是同性戀…」樸興秀的話讓高南舜離去的腳步停了下來,一臉驚訝地看著他。
 
「這就是我跟你們之間的差距,好好待在學校直到畢業吧…連高中都沒辦法畢業的人,是能做些什麼事…至於要不要流出去就看你們的表現了…」姜世燦頭也不抬地瀏覽著手機裡剛剛拍的照片。
 
「別讓他跟我的心意給白費了,知道嗎?」
 
樸興秀沒漏看現在笑得溫和的姜世燦剛剛那瞬間凌厲的眼神。
 
 
 
 
「打起精神來,為了讓你們振作起來,讓你們看一樣東西…
 
「這誰啊?好可愛,這是老師的愛人嗎?如果是的話我同意!!」一位短髮女生興奮地舉起雙手表示贊成。
姜世燦手機點出照片,果不其然一拿出來立刻吸引同學們的目光,發問的問題比上課的還要多。
                                              
「同意什麼啊你…這不是吳政浩嗎?那老師你有沒有他跟樸興秀的照片?」
 
坐在她隔壁的長髮女生立刻吐槽她,姜世燦頗認同她糾正短髮女生的看法,但她下一句讓他笑容僵在臉上,難道當上老師就和學生年齡上有了鴻溝嗎?
 
「他跟高南舜比較配啦,樸興秀太難以接近了,至少高南舜還會跟他有接觸…
 
「老師,我是支持他跟樸興秀大哥的,不過老師你怎麼會跟吳政浩一起合照的照片啊?」卞基德站了起來毫無猶豫,口氣堅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場。
 
心裡有點受傷的姜世燦揮揮手要卞基德坐下,只能說是二年二班是很獨特的一班,「如果你們的好學程度有到這種八卦的水準,考上大學就不是問題了,好了,繼續讀書吧…
 
 
 
升學的模擬考近在眼前,功課落後的學生放學後被老師要求留下來在圖書館裡做課後輔導,一到放學時間吳政浩就跟李京他們打個手勢後就直接走出教室,不料卻在校門口被姜世燦給攔了下來。兩人就這麼互看了一會兒,姜世燦不容許拒絕的表情讓吳政浩撇過頭,轉身往後走去。
 
另一邊的高南舜則是在下樓的時候,和鄭仁在在樓梯口處相遇,高南舜摸了摸鼻子走回去。
回到教室的吳政浩也沒動手寫放在桌上的試卷,而是直接坐在椅子上睡覺,圖書館的坐位沒有像教室後面還有置物櫃做支撐,眼看著吳政浩快要往後跌去時,坐在他身旁的李志勛趕緊放下筆,把吳政浩拉回來靠在自己的身上。
 
沒有醒過來的吳政浩在李志勛的肩窩處稍微蹭了蹭,李志勛則是拿起筆繼續寫試題。對於這樣的情況和每天一起行動的李京早已見怪不怪了,無聊地轉動手中的筆。至於無心寫試卷的同學們無不好奇地將視線放在他們身上。
 
「如果寫完的同學,把考卷交上來就可以離開了。」
 
姜世燦的一句話拉回同學們的注意,趕緊收拾好書包,拿起各自的考卷往講台方向走去,有些女生經過吳政浩他們時刻意放慢腳步,小聲地討論。
 
眼睛直盯著題目,想要拉回注意力,但是剛剛滿腦的答案現在一個字也寫不出來,樸興秀交完考卷,高南舜一看他交卷的動作,自己也趕緊收拾東西,拿著考卷走向前。樸興秀走到吳政浩那一桌時,直接拉起靠在李志勛身上的吳政浩。李志勛也跟著拉著吳政浩另一隻手,在旁的李京看到情況不對丟下手中的筆也立刻站了起來。
 
吳政浩在睡夢中忽然被人拉扯著,睜開眼睛一臉迷茫地看著樸興秀。還沒回過神來的吳政浩可愛的模樣引起還未走出門口的女生們的驚呼,樸興秀心裡的想法還沒落下就被吳政浩甩開自己的手的動作給打斷了。吳政浩忽略鄭仁在老師在後頭叫喚自己的名字,頭也不回地走出教室。
 
「剛剛幹嘛去拉吳政浩啊?」走在樸興秀旁邊的高南舜發言。
 
為什麼要去拉他…就因為不想要看到他跟別人很要好啊…這是樸興秀內心的想法,臉上則是懶的理你。不想要讓高南舜知道太多,如果自己太在意他,怕他一個不小心傷害了吳政浩。
 
「喂,等等我啊…」
 
 
 
 
一踏出家門就看到高南舜站在門口,吳政浩特意避開他走過去,沒想到對方靠了過來,還拍了拍自己的屁股說早安,帥氣的笑容在吳政浩的眼裡變成詭異。
 
被高南舜攬在他胸前無法逃脫的吳政浩一路上大叫要他放開,路邊早起的三三兩兩的路人一看到面無表情的高南舜跟一臉想要打架的吳政浩之後都紛紛低下頭來,最後兩人停在一個住家前面,吳政浩仍不死心拉了拉放在脖子上被自己抓到通紅的手。
 
出來的人是樸興秀,自從被高南舜知道他家的位置之後就每天都來門口等他,一起上學。今天他的身邊多了一個人,樸興秀不禁懷疑自己真的太在意吳政浩了。只用一個眼神就讓高南舜放開。
 
不想要去學校的吳政浩就往另外的方向走去,才沒走幾步路又被高南舜給拉了回來,這次還抱得緊緊的。「你們有病啊…
 
走在前頭的樸興秀回頭又是一個眼神,吳政浩心裡面在想,如果自己待在樸興秀的旁邊,高南舜就不會一直纏著自己了。快步地走上前跟樸興秀走在一起,往後一看高南舜又要靠上來了,吳政浩趕緊拉著身旁的護身符。樸興秀停下腳步看著拉著自己手的人,一直注意跟在自己後面的高南舜的吳政浩因旁人停下腳步,抬起頭看了樸興秀之後,會意到自己的手之後馬上放開,頭也不回的走在前面。
 
樸興秀大步追上他,把他的手給拉出來牽著,並趕在吳政浩抽離之前說明。「先牽著,他不敢過來。」
 
離校門口越近,學生也越來越多,樸興秀無視吳政浩的要他放開的意願,兩人就這麼手牽手走進校門。
 
 
 
「喂…」用腳踢了踢躺在公園裡面的長椅上的人。
 
傍晚又被醉到不省人事的爸爸揍了一頓的吳政浩從家裡逃出來。不知道要去哪裡的他只好先待在附近的公園,等爸爸睡下之後再回去。「哪個不要命的傢伙,竟然敢踢我?」
 
看著眼青鼻腫的臉,樸興秀皺了皺眉,「走吧…」
 
吳政浩輕哼了一聲把頭轉到旁邊去。
 
「你他媽的不要來煩我了!放手!」
 
差點被甩開的樸興秀沉下臉色。「趁我好說話的時候就乖乖地配合。」
 
吳政浩愣住了停下掙扎,樸興秀稍微放輕手上的力道,不過才走沒兩步路就被甩開了。剛剛吳政浩只是假裝順從而已,想趁他沒注意的時候逃開,這時下子是完全激怒樸興秀了。邁開長腿,一下子就追上吳政浩了,把他給轉過來,在腹部的位置上送上一拳。樸興秀那一下剛好打在不久前被施暴的地方,吳政浩抱著肚子蜷縮在地上。
 
自認為自己有控制力道的樸興秀上前去看,手指才剛碰到他的肩膀就被打掉了。吳政浩勉強站了起來,臉色蒼白得很難看,被牙齒咬住的下唇也透著血絲,拒絕幫忙的倔降眼神讓他看起來就像隻負傷的小獸,讓人無法不在意。
 
曾經思考過或許自己會這麼在意他是因為他很像之前的自己,自己把自己隔絕起來,寧願自己自生自滅也不願意跟外界接觸。他身邊有李志勛跟李京,可是為什麼他不願意接受朋友的關心及幫助呢?說不定他們三個就可以像自己跟高南舜現在這樣。上前接住快要跌到地上的吳政浩。
 
「你比高南舜還要煩人知不知道?!」
 
沒想到自己會被對方這樣的認為地樸興秀當下反應不過來。「不知道…」
 
樸興秀一點不像開玩笑的樣子讓吳政浩接不下去。「你們都離我遠一點,越遠越好!」
 
「你是擔心我受傷嗎?」很少露出笑容的樸興秀在吳政浩的面前笑得很開心,如果高南舜在場的話一定很難過。
 
「誰、誰誰要擔心你啊…你有、有病啊!」
 
樸興秀看著低下頭不敢看著自己且不知所措的吳政浩很可愛,或許自己真的是有病吧…
 
右手手背上的刺痛拉回樸興秀的注意。同樣的人、咬著同樣的位置,這次不一樣的是樸興秀決定要在對方身上給討回來,不管是他的人還是他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