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80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黑籃 青若/ALL若 替補球員


 
 
 
 
「替補球員有存在的意義嗎?」對於景虎先生的想法感到疑惑的紫原提出問題,眼睛斜看著門外那幾個不是奇蹟世代的隊員們,再加上慵懶的音調就變成挑釁。
 
「就是有你這種人,景虎先生才要叫我們過來的!」會在這裡的原因是五月說他們幾個被稱為奇蹟世代的球員是被景虎先生招集在一起,為的是要國外的球隊來場球賽。若松一聽完沒有第二句話就馬上答應了,替日本的籃球爭一口氣。
隊上已經有個目中無人且又難以配合團隊練習的青峰就算了,沒想到奇蹟世代的其他人講話的語調真是讓人火大啊!
 
「這個人就是我的替補嗎?我可以不要嗎…」嘴裡吃著零食的紫原睨著矮他一截若松,可說是完全沒有把對方放在眼裡。
 
對方嫌棄的表情讓若松也沒顧慮兩人是第一次見面必須要友好,「你這傢伙!誰稀罕要當你的替補啊!我要跟也是跟青峰那傢伙也不要跟你!」
 
被若松點到名字的人的運球動作忽然停頓了一下,原本在手上的籃球現在已經不知道離自己多遠了。青峰沒想到常常跟自己吵架的若松也會想要跟自己一組,轉頭看向喊自己名字的人,正怒氣沖沖地瞪著紫原。
 
紫原往青峰的方向看去,兩人視線對上的時候青峰忙收起失落的情緒,露出自大炫耀的表情。討厭被比下去的紫原此時腦海中只有一種想法,就是要輾爆眼前的人,伸出手往若松的頭上蓋過去,手還沒碰到若松,對方就不見了。
 
「喂!你幹嘛拉我啊?」
 
被若松給甩開的青峰臉上有些不爽。「你不是說要跟著我嗎…」
 
「啊?我們還是聽景虎先生的安排吧…」自己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如果跟他一組的話自己沒把握可以跟他好好地練習。說完朝站在場邊上分配練習的相田景虎走去。
 
原來若松說想要當青峰的替補球員只是為了要刺激紫原並不是真的有意要跟自己同組…青峰對自己一頭熱的行為感到懊惱,低嘖了一聲走回球場。
 
 
 
若松知道自己跟奇蹟世代的成員實力差距很大,可是都這麼努力地配合對方,他依舊那麼我行我素不把球傳給自己,那替補球員就真的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啊…「喂!你幹嘛不把球傳給我啊?!」
 
坐在椅子上吃著零食的紫原抬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若松,「你只是我的小小替補,有必要配合你嗎?而且我早就說過你沒有存在的必要。」紫原不滿地站了起來。
 
「是啊,你說的沒錯,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一個人的籃球好玩嗎?哦,對了我忘了少在前面加上一句話,如果你願意放慢自己的腳步跟著夥伴一起打的話。」一開始用很失落的語氣引導,然後看到紫原的無視之後,不畏懼對方身高所帶給自己的壓迫感,語調一轉,尾句毫無掩飾的刺激。雖然自己沒有立場講這種話,但是就是不想看到紫原這個樣子。
 
那雙淡金色的眼睛有著想要被信任、被寄託的期待,同時也執著著。嘛…這傢伙跟誠凜的木吉還有火神還要難纏啊…真是令人火大。懶得跟對方吵的紫原坐下來繼續吃著零食。
 
 
 
「紫原他在打球的時候有沒有什麼習慣?」練習結束後回學校的途中若松忽然問走在自己後面的青峰。
 
在桐皇裡面已經快一年了,自己都沒有被對方或其他的成員問過這個問題,今天他才跟紫原第一次練習短短幾個小時而已,若松就馬上問有關於紫原的事。「不知道。」青峰撇了他一眼,語氣冷淡。
 
「什麼?你會不知道?你們不是在中學的時候已經打了三年的球了嗎怎麼會不知道…」
 
「吵死了,你自己不會去問他喔!」
 
「那麼兇幹嘛!算了,你都是一個人,我本來也不指望你會知道或者告訴我…」
 
若松沒有別的意思,但青峰聽起來就非常的刺耳,再一次地不被信任的他加快腳步越過若松,怕自己會忍不住跟他打起來。
 
「喂!幹嘛忽然走那麼快啊!等等我啊!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誰要跟你一起去吃飯啊…心底這麼想,腳步卻不知不覺中放慢了下來。
 
 
 
「景虎先生,我看若松學長的狀況不是很好,需不需要把他調換一下啊?」桃井看著球場上體力快要用盡了才勉強跟上紫原節奏的若松。
 
「麗子你看呢?」
 
「再等等吧,畢竟等級不一樣再加上不是自己的隊員,需要一些時間來磨合。」其實已經可以把若松叫下來休息的程度了,不過球員彼此之間的信任跟默契是由他們自己來培養,她相信若松可以做到的。
 
「真不愧是我的女兒…啊!好痛…」想要親近自己女兒的景虎先生被麗子的拳頭給制止了。
 
 
 
拚命在自己身後追趕就算累得半死也不願意放棄的若松,真的煩人。已經開封的零食也沒有讓紫原大口大口吃了起來。「放棄吧…我不想跟你這樣打了,我承認你是我的替補球員了。」對著坐在自己旁邊累到不想說話的若松。
 
想要自己輕鬆的話那就配合一點啊…不想要讓對方看低的若松在心裡面吐槽。也不是能說紫原沒有配合自己,從未做過這樣練習的他忽然要改變打球的模式,一時之間身體也反應不過來,就算他勉強地配合自己做了一兩次後又覺得很麻煩,丟下自己一個人練習,但可以感覺得出來紫原有慢慢地改變,只是現在自己的程度還跟不上他啊!「少囉嗦,我才不需要你的同情…」在籃球的實力上沒有辦法贏過對方,至少在口舌的氣勢上不能輸啊!
 
若松從包包裡拿出一袋東西給紫原。看到自己喜歡吃的零食出現在面前,紫原眼睛一亮,忽然覺得現在的若松看起來就像個天使一樣,伸出手抱住眼前的人的腰。
 
若松被紫原的動作嚇了一跳,想要推開他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心都是汗,可見對方認真的程度可不輸給自己,「你不會先把汗擦一擦之後再吃零食嗎…」
 
埋在若松胸前的紫色的頭左右轉動像似小孩子的動作不禁讓若松笑了笑。看得出來紫原是喜歡打籃球的,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自己喜歡打籃球的感覺而已。若松拿起剛剛被紫原壓在椅背上的毛巾幫他擦汗。「好漂亮的髮色,你有帶綁頭髮的東西出來嗎?」
 
「沒有,因為是跟你打,用不到…」
 
如果是一開始練習的時候講這種話,若松一定會馬上跳了起來說他少瞧不起人,不過經過兩天的相處之後若松不會這樣子想了,自己已經很盡力才勉強跟著上紫原,如果當他把頭髮綁起來開始認真的話,自己可真的就像他第一次見面說的一樣,自己有存在的必要嗎?
不過反過來想想,這不就是景虎先生找上自己的用意嗎…應該還有其他的辦法才是。桃井曾經提供給若松有關於紫原的詳細資料,若松有把他給記下來想說在練習的時候有幫助,結果…兩人見面講第一句話就差點打起來了,說真的,若松其實也很沒有把握可以跟紫原配合的很好,就像他自己跟青峰的相處一樣…
 
說到青峰…赤司跟景虎教練他們在討論,黃瀨跟高尾一起吐槽綠間今天帶出門的幸運物,日向則是和火神跟黑子聊天。那他人又是跑哪裡去了?
 
紫原的痛呼聲拉回若松的注意,沒有幫人綁過頭髮的若松可說是非常地不熟練,手忙腳亂地向他賠不是。「啊…我這裡剛好有可以綁的東西…」先用指腹輕柔地安撫被他扯痛的頭皮,接著用牙齒咬下原本戴在左手上的飾品拿來做為最後的固定。
 
那條用數條彩色的線編織而成的飾品是青峰認識若松以來就從沒有看他拿下來過,沒想到他竟然把他的幸運物給紫原當作髮束。從廁所回來的青峰剛好看到這一幕,打從心底討厭起他們,不管是從中學就在一起打球的紫原,還是對紫原好的若松。
抄起腳邊的球快速地往籃球框下奔去,起身跳躍,狠狠地把球灌進籃框裡,碰撞出很大的聲響,跳下來之後的青峰整個人散發出冰冷且帶著很強侵略性的氣場,隨時都可以把獵物地撕裂般的狠勁讓跟他同一組的火神跟黑子對於他的態度轉變感到不解。黑子頓時覺得此刻的青峰變回跟以前那個封閉性的他了。
 
 
 
「終於可以回家了…小真吶,人家今天好累喔,換你載我好嗎?」進到休息室快速換好衣服的高尾立刻黏在綠間的身邊。
 
「不要。」關上鐵櫃直接繞過高尾。
 
「小真真壞,這樣可是不會有人喜歡你的哦…」兩人的對話隨著他們一高一低的身影越行越遠。
 
阿大,那個若松學長已經先走了…」
 
桃井忽然出聲讓青峰嚇了一大跳。「吵死了!我有說我找他嗎?!」像是遷怒般地用力關上鐵櫃,這下子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原來今天青峰在練習的時候不太對勁的原因出現在這裡。
 
 
 
夜色壟罩的公園裡一眼望過去黑漆漆的一片,尚未維修的路燈忽明忽滅,偶爾傳出夜行動物出沒的聲音,增添不少恐怖的氣息,但似乎影響不到在側邊的籃球場上的兩人。
 
「我是要你用紫原的方式來跟我打,而不是用你的。」若松怎麼打就怎麼不順手,如果對方只有身高跟紫原一樣的話,這樣的練習是看不到什麼效果。
 
「我只是跟他在同一個隊伍裡面,而且我跟他又不熟,是你硬纏著我出來陪你練習的阿嚕…」特有的語句結尾的人正是陽泉高校且又跟紫原同一的隊伍的劉偉。
 
若松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頭,不能因為心急而遷就對方。「我知道啦,再來一次吧…」
 
你來我往,你上籃我擋下,大約半小時之後若松失望地跌坐在地上。「不行啊…」
 
「我又不是他,你一心只想自己該怎麼跟得上紫原,有沒有想過他自己本身意願要配合你嗎?再說就算他願意配合好了,你知道該怎麼回應嗎阿嚕?」劉偉用手指彈了若松的額頭。
 
若松難得沒有跳起來反駁,反而愣了一下之後對著他笑得很開心。「劉偉,謝謝你啊…」
 
看著若松純粹的笑容讓劉偉覺得自己是否太過有心機了?前陣子若松來找自己當作他練球的對象,畢竟自己跟他還沒熟到那種程度,因此就興趣缺缺就推說有事拒絕了。沒想到若松不放棄一直來纏著自己,後來想想若松他來找自己的目的是為瞭解紫原的打球模式,反之自己也藉著這次的機會瞭解青峰的,不過從若松的反應看起來他沒想要收集情報,只是單純想說他自己該如何紫原的腳步而已。羨慕起紫原的劉偉好像忽然想起什麼就彆扭地偏過頭去,低聲地說笨蛋兩個字。
 
劉偉跟若松第一次見面的印象很深刻,那時候劉偉才剛從中國來到日本沒多久,因為身高夠高的關係就被邀入籃球社,因為還不太熟悉環境,再加上語言也沒有很流利,所以說得上話的人不多。有些隊員不滿劉偉剛轉學過來就選正式球員而排擠他,而劉偉也很習慣了,獨自一個人默默地練著球,不理會那些人。
 
有一天在劉偉家裡附近的公園裡打籃球的時候,被他無視的那些人就上前來把他團團的圍住,想要藉由人多勢眾的優勢來教訓一下劉偉。就在那時候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一個比劉偉的個子還要小的人擋在自己的前面,大聲嚷嚷說什麼不可以在籃球場上打架,而且怎麼可以這麼多人欺負他一個,然後拉著劉偉的手要過去跟他們教練說去。
那些人怎麼可能就這樣子會放任他們,還沒被對方攔住之前,若松就拉著劉偉趕快跑走了,還不替熟悉附近的路的劉偉只能跟著若松跑。覺得他們不會追上來的時候,若松吐了一大口氣。「你沒事了。」
 
「你是笨蛋嗎阿嚕?」
 
「你才是笨蛋咧,長那麼高還會被欺負!要不是我剛好經過那邊的話你早就被打成連你爸媽都認不出來了!」救了人還被嫌棄的若松也跳了起來。
 
「明天我去學校的時候還是會遇到他們的阿嚕…」
 
「對吼,我忘記了,哈哈!」若松忽然愣了一下,接著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沒關係,我保護你!」
 
明明就體型沒有自己的高大,口氣倒是不小啊,不過若松的話讓劉偉很感動。「不知道剛剛誰跑得比我還要很快阿嚕…」
 
「你很囉唆耶!」想要用音量來蓋過臉上的羞紅。
 
 
 
「我們再來一次。」休息差不多的若松起身運球。
 
回憶被打斷的劉偉回過神來,發現對方左腳站立的姿勢跟剛剛不太一樣,他竟然還想要打下去,如果自己說出來的話,對方一定會逞強說他沒事,然後硬是拉著自己繼續練習,說他是個笨蛋還真是不為過啊…「我餓了,走吧阿嚕…」彎下腰拿起紫色跟黑色運動包。
 
這幾天練習結束之後若松帶劉偉回家吃飯,說是當作陪他練球的謝禮。有時候一聊起籃球或者看完籃球的影片之後,兩個人的話題停不下來,如果時間太晚劉偉就直接在若松家過夜。
 
 
 
遼闊的湛藍色天空,有幾朵飄散的白雲點綴著,原本這樣看著天空,心情就會平靜下來,但是現在卻不是如此,那白雲在陽光的照射下像極了若松那頭淡金色,不斷地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就好像若松催促著自己快去練習一樣,所幸閉上眼睛,不過那股煩躁感沒有因為看不到的關係而隨風消散。好好的午覺就這樣沒了…再次睜開眼睛,煩躁地抓了抓頭髮。
 
「那個青峰…不好意思,打擾了,社團的練習時間已經開始了,你是不是要一起練習?」
 
對方一出聲青峰就立刻坐了起來,看到一臉驚慌的櫻井之後又躺了回去。已經連續兩天都是櫻井出現在天台來叫青峰去練習,青峰想要開口問他說若松去哪了,但又把話吞了回去,厭煩地說知道了。櫻井離去的時候又再次道歉。
 
「好難得阿大會這麼準時出現…」青峰才踏進籃球館沒多久就桃井就靠過來了。
 
尋視籃球場一圈下來沒有看到那個人的身影,平時這時候若松通常都會在場上跟著大家一起練習,或者指導一年級的後輩的打球姿勢之類的。
 
「咦?阿大你要去哪啊?這幾天若松學長請假不在,不過他有交代你要來練習啊…」桃井看著青峰遠去的背影,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進去。
 
請假?而且還好幾天?會不會是跟紫原練習的時候太累了,身體負荷不了生病了?一想到他跟紫原的相處,青峰甩了甩頭,想要把一大堆的想法給趕出去。
 
 
 
接過若松傳過來的球,溫暖且富含支持的力道讓紫原很喜歡,漸漸地兩人找到彼此的默契。紫原把球完美的投進欄框裡,手還保持在半空中還沒放下來就被另一個比自己還要小的手掌給拍了一下。從來沒有跟其他人擊過掌的紫原先看看自己的手,然後再低下頭看向站在自己身旁一臉興奮的若松。「你看吧,我就知道我們一定可以的!」
 
已經跑到中間線的若松發現紫原還待在原地。「紫原,快點回來啊!」
 
那一下不只是拍在手上而已,內心也因為對方那一下開始活躍起來。原來這就是團隊合作的感覺,紫原握緊拳頭朝著若松的方向跑去。
 
正當紫原打得很順手的時候,意外的發現若松的汗水似乎比平常流的還要多,有一兩次對方的臉上閃過痛苦的表情,紫原再仔細一看若松又變成原本的樣子,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吧…可是又覺得好像哪裡不太一樣。
 
紫原故意做個假動作,果然若松的左腳有問題。「我要去吃零食了。」
 
「等一下,我們還要加緊練習,距離比賽的時間快要到了。」若松連忙撿起球之後過去擋住紫原的去路。
 
「你的腳受傷了。」
 
若松愣了一下,不過這時候不能因為自己的關係連累到他啊…「我沒事啦,只是小傷而已,走啦,我們快回去練習…」若松順勢拉起紫原的指著自己的左腳的手要往球場上帶。
 
忽然間左肩膀被一股力道給壓了下來,若松的左腳承受不住因而跌跪在地上。一直注意若松的青峰忽然衝了上來,一手揪住紫原的衣領另一手要往他的臉送上一拳。
 
「若松!」 「若松學長!」 「若松前輩!」
 
所有人包括青峰在內全都嚇了一跳,剛剛倒在地上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擋在紫原的身前,替他擋下青峰的拳頭。紫原把若松的臉轉過來看看傷勢,因為若松皮膚偏白的關係,藍紫色的瘀青立刻顯現出來,紫原不敢用手指去碰,深怕弄疼他,可見青峰這一拳的力道有多重。接著紫原把若松拉到自己的身後,想要回敬青峰一拳。
 
「不可以打架!紫原…」在場邊上的景虎先生都還沒有開口就被若松給先制止了。
 
「可是他…」紫原還想說些什麼,若松拉住紫原握緊拳頭的手搖了搖頭。「趕快去練習吧…我先回去了。」硬是扯出笑容,痛得眼睛都泛起淚光了。為了不讓大家擔心若松忍著腳傷盡量看起來走路的姿勢自然一點,快步地走到場邊收拾東西。
 
如果是平常的若松早就壓抑不住脾氣撲向自己,而不應該是站在紫原那邊,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大家訝異且指責的眼光在在地說明自己的不是,什麼嘛…錯的是他們!不是我!!
 
身後的人喊著跑出去的青峰。若松知道青峰是因為他才出手,紫原也沒有惡意要傷自己,幸好自己的反應夠快,要不然他們或許就這樣打起來了。若松沒有看青峰是為了不讓他感到愧疚,不過這樣子做反倒讓青峰誤以為若松沒有把自己在眼裡。
 
視線忽然暗了下來,頭上多了重量,原來是紫原用外套蓋在自己的頭上。若松想要把外套拿下來的時候,身體忽然騰空,嚇得他不敢亂動,現在不應該再給大家添麻煩了,只好乖乖地靠在紫原的懷裡,任由他把自己給帶出去。
 
紫原把若松放平放在長椅上之後要拿回自己的外套時,沒想到卻被對方給抓的死緊。剛剛在來休息室的路上若松也是緊揪著自己胸前的衣服,他需要自己、依賴著自己、並且信任著自己,摸了摸被淚水浸濕的地方,內心的某處正被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覺給填滿。
 
「我沒事,你快點回去吧…」
 
隔著外套傳來悶悶的聲音讓紫原很疑惑,「你哭了嗎?」
 
「才沒有…」悶哼的鼻音和因壓抑而微微顫抖的身體出賣了若松,沒有戳破他的紫原丟下了等一下練習結束後再過來。
 
 
 
休息室的門一關上才讓淚水沒有限制的湧出。若松不是為了擋下青峰那一拳而哭,而是責怪自己無法幫忙紫原就算了反而還拖累了他。
 
陽泉高校九號字樣的白紫色球隊外套不應該蓋在若松身上,桐皇高校五號的黑紅色才適合他。剛剛從籃球場跑出去的青峰現在站在休息室的門口往裡面看去的時候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想法。不過他忘記若松的外套也是跟他相同顏色,只是背後的數字不一樣而已。
 
他就在裡面,自己進去之後要說什麼?說紫原不想要你當他的替補球員,而且依你的程度只是自己更加難看而已,離紫原遠一點…不要來打擾他們的練習,對,就是這樣說好了,這樣就不會看到他們站在一起的畫面了。隱約的哭泣聲讓青峰停下正要推開門的手,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在詢問籃球隊的休息室找怎麼走,青峰趕緊走到角落。
 
 
 
「想說時間到了你怎麼還沒出現阿嚕…」
 
那個人身上穿的又是白紫色外套,若松到底是跟陽泉籃球隊的人有什麼關係?!
 
「哦,抱歉,剛剛在練習時後出了一點狀況…不過現在沒事了,我們走吧…」若松忘記自己剛哭過,拿下外套之後看到劉偉愣住的表情,嚇了一跳趕緊再蓋回頭上。
 
「遮什麼遮啊阿嚕…」硬是跟若松拉扯那件外套,最後被劉偉給搶去。不願讓其他人看到他狼狽的模樣,一直低著頭。
 
若松的臉在自己的手掌襯托下比平常看起來的還要小。發紅的眼睛,倔降的眼神,不甘且愧疚的表情以及忽然出現在嘴角上的瘀紫。還真是讓人放心不下啊…劉偉輕嘆,「嘖嘖,真是難看阿嚕。」輕輕地抹去對方臉上脆弱無力的淚痕。
 
在外頭看到他們兩個人互動的青峰忽然有股想要踹開門上去把他們兩個人給分開的衝動,把他們分開之後呢?自己又再次地被若松無視?攀在牆壁的手指逐漸泛白。
 
「不就只是練習而已嗎,把自己搞成這樣幹嘛阿嚕…更何況就算跟紫原有默契好了,你們之後也遇不到啊阿嚕。」不禁對著做什麼事都很認真的若松嘆了一口氣。
 
「這是個很難得的機會,如果可以跟紫原互相配合的話,或許說不定他漸漸地喜歡上籃球了…只是現在還沒找到方法而已…
 
跟他可以的話,那跟青峰就不成問題了,看青峰在打籃球的時候,感覺到他一個人很寂寞,他在中學的時候曾經有過那麼快樂的時光,現在的他從自我封閉的內心裡走出來已經很不容易了,所以我想要藉由這次的機會來提升我自己,這樣我還可以幫助到他,幫助他找回那時候的快樂…」
 
淡色的眼底閃耀著渴望,溫柔純真的笑容就像是暖陽般地深深地吸引著自己,讓人無法不去喜歡。劉偉被若松這份單純替對方著想的心又狠狠地感動一次,同時也心疼。
 
忽然抱住眼前的人,在他的耳邊說:「一起上同一間大學吧阿嚕…」劉偉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對若松來說只是朋友,距離高中畢業還有一年多的時間,就先維持目前的生活,跟你約定未來…現在就讓自己先感受一下不久之後的幸福吧…
 
若松對於環抱自己的手臂忽然收緊的力道皺了下眉頭,隨後露出從來沒有在青峰面前表現出輕鬆愉快的表情。原本攀在牆上的那隻手忽然就像是斷了線的木機偶般地忽然失去支撐的力量掉了下來,青峰閉上眼睛靠在牆上。
 
「不過我們會上同一間大學嗎?」
 
「真的很想知道你倒底用什麼方法可以在桐皇這支把勝利當成目標的隊伍裡生存下去?」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殺風景啊!劉偉無力到連慣用的結束語都省了。
 
「嗯?你在碎碎念什麼?」
 
「沒事…對了,今天家裡沒人,我們在外面吃完再回去吧阿嚕。」
 
「不用啦,我把冰箱裡昨天沒吃完的菜再拿出來熱一熱就好了。」若松看到劉偉的視線放在自己的腳上,不想要讓他擔心替自己擔心。
 
「哦,那我幫你刷背好了阿嚕。」
 
劉偉肩上背著兩人的運動包及若松的手臂,而他的手就搭放在若松的腰上,好讓他靠在自己的身上,降低左腳的負擔。不好意思連續拒絕對方兩次的若松說聲好。
 
 
 
 
「若松前輩還真像個天使呢,關心青峰君的程度不輸給五月。」
 
曾經是青峰的搭檔,只要稍微觀察一下,黑子就可以大概猜中對方的心思,機率百分之九十九。青峰睜開眼睛後直接無視黑子,轉身離開。
 
「要不是已經有了大我,我想我也會被若松前輩吸引。」黑子對著走在前面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自己的青峰笑了笑。
 
「你跟他…」
 
直接忽略對方的疑問,因為黑子很清楚不用自己說明對方就會了解。「你不覺得若松前輩身上有某種力量,他對籃球的熱愛及執著就像太陽般帶給人一股源源不絕的能量,他為對方著想的單純心就好像黑夜中的月亮般地溫暖,給在內心迷途的人方向。」
 
黑子看著好像在找什麼東西的火神朝著他們的方向走過來,「如果來的人是冰室的話,我想我的情況可能跟青峰君的差不多…」就好像要印證自己的話,那股淡然且不容許別人入侵的氣息直接滲到骨子裡面去,讓人想要忽略都難。當青峰回過神來,黑子已經走出去向火神打招呼了。
 
「哇啊啊啊!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別忽然出現嚇我啊!」跟黑子相處那麼久的火神還是被幾乎讓人察覺不到的存在感的黑子給狠狠地嚇了一大跳。
 
「我一直都是這樣啊,火神君你到現在都還沒習慣嗎…」低垂的眼神跟失落的語氣讓原本快要被嚇哭的火神反過來比手畫腳地安慰黑子。
 
「我是開玩笑的。」
 
「什麼啊…」害他以為黑子誤會了呢…沒事就好。「走,我等一下要吃二十顆漢堡。」
 
黑子走在火神旁邊,離開前還往青峰所在的方向露出不可言喻的微笑。
 
 
 
挨上青峰那一拳之後的兩天,若松的腳差不多痊癒了,可以去練習了,可是若松依然興致缺缺。今天特地向學校請假回到小時候常來打球的籃球場,彷彿可以看到自己小小的身影是多麼快樂啊…
究竟要受到多大的刺激才會讓自己對籃球失去熱情?就算贏不了也是要盡全力去拚不是嗎?不是沒有想過如果青峰是對手的話自己是否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忽然間眼前一黑,若松嚇了一大跳,隨後放鬆了下來。「無不無聊啊你,每次都來這招!」抱怨歸抱怨,看到來人還是很高興。
 
惡作劇失敗的花宮真沒有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同樣地對若松吐舌頭。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個時間不是正在上課嗎?」問著在自己旁邊坐下來的人。
 
「我不用上課也沒關係,反倒是你…不認真上課是不行的吧?」
 
「知道啦,謝謝你的提醒哦!」若松刻意避開對方的疑問。
 
花宮真沒有開口,等他想要說的時候再說。看著天空中一陣陣潔白的雲朵隨著風不斷地飄移,輕輕地,癢癢地,只要遇上這個人,自己的忍耐度比平常還要低,正當要說話的時候,肩膀多了一個重量。
 
「小真啊,你在籃球場上欺負別人的時候有什麼想法啊?」
 
「嗚…原來我在你的心目中是這樣的人…」
 
「不是啦,沒有說你是壞人啦!你不要誤會!我可以了解大家都想要贏的心,只是大家的方法有些不一樣而已,你有很多的壓力,所以才會這樣做的,雖然我也不太喜歡這個方法,不過我相信你不是自願要這麼做的…」若松馬上轉過頭去對著低下頭的人解釋。
 
「你錯了,我就是想要這樣做的,是你一直把你自己那套大家都是無害,是真心喜歡籃球的想法套用在我身上而已,很可惜我不是你想像中的人…」
 
「是嗎?對不起…」總是充滿熱度的眼睛瞬間消退下去。「花宮,請你不要介意,我下次會注意的,謝謝你陪我聊天,時間不早了,不打擾你了,那我就先走了…」勉強堆起笑容跟對方道別。
 
花宮這兩個字是最常聽到的,怎麼從若松的口中說出來這麼刺耳,這下子換花宮真愣住了。不是這樣子的,他沒想過若松的反應是如此的陌生,趕快拉著他的手。「孝輔,沒事吧?」
 
「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抽不回來,可見對方的力道有多大。
 
硬是把若松給轉過來面向自己,這情況跟剛剛一樣,只是腳色互換而已。沒有安慰過人的花宮真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忽然對方抬起頭來,嘴唇被一個濕熱的東西擦過。
 
「嘿嘿,被我騙到了吧!」若松收回舌頭一臉興奮地說。「小真,你沒事吧,怎麼臉這麼紅啊?是不是天氣太熱了啊?」
 
這笨蛋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嗎?!對,就是被你這個不知道該怎麼收斂自己熱度的太陽給熱到了!很想這樣對若松大吼的花宮真在他擔憂的眼神下忍了下來。
 
不滿被捉弄的花宮真伸出手朝著對方的腰部攻擊去,兩人扭成一團。
 
敏感的耳朵遭受到吹氣,「哈哈、別弄了,我輸了。」若松直接投降。
 
雙手撐在若松的旁邊,看著被自己壓在身下他,臉頰因大笑而泛紅,眼睛泛著淚水,在那層水膜後面的瞳眸就像黃色寶石一樣,很透徹,很純粹,美好到想讓人給破壞,因為有瑕疵的寶石才不會被其他人覷覦。
 
「謝謝你啊小真…」謝謝你懂我。
 
「如果他再對你動手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那是青峰不小心的,他不是故意的…」
 
就是因為他不是故意的,所以才會讓你這麼糾結不是嗎?花宮真忽然很羨慕起那傢伙,得到若松的關注,姑且先不說他是球隊中主將,光是那個糟糕的性格就足以讓若松放不了手。
 
「我知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桐皇新任隊長。」
 
「怎麼感覺不出來你是在祝福我啊,不過我會努力的。」
 
 
 
要傳給紫原的球再次地被青峰給擋下來自己進攻。若松一開始想說只是青峰搶快得分拉開敵隊的分數差距而已,不過次數多到讓若松很疑惑,而且他沒有去攔截其他人,就只攔著自己。到了後半場的時間,紫原也拿到球之後就不傳給自己了,因為青峰同樣地把球給擋下來,「你這傢伙幹嘛一直攔截我的傳球啊?!」
 
因為看到你跟紫原配合的很好就是不爽啦…而且你只能傳給自己而已…「我們不是隊友嗎?」
 
青峰回答的很理所當然,不過好像又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是啊,不對啊,現在我是跟紫原一起的,又不是跟你…」
 
我是跟紫原一起的,又不是跟你…我是跟紫原一起的,又不是跟你…這一句話不斷地環繞在青峰的耳裡。「為什麼不跟我?!」
 
「你發什麼神經啊?」若松覺得自己的手快要被青峰給捏斷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啊,等你們跟那個什麼美國的隊伍贏了比賽完之後我們要練習再回去學校練啊,反正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比紫原多呢,到時候你就不要偷懶不來練習啊…」
 
青峰一聽頓時覺得若松的話有道理,想要吵架的氣氛緩了下來。本來想要上前勸架的大家也鬆了一口氣。
 
「那你為什麼要帶別人回家過夜?」
 
等等?這對話好像不太對…青峰現在的口氣就像是情侶指責另一方的劈腿的行為。在旁觀看的大家再次紛紛停下的動作,安靜地看著這場好戲。
 
「劉偉才不是別人呢!」
 
然而若松的回答也是絕了。若松可不可以拜託你不要說出讓人誤會的話啊!青峰的臉色快要比他的膚色還要黑了。眾人的內心無不這樣地吐槽。
 
「要不然你們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你們兩個這麼好?」
 
「關你什麼事…好痛、放開我!」要抽回自己的手卻被對方抓的死緊。「不就是朋友嘛,不然還有什麼關係啊?!」
 
青峰簡單地哦了一聲之後放開一頭霧水的若松,自己先去練習了。大家聽完這兩人沒什麼太大問題的對話之後也跟著開始練習。由於青峰的狀態調適好之後,這次的練習配合度可說是這幾天以來最好的一次。
 
 
 
「若松前輩,待會方便跟我去火神家吃飯嗎?」
 
黑子的話一出,停下收拾書包的動作的人有三個,被邀約的若松、對黑子感到好奇的青峰以及一臉困惑的火神。
 
「這樣太麻煩了,不過謝謝你啊。」若松說話的同時還看了火神一眼。黑子也跟著馬上轉過去看他。
 
火神對上黑子的眼神,雖然讀不出來他的意思,不過身體已經先做出反應了。「沒關係,若松前輩不麻煩的。」
 
「因為我有約了人,所以…」
 
「喔,這樣啊,那火神君就麻煩你再多準備一份吧…待會我可以跟你說些紫原打球時候的習慣。」
 
「那就麻煩你們了,我先去打個電話。」
 
是要說些怕被人聽到的話嗎?在一旁的青峰把東西隨便亂塞進去自己的運動包裡。
 
「青峰君也一起吧…」
 
本來要拒絕的青峰看到在外面講完電話走進來一臉開心地若松就沒有說出口,黑子就當他是答應了。
 
 
 
「哇!火神你家好大哦,你一個人住嗎?」
 
這是幾乎是每個人看過自己家之後會問的問題,不過大多都是羨慕,只有若松是擔憂。「是啊,不過黑子常常來我家過夜,所以不至於無聊。」
 
「有機會的話隨時可以來我家玩啊。」若松熟練地把購物袋的食材拿出來放在桌子上逐一分類。
 
若松給自己的感覺就像冰室對自己一樣,火神忽然覺得鼻頭有點痠,高興地說好。看著桌上出現兩盒雞蛋,印象中自己沒有拿雞蛋啊…「黑子你又買雞蛋了!」火神朝著客廳大喊。
 
「火神君你太大聲了,我的耳朵有點痛。」
 
「哇啊!不要忽然出現啊!」黑子的臉忽然放大在自己的眼前。
 
「哈哈,火神你太晚發現了,黑子連水都煮好了。」
 
廚房不時傳出歡樂的談笑聲,相較之下客廳就呈現陰暗的氣氛,跟著若松第一次來火神家的劉偉無聊地看著電視,青峰則是躺在另一旁沙發上看寫真書。
 
「還沒好嗎阿嚕…」劉偉雙手環抱著若松的腰,整個人掛在對方身上。
 
「快好了,再等等吧…」挾起還在熱鍋中煮的菜,先用嘴巴吹涼之後餵給劉偉。劉偉說好吃,若松用另一隻手摸摸他的頭。
 
視線跟著劉偉的背影移動,他們倆個人在廚房的互動讓自己回想起前兩天劉偉跟若松說過的話,或許住在一起生活的感覺就跟現在一樣,只是…只是…青峰強迫自己把視線拉回到寫真書上。不敢繼續想下去的原因是不想承認站在若松身邊的人不是他,現在也是如此。
 
黑子把菜端到餐桌上之後撇了一眼沙發上的人,從那隻有氣無力地翻閱書頁的手以及不想面對的落寞表情就看的出來青峰很在意若松。
 
「啊!燙燙燙!!」
 
「對不起、真是不好意思啊,若松前輩剛剛我忘記先吹涼了…」
 
忍著舌頭的灼熱感把口中的食物隨意地咬個兩三口之後吞下去,「沒、沒關係,很好吃,沒想到你這麼會做菜啊…」
 
顧慮對方會被燙到自己就會先吹涼之後再餵給對方吃,結果自己被餵的時候就直接吃,劉偉想要把若松轉過來的時候卻被火神搶先一步了。火神一手捧著若松的後腦,一手捏著他的下巴稍微往上抬,若松也很配合地張開嘴把舌頭伸出來。
 
「唔…」無法正常發音的若松因為火神吹氣的動作刺激敏感的舌面而發出小狗般脆弱的低鳴。站在他們旁邊的黑子跟劉偉對於他們過於親密的動作嚇了一跳。
 
被若松的痛呼聲給吸引過來的青峰也剛好看到這一幕,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在接吻呢…從一開始的紫原、劉偉到現在的火神,他的身旁就是沒有自己。「我要回去了。」
 
「火神君,這也是辰、也教你的嗎?」黑子對辰也兩個字的音量異於平常的平淡。
 
可惜對方沒聽出來,「有什麼不對嗎?我們都這樣做的。」
 
黑子直接用手襲擊火神的腰,打斷他跟冰室過去的回憶。「好痛、你幹嘛戳我啊?!」
 
「等等,我們都煮好了,馬上可以吃飯了。」若松拉住在玄關已經穿好鞋子的青峰。
 
玄關溫暖光暈下,對方的眼眶周圍閃著淚光,舌頭因為被燙到的關係變得更深紅,無法正常說話的音有點緩慢且含糊,他們不只是接吻而且還是深吻。明知道事實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但還是控制不住朝著這糟糕的方向發展。站在若松身後的劉偉雙手交叉地放在胸前,一副要走還不趕快走的表情,讓青峰把已經穿好的鞋子胡亂地踢到一旁,直接走向廚房,經過劉偉的時候還撇了他一眼,自己可是不會讓對方好過的。
 
可能怕青峰又忽然要走,若松挾了很多菜給青峰,心情大好的他比平常多吃了許多。吃完飯後青峰直接走到客廳看電視,被火神跟若松趕出來的黑子跟劉偉則是各別坐在多人的沙發兩端。收拾好廚房的若松先走出來火神端著水果走出來,若松在後。火神很自然地坐在黑子的旁邊,若松用水果叉插起一塊先拿給黑子,阻止他喝奶昔,然後遞給離自己較遠的青峰,再來是旁邊的火神,最後直接轉過餵給坐在自己後面的劉偉後再自己吃。
 
什麼嘛…虧自己還特地留位置要給他坐,結果不來坐就算了,還跟那傢伙一起共用一支叉子。青峰把口中的水果當作是劉偉狠狠地咀嚼。
 
「若松前輩是怎麼跟劉偉認識的?你們的感情好像很好呢…」黑子在火神提問的同時注意到青峰的頭稍微往若松這邊靠過來。
 
若松跟劉偉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劉偉笑了笑,「我跟他——」若松的臉忽然變紅了,馬上轉身撲了上去,一手勾住對方的肩膀,另一手摀住對方的嘴。「不准說!要是你敢說的話今天晚上你就給我睡地板!」一心只想著如果被他們知道自己的糗事的話那還得了的若松沒有注意到他的害羞表情、親密的動作以及給人無限遐想的話,在旁人看起來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手掌心傳來一陣濕潤感讓若松瞬間收回自己的手。「我都快不能呼吸了阿嚕…」劉偉一副惡作劇的模樣讓若松氣得牙癢癢的,可是又不能說些什麼,只好再對方的肩膀打一下洩恨。
 
黑子趕緊把話題帶到紫原的事,沒有跟紫原相處過的若松跟火神很感興趣,尤其是若松,一整個就像是很專心聽老師講課的學生,想要知道有關紫原的一切,有時候轉過頭去看一下劉偉,劉偉知道若松的意思也說出紫原在學校打球的情況。
 
「我可以請教若松前輩一個問題嗎?希望你不要介意」黑子看到若松點頭之後繼續,「像紫原他有打籃球的天分,可是他不感興趣,你怎麼會想要跟他打下去呢?」
 
若松瞄了青峰一眼,剛好對方也看著自己,若松趕緊轉移視線看著劉偉。「嗯…該怎麼說呢…一開始他說話很討人厭,不過這也不能怪他,他本身的條件很好,好到他沒有想要繼續打球的動力,所以對籃球就沒什麼喜歡的,說真的跟他一組還真的蠻辛苦的,畢竟他不是個願意乖乖配合的傢伙,哈哈…
 
不過呢,當我第一次把球傳到那隻幾乎可以直接把球抓起來的手,那顆球牢牢地在他的手上。」說到此處若松把劉偉的手給攤開來,把自己的手疊了上去,形容他所說的。
 
「那瞬間我看到紫原的表情變了,從原本一臉無趣變得有點疑惑、又有些不安。那時候開始心裡面想說以後每一次傳給他的球都能夠像這一次一樣給他不一樣的感覺,我相信他跟我們一樣會喜歡上籃球的。」
 
一股力量藉由緊緊地交扣在一起的手指傳到心中,劉偉也看著若松,兩人相視而笑。
 
看著若松充滿信心且又溫暖的笑容就跟當初自己喜歡上火神的感覺一樣,這也難怪青峰會如此的在意了。「若松前輩好像也是在說青峰君呢。」把話題帶到一直盯著若松跟劉偉相握的那兩隻手的人身上。
 
「他啊,他已經很厲害了。」很慶幸有他在…若松低下頭把視線放在手上,不想要讓青峰看到自己對他的依賴,怕會帶給他太大的壓力,畢竟自己需要做的是讓隊員之間能夠互相配合,然後一起朝著目標前進,而不是只靠青峰一個人。
 
青峰把若松的話的解讀成自己在他的眼裡只是個幫隊伍贏得比賽的得分機器而已,除了這個之外沒有什麼好說的。青峰這次沒因為若松喊他而回頭。
 
 
 
「你幹嘛啊?大家不是聊天聊得好好的嗎?這樣忽然跑出來對大家很不禮貌耶…」
 
為什麼他對自己就是這種說教的態度?為什麼他的心思都放在旁人身上?!「別碰我!」甩開若松的手的力道沒有控制好不小心打到他的胸口。
 
「你再拉我試試看。」拉不下臉來道歉的青峰轉身前拋下這句。
 
「我會拉到你願意走出來為止。」這次換若松在青峰的肚子上送上一拳。「那怕你把我當作是黑子的替補也好…」
 
拉起若松的衣領,把他拉向自己。「你永遠比不上阿哲…」
 
「這個我知道…」青峰的話重重地打擊若松,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不過我不會這樣而退縮的,總有一天我們也可以跟黑子跟火神、綠間跟高尾他們一樣的!」
 
那雙淡黃色的瞳眸裡原本失去的熱度再次地燃了起來,瞬間引爆青峰內心深處的慾望,貪婪的火焰讓自己不斷地沸騰。「你別逼我…」別逼我把你拉到ZONE裡,周圍的黑暗讓你看不到任何一絲光線,沉靜的空間讓到你聽不到任何一點聲音…這樣子你就靠近不了其他人,只看著自己那該有多好…
 
「誰逼—」若松的話被忽然撲上來的青峰給打斷,接著嘴唇傳來一陣刺痛拉回若松的注意力。當若松一開口要說話的同時青峰的舌頭立刻鑽了進去,嚇得若松趕緊推開他,不過卻被青峰抱的死緊。就像是蟒蛇把獵物緊緊地纏繞一樣不讓獵物有脫逃的機會。
 
腦袋的缺氧讓若松推拒的身體變得無力,幾乎是靠青峰環抱他的手在支撐著。
 
「哈啊、你、在幹嘛啊?」
 
若松的疑問不禁讓青峰笑了笑。如果讓他走進自己的內心的話,想必自己也會跟著逐漸黯淡的他一起消失吧…
 
「笑什麼啊你…還不快放開我…」
 
青峰沒有照若松的話去做,靜靜地抱著若松,感受他的溫暖。對方沒有再對自己做出奇怪的動作就任由青峰了。
 
「喂,我真的沒有辦法替代黑子嗎?」想努力跟上得自己卻敗在天分上,還真有點挫敗。說話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失落感。
 
「嗯…」
 
「那我就找找看有沒有像黑子的學弟加入球隊,這樣子我們就不用困擾了…」
 
青峰放開了若松,跟他拉開一點點距離。「我不是這個意思。」面對若松一臉疑惑的青峰乾脆把錯推給他。「我會這樣還不是因為你!」
 
若松更是一頭霧水了。「我?」
 
「你對紫原的關心、對火神的關心、還有跟劉偉這麼好…而我…我…」說到最後連自己也說不下去。
 
原來青峰不是喜歡跟若松針鋒相對,只是為了要吸引他的注意而已。若松因為他的實力很厲害就忽略了他。「對不起,下次我會注意的。」
 
嗯,原諒你了。不對啊,自己不是要他的道歉啊…
 
「還有下次別這麼做了,很奇怪。」
 
「你覺得討厭嗎?」忽然覺得自己現在就好像身處在球場上,即將在比賽時間結束前投出最後一顆球的那一刻。
 
「接吻不應該是男生跟女生嗎?兩人還要互相喜歡不是嗎?」
 
從一開始的不解到最後小聲地說出喜歡兩個字忽然臉紅的若松,青峰這時才發現自己對他的感覺。
 
「說你永遠替代不了黑子的意思是,你比他還重要。」
 
忘記剛剛青峰對他做出莫名其妙的事的若松露出被肯定的笑容,是那麼純粹、那麼令人著迷。這是若松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這樣笑,比寫真書還要吸引自己,那瞬間可以體會到之前黑子跟他所說的話。
 
出來找若松的劉偉看到這一幕就把他的運動包交給走在他後面的黑子,落寞地離開了。
 
 
 
 
「你今天怎麼了,心情不太一樣…」現在是練習的休息時間,紫原一邊嚼著零食邊問若松。
 
「嗯啊,你又不先把汗擦一擦…」推開紫原靠在椅子上的背,「你的毛巾呢?」紫原搖搖頭。
 
「你這傢伙也太誇張了吧!包包裡面全都是零食…不怕蛀牙嗎你…」只好拿自己的毛巾幫他擦汗。轉過來的時候紫原對著他張開嘴巴,若松也很順勢的檢查對方有沒有蛀牙。「嗯,牙齒很健康,不過還是不要吃太多。」接著很自然地捻去對方嘴角的餅乾屑放進自己的嘴裡。
 
「心情很好?」
 
「是啊,昨天青峰說我比黑子還要重要呢…」
 
這話一說出口,除了若松之外,在場每個人的視線全都放在一臉錯愕的青峰身上。
 
青峰走上前去把若松給拉過來。「你這個笨蛋,我說你比阿哲重要的意思是我喜歡你,而不是你的籃球比他厲害!」
 
「什麼?!你不會說清楚一點嗎!害我昨晚高興到睡不著覺呢…」
 
若松你把重點給放錯位置了!大家的臉上都呈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表情。
 
「你喜歡我嗎?」這麼多人的面前表白的青峰,黝黑的臉隱約地透著暗紅。
 
「喜歡啊…因為最近你都有乖乖地來練習。」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